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四十章气数将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一马当先的曹秉已经冲入孟家军第一营的步兵队列中,他身后的侦察排和骑兵连的指挥官都怕了,现在这一百个孟家军步骑兵一起忽然掉头往回杀,曹秉早就死了,除非长八十个脑袋。

负责保护曹秉的两个指挥官快马加鞭跟上去,骑兵连的指挥官骑在马上,用MP-5冲锋枪对着一群掉队的敌兵就扫了一梭子,然后他高声喊:“将军,小心。”

曹秉头都没回,深深的扎入敌人的队列中。他早期待这么一天,可以骑着战马挥舞着马刀砍杀敌人,他以前看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被几十年前的骑兵深深吸引,现在很多国家都没有骑兵,那种飞驰的战斗感觉已经消失在21世纪的岁月中。

他现在挥舞着马刀,想着保尔是如何砍杀敌人。


一个敌兵紧跑几步,回头偷眼一看,一匹战马就在身后,马跑动时候挂着的一阵凉风已经吹的他的脖子,这个步兵吓的一缩脖子,忽然转身,端着AK-47就想干掉骑在马上的曹秉,曹秉动作非常快,右脚迅速甩开马蹬,借着马跑动的力气一脚就踢倒这个敌人,敌人强忍着疼痛,还想开枪,曹秉一转身,用左手拿着的手枪一枪就打在敌人的眉心。

曹秉转回身继续搜寻可以对付的目标,后边的马队还紧紧跟着他,无数马蹄从敌兵的尸体上踏过去。


富安被敌人赶到山顶上,继续抵抗,不过山腰处的敌人遭到猛烈的迫击炮轰炸,顿时七八百敌人乱了阵脚,大量的敌人开始向山下逃跑,富安在山顶上一看有机会,马上整理了一下衣服,正了正头盔,拿出双枪,对身边的老兵说:“兄弟们,他们害怕了,我们杀回去。”

他身边的老兵都是些百战余生,根本不认为世界上有比他们强的敌人,大家士气一下就恢复过来,三十多个兵叫喊着端着AKM步枪从山下冲过去,喊杀声响成一片,对敌人来说他们的喊声也是一种武器。

孟福自己在能耐,也制止不了士兵们的胆怯,迫击炮的猛烈轰炸中,士兵们是三五个的逃离阵地,到炮击停止的时候,这些兵看到敌人又杀回来,他们还没跑出去多远,密集的枪榴弹手榴弹雨点般的落下下来,一个连的孟家军士兵负责坚守山腰阵地,遭到了重大的伤亡,30发枪榴弹扎到人群中,半了连的兵负伤的负伤阵亡的阵亡,剩下的几个卧倒快,躲开枪榴弹,手榴弹又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常胜军的三十个老兵扔完了手榴弹才冲上来。

重新回到阵地一看,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有自己人的也有敌人的,敌人的尸体比较多,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兵一看遍地尸体没地方呆,干脆兜着敌人屁股打吧,山坡上有六百多敌人正以追兔子的速度向山下跑去,他们要杀出一条血路才能出去,要先干掉江琦带领的突击队,重新夺回属于他们的阵地。


江琦蹲在一个迫击炮旁边,“调炮,快速射击,打光炮弹就撤离。”

“长官,没炮弹了。”身边的一个士兵踢翻了一个空弹药箱子,端着枪蹲在他旁边报告。

“没炮弹就去前边拿枪扫射,必须坚持守这里一会,等主力把他们全干掉。”江琦说完,拿对讲机喊:“其他几个排放弃山腰阵地,下山支援,完毕。”他把对讲机干脆关掉,专心的抱着一挺PKM机枪向山坡上败退下来的敌人疯狂扫射,机枪的枪口跳动的闪烁出火光,弹链抖动的进入枪膛,子弹壳像蚂蚱似的从枪膛里飞出来,江琦边打边喊:“就地坚守,给我狠狠的打。”

PKM打光子弹,他把机枪背在身后,从地上拣起一支孟家军丢弃的火箭筒,装好火箭弹就向孟福率领的残军打过去。火箭弹喷出烟火,飞出去之后蛇形前进,火箭弹落在溃逃的人群中,十几个跑在一起的孟家军士兵在一阵爆炸后的火光中倒下去。


孟家军二营和一营和卫队营的兵一起拥到雷鸣谷的山口边上,伤亡惨重的孟家打到现在,只剩下四百多人,这些兵无心恋战,疯一样边冲边打的突围。

曹秉一路上刀砍枪杀了百十来个敌人,骑着马跑到山谷口这里忽然停下来,他想起穷寇莫穷追这个原则,马上勒住战马的缰绳,喊:“停止追击。”

一百多骑兵一下就停下来,跟在他身后排成横队,虽然没让追,可长官没说不许打,这些骑兵都端坐在战马上,一起向溃逃的敌人打冷枪,跑在最后一排的孟家军士兵纷纷倒下去。

等敌人跑远了,曹秉骑马走到富安和江琦旁边,看着他们的狼狈样子,这俩人全身都是血,不知道是自己负伤还是从敌人尸体上蹭上的血,两人身上的弹药袋全打空了,每人背着一艇机枪,两手也没空的,各拿一支自动手枪,跟在他们身后的只有不到十个士兵,他们出去的时候整整带走两个连,加起来有230多人,怎么打的这么惨,就剩下几个人?

曹秉放眼望去,山谷里至少躺着一千多具敌人的尸体,敌人只有不到三百人逃跑出去,可他们冲进来的时候可是四个营共二十个连,他知道这一仗是他这辈子打的最大的一仗,但也把雷雨田和他苦心经营的队伍几乎全输了进去。这以后见了雷雨田怎么交代呢?他不由得的先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想责备自己的两个兄弟,这次死了这么多人,不怪他们指挥不利,只是因为敌人兵太多。

富安和江琦看老哥面带难色,就知道曹秉不痛快,但他们心里也不好受,死去的很多老兵都是和他们俩从小一起玩大的,也有和他们俩一起当马帮保镖的,这些死去的人和他们感情不一般,有很多人都救过他们俩的命,两个人心里一难受就哭出来,然后双双跪在曹秉的马前,“我们怎么向雷大哥交代呢?队伍全打光了。”

曹秉心里也知道,这次战斗损失很大,很多死去的人也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他忍不住心里的难过,也流着眼泪,然后下了马,把两个兄弟扶起来,“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敌人还没打完,坚强点,后边的三十多老兵和一百号新兵都看这么我们呢。”

三个只住眼泪,然后转身看着山谷外,山谷外又响起了一阵喊杀声,孟恩崇亲自率领两个连的步兵杀进山谷。迫击炮开始了炮火准备。

炮弹呼啸的落下,密集的炸点就在常胜军的身边,骑兵连和侦察排都骑在战马上,一看有炮击有些兵马上下马找地方隐蔽,有的兵骑着战马向雷鸣谷深处退却。炮弹在骑兵队退却的过程中炸死两个排的骑兵。


“撤回去,借助阵地防御。”曹秉趴上战马马上指挥着部队后退,富安、江琦也怕被包围,跟着大队人马撤回去。

孟恩崇带的步兵是刚跑出山谷的残兵,他命令炮手打光所有的弹药,并向逃出来的士兵许诺,打胜了给他们每人一万美圆,这些精神委靡的士兵一下振作起来,端着枪跟着他又杀了回去。

接下来,常胜军的残兵和孟家军的残兵展开进距离战斗,双方接触后不开枪,使劲扔手榴弹,扔完手榴弹才上刺刀展开肉搏,枪声逐渐变的稀疏,士兵受伤的惨叫声逐渐大了起来。

曹秉拿起一支装了M9刺刀的M-16A2步枪跳出战壕,眼睛迅速搜寻一下混乱的战场,看自己的人拼刺刀的技术占上风,另外辎重排的机枪一起开打,压制远距离的敌人,一下就把敌人的后队打散。他忽然发现有一人骑着战马,不停的端枪打点射,他每开一枪,一个自己士兵就应声倒下,他离很老远就看出来,这家伙就是孟恩崇那只老狗,他抬起枪瞄准他,抠动一下扳机,M-16A2步枪的一串子弹飞出去,均匀的散布在孟恩崇的身上。

孟恩崇正杀的情起,忽然感觉远处有枪声,他来不及躲闪就感觉身上钻心的疼,他的腿都疼的夹不住马肚子,身体也有灼热的疼痛,一个趔趄就从马上摔下去。

主将中枪,其他亲兵那有心思恋战,迅速把主将扶上战马,然后牵着马就逃离战场。


大败而归的孟家军除了又丢下一百多尸体外,什么也没得到,仓皇退出山谷,与山谷外的炮队集结在一起,向深山逃去。

常胜军在这一天,三次击退敌人的进攻,等敌人全撤了,曹秉喊了声“集合”,但只有不到十个兵站在了他面前。

他只说:“先吃饭,然后打扫战场,把能用的武器掩埋在后山顶,尸体不要管。”

士兵们拖着疲惫的身体,随便的躺在战壕外,喝完水壶里的水,把空水壶丢在一边,然后躺在地上吃着压缩饼干,呆呆的看着头顶上的那片蓝色的天空。

一支战无不胜的队伍,终于走过他鼎盛期,留下的只有自己士兵的尸体,和成堆的敌人尸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