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二十九军的历史

xgydzh 收藏 0 143
导读:中原大战使西北军遭受毁灭性打击。在蒋介石命令下,张学良将这支部队编成一个军,纳入其直属的东北军系列:“东北边防军第三军”。1931年6月,被南京政府改为二十九军。宋哲元为军长。序列如下: 军 长 宋哲元 副军长 秦德纯 参谋长 张维藩 总参议 萧振赢 第三十七师 师长 冯治安 第一O九旅 旅长 赵登禹 第一一O旅 旅长 王治邦 第三十八师 师长 张自忠 第一一二旅

中原大战使西北军遭受毁灭性打击。在蒋介石命令下,张学良将这支部队编成一个军,纳入其直属的东北军系列:“东北边防军第三军”。1931年6月,被南京政府改为二十九军。宋哲元为军长。序列如下:

军 长 宋哲元

副军长 秦德纯

参谋长 张维藩

总参议 萧振赢

第三十七师 师长 冯治安

第一O九旅 旅长 赵登禹

第一一O旅 旅长 王治邦

第三十八师 师长 张自忠

第一一二旅 旅长 黄维纲

第一一三旅 旅长 佟泽光

暂编第二师 师长 刘汝明

第一旅 旅长 李金田



1937年7月7日夜,守卫北平西南卢沟桥的第二十九军遇到日军挑衅和进攻,当即奋起还击,这次史称的“七七事变”开始了中国的全面抗战。消息传来,全国群情激昂,音乐家麦新在事变三天后便创作出著名的《大刀进行曲》——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二十九军不是孤军,看准那敌人。把他消灭!把他消灭!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


这首歌最初的词句,是以二十九军在长城喜峰口夜袭日军的事迹鼓舞该部抗战,后来,随着它雄壮的旋律响彻全国军队和民众之中,“二十九军的弟兄们”便改为“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初期,提起二十九军的大刀队,在全国可谓如雷贯耳。二十九军的前身最早是冯玉祥的起家部队北洋第十六混成旅,后来发展成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该部长期驻扎在贫寒的西北地区,装备差,士兵成分却比较淳朴,冯玉祥也特别强调肉搏训练。在1930年的蒋冯阎大战中,西北军被蒋介石打败,冯玉祥的基本部队被南京政府收编,给了一个第二十九军的番号,但在待遇和供应补给方面一直受到歧视。1933年初长城抗战开始,二十九军担负了喜峰口的阵地防御任务,当时部队情况是“火力弱,有兵无枪,有枪缺弹,只是每人大刀一把,手榴弹六枚”。面对日军以空、炮协同的猛烈火力攻击,中国官兵只能依托长城抗击,部队守在工事里被动挨打伤亡很大。赵登禹、何基沣二人商议后认为应以夜袭反击敌军,便组织起500人大刀队,于3月11日夜幕降临后直扑日军宿营地。


大刀勇士们攀垣越墙分头入村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抡起大刀横砍直劈。骄狂的敌兵根本没想到中国军队敢来偷袭,都在呼呼大睡,不少人梦中便做了刀下鬼。随后支援日军包围而来,双方短兵相接,大刀队边战边撤,喊杀之声震撼大地。当时报道是“夜杀敌千余”肯定有所高估,不过日军的确伤亡不小,参加夜袭的500名大刀队员也大部分壮烈牺牲。


这一仗后,二十九军大刀队名震天下,成了全民族抵御外侮的偶像。何香凝曾赋诗一首称赞:杀敌何须更渡海,数万倭奴引颈待。钢脚夜眼青龙刀,捷音传来齐喝彩。二十九军民族光,挞汝倭国军阀狂。国仇重重何日忘,誓到东京饮琼浆。


长城抗战失利后,1935年日本又挑起“华北事变”,逼迫中央军撤走,日本的“北支那驻屯军”对这支部队软硬兼施,一面不断以前推驻地和要求通过中国军驻地为由寻衅,一面以“亲善”为名收买拉拢,还邀请张自忠、何基沣等将领赴日参观,以战列舰、航空母舰、飞机、坦克和现代兵工厂向这些来自农业国的军官炫耀。面对使馆区的日军公然到长安街进行步坦协同巷战演习,二十九军在北平城内针锋相对地进行了带示威意义的大刀队演练。


“七七事变”爆发当夜,日军在卢沟桥边进行所谓“实弹演习”,随之又强行要求进入宛平城。早就怒火满腔的二十九军指挥官下达了“以宛平城与卢沟桥为吾军坟墓,一尺一寸国土不可轻易让人”的命令。何基沣旅的吉星文团阵地受到攻击后,守军不仅奋勇还击,还有一部冲上铁路桥,再一次挥动大刀近战肉搏,将桥上的日寇全歼。


卢沟桥战斗打响后,二十九军的军长宋哲元虽组织抵抗,却舍不得作为杂牌好不容易得到的平津地盘,仍存媾和的侥幸之心,多数士兵呆板地集中在营区内。7月28日,驻平津的日军兵力已由一个旅团增至三个师团,便突然袭击南苑、沙河。没有防空武器和反坦克炮的二十九军官兵用血肉与敌飞机、坦克相搏,当天死伤约5000人,副军长佟麟阁与师长赵登禹阵亡。7月28日夜,宋哲元率部撤出北平向保定方向撤退,古都随之陷落。7月29日,驻天津的二十九军部队同保安、警察部队一同攻击日军机关及租界,一度攻占北仓飞机场、天津火车站,造成日军一定杀伤。次日,因日军调来重兵反扑,守军撤出天津南下。


二十九军撤出平、津后,军委会将其编成三个军,番号分别是五十九、六十八、七十七,均是“七七”相加为十四这一总数。除了驻察哈尔的第六十八军刘汝明一向保存实力(平津抗战时他便不参加)并脱离了这一老系统,第五十九、第七十七军在抗战中又立下不少功勋。张自忠率第五十九军激战台儿庄后,又担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指挥第五十九、第七十七军转战武汉附近。1940年5月,张自忠在宜城南瓜店与日军作战时壮烈牺牲,成为抗战后第一个阵亡的集团军司令,受到全国各界的隆重追悼。


抗战后期,原二十九军系统部队在国民党最高当局排挤下编制不断缩小,靠着喜峰口、卢沟桥等荣誉才勉强保留下番号。抗战结束后,第五十九、第七十七军只剩下四旅八团,人数不过2万,该部官兵又对蒋介石将他们推上内战前线极为愤怒,长期在徐州以北防地消极避战。1948年11月,在分别于1929年、1938年便秘密加入了共产党的张克侠、何基沣率领下,这两个军于淮海战役开始时宣布起义,加入了人民解放军,从而迎来光明的前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