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鹰号赴港不成的幕后种种

小鹰号赴港不成的幕后种种

【社论】刚刚过完的感恩节,是美国人独有的风习,是仅次于圣诞节和新年的重要节日。有83%的家庭在那天晚上享用火鸡大餐,与家人团聚。节日后的“黑色星期五”,更是大小商店展开年度大竞销的开始,零售商一年的业绩,一大半都寄望于这段时期。


航空母舰“小鹰号”(Uss Kitty Hawh)预定在感恩节前到香港靠岸,中国方面21日表示拒绝,可是,22日也就是感恩节当天,外交部突然急转弯,准许小鹰号到香港,并称“这是基于人道考虑的决定”。就在北京作此宣布时,小鹰号战斗群已经驶离南海,返回驻日本的基地。八千官兵在风浪中度过感恩节,远从美国赶到香港的军眷未能和亲人相会,心情之错愕失望,可想而知。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能算小,因为它多多少少反应着中美国关系、特别是军事关系的不甚平稳圆熟。过去,美军舰艇到香港停靠休憩者,每年都有几十起。美方已视为顺理成章,香港商家也认为“好生意上门了”。但中方这次的欲拒还迎,最后一分钟的“人道考虑”,很难不被解释为“技术性的不欢迎”。拒绝在先,人道在后,表面上作到了“两面光”,实际上则是如上海人说的,“把点颜色侬看看”。


美方要求解释,外交部的回应是,“中方向来是根据主权原则和具体情况,逐案进行审批”。换言之,主权在我,准不准都在我。你若让我不称心,我也会让你不舒服。北京所要表达的是,中方可以向美国说“不”,但用“人道考虑”收场,不使对方太过难堪。


或谓,政策出现反覆,是因为军方与外交部的步调不一,口径有别,才会有这一次前倨后恭的转变。我们对此说表示怀疑。小鹰号赴港事前必早已循序申请,北京的急转弯是有意为之,是“把点颜色侬看看”的姿态。


至于北京为何要在小鹰号上借题发挥?军方与专家们不同的研判,本报都有报导;我们认为最可能的关键,仍在台湾局势。


国防部长盖兹最近访问北京,事后双方都形容他“此行甚为圆满”。不过,当他晋见国家主席胡锦涛时,原想敦促中方在制止伊朗发展核武一事多多出力,但胡锦涛一直和他谈“不容分割”的台湾问题,不容盖兹有发言的机会。而盖兹返美后,五角大厦立即宣布将爱国者二型飞弹售予台湾,触了中方之大忌。


北京高层一直怀疑,陈水扁之所以无所忌惮,大搞台独,一部分原因是美国朝野间有潜在的势力,与阿扁呼应支持。爱国者二型飞弹是否在为台独增声势?北京的怀疑并不是过敏吧。


美国如未能约束阿扁,但将来又不能“全心全力”去保扁保独,对台湾来说那是最危险的事。中国潜艇两度跟踪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并在射程范围内公然跟踪,是相当明显的挑战,美国传统的反潜防潜能力,并不是十分“固若金汤”。


由国会立法成立的“美中经济暨安全审查委员会”一周前发表年度报告,认为情报机构未能正确评估中国建军的进度和能力。美国战争学院前任副院长柯尔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如果中国的廿余艘潜舰在未遭侦测的情况下进入台海,自将延缓美国航母战斗群的介入。


换言之,到了那一步,就算美国有心“拔刀相助”,但为了自身安全,也不能不慎重其事。


小鹰号赴港不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中方新任的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下月初访问华府,参加一年一度的战略谘商会议,计划行程并无变更。更多的交流互动,应可减少误会,增进了解,才不至于因政客操作而出现意外的变局。




2007-11-24

世界日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