造剑人:“做不好棠溪剑 对不起千年历史”(转贴)

历史事实 收藏 0 361
导读:■白艳菊 “每当想到棠溪剑2000多年前的辉煌历史,心中就感到有一种莫大的压力和动力” 史书曰:“天下之剑韩为众”。“韩之剑戟,出于棠溪”,“韩淬之剑戟,皆出于冥山棠溪……”从《史记》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昔日棠溪剑的神威。   高庆民就出生在棠溪河畔的一个铁匠世家,受父亲的影响,少年时的高庆民就会在熊熊炉火前帮助父亲抡锤子、掌钳子。历史上冶铁先师欧冶子、干将在棠溪冶铁铸剑的故事早早地印在了高庆民的脑海里,他从小就萌发了让沉睡千年的棠溪古剑重放异彩的强烈愿望。   在棠溪北岸有座直径两米高的大型冶铁

■白艳菊

“每当想到棠溪剑2000多年前的辉煌历史,心中就感到有一种莫大的压力和动力”

史书曰:“天下之剑韩为众”。“韩之剑戟,出于棠溪”,“韩淬之剑戟,皆出于冥山棠溪……”从《史记》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昔日棠溪剑的神威。

高庆民就出生在棠溪河畔的一个铁匠世家,受父亲的影响,少年时的高庆民就会在熊熊炉火前帮助父亲抡锤子、掌钳子。历史上冶铁先师欧冶子、干将在棠溪冶铁铸剑的故事早早地印在了高庆民的脑海里,他从小就萌发了让沉睡千年的棠溪古剑重放异彩的强烈愿望。

在棠溪北岸有座直径两米高的大型冶铁炉,是最早的一座春秋战国冶铁铸剑炉。高庆民在和父亲切磋锻打技艺,查阅有关棠溪剑史料书籍的同时,经常来到这座先人冶铁铸剑的遗址,追寻着古人铸剑技艺和灵感,在这里他常常一蹲就是一整天。回去后,他和父亲多次竖炉冶炼,反复实践,但总解不开历史上棠溪剑铸剑技艺的几个关键迷团。在困难和失败面前,每当想到棠溪剑2000多年前的辉煌历史,高庆民心中就感到有一种莫大的压力和动力。他曾经节衣缩食,风餐露宿到南方一宝剑生产厂家拜师取经,但都吃了闭门羹。无奈的高庆民只得回到棠溪河畔那座昏睡千年的冶铁炉旁,他手捧几块炉渣掂量着,默默地对自己说:路在脚下,挺过难关必是成功。

也许上苍被这位年轻人的执着所打动,这时期,当地农民在耕地时挖出一节棠溪剑梢部分残遗。高庆民得知后喜出望外,他通过文物管理所的同志将此剑借过来认真化验、分析、查成色,探求古剑铸造的秘密,又通过图书馆的同志找来杜牧的《考工记》和《管子》、《地数》中关于棠溪剑的史料,试图揭开棠溪剑在铸造技艺中的神秘面纱。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高家父子半个世纪的长途跋涉,几经风雨,几经磨难,1987年,高庆民终于破译了史书上的“取棠溪水淬火”、“高温液体还原”等铸剑工艺,试制成功了第一把熠熠闪烁的棠溪剑。该剑承袭了棠溪地域特色和特殊生产工艺,具备了“强、韧、硬、弹”四大特点,光鉴寒霜,灵气逼人。重剑砍铁断玉不留钝痕,轻剑弯曲九十度回弹复原,饰件严格依照古代铜锡合金技术的工艺配方,又运用精密铸造作处理技术,质地精良,图形逼真。其龙泉、棠棣花、龙凤麒麟等图案的运用,更透出神秘深厚的棠溪文化。

棠溪剑历经2000多年后横空出世,立刻引起了冶金界的广泛关注。1989年,全国冶金史学研讨会的专家学者云集西平对棠溪剑的研制成功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国冶金史专家韩汝芬教授为此发出惊呼:莫邪干将,世有传人。1991年棠溪剑通过省级技术鉴定:“该产品的研制成功,恢复了正宗棠溪剑的生产,填补了河南省空白。”

2000年8月和2001年10月,棠溪剑两次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权威专家鉴定为“中华第一剑”。近年来,棠溪剑先后荣获三十余次国际、国家和省部级大奖,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及海外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先后有100多家新闻媒体给予报道。许多政界要人、文学艺术界名人也题诗留词,给予高度评价。高庆民也因其对祖国宝剑事业的突出贡献而获得“全国科技先进工作者”、“优秀企业家”、“十大杰出新闻人物”、“全国工艺大师”等荣誉称号,并被推选为西平县政协副主席、西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河南省人大代表和驻马店市人大常委。

棠溪剑在海内外出名了,有人建议高庆民在宝剑生产中降低材料成本,简化制造工艺来换取高额的利润,都被高庆民断言谢绝了高庆民说,棠溪剑是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国宝,许多制作工艺都是采用精密的铸造程序和精细的手工技艺,如果我为了眼前一点利益,不能保证棠溪剑原有的品质文化,那我将无颜面对“棠溪”这个品牌,更对不起棠溪剑千年的历史。


听说中国十大名剑排行第一的并不是什么太阿,龙泉。干将。莫邪。而是棠溪剑。只是历代文人墨客添加的。而让别的剑名头大与棠溪。。好象晋朝有个文人写的什么“龙泉初出,满城剑气。霞光万道”吧。。。结果让排名第一的棠溪剑反而默默无名了。

棠溪:古代名剑。因战国时期棠溪(今河南舞阳县西南)地方出利剑。故以之名剑。《楚辞·九叹·怨思》:“执棠溪以刜蓬兮,秉干将以割肉。”刘勰《新论》:“棠溪之剑,天下之铦也。”亦作剑的代称。


汉武帝是中国落后西方的罪魁


中国的资本主义萌芽出现的并不晚,在春秋战国时就已经有一定的规模。比如湖北的铜绿山出土的古铜矿场就很能说明这一点。那我们的生产力是在什么时候被禁锢住的呢,是在汉武帝时,汉武帝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对盐铁业实行了专营。他当年的政策极为残暴,可以说是直接掠夺。当盐铁业被国家专营后。中国的冶铁技术可以说在后来的两千年中都没有大的进步,更谈不上质的飞跃了。而当我们回头来看中国的冶铁技术的发展时却是让人惊叹。在西周中后期有铁产生,那时的质量极为低劣,没有多少实际用途,被称为恶金,过了不到五百年,铁的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可以用来制造简单粗笨的农具,又过了二百年,可以制造一些武器,这时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钢,但已经知道百炼成钢了,又过了一百年,也就是战国的后期,秦汉的早期,我们的先祖已经会炒铁成钢了。可见我们的技术发展也是越来越快的。但在汉武帝后,技术进步基本消失。没有了伟大的社会实践,怎么可能产生伟大的思想家?后来的思想家们,搞来搞去也只能孔夫子的圈子里打转,最多说一说什么天不变道也不变的屁话。汉武帝实行盐铁专营除了为自己捞钱外,有没有想到生产力的发展对他的专制统治是一个威胁。我认为他是想到了。汉武帝不会知道生产力这个词,但他会看到,生产的发展可以造就大量的富豪,这些富豪,富可敌国,不但拥有巨大的物质财富也拥有巨大的社会组织资源。当他们把这些资源不再用于生产而是用于和政府对抗时,他们瞬间就能组织起精锐的军队。更何况当年的制铁场无异于今天的兵工厂。在汉武帝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对盐铁业进行了专营。



班固对汉武帝基本肯定。但宋司马光《资治通鉴》论汉武帝: “孝武帝奢极欲,繁刑重敛,内侈宫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游无度,使百姓疲敝,起为资贼,其所以异于秦始皇者无几矣。 然秦以之亡,汉以之兴者,孝武能尊先王之道,知所统守,爱忠直之言却恶人欺蔽。好贵不倦,诛赏严明,晚而改过,顾托得人,此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乎!”


司马光这个儒教弟子,前面说的是实话,后半部分就撒谎了,似乎是说,汉朝没有早早灭亡,是因为遵循儒教。而我认为,汉武帝最大的劣迹是把儒教变成了中国的国教。版图大小可以变,人口少了可以生,但是,一个国家和民族从此跌入儒教的酱缸文化,这个民族基本只有挨打的分了,明朝的澳门就第一个成了西方的殖民地,后面的事不用说,大家也清楚。汉武帝实在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但是,这个千古罪人对儒教一统中国上千年是大大有功的,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汉武帝这个大奸大恶,依旧会被无耻的儒教弟子吹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