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周末,家里来了几个老战友作客.朋友来了有好酒,战友聚会不醉是不尽兴的,于是我特意出去买了几瓶酒,还专门买了些半成品熟食,准备回来加工下做下酒之用的.这季节在我们这边,吃羊肉是最补的了,所以我在厨房倒腾了半天,弄了锅自己拿手的炒烩肉出来.战友们边吃边喝,倒也痛快,可席间一人嚼着羊肉,不无遗憾的说道“如果里面能加点粉条,就更完美了.”我哎呀一声,粉条是泡好了,却忘记加了进去,连忙起身去重新收拾,这时一战友阻拦道,不麻烦了,重新回锅就变味了,要不再炒个粉条得了.此话一出,一桌子战友全部乐趴下了,笑声中我们又想起了当年在部队食堂吃到的几道怪菜.

其实要讲我们快反师的伙食标准,在当年那是走在全军前列的,除了一些特殊的兵种以外,大部分部队吃的都没我们好.供给的各种肉类、禽蛋、蔬菜等新鲜不说,而且都是当季可以采购到最好的.但有过军营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多好的菜进了炊事班后,做熟出来都要变味.这也不能完全怪罪于掌勺的战友,平时跟大家一样要参加训练,只是提前点下操去准备饭食.即便是在地方有过烹饪经验的战士,面对几十口人的大锅饭,也是有力使不出.碰巧我们那炊事班里,全部都是农村入伍的战士,虽然里面有一个培训过的三级厨师,也不顶多大用,因为上面给配发下来的很多新鲜菜和偶尔出现的海鲜,别说做了,有的见都没见过.千篇一律的只靠想像去加工,到后来,我们给连队食堂的菜肴下评语,只两个字“熟了”.

为什么提起炒盘粉条,战友们会笑,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那是一夜暴雪过后,清早起床后,驻地整个象盖了层厚厚的“棉被”,镇子上所有的街道都积了深可及膝的一层雪.平时各连炊事班都是在早上统一到团里后勤上去领取当天供给的蔬菜和肉食的,但面对今天这情况,要推着车赶到团部简直是在说梦话,即便马上开始清雪,也赶不上中午这顿饭了.于是团里来电话给各连,中午让凑合下,连里有什么吃什么.

接到这消息后,大家便纷纷猜测起来,这中午炊事班能倒腾些什么出来,要知道为了不浪费,基本是当天供给的东西,当天就绝对要被我们“消灭”光的,炊事班里哪会有什么存货.等到中午进了食堂,才叫所有人真开了眼界.连队自己腌制的咸菜,平时用于吃早餐时淡嘴的,现在成主菜摆上了桌,就在大家抱怨的时候,一桌一盘热菜端上来了.往盘子里一看,差点没把我们笑晕过去,全部是粉条,里面稀稀拉拉掺着些葱蒜.这算什么,平时用在煮汤和炖菜里的配菜,现在居然当唯一的主菜炒来吃.这能有味道吗?尝了一口,没有一点味道,除了咸就是咸.那顿饭最后变得各班都没怎么吃,随便将就下过去了.事后才知道,这主意是团里给出的,当天几乎所有连队都吃了这道菜.于是,军营招牌菜“清炒粉条”就一直传到了现在.

此外“招牌菜”还有几个,再拣一个逗大家乐下.“清蒸炸鸡”,很多朋友估计一看这名字就乐了.赶上食堂试行自助餐,伙食标准也上了一个大台阶,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东西,纷纷出现在我们连队的饭桌上.一天团里购买了一口大炸锅,本来是用做给我们每天早餐时炸鸡腿用的,但新“装备”总得试验下吧,于是团里一口气炸了N多只鸡,叫各连派人去领了回来.炊事班长郁闷了,第一次见到炸鸡,他不清楚这东西算熟了不,据说尝了一口感觉算熟了,但皮太脆不好分,剁开吧又怕碎了.而且这东西到底怎么个吃法他还真不知道,于是自作主张,把所有鸡拿到蒸锅里,足足焖了半小时,出锅后趁着热劲,全部剁成小块端了出来.我们刚开始吃的时候,就感觉奇怪,愣是没搞懂这鸡是怎么做出来的,一股串了的怪味道.于是把炊事班长叫来打听这是什么鸡,“炸鸡啊,团里今天供的.”这话一出口,吃过炸鸡的人一下都反应过来了,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从那以后,炊事班长每遇新菜,总要找几个城市兵打听下怎么个吃法,想想还确实挺逗.

现在人民的消费水平都高了,吃饭也都变得非常讲究.回到地方后,终日里应酬不少,倒也吃过不少好东西.按理讲部队那些菜肴的味道跟地方上餐厅的水平肯定比不了,可不知为什么,总是会经常想起当年在那个食堂里吃过的所有东西,现在想起,味道都好似还挂在嘴边一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