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曹秉往后腿了几步,从心理角度上讲,他是示弱,表示自己害怕,其实他有什么可怕的,已经结果了一个对手,打了一是打,打两个也是打,况且他现在已经干掉一个,另外几个没有心里边不害怕的。从格斗技巧上讲,这叫以退为进,往后提退,敌人就分散开了,跑的快的追在前边,跑的慢的就跟在后边,这样五个持刀匪徒就成了一条直线,这些人就不是成包围性阵型进攻,之后可以一次对付一个。

在战场上曹秉几乎每次都使用这种战术,只有把敌人放进来打,自己才能取得局部的优势。匪徒们没受过什么训练,他们如果始终保持齐头并进的攻击方式,曹秉这次也会血溅当场。

曹秉可没受过专业格斗训练,拳脚的功夫都是在实际战斗中磨练出来的,拳头和脚都不是一般的厉害。但一个人在厉害,其战斗力是有一定限度的,他不是孙悟空,也不是神。

五个光头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第一个冲到曹秉面前,曹秉抬起左腿,使劲来了个正踹,战斗靴的靴底子一下就拍在光头的脸上,就听一声轻微的“喀嚓”声,光头的鼻梁骨头已经被踹断,鼻子里的血和嘴里的血一下就冒出来,光头疼的“哎呀”叫了一声,当时就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叫唤起来。

曹秉收回腿,打算换个姿势继续打,可他感觉后背有一只很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脖子,一下就把他拉出圈外,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三把白灰扔了出去,没受伤的四个光头匪徒每人眼睛里灌了一些白灰,顿时就看不见路,马上蹲在地上使劲揉眼睛,这感觉可难受到家了。


曹秉被拉出圈外,才仔细看了一眼,原来是大哥雷雨田把他拉出来的,现在正拉着他的胳膊使劲往人少的地方走,后边跟着的正是与他们一起战斗过的许睿,许睿正紧跟在他后边,用他宽大的身躯阻挡着其他人的视线。

就这样,曹秉安全的离开火车站,他没想到的是,雷雨田和许睿身手都不错,为什么不出手帮忙,难道他俩怕本地黑社会不成,他俩了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或许不想费力气打几个小贼?

他还没想明白,雷雨田已经拉开一辆车的后排车门,把他推到车里,然后雷雨田也上了车,许睿已经打起火,一踩油门,轿车飞一样冲上马路,开进繁华的闹市区。

车站步行街的那家店铺外来了几辆警车,先把受伤的那个铁路警察送走,然后警察轻松的拘留了五个歹徒,还抬走了一个歹徒的尸体。


“你怎么来接我了?”曹秉坐在车上,一边好奇的看着车窗外的街边风景。

“我他妈的怕你惹事,你小子,有便宜就用拳脚,没便宜就抄家伙,你他妈的要打不过人家,你肯定掏喷子干人家。”雷雨田把车窗玻璃升起来,面的外边的人听到他们说话。

“弄喷子怎么了,我这玩意儿带消,音儿小的很,警察听不见。”曹秉话没说完,伸手就把一支带了消音器的格洛克17手枪拔出来。

“行了,给我收起来,这儿的规矩和缅甸不一样,你有枪如果警察知道,抓住你就杀头,懂不懂,瞎B个折腾最后把脑袋混没了。”雷雨田把他的枪收起来,因为连他自己上街也不敢带真枪,他知道官法如炉、人犯王法身不由己的这个道理。

许睿把着方向盘问:“去那?”

“去我家,我把他安顿到那里去,免得给你添麻烦,我要教会他如何在一个有秩序的地方生活。”雷雨田把曹秉身上的好几支枪都搜了出来,然后装起背包里,他把背包给没收了。


到了雷雨田家,许睿把车停下,他还没熄了火,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喂。”

“是我,听不出来是我呀,你好几天都没去接我了。”乐轩站在学校操场旁边的柳树下,正靠着柳树给许睿打电话,她已经被老妈‘禁闭’了好几周,每天都是老妈开车把她直接送到学校,下学后在接回来。

“我去你学校门口了,还看到你妈的车,我那敢过去,怕我连累你呀,你说我出现在你妈面前后会怎么样?你老妈是先抽我一个耳光还是先踢你一脚呢?”许睿没下车,坐在车上接电话,雷雨田他们俩先上了楼。

“哎,今天没事,你过来吧,她不来,我好几天没和你玩电脑了,我领你去一家新开的网吧。”

“好吧。”许睿很不想去,现在想躲避开乐轩,但没合适的理由,只好先答应,等见了面再向她解释,自己认识她太早了,要是自己先见到倪娜,就不会和她有什么感情,可事情总是这么麻烦,偏偏她身上有倪娜的影子,自己又错误的迅速找到她做倪娜的替身,原以为会和她一直好好的相处下去,然后娶她,现在倪娜就在自己身边,自己没必要找一个像她的人来代替她,如果乐轩知道她自己只是别人的影子,她肯定不高兴。可怎么结束这段错误的感情呢,她太小,怎么和她解释,她能明白自己内心的痛苦么?


雷雨田把曹秉安顿好以后,又领着他下了楼,打算出去带着他随便看看,让他了解一下祖国,这个小子在国外的时间太长,一点也不了解中国内地。

许睿下了车,把车钥匙给了雷雨田,“别开租来的面包车,出去不太好看,开我的车吧。”

“这那好意思。”雷雨田知道他是真的把车借给自己,但他自己要先假客气了一下,人家给你就拿,看上去怎么也有点不舒服。

“和我还见外不成。”许睿把车钥匙塞到雷雨田手里,自己走到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他这个人可真爽快,这么贵的美国车就丢给你玩?这辆福特维多利亚皇冠在国内买下来没六十万是拿不下的。”曹秉和许睿认识时间短,不太了解他,不过印象很好。

“那是当然,我要是借他的奥斯顿马丁和宾利,他肯定马上伸手去口袋里拿车钥匙,不过我不好意思借他那么贵的车。”雷雨田坐进驾驶室里,故意问:“想不想知道他的业余生活?一个久经沙场的悍将的私人生活?”

“你要跟踪他?跟踪别人是不道德的。”曹秉做事喜欢光明正大,感觉跟踪这行为有点偷偷摸摸的,上不了台面。

“什么道德不道德,你知道个屁,他的仇家很多,我跟着他看起来是跟踪,其实是暗中保护,万一有个麻烦我们也方便冲上去帮忙,你敢不敢去,怕被一枪打烂脑袋,那就回我家躲着,你钻床下边,杀手肯定打不找你。”雷雨田故意激他,这样他就肯定去。

“好好,我去。”曹秉上了车,雷雨田看着许睿的车悄悄的跟着许睿坐的出租车。


许睿因为感觉除掉了最大的威胁,所以从缅甸回来以后,精神就非常放松,以前上下车前都要四下看看,坐在车上也要盯着反光镜,自打把孟家军的老巢打掉,他再不用想有什么人会威胁他。

出租车来到学校的门口,许睿下了车,看看手表,离下自习课的时间还早,他就站在机动车道与自行车道之间的绿化带里,看着那些小树发呆。

他没站多久,就看到乐轩从学校旁边的小巷子里跑过来,连书包也没拿,手里只拿着校服的上衣,脚上的运动鞋上沾满了土,裤子上也有很多土。

“来这么早。”乐轩喘着气跑到她身边,很熟练的靠在他身上。

“你的书包呢?”许睿发现她是从学校里私自跑出来的,而且是跳墙出来的。

“给同学了,我就带着手机和钱包出来,作业我已经花钱雇了人写,这样可以好好的玩上一会,免得打游戏的时候总想着作业那么多,怎么写的完。”乐轩说完,轻轻的拍了拍裤子上的土,然后把校服上衣的面朝里的折叠起来,交到许睿的手里。

许睿叹了一口气,发牢骚似的说:“你为了和我玩才逃学,我感觉我在犯罪似的。”他说完,从裤子兜里拿出一包面巾纸,然后拿着一张纸蹲来来给她擦鞋,“怎么弄这么多土,下次可不许这样,以后不许逃学,知道不?”

一个整天杀人的家伙,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真让人惊讶,雷雨田拿着望远镜看到那一幕,还以为是看错了。

“行了,别擦了,里边有擦鞋的,我去那吧,你快起来,别人看见多不好,以为我生活不能自理呢。”乐轩把他拉起来,帮他整理T恤衫的领子。

他们俩这样亲密的举动引起不少路人的羡慕。

“走拉,别人在看我们呢。”乐轩用左手拉着许睿的手,举起右手向出租车招手。


钻进出租车里,许睿真想说‘还是自己开车方便’,不过他不想让她太了解自己,免得有什么麻烦,有些事情她知道的越晚越好,自己还是愿意在她心理永远是个穷小子,这样她就不会太喜欢自己,自己也好脱身。在彻底放弃伪装之前,还需要善意的伪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