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十大北伐领袖 zt

古代中国十大北伐领袖


本帖写一些古代中国的北伐领袖们。


第一位:诸葛亮,公元181~234年,东汉三国时期蜀国丞相录尚书事。

在此之前的荆楚诸王、霸王项羽等人虽然也一再挥兵北上,但是目标在于争霸,而诸葛亮是第一位以统一为己任的北伐军事领袖。诸葛亮的故事经《三国演义》的文学加工后,不仅变得家喻户晓,更是神乎其神。虽然这些故事现已经今天的学者还原为历史真相,但这并不影响诸葛亮的光辉形象。这部分大家都知道,就不多说了。

传世名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第二位:祖逖,公元266~321年,东晋初年以北伐统一为己任的大将,奋威将军、豫州刺史。

“闻鸡起舞”的故事就是祖逖和刘琨勤练武艺的写照。晋廷南迁之后,祖逖上书元帝请求北伐,元帝许以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令祖逖自筹军马粮草组织北伐。行军途中北渡长江,祖逖在大江之上宣誓说:“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一去不回之意)”。祖逖的军队纪律严明、英勇善战,受到北方人民的拥戴。后晋元帝和王敦明争暗斗,祖逖自思后方不稳、北方无望,加上好友刘琨被王敦陷害的消息,忧愤而死。



第三位:刘琨,公元271~318年,西晋并州(今山西东部、河北西部)刺史,东晋大将军、司空、都督并州诸军事。在西晋末年,“八王之乱”之际领兵击退匈奴,稳定了晋阳(今太原)局势,从而成为了晋廷南迁之后,镇守北方的军事领袖。

刘琨的传奇事迹与韩信的四面楚歌十分相似,相传一次后赵军队围城,刘琨登城清啸,半夜又奏胡笳,后赵匈奴人听到后思乡流泪,无心再战,撤兵而去。

不过在前赵刘曜、后赵石勒的轮番夹击之下,先是长安失守、后是并州沦陷,刘琨只身投奔鲜卑首领段匹磾,不久被缢杀。

陆游赞曰:“刘琨死后无奇士,独听荒鸡泪满衣。”文天祥赞曰:“中原荡分崩,壮哉刘越石。连踪起幽并,只手扶晋室。福华天意乘,匹磾生鬼蜮。公死百世名,天下分南北。”李清照在宋廷南迁至际,慨叹朝中能臣匮乏曰:“南渡衣冠少王导,北来消息欠刘琨。”


第四位:王敦,公元266~324年,东晋权臣,曾任中书监、扬州刺史;都督江扬荆湘交广六州诸军事;丞相江州牧、加督宁益二州等权倾朝野的要职。

晋廷南迁之际,王敦家族因拥立有功,王(琅玡王氏)与马(晋司马家族)共天下。但王敦以御北为名,屯军武昌(仅湖北鄂州),不但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反而不断给正在北方征战的将领制造麻烦。当时王敦手握东晋半壁江山,飞扬跋扈,最终引起晋元帝不满、意欲裁撤王敦。王敦先发制人,以诛隗翦恶为名起兵,在大族沈充的协助下攻入建康,逼晋廷承认他为丞相、江州牧、武昌郡公,元帝病死后又胁迫晋明帝下手诏征其入朝辅政。公元324年,明帝乘王敦病重,率兵讨伐,王敦命人抵抗后不久病死,手下军队随之瓦解。


第五位:庾亮,公元289~340年,东晋外戚。

晋明帝后,王导和庾亮扶立晋成帝,庾太后临朝听政,庾亮成为实际上的决策者。庾亮执政之初,由于处置不当,激起内乱,后公推陶侃为盟主、都督八州。陶侃死后,庾亮“以帝舅领江、荆、豫三州刺史,都督六州诸军事,镇武昌”,为了加强对襄阳、江州和京口几个重镇的控制,庾亮以弥补早年的过错、恢复中原为名开始组织北伐。但晋廷中以太常蔡谟为代表的主流派很务实地看到了当时北方后赵的强大,对庾亮的行动持消极态度。而后赵同时积极南进,庾亮实际上仅能凭长江固守,北伐计划胎死腹中。


第六位:殷浩,公元?~356年,东晋建开将军,庾亮死后都督扬、豫、徐、兖、青五州军事。

殷浩积极上疏北伐,但与后赵降将姚襄不和,被姚襄击败后为晋廷废为庶人。赋闲后殷浩终日在空气中笔划书写“咄咄怪事”四字,近于精神病。


第七位:桓温,公元312~373年,东晋权臣。

桓温初任荆州刺史、取代庾翼兵权,即顺江西进、平定成汉政权、收复四川。此后桓温上书北伐,但被晋廷猜忌,后殷浩败于姚襄,桓温率兵收拾残局、遂掌大权。

公元354年,桓温第一次北伐前秦,苻健带领数千人退守长安,桓温进驻霸上、按兵不动,后遗失战机,被迫撤返襄阳。

公元356年,桓温第二次北伐,击败羌族姚襄,收复洛阳,随即上书迁都洛阳,遭到达官贵人激烈反对。前燕乘东晋内争之时,占领洛阳。

公元369年,桓温为了树立更高的威望,再次率步骑北伐前燕,一路凯歌后在枋头(今河南汲县东北)忽逡巡不前,企图“坐取全胜”。后军粮不济,又被前秦、前燕两方夹击,损失过半。

桓温北伐每每坐失良机,其原因由当时王猛在拜会桓温时很不客气地当面指出:当时桓温若有武力进取,虽然有胜算,但损失也会很大,即使能收复北方,残余力量也不足以继续和晋廷相抗衡。枋头败归后,桓温威望大减,于是废了司马奕,另立简文帝,以求立威继而就要篡位称帝,可惜一病而死,未能实现。

桓温曾抚枕而叹:“既不能流芳百世,不足覆遗臭万载耶?”将篡晋之意,和盘托出。这句话,想必也算家喻户晓了。


第八位,刘裕,公元363~422年,东晋权臣,南朝宋武帝。秉承东晋历代权臣遗志,并终于成功了。

桓温死后,其子桓玄挟持晋安帝、自立为帝,被刘裕等人杀败。公元404年,刘裕迎安帝复位,为嘉奖他再造晋室之功,安帝进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掌握朝政。公元409年,为巩固权力声望,刘裕乘北方南燕内乱,率军北上。在广固之战中获胜,但刘裕以广固久守不降为由,入城后,尽杀王公以下三千人以泄愤。公元416年,后秦内乱,刘裕一路收复洛阳、攻陷长安、后秦君臣投降。其后刘裕让其子刘义真留守北方,自己匆匆南归,胡夏王赫连勃勃的谋臣王买德窥透他的心思,认定刘裕篡晋为时不远、无力顾及北方,积极推动胡夏进军长安。巨大的战功,使刘裕在晋廷的地位显赫无比,他先后受封相国、宋公,如九锡,位在诸侯王之上。公元420年,刘裕登机皇帝位,国号宋。

刘裕称帝后,南方局势安定繁荣,辛弃疾曾作词“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来赞扬他。


第九位,岳飞,公元1103~1142年,抗金名将。

岳飞曾为宋廷立下了赫赫战功,但由于东晋历代权臣事迹的刺激,南宋高宗对北方将领极不信任,也由此注定了岳飞悲惨的结局。

岳飞的“满江红”一词,慷慨激昂,既是个人境遇、志向的写照,也是豪放派诗词中不可多得的佳作:(上阙)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同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下阙)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第九位,张浚,公元1097~1164年,宋高宗近臣。

宋高宗登基之初,张浚即来投奔,任枢密院编修官与新任右相黄潜善攻击主张抗金的左相李纲独擅朝政。后金军突袭“行在”扬州,宋高宗仓惶出逃,张浚追随渡江,后张浚驻守平江抗金。时逢杭州发生苗傅、刘正彦兵变,宋高宗被迫退位,张浚在平江组织勤王,“苗、刘兵变”平定,宋高宗复位,张浚升任知枢密院事。

张浚认为:“中兴当自关陕始,虑金人或先入陕取蜀,则东南不可保,遂慷慨请行。”张浚经营川陕以来,陕西军民受到很大鼓舞,牵制了金军大量兵力,其后“富平之战”是宋金两军以大兵团决战,宋军虽然战败,但仍然达到了宋高宗要求张浚将金军主力调离江淮战场的目的,减轻了南宋都城所面临的压力。作为南宋朝廷重臣,秦桧、张浚、岳飞各有打算相互牵制。后岳飞被害,秦桧病死,张浚被委任专一措置两淮事务兼两淮及沿江军马,全面负责江淮防务。公元1163年,南宋孝宗升张浚任枢密使、都督江淮东西路军马、封魏国公,大举北伐,在宿州战败,此后几十年道学家、主和派控制朝局,再无北伐之议。


第十位:韩侂胄,公元?~1207年,南宋权臣。

南宋皇室原本忌讳北伐,加之岳飞惨死、以朱熹为代表的伪道学一再鼓吹切勿开罪金廷友邦,在这一局面下,力主北伐的韩侂胄,成了当时一杆红旗。宋宁宗继位之初,韩侂胄仅是宜州观察使兼枢密都承旨,但是由于接近皇帝,获得信任,最终被封平原郡,进为太傅。正值北方金国被蒙古诸部落连连击败,韩侂胄在把道学家整肃了之后,已完全控制局势,兵源粮秣,都获得充分的支持,自认为北伐时机成熟,随即宣布北伐。但是宋军缺少良将指挥,一败再败,韩侂胄求和不成后以社稷为孤注,被礼部侍郎史弥远及皇后杨氏等设计诱杀于玉津园侧。


此后,古代中国政治中心北移,再无北伐一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