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三节 开战

天目飞龙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如果不移步夜幕下的大海边,你很难领略到“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动感美景,也很难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真情感悟。 位于庆尚道的釜山,是朝鲜南部沿海的海防重镇,东南滨朝鲜海峡,与倭国的对马岛相望;西临洛东江,西北山地耸峙,南有群岛屏障,是天然的深水良港,不过这个时候它只是一个小渔村,渔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如果不移步夜幕下的大海边,你很难领略到“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动感美景,也很难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真情感悟。

位于庆尚道的釜山,是朝鲜南部沿海的海防重镇,东南滨朝鲜海峡,与倭国的对马岛相望;西临洛东江,西北山地耸峙,南有群岛屏障,是天然的深水良港,不过这个时候它只是一个小渔村,渔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过着靠海吃海的日子。

如若不是矗立在海滨的东西两座海防炮台,很难想象就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渔村竟然会是一处海防要塞,特别是近两个月以来,炮台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几个酒瘾颇大的士兵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偷偷溜出来买酒喝了,渔民们都在小声地议论着朝倭两国的紧张局势,自从倭国战船霸占了整条朝鲜海峡之后,渔民们已经不敢再到深海捕鱼了,收成自然也少了很多。

朴正顺今年18岁,来自平壤府的一个平民家庭,在釜山西炮台专司操炮手,今天晚上挨到他和其他两位炮手值夜更,斜倚在锈迹斑斑的铜炮上,抬头仰望从海上升起的一轮明月,朴正顺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远在平壤的家人,还有家里给他相的一门亲事,要不是被仓促征调到釜山来,今天应该是他成亲的日子,想到这里,朴正顺发出了一声与其年龄极不相称的哀叹,紧紧身上的宽大军服,耳边传来了如万马奔腾般的咆哮声,已经到了子时了,正是大潮的时候,明亮的月光下一道白线由远及近,朝着海滩滚滚涌来。

“怎么回事?”,朴正顺突然间站了起来,他揉了揉困顿的双眼,借着月光朝着海面上极目远眺。

“不会是我眼花了吧?”,他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视线里除了奔涌的海潮之外,还有数以百计的帆船,正借着潮涌向海滩急驶而来。

“啊?”,朴正顺突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惊叫,然后急忙转身把另两位正在打盹的炮手一一踹醒。

“快,快发信号,倭寇打过来了。。。。。。”。

西炮台很快就响起了急促的铜锣声,不过也只是惊醒了炮台坑道里的十几个人,澎湃的海潮声盖过了周围的一切响动,虽然朴正顺拼命地呐喊与敲锣,不过对面的东炮台依旧浑然不觉,估计几个值更的士兵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装火药、填弹丸、插火绳,一连串缓慢而又慌乱的准备之后,朴正顺拿起了从坑道里递过来的火把,颤抖地伸向了插在炮管火门上细长的火绳,火绳在“咝咝”地燃烧,很快就燃到了尽头。

“轰------”。

朴正顺感觉脚下微微一震,炮口闪出了一道火光,一枚十斤重的铁制实心弹丸飞向了海中的帆船,在海中溅起了一柱不高的水花,不过很遗憾并没有打中。

西炮台的炮声终于惊醒了东炮台上的值更炮手,很快东炮台也响起了几声巨响,不过朴正顺很清晰地看到,东炮台处冒起了一阵烟尘,从倭寇战船上发射的数枚弹丸击中了东炮台,炮台上的炮手生死未卜。

朴正顺很快又射出了一枚弹丸,弹丸在一艘倭寇的战船侧舷砸出了一个木盆大的缺口,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朴正顺只觉得脚下忽然一沉,随之整座炮台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炮台上顿时飞石四溅,一块拳头大小的岩石直接飞向了朴正顺的脑门,阵痛袭来,他身体一软,手中的火把落在了火药桶里。

“轰。。。。。。”,一声震聋发馈的巨响过后,西炮台上火光冲天,炮台上空升起了浓浓的白烟,等白烟散尽之后,耳边又只剩下了滔天的海浪。

永乐六年四月三十日凌晨,两万倭军在釜山抢滩登陆成功,朝倭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倭国又一次祭起了偷袭的法宝,利用子夜涨潮期间调动三百多艘舰船一举偷袭成功。

朴正顺,一个极其普通的朝鲜族名字,他是朝方的第一个战争见证人,也是他打响了自卫反击的第一枪(用第一炮更合适),但很可惜,没有人能记住这个普通士兵的名字,人们只记住了四月三十日凌晨的“釜山西炮台”,现在那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西炮台传出的剧烈爆炸,惊动了五里外的釜山海防营,等五千海防军人从睡梦中骂骂咧咧地穿衣起身后,弹雨、箭雨突如其来,无数的突火箭飞入了成片的营帐群中,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中到处都是四散逃命的士兵,还有为数不少的朝军葬身于火海之中。

侥幸逃过一劫的朝军士兵冲出营门后才发现,等待他们的又是一场浩劫,一场近乎于单方面的屠杀,近万名倭军手举闪着寒光的长刀,迎面直接冲杀了过来,如同一群非洲军团蚁爬过了一具小动物的尸体一样,冷冷的月光下杀声四起,刀剑的碰撞声、战斗的呐喊声还有伤者的哀嚎声不绝于耳,偶而也会传出一两阵单调的火铳声。

倭军过后,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地上是一具具身带长条状伤痕的尸体,鲜血从一具具尸身下汩汩流出,涓涓血流逐渐汇成一条“血河”缓缓地流向大海。

成功攻占了釜山重镇之后,倭军侍大将龟木一郎并没有停下攻击的步伐,他留下了一部份人巩固滩头阵地,以接应后续的人员物资,一万五千倭军兵分两路,一路杀向东北方向的东莱,一路奔袭西面的镇海港,两路倭军马不停蹄,如入无人之境。

天亮的时候,东莱陷落,至日落时分,镇海港也落入了倭军之手,停泊在镇海港内的三十余艘朝鲜战船在海陆两路倭军的夹击下全军覆没。

四月三十日的战斗,除了釜山西炮台之外,朝鲜军队在整个战斗过程中毫无可圈点之处,并不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天,倭军总伤亡不到五百人,东莱的五千海防军只进行了轻微的抵抗之后,就仓皇弃城而逃,逃兵一路将倭寇登陆的消息散播之后,带动了整个南部沿海地区的骚乱,沿海朝军几乎是闻风而逃,原本就是仓促间构建起来的海防前线迅速崩溃,整个沿海地区争相“不设防”,这一点大大地出乎龟木一郎的意料之外,在此后的两天时间里,他的部队几乎是兵不血刃地占领了朝鲜南部沿海的大片土地,遇到的抵抗微乎其微,伤亡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倭军一击得手,在釜山建立了稳固的后勤基地,一批批的战争物资屯积在釜山,后续又登陆了近两万名倭军士兵,五月初三,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龟木一郎亲率一万五千倭军一路向北挺进,目标直指庆尚道的首府庆州牧,而后续登陆的一万八千名倭军在侍大将山田铃木的率领下,从镇海港折向西部沿海地区,横扫全罗道治下的顺天、长兴、康津等地,然后挥师北进,目标直指全罗道的重镇罗州牧。

“妈的,一帮窝囊废,饭桶,三天时间就丢了南部沿海的所有战略要地,真不知道这帮人是干什么吃的”,消息传到汉城之后,立即引起了朝鲜宫廷的极大震动,同时也引起了龙天的极度愤怒,他在营帐内恼怒地走来走去,频频地挥起拳头,又无奈地放下,总感觉有气没地方发泄。

汉城军营的训练场上空无一人,两千“马枪兵”已经被调到了朝鲜王宫,据说是护卫王宫的安全,偌大的汉城军营只留下了两百多名来自台湾的武警战士。

倭人的进军简直可以用“神速”来形容,这一点龙天即使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哪里是在打仗,分别是在搞越野赛嘛,除了诅咒这该死的倭寇之外,对于朝鲜龙天则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样的仗打得的确让人窝火,所以在骂完了倭寇之后,龙天又忍不住开口问候了朝鲜王李芳远的家人。

还有一点让龙天大为光火,两千“马枪兵”竟然被充当了王宫的护卫队,如果派往前线作战的话,只要指挥得当,这两千“马枪兵”就是一支虎狼之师,龙天相信以一挡十绝对不在话下,可惜在朝鲜王李芳远看来,王宫的安全、贵族的性命才是至高无上的,领土?百姓?呵呵,都得靠边站。

不过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朝鲜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的,虽然目前的战局也出乎朝庭的意料之外,但是龙天相信李芳远一定在战争还没开始时就已经替自己想好了退路,否则他也不会把两千精干的“马枪兵”带在身边了。

帘门猛地被掀开了,满头大汗的钱江快速地跑了进来,从得知战争开始之后,钱江就亲自带领两个排的战士,乔装成朝鲜士兵往南一路侦察而去,他们有李忠贤提供的通行腰牌,可以自由出入各个城防隘口。

“首长,情况太糟糕了,照这样打下去,不出一个月连汉城都保不住了”,钱江刚刚侦察回来,还没得及换下朝鲜军服,这身宽袍让他吃尽了苦头,特别是肥肥的“束脚裤”,被风一灌,就象是支着两条大象腿。

龙天回了个军礼之后冷笑了几声,“哼哼,一个月?一个月恐怕连整个朝鲜都没了,再这样打下去,我敢肯定不出十天,鬼子就要体面地开进汉城了,妈的”,龙天骂得咬牙切齿,目前的局势让他快要抓狂了。

“哦,对了,首长,我回来的时候,两路倭寇分别已经攻下了庆尚道的庆州牧和全罗道的罗州牧,情况都差不多,朝军基本上都是一触即溃,从整体实力上来看,倭寇的单兵格斗很有一套,近战的时候往往两三个朝鲜兵都对付不了一个倭寇,现在朝鲜方面正在收拢兵力,全力把守尚州牧和全州牧”,钱江把近距离侦察到的情况一一都汇报给了龙天,听得龙天不免有些担心了。

“钱江,鬼子的火力怎么样?”,这一点是目前龙天最想知道的。

钱江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连忙回答道:“首长,鬼子的火力还行吧,他们也有火炮和手把火铳,不过基本上用的不多,以骑兵的太刀和步兵的长刀为主,主要还是朝军太废物,就拿罗州牧来说吧,一万多人的部队,再加上坚固的城防设施,竟然弃城而逃,临走时还把兵器和火炮给扔到河里了,这打得什么仗啊?反正我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提到朝军的几次战斗,钱江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沉默了好长时间之后,龙天突然走到了案台前,他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从战争开始之后,他就一直很关心济州岛的倭寇动向,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从四月三十日战争开始到今天的五月初八为止,济州岛方面的倭寇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前方也一直没有关于济州岛倭寇的战报,这绝对是不符合逻辑的,两万人的兵力绝对不可能去守一个济州岛,所以龙天认定这里面肯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

“不好,群山,他们的目标是群山”,龙天在图上划了一个半圆形后,拳头重重地砸在了群山湾的位置上。

群山湾位于朝鲜西海岸,全罗道首府全州牧的西面,距离全州牧仅仅四十公里的距离,群山湾也是天然的深水良港,非常适宜大规模登陆。

一旦倭寇从群山湾抢滩成功,可以与南面的山田铃木所部形成对全州牧的两面夹击之势,这是其一,龙天相信在两路倭寇的夹击之下,全州牧的失守只是时间问题,其二,拿下了全州牧之后,整个全罗道就归入了倭寇的囊中,两路大军将合兵一处,共同向北面的忠清道首府清州牧发起攻击,以目前的战争态势来看,倭寇士气正盛,清州牧的守军很难挡住这两路倭寇大军的进攻,一旦拿下了清州牧,离汉城就不远了,这还没完呢,拿下清州牧之后,还可以策应东面庆尚道龟木一郎所部对尚州牧的进攻,这步棋走得不可谓不妙,只是龙天刚刚才悟到其中的玄机。

“啊?”,钱江惊讶地喊出了声。

盯着地图上的群山湾位置,钱江开始感到后背凉嗖嗖的,不过他担心的不是朝鲜的安危问题,毕竟这是别人的事情,他现在担心的是群山港一旦被倭寇控制,他们的归程就泡汤了,根据龙天的安排,等朝鲜新军的训练结束之后,他们将从群山港乘船返回台湾,这几天情报已经搜集得差不多了,新军也都离开了汉城军营,该到了安排回程的时候了。

但如果真按照龙天所说的,倭寇一旦控制了群山港,等于把朝鲜的西部海域也控制住了,那他们一行二百多人只有选择往北徒步涉过鸭绿江,从祖国境内绕一个大圈子走回台湾了,想着想着,钱江的脑门上有液体流下来了。

“首长,要不要派人再往群山方向侦察一下啊,如果倭寇还没有登陆的话,咱们是不是尽快从群山港乘船离开朝鲜?”,钱江盯着烦躁不安的龙天,在等着他的决断。

“晚了,如果我预料不错的话,这个时候倭寇的船队应该已经到了群山港了,九天的时间足够他们征集海船,从济州岛绕到群山湾了,他们之所以迟迟未动,就是在等待最佳的登陆时机,而且我相信从南面来的倭寇应该已经运动到全州牧外围了”,龙天扔掉了手中的水笔,摸了摸下巴之后,颓废地坐在了椅子上。

龙天猜的一点儿也没错,就在他摇头叹息的时候,两路倭寇已经对全州牧形成了夹击的态势,济州岛倭寇在进行了长距离的航行之后,利用清晨的涨潮时间,在群山开始抢滩登陆,基本上没有遇到象样的抵抗,人员物资全部上岸之后,留下五千人巩固滩头阵地,其余的一万五千人在松下康夫的率领下朝着四十公里外的全州牧奔袭而去,在全州牧的城墙下与山田铃木所部汇合,从而形成了对全州牧的包围,两路倭寇主帅此时正在商量总攻的时间问题,而此时的全州城内早已经是人心惶惶,城内的两万守军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往北逃窜。

“首长,那我们怎么办?”,钱江开始替自己人担心了。

作为军人,他并不怕死,侦察中队的每一名战士都不怕死,但他目前最担心的是“一号首长”的安全,如果龙天出了危险,那么他根本没脸再回台湾去,即使回去了,他也逃不过支队长姜海这一关。

龙天仰着头,陷入了沉默之中,考虑良久之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大意了,没想到倭寇的攻击速度竟然会这么快,更没想到朝鲜军队竟然会这么不堪一击,妈的,想起来就恼火,一群草包,饭桶,他奶奶的”,一提起朝鲜军队龙天就气不打一处来,钱江只得干呆在一边听着龙天的骂声。

骂完了气也顺了,静下心来之后,龙天开始考虑自己一行人的去留问题了,走是肯定的,但为今之计,该怎么走才是当务之急的大事,就在他刚刚有了一点头绪的时候,营帐的门帘就被大力地掀开了,李忠贤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