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是我高中的时候写的,具体什么时候我也忘了,现在我都大二了。今天无意中发现文档里有这么一篇文章,想想一直没发出来怪可惜的,不管怎么说写了就是给大家看的,是好是坏都无所谓啦!!呵呵!







自古以来,军人不得干政就是不变的铁律;而军中也流传着“纯粹的军人要与一切的政治撇清关系”、“当军队有了思想,就是亡国的先兆”等至理名言。由此可见,军事与政治本应是互不相干的两种事物,那么军人的政治一说从何而来呢?


要了解什么是军人的政治,那么首先就必须知道战争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战争其实就是各集团之间利益冲突的最终解决手段,这种利益一般分为政治、经济、领土和民族四大类。其中,以政治为最根本原因而引发的战争少之又少,一般的大规模战争基本都是由于后三种利益的冲突而引发的;但是,引发战争的直接原因却大多数的因为政治冲突。而且,利益集团的各种权力都表现在政治上面,发动战争与否是由政治说了算。军人,其存在的目的就是战争,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军队其实就是政治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和夺取他人利益而握在手里的利剑。作为剑,当他有了思想后,就有可能出现伤主的情况,而作为剑的主人,当然是不会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文章开头所说的“军人不得干政”的原因。


在电视剧《沙场点兵》里的魏嵩平将我军分为四个阶层,我也认为军队是由四个阶层组成,只是与他有一些出入。就以我军为例:第一集团指团、营、连等战术作战单位;第二集团指军、师、旅等战略作战单位;第三集团指各军分区、集团军等战术指挥系统;第四集团指中央军委等战略决策系统。在我的思想中,第一集团和第二集团就是纯粹的军人,也就是利剑的剑刃。这两个集团,就是要充分保证没有思想和抛弃一切的政治要素的集团。而第三集团,作为一线军事力量的实际掌权者,政治就不可避免地进入了这个集团当中,然而作为战场指挥系统的这个集团如果过多地涉及到政治,那么战争的战术布局将受到严重的影响,从而导致整个战略出现偏向。所以,在第三集团中军人所要做的就是让政治来影响自己而又不让自己卷入政治的旋涡之中。第四集团也就是战略决策层,在这个集团中政治就成了不可或缺的因素,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不但要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同样也要拥有过人的政治谋略。用中国人对军队的传统定义就是第一集团和第二集团属于士,是永远冲在最前方的军事力量;第三集团则谓之为将,是以带领士让其发挥出最大作用为目的的角色;而第四集团便为帅,是以利用军事手段来取得集团利益为目的而进行决策的人。


所以,标题中所谓“军人的政治”其实就是为帅之道。大多数的军人都将成为一个将军作为自己军旅生涯的最终目标,而不是想成为一个元帅,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元帅过于偏重政治方面而非军事方面,元帅象政治家比象军事家要多。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爱兵是每一个军事指挥官最基本的军事观念,因为要手下的士兵更好得听从他们的指挥,那么他就必须要爱护他们。然而作为元帅,则要让自己表现得更加地冷血,在为了达到战略目的的时候要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部队抛弃。元帅的这一点行为准则与政治家就有很明显的相通之处,政治家在为了获得他所想要的利益的时候他可以出卖任何他所拥有的甚至是他不拥有的事物。


由于政治中充斥着利益和唯我两种十分危险的思想,所以在大多数的政客的思想中很容易将自己所代表的国家 (集团)利益与自身利益搞混淆,使得他们在国家(集团)利益问题的出发点大多都建立在自身利益的基础之上,从而导致了在部分情况之下他们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出卖国家(集团)的利益,这是纯粹的政客身上的一个最大的通病。在古代、近代乃至是现代都经常出现的军人因为“功高震主”而被政客打压的情况。从而出现了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不世将才没有死在征战的疆场之上而是倒在了自己人的屠刀之下,甚至是象岳飞一样的愚忠之将屡出不鲜。


而军人则不同,由于军旅之中以国家和荣誉为基本思想,所以绝大多数的军人都是一切以国家(集团)利益至上,所以军人出身的领导者一般比政府系统出身的领导者在国家利益问题上更加坚持原则。但是,军人却不适合作为国家的决策者,因为军人长与破坏而不是建设,建设则是政客的专长。一个国家要的长远目的是建设自己而不是一味地去毁灭别人,所以这也是军政府不能够长期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的最根本原因。


虽然军事由政治来领导,作为军人,作为政治手中的剑一切的行为都要根据政治的需要来作决定,但是如果政客过分地插足于军事或者是直接掌握了军权,那么就会直接导致军队的战斗力急速削减。所以作为军队的最高掌权者,保证决策层中没有政客的干扰就是为帅的标准之一,而阻止政客在人事权力上无法涉足于军队就是最有效的手段,这种手段则是需要卓越的政治手段为基础的。


古人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中的君指的就是国家的最高政治权力,而臣则是不言即知的了。帅者也是这臣中之一,但是如果代表君的政客在要臣中之一的帅死(这里的‘死’也指夺权)的时候直接影响到了军事,那么为了维护最根本的国家利益,反抗则是必须要进行的了。当然,反抗的前提就是在反抗时没有考虑过自身的利益,没有过篡权的打算,认真地思考过“君”的行为确实影响到了根本的利益。这里的反抗不能够是直接利用手中的军事力量进行兵变(当然,在确实没有办法的时候如果兵变能够拯救国家,那么兵变也是没有选择中的选择),以手中的军事力量来作为政治筹码,通过政治手段来反抗是最有效也是最好的手段。


为帅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抛弃一切的自身因素,要以国家的利益为出发点,保证自己首先是一个纯粹的军人,而且还要在以后的政治斗争中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是一名军人而不是政客,要牢记军人的准则,不能够让自己变质。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在拥有最高权力的同时不出现拥兵自重和篡权等影响国家利益的情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