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谋划四百多年

1590年,日本封建领主首领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就处心积虑地要以武力建立以日本为中心的大帝国。他狂妄地提出,先攻占朝鲜,然后进攻中国平津一带,再占领整个华北,最后在东亚这片土地上建立一个大帝国。这就是臭名昭著的日本“大陆政策”的雏形。1592年和1596年,丰臣秀吉先后率军入侵朝鲜,结果都以失败告终。几年后。丰臣秀吉病死,日本进入德川幕府时代。德川家族“闭关锁国”,“大陆政策”的实施一度搁浅,但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妄想却从没有停止过。


“日本诚为中国的永久大患”

18世纪,日本所谓的“经世学派”诞生,核心思想就是鼓吹“雄飞海外”、“霸占中国”。1823年,日本的军事思想家佐滕信渊在《宇内混同秘策》中扬言:要“征服满洲”并“将中国纳入日本的版图”,因为中国的土地最为辽阔、物产最为丰富、兵源最为强盛。贪婪之心毫不掩饰。

1868年3月,明治天皇发布《天皇御笔》,宣称要开拓疆土。于是,用武力征服中国和世界的计划就开始在日本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1872年10月,日本首先拿中国的藩属国琉球开刀,宣布吞并琉球,并设琉球藩。1873年,日本建立了近代常备军,不称国防军而称“皇军”,强调效忠天皇。第二年,日本借口所谓“保护日本居民”,派陆军中将西乡从道率部3600余人入侵台湾,发动“征台之役”,台湾民众奋起抗击。由于清朝政府的屈辱妥协,最后签订和约,以向日本支付50万两白银,换取日本撤退其侵台军队。

日本明治政府成立后的第一次对外用兵,其目标就是侵犯中国。当时中国的高官李鸿章等已开始认识到“日本诚为中国永久大患”。

1875年,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发表《文明论概略》,10年后又发表《脱亚论》鄙视朝鲜和中国抱残守缺、停滞不前,认为这样必定会亡国。他劝诫日本不能与朝鲜、中国平等而视,而应该“脱亚入欧”,与欧美列强一起成为瓜分中国的一员。

1882年8月15日,参事院议长山县有朋在《军备意见书》中提出,要以中国为“假想敌国”。1890年12月,他就任内阁总理大臣,在帝国议会众议院上发表施政演说时,就大肆宣称要把朝鲜、中国纳入日本的势力范围。

1890年10月,日本发布《教育敕语》,强调全民要忠于天皇,对普通民众进行军事教育,并规定“神道”为国教,强制人民信仰,宣传天皇就是“人间活神”。这进一步加深了天皇和其大臣抢占中国的野心。

随之而来的,便是日本对中国连连的侵略战争。


“吞食的对象是中国和朝鲜”

1906年,当时在参谋本部任参谋的田中义一中佐,向陆军元帅山县有朋提交了一份题为《随感杂录》的长篇意见书,阐述了在日俄战争中所感知的经验与教训。山县熟读之后,赞许不已,下令田中草拟国防方针案,这就是次年4月4日出台的日本历史上第一份《帝国国防方针》。《方针》中昭然地写明“吞食的对象是中国和朝鲜”,为实现这个目标,“陆军需要25个常设师团,海军需要战舰2万吨共8艘、装甲巡洋舰1.8万吨共8艘”。为满足扩充军力的财政需求,日本专门成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一方面以每股200日圆的价格,鼓动日本民众购买股票,另一方面借此机构加紧对中国东北的经济侵略和掠夺。

与此同时,在日本社会中也兴起了“国家主义”思潮,在黑龙会系头目头山满以及许多学者如高山樗牛、德富苏峰等的鼓动下,日本国民开始以“大国民”身份自居,响应政府的号召,纷纷为日本的军力发展出钱出力,呐喊助威。

1911年,中国辛亥革命爆发。日本政府趁火打劫,认为这是向中国内地伸展势力的好机会。海军总部一度决定向武汉增派军舰,陆军则认为根本解决满蒙问题的时机已经来到。此时,只是因为各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的利益和政策相互制约,日本才暂时在对华问题上没采取大动作。


“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

一战给了日本诸多“天佑”的机会。战后日本成为亚洲最大的工业国,正式跻身世界一流强国之列;海外殖民地和保护国已超过了本身的国土面积经济实力已名列世界第5位;高校增加了4倍,铁路交通也大有改善;民间企业和个人纷纷为国家投资,以期在国家的对外扩张中盈利。

1917年,日本一度提出要修建朝鲜半岛与日本本州岛之间的对马海峡海底隧道,以加快对朝鲜和中国的侵略步伐。鉴于耗资巨大和工时过长。还计划才作罢。

1919年8月,一个在中国流浪10年的日本年轻人北一辉写了《日本改造法案大纲》,强烈主张建设天皇直接统辖下的“新日本”,进而建成一个一统亚洲、规模宏大的亚太帝国。这就是后来“大东亚共荣圈”的雏形,也是日本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原版,足足影响了日本20多年。

“日本帝国理想”也在军方蔓延滋生。1921年10月27日,在德国的巴登巴登温泉的一所蒸汽浴室里,3名出国学习的青年军官(其中有后来成为侵华日军总司令的冈村宁次),光着身体泡在热气蒸腾的温泉中,就日本国家发展方向的大问题达成共识。回国后,他们决定组成一组11人的核心力量,其中有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河本大作、矾谷廉介等,他们都是后来炸死张作霖、发动“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乃至太平洋战争的主犯。

1927年6月,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在东京主持召开了“东方会议”,提出“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这就是全面系统地阐述对华侵略野心的《田中奏折》。此后,日本开始有计划地在中国部署兵力,实行臭名远扬的“大陆政策”,直至点燃世界法西斯侵略战争第一把战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