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


司令员与韦昭南单独谈了一会儿话,一同起身朝军区指挥中心走去。一路上,四周显得非常静谧,一点响声也没有。他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进入那道统率千军万马的机构的大门。韦昭南推开门,让司令员先迈步进去,接着也紧跟在他身后,来到了这个布满信息装备的房子里。各个岗位都有司令机关的军官们把持着,监视那些闪动着各种色彩光芒的屏幕;而那群临时集中起来的三军英才,也按各自受领的任务混合在那些军官中,仔细地检验着各个设备的特性。司令员径直走向裴少玮身边,见她专注地翻阅着手中的记录,正核对有关的数据,想问什么,却忽然忍住了,不去打搅她的思路。她仿佛不经意地发现身边多出了两个来,定睛一看是司令员与韦昭南,便放下手中的记录本,主动打招呼道:“首长来了?”

“怎么样,有什么感受?”司令员对这个海军上尉着实心存好感,微笑着轻声问。

裴少玮道:“我发现,这个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基本上已经建构起来了。以前,总以为书本上的东西都是人家美国佬的专宠,没想到我们也一样拥有呢。”

司令员微笑着问:“那么,我们的自动化指挥控制能力如何?”

裴少玮摇头道:“这叫我也说不上来。不过,照手头现有的资料看,我们比人家美军的也不会落后太多。”

“也就是说,的确落后。”司令员本能紧跟了一句,神情上有些许失望与难堪。

裴少玮坦率地说道:“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全世界唯有美军拥有最庞大的先进武器库,也唯有美军拥有最强大的信息战手段,并且它的信息战理论,对世界战争理论的发展起着导向作用。”

司令员感叹道:“是呀,因为拥有无可比拟的实力,它美国人才可以为所欲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在经济建设及其它各个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可毕竟在总体上比人家落后得太远了。这反应在军事领域,就是现在的状况。”

韦昭南等司令员的话一停,接过话头:“我看过一个资料,瑞典发布过一个洛桑报告,就目前世界各国的技术创新能力进行综合评比,结果我们居世界倒数第一。这的确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没有良好的技术创新氛围,没有良性的刺激技术创新的体制,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跑,我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我们的人们似乎有一个误区,认为人家在发展什么,我们也拥有什么,就是进步,而不知道另辟蹊经,闯出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这确实令人深思呢。”

“所以说,我们没有必要总是照搬人家的东西。”司令员说道:“这几天,我老在思索这个问题,好像我们的指挥机构真的不行了,以后的战争不用打钢铁,只打数字、打比特就可以了。结果,搅得一头雾水!可是,当我接近我们的指挥体制与指挥网络,陡觉眼前一亮,脑子里也豁然开朗了:原来这些东西在我们的军区指挥机构里,本来就存在着,没有什么全新的玩意,无非是把我们原先零星的各种侦察通信指挥手段等因素,按照一定的规律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体,也就是所谓的通过系统集成的办法达成一个密切配合的具有高度反应能力的一个大杂烩。”

听了司令员的解释,裴少玮觉得十分新奇,特别是当她听到这位上将对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的比喻时,便忍俊不禁地轻声笑了笑,一面还用手半捂着嘴,生怕打扰别人的样子。

司令员没有理会她,和韦昭南一起往汇集在南角的张思舟跟前走了过去。一到他的身边,司令员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问道:“你能告诉我,真能通过网络入侵的办法踏出一条新的战争之路吗?”

张思舟回答道:“从理论角度上说,是可以成功的,这就像我们经常通过互联网窜上别的网站去进行善意或恶意的破坏一样。不过,军用网站特别是针对战役局域网站,就比较棘手,因为我们确实还无法找到进入其网络的突破口。”

“这么说,成功的几率少之又少了?”司令员似乎不满意了。

“是的。”张思舟坦率地回答道。

“但也的确有成功的可能。”柳华兴在一旁说道:“并且只要成功,从网上向敌方发布各种不利于它而有利于我们的命令,那么,我们就等于是把它当作自己的军队去指挥。”

“正是这一点,才有了你们这些特殊的军人。”韦昭南说道:“我们需要的是尝试,失败了也无所谓,反正这是一场前无古人的战争。只要你们充分利用了一切你们所掌握的黑客手段,就是付出了代价也是值得的。”

“是呀。”司令员说道:“尝试就需要付出代价,不过,你们的代价不再是勇气与肉体的,而是心理与知识的。”

“我们早有这个心理准备。”张思舟说:“我们会尽一切努力,完成这个任务。”

“有这个信心就好。”司令员赞许地拍打着他的肩头,十分高兴地称赞道:“毕竟,我们已经开了这个头,前面的道路无论多么充满危险和荆棘,我这个司令员永远会站在你们身边,同你们一起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司令员的话立刻感染了他们的情绪,一向不善于同人交流的闻殿雄也顿起了说话的冲动。他说道:“想当初,我还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的时候,那里的人都有一种莫明其妙的压抑感与不信任感,人与人之间戒备很深,生怕一着不慎,就被别人夺去了饭碗,所以在工作上的交流是从来没有的。这也许就是我们不能彼此携手攻关的关键。有了司令员的支持以及部队里相互协作的精神,集合我们大家的智慧,要找到一条进入对方网络的途径,不是没有可能。”

韦昭南低声问道:“工作上压抑与互不信任,岂不是起码的人生乐趣也没有吗?”

闻殿雄答道:“我们哪来的人生乐趣?只不过是相互发泄而已。”

司令员颇感兴趣地问:“怎么发泄?不会像混混一样厮打吧?”

闻殿雄嘿嘿一笑:“能那样发泄,也算是人性中还保留了起码的纯真!可我们连这样一点权力也没有。我们只知道相互攀比,相互嘲笑。比喻说,谁的手机稍微差一点,大家就会把它砸得粉碎,反正在网络公司工作的人有钱,这样砸来砸去,谁也不心痛,反而成了一种时髦的享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