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著名合战简介 zt


日本战国著名合战简介(原作者不详,此帖流传于网络)

川中岛合战(1553年)


越后之龙上杉谦信,甲斐之虎武田信玄,都为战国首屈一指的武将。两雄对立,掀起了龙争虎斗的大战。


1553年,两军在信浓境内的犀川相遇,隔江布阵。自这一年起,谦信和信玄在犀川和蜿蜒的千曲川的平原上动用万人以上的大军进行决战。交战五次,互有胜负,史称“川中岛之战”。


1555年,第二次川中岛之战。


8月,两军混战,不分胜负,信玄下令绕道抄袭谦信的后路。上杉军果然惊溃,信玄领军乘胜追击。


突然,上杉家的宇佐美定满领精兵从斜刺里杀出,冲散武田军。


武田信玄与数十骑被挤到河边,正欲夺路而逃。奔来一将,骑黄骝马,头裹白布,手提大刀喝道:“信玄那里走!”信玄慌忙躲避不及,来将一刀砍下。信玄来不及抽刀,忙举手中麾扇来挡,迎刃而断,刀落在肩上,幸好甲厚未透。信玄从将急持枪来救,信玄才得脱险。信玄之弟信繁也赶来相救,交马一合,被来将斩落马下。


这一战,杀得天昏地暗,信玄身受重伤,胞弟信繁战死,来将是谁?后来由虏来的上杉军士兵中才知道就是上杉谦信!


1561年,第四次川中岛之战。此次合战为五次战斗中最激烈的战事。


8月,上杉谦信率军一万三千向川中岛进发。在善光寺留下三千兵后,谦信领军一万直指高坂昌信的海津城,在妻女山布阵。


得知急报后,信玄领军一万七千从甲斐出发,途中平定了北信浓的武田军加入,合二万军。到达川中岛后,入海津城,开军事会议。会议后,决定采用山本勘助的战略方案,史称“啄木鸟战法”。


战法中,武田军兵分两路,一路一万二千乘雾迷妻女山从山背后偷袭。另一路八千,埋伏在山前,准备攻击溃散下山的上杉军。


9月9日,高坂昌信率军一万二千从海津城向妻女山出发,信玄已引军八千埋伏在妻女山前。同时,上杉谦信遥望海津城,看到炊烟甚少,已看破了武田军的啄木鸟战法,仅留少数士兵在山上,全军趁夜下山。


10日7时,上杉谦信率军一万猛攻山前的武田军。武田军出其不意,一阵慌乱,多名武将被杀,山本勘助也负疚杀入敌阵战死。武田军苦战到10时,高坂昌信率生力军一万二千从妻女山后杀来。上杉军优势登转,被前后夹击,几乎全灭。上杉谦信引军逃回善光寺阵地。


龙虎大战川中岛五次,双方皆死伤枕籍,多员名将战死沙场,胜负不分。但最后信玄应略为优胜,得以守住了川中岛。

严岛合战(1555年)

陶隆房,大内家重臣,野心勃勃,欲在战国乱世中称霸。当时,大内家控制周防、长门、丰前、备后、石见、筑前、筑后的大片领地,为日本北部的强豪。但家督大内义隆好文事,不喜武功,任用文臣相良武任。


战国之中,四邻皆虎视眈眈,陶晴贤知道大内义隆必令大内家衰败,他亦无法实现自己的野心。1551年9月1日,陶隆房联合大内家中武治派的武将杀死大内义隆,迎大友宗麟之弟晴英为大内家家督。晴英更名为义长,隆房亦更名为晴贤,大内家的实权掌握在陶晴贤手中。


1551年,毛利元就55岁,毛利家虽已控制安芸一国,但还是大内家的附庸。长子隆元,意志坚强,已为毛利家家督,次子元春,勇猛善战,承继母家吉川家,三子隆景,智计过人,承继小早川家。


毛利家一直处于西南大内家,东北尼子家两大强豪之间。尼子家的家督晴久亦一度控制因幡、伯耆、隐岐、出云、美作、备前、备中的广大领地,毛利为免被其侵灭,便归附了大友家。1554年,尼子晴久死,其孙诚久继任家督,但与其叔父国久不和,尼子家此时的实力亦有所减弱。于是,毛利元就认为毛利家的惟一威胁便是陶晴贤,决定毛利家独立,与大友家决裂。


两雄争霸中国地区,严岛之战,如箭在弦,陶晴贤领军二万五千,毛利军仅四到五千。严岛,东西4000m,南北10000m,离安芸国本土仅4000m,是安芸国狙击外敌从海路来袭的防卫基地。毛利元就知道在陆战上毛利军必不敌陶晴贤的大军,只有谋求在狭小的严岛上出奇制胜。他在严岛上悄悄地建立了一座坚固小城宫尾城,并千方百计引得陶晴贤决定进攻严岛,杀入安芸。


1555年9月21日,陶军两万的大船队出帆,驶向严岛。陶军登陆后,围攻宫尾城,守城的毛利军拼死抵御。


9月27日,宫尾城不支将破,毛利家的命运到了关键一刻,毛利元就率军四千渡海到严岛准备与陶军一决生死。9月28日,毛利元就奇谋中的关键人物村上武吉决定归顺元就,率精锐水军三百艘乘风来援。


10月1日夜,风雨交加,一片漆黑,毛利军三千登陆严岛。凌晨4时,天色将明,毛利军到达陶军本阵前方。毛利元就命令突击,全军大喊一声,声震全岛,杀入陶军营中,猛攻陶军。陶军措手不及,惊慌之下,全军崩溃。


听到岛上喊声,毛利水军随村上水军一同攻向陶家水军。村上武吉命令水军轮番进攻敌军。第一轮,用箭;第二轮,用火箭;第三轮,向敌船投掷火药。最后,船上武士跳上敌船砍杀敌人。


陶晴贤军不知所措,被毛利军水陆并进,杀得血流成河。一直血战到10月3日,战斗方为停止.陶晴贤仅以身免,进退无从,叹息之后,自杀。


严岛一役后,毛利家已去强敌,继而东征西战,制霸中国地区。


桶狭间合战(1560年)


今川家,家督今川义元,控制骏河、三河、远江三国,东与北条家结盟。他更占地利之便,接近京都,有西上匡佐皇室,称霸诸候的条件,连越后的上杉谦信和甲斐的武田信玄都没有他这么幸运。


1560年,今川义元发动骏河、三河、远江三国四万五千大军西上,亲直攻打西上京都的必经之地,织田信长的尾张国。


5月18日,今川军前锋直指鸣海城。19日,今川军松平元康攻落丸根城,同时今川前锋也攻落鹫津城。今川军连克两城,士气大振,于是进据到田乐狭间,在山谷中按营扎寨。


织田信长接到情报后,连夜与群臣在清洲城内商议。家臣们认为敌众达五万,自军只有三千,宜避其锋锐,坚守清洲城。信长不语,退席,家臣们只好散会。


天以将白,信长这时起舞并唱道:


人生五十载,

去事恍如梦幻,

天下之内,

岂有长生不灭者!


唱罢,信长披甲上马,单骑驰出,他的从将十余人也跟着他去。信长一马当先,边走边有将兵加入。到了今川军前锋附近时,织田军已有千余骑。今川军前锋正在大举攻打信长的属城,部将劝信长不要去救,以寡敌众。信长当然不会这么傻,他知今川军乘胜而骄,必不防劫营。于是,信长引军沿山路静悄悄地绕过今川军前锋,直扑田乐狭间。


此时,天空一片昏暗,雷雨交加,信长提枪拍马,引军冲入今川大营。今川军登时大乱。今川义元正在营帐内饮酒作乐,等侯前锋的捷报,突然织田军几将杀到,被织田信长的近将毛利秀高一枪刺死。今川军见主将已死,便四散逃跑了。


桶狭间一役后,信长的声誉鹊起,威震四邻。原属今川的松平元康改姓名为德川家康,重得父亲领地三河,并与信长结盟,替信长把守东面的门户。

姊川合战(1570年)

1570年6月,织田信长为报被浅井和朝仓前后夹击之仇,率领本部和德川盟军进攻浅井长政。


于是,织田、德川联军与浅井,朝仓联军在姊川遭遇,隔河布阵。


织田军以坂井政尚、池田恒兴、羽柴秀吉、柴田胜家、森可成、佐久间信盛六队前锋沿姊川布阵。织田信长统领中军在后压阵,另有左军稻叶一铁,右军氏家卜全、安藤守就、丹羽长秀。


德川家康领德川军在织田军的左方布阵,由酒井忠次、石川数正两大家老辅助。


对岸,浅井长政以矶野员昌为前锋,自为中军与织田军对阵。


朝仓军由朝仓景健,朝仓景纪率领与德川军相抗。


这一战是侧面引军突入作战的典范。


开战伊始,浅井军前锋矶野员昌对织田军猛烈攻击,织田军前锋一到四队都被击破。形势危急之际,稻叶一铁从后赶上对浅井军的右侧面发动急攻,解救了织田军前锋的危机。浅井军不敌织田军,败退。


同时,德川军神原康政也迂回到朝仓军的右侧面发动急袭。在德川军的勇猛攻击下,朝仓军败退。


姊川一战,浅井、朝仓两家大败,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与织田信长对抗。最后,浅井、朝仓两家依次被织田信长所灭。


长筱合战(1575年)


武田胜赖,武田信玄侧室之子,吾其兄义信谋反,其兄被杀后得嗣子之位。信玄死后,胜赖继任武田家家督。胜赖虽无其父信玄之智,却有一味的蛮勇,竟也想西上勤王,挟天子以令诸侯。


1574年,武田胜赖趁织田信长讨伐越前一向一揆之机,率军偷袭了织田家的明智城。


1575年,武田胜赖率军二万五千攻打织田家在东边的门户,德川家康。胜赖本想攻打三河首府,冈崎城,但内应被家康发现杀死,于是转而兵围长筱城。


织田信长接获德川家康的请援就急信息后,马上率军来援。两军于连子川对峙。


武田军一向以骑兵闻名,此次更居于高地,企图利用骑兵的猛冲战术,击溃织田,德川联军。


信长也早有准备,特带领三千步枪队,并在阵前搭建以长杆编成的木栅,防止敌方马军的践踏。


步枪,由西方传来,在当时还十分笨拙。不但装弹费时,而且发射后,还要让枪管冷却才能再用。但威力惊人,强于弓箭,且有惊骇马匹之用。


5月,织田、德川联军布三千枪手在木栅之后,左翼佐久间信盛,右翼太久保忠世两军引武田军来攻。武田军先锋,最精锐的马军,赤备军团在山县昌景的率领下,猛冲过来。但在木栅的阻碍下,武田军不能再进一步。这时,织田的三千枪手分三批发射子弹,循环不绝,弹如雨下。武田军避无可避,只有退军,阵脚大乱,兵败如山倒。武田家的众多猛将名臣,如山县昌景、内滕昌丰、马场信房等等,以及信玄之弟武田信廉,均于此战中战死。武田军被杀一万三千,胜赖仅以身免。


长筱一战,武田氏西上的野心被一举击破。织田信长固然少了一个强敌,德川家康从此也可放手发展,加强自身的实力。

耳川合战(1578年)

1572年,九州南部的岛津家的家督义久击破日向国中部的伊东义佑,统一了萨摩、大隅、日向三国。伊东义佑投奔了与其有姻亲之好的大友家。


大友家,家督大友宗麟,当时控制九州北部的六国,是九州实力最强的豪强。大友宗麟是一个天主教徒,他想把日向国建立成天主教国,以实现其梦想。


1578年,大友宗麟以回复伊东家领地为借口,引四万大军侵攻日向。大友军兵分两路,大友军主力从丰后直攻日向,另一军从肥后攻击,侵扰岛津家的后方。


此时,岛津义久之四弟家久任日向国守护,坐镇佐土原城。日向与丰后接壤之处的要塞高城由山田有信把守,城高60米。得知大友侵攻日向后,岛津义久令岛津义虎守出水城,新纳忠元守大口城以警戒肥后的大友军,令家久驰援高城。同时,发起萨摩、大隅、日向三国总动员军令,命所有其他的岛津军向日向进发。


10月,田原亲贤率大友军兵临高城下,以四万兵力围高城。高城中连岛津家久的援军在内,守城兵只有三千。因高城高险,且城主山田有信领兵死守,大友军数度攻城不落。田原亲贤令大友军作持久战。


10月末,岛津义久率岛津军主力到佐土原城,数日后岛津义弘亦从饭野城赶来。岛津义久率军与大友军在高城下对恃。


11月12日,两军在高城下的小丸川旁对战。激战中,大友军主将田原亲贤命田北镇周军一军当先杀入岛津军中,其他大友军武将随后一同跟上。岛津军前部不敌败走,大友军一气杀入岛津军本阵,渡河追击岛津军。


岛津义弘看形势不对,命洋枪队发弹齐射渡河的大友军,领军突入大友军中腹。在义弘的猛攻下,大友军前部崩溃,先锋田北镇周、佐伯惟教两将战死。


大友军登时大乱,岛津义久率本部精兵加入战团,岛津家久、山田有信开城带兵突入大友军后方。三方夹攻之下,大友军总崩溃,田原亲贤领兵退入丰后。


耳川一战,大友军从占优到大败,死者四到五千,伤者不计其数。岛津军死者一千。从此岛津家步入称霸九州之路,大友家则日已西斜。


山崎合战(1582年)


明智光秀,织田家的部将,以功受封丹波国。信长性烈,数度侮辱他,而光秀又不甘人下,于是光秀便有了反意。此时,织田家声势如日中天,布武天下。柴田胜家在北陆进攻上杉家; 泷川一益在东面警戒北条家;羽柴秀吉中国攻略战中,连拔名城,已攻到毛利家的高松城,毛利家顷全国之兵来救。


1582年5月29日,信长仅与家臣百余人住宿本能寺。明智光秀看到织田家的大将都在外,必不能抽身回来,于是发动兵变,领军一万杀向本能寺。本能寺之变中,织田信长及其子织田信忠都自杀了。光秀继续挥军攻占了织田家的居城安土城,欲经营京都附近的地区。


羽柴秀吉得知本能寺之变后,竟可马上与毛利家言和,化敌为友,领军回师羽柴家在中国地区的居城姬路城。 6月9日,羽柴秀吉领军一万五千从姬路城出发,讨伐明智光秀。一路上与池田恒兴、丹羽长秀等兵将会合,实力大增,总兵力达三万五千。明智光秀得知羽柴军到来后,亦马上领军布阵于山崎迎战羽柴军。


羽柴军兵分三路。左路,羽柴秀长,黑田官兵卫领羽柴军主力攻取山崎北部的天王山。中路,以堀秀政,中川清秀为前锋,丹羽长秀、织田信孝为前部,秀吉为中军从山崎中路进攻。右路,池田恒兴、中村一氏领军攻打山崎南部。明智光秀兵分四路,以右路敌羽柴秀长,中路敌羽柴秀吉,左路敌池田恒兴。他自己领大军坐镇右、中、左三军之后,居中策应。


13日,堀秀政领羽柴军前锋当先杀向明智军中路。双方激战,得池田恒兴领军来援,明智军中路后退。同时,羽柴秀长军攻取天王山,明智军右路天王山失守。接着,明智军的左路也败,明智光秀连忙引大军增援。羽柴秀吉也命中军加入战斗,三路并进,明智军大败。


明智光秀仅领兵七百逃脱,在回居城的路中被土兵杀死。


山崎一战,羽柴秀吉杀死了他的劲敌之一:战略家明智光秀,为主君报了仇,声望日隆。


冲田畦合战(1584年)


1578年,耳川之战后,大友家开始衰退。九州西北部肥前国的龙造寺家的家督隆信乘势而起,一举控制肥前,肥后、筑前、筑后。


1581年,九州南部的岛津军降服相良家,势力开始渗入肥后。肥后岛原地区的有马家离开龙造寺家与岛津家通好。隆信大怒,领军三万进入肥后岛原地区,直杀向有马家的居城日野江城。


当时,有马家兵力只有三千,家督有马晴信连忙向岛津家求救。岛津家家臣多认为岛原地区地理不明,不宜出兵。家督义久力排众议,认为不应不救来与岛津家交好的有马家。于是,由义久的四弟家久为总大将,岛津忠长、新纳忠元、伊集院忠栋、川上忠坚领三千精锐往援有马家。


岛津军与有马军会合后,共六千兵。双方仔细商量后,决定选取岛原地区北部的冲田畦作为战场。冲田畦,四周皆为沼泽湿润地带,中间的畦道宽仅二至三人通过,不利大军展开阵形。


龙造寺隆信以为岛津和有马联军会死守日野江城,便欲领军进入冲田畦。在冲田畦附近,龙造寺军前部与岛津军相遇,被岛津军挑衅,一直杀入冲田畦中的畦道。岛津军则边打边退,引龙造寺军深入畦道。


领军埋伏好的岛津军久待龙造寺军进入洋枪的射程后,命令发弹齐射,龙造寺军前部大乱。接着,龙造寺军后部不明前方动静,继续前进,与前部挤成一团,大乱。岛津军一齐拔刀,从龙造寺军的前、左、右三方杀出,龙造寺家的重臣江里口信常、成松信胜、百武贤兼、圆城寺信胤相继战死。


龙造寺隆信在退却时,被岛津家的川上忠坚所杀。


经此一战,龙造寺家元气大伤,此后与岛津家讲和,成了岛津家的附庸。


冲田畦合战(1584年)


1578年,耳川之战后,大友家开始衰退。九州西北部肥前国的龙造寺家的家督隆信乘势而起,一举控制肥前,肥后、筑前、筑后。


1581年,九州南部的岛津军降服相良家,势力开始渗入肥后。肥后岛原地区的有马家离开龙造寺家与岛津家通好。隆信大怒,领军三万进入肥后岛原地区,直杀向有马家的居城日野江城。


当时,有马家兵力只有三千,家督有马晴信连忙向岛津家求救。岛津家家臣多认为岛原地区地理不明,不宜出兵。家督义久力排众议,认为不应不救来与岛津家交好的有马家。于是,由义久的四弟家久为总大将,岛津忠长、新纳忠元、伊集院忠栋、川上忠坚领三千精锐往援有马家。


岛津军与有马军会合后,共六千兵。双方仔细商量后,决定选取岛原地区北部的冲田畦作为战场。冲田畦,四周皆为沼泽湿润地带,中间的畦道宽仅二至三人通过,不利大军展开阵形。


龙造寺隆信以为岛津和有马联军会死守日野江城,便欲领军进入冲田畦。在冲田畦附近,龙造寺军前部与岛津军相遇,被岛津军挑衅,一直杀入冲田畦中的畦道。岛津军则边打边退,引龙造寺军深入畦道。


领军埋伏好的岛津军久待龙造寺军进入洋枪的射程后,命令发弹齐射,龙造寺军前部大乱。接着,龙造寺军后部不明前方动静,继续前进,与前部挤成一团,大乱。岛津军一齐拔刀,从龙造寺军的前、左、右三方杀出,龙造寺家的重臣江里口信常、成松信胜、百武贤兼、圆城寺信胤相继战死。


龙造寺隆信在退却时,被岛津家的川上忠坚所杀。


经此一战,龙造寺家元气大伤,此后与岛津家讲和,成了岛津家的附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