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孟家军的卫队营和第二营的步兵一起向雷鸣谷的谷口冲过去,这两队人马加起来有个一千多人,两支部队汇合之后没在山谷内逗留,而是在孟贵的统一指挥下向富安所在的阵地充上去。

山谷内的孟家军集中了二十几门迫击炮一起发射炮弹,一组就二十多枚,炮弹一起砸在常胜军的阵地上,火光闪烁硝烟弥漫,横飞的弹片把常胜军吓的缩起脖子一起蹲在散兵坑内规避炮火打击。

别看这些人枪法好,但他们同样也惧怕强大的火力,以前他们总比敌人火力猛,所以别人怕他们,这次遇到强劲的对手,他们也有点害怕,士兵们握着枪蹲着,只把戴着钢盔的脑袋露出来一点点,用眼睛观察山下敌人的冲锋进度。

但炮弹的爆炸一阵紧似一阵,吓的一些老兵也不敢继续观察。炮弹的烟火逐渐遮蔽了掩体内士兵们的视线,他们看不到敌人具体的位置。

孟贵看看阵地上的炮弹还有几箱子,就大声命令:“所有的步兵注意,给我冲。”

孟福为了激励士兵的士气,他亲自端着枪往前冲,“跟我上。”

一千多步兵潮水般的向富安的阵地扑过去。

富安换了一个掩体,躲开密集的炮弹,把身体探出去,一看敌步兵与自己的距离都不到400米,他端起AKM步枪,用枪下挂着的GP-25榴弹器不停的向敌人发射枪榴弹。

但一发枪榴弹落在一千人的战斗队型内,根本连爆炸的烟幕都看不到,“密集发射枪榴弹。”

富安这么一喊,所有的士兵都抬高枪管,百十枚枪榴弹一起打出去,七八十个敌人倒下去,但还是有九百多敌人继续波浪式前进,山下的迫击炮不停的打,有把所有的常胜军士兵打回掩体内。

“妈的,使用掷弹筒,打光所有弹药,所有机枪连续开火。”富安的头盔上落满尘土,他感觉耳朵里很疼,被炮声震的很难受。他真想挂起免战牌,休战一会,可敌人不肯休息。

孟家军的迫击炮弹药消耗完的那一刻,孟家军的步兵已经冲到离常胜军阵地前一百米的距离内,他们其中大部分人躲避开掷弹筒的打击,冲到常胜军的面前。

“报告,机枪枪管太热,精度降低,需要更新枪管。”一个值更官冒着炮火匍匐到富安的身边。

“用水壶里的水冷却枪管,步兵连续射击。”富安亲自拿起M134机枪向敌人扫射,敌人疯狂的冲锋,密集的子弹落在人群中似乎没什么效果。虽然不停的有敌人像烂树叶一样摔在地上起不来。

“长官,我们只剩下60个人,敌人打了好几百发炮弹。”值更官刚报告完,一枚RPG-7火箭筒射出的火箭弹落在他身边,值更官被炸的血肉模糊,倒在富安身边。

富安一看敌人靠的太近,几乎换子弹都没时间,他索性把M134机枪,拿出一箱子手榴弹堆在自己面前,一枚接着一枚投手榴弹。

“轰”的一声爆炸,把孟福吓了一跳,他马上爬下,他感觉这手榴弹扔的十分准确,几乎就落在自己身边,看来这帮家伙还是有两下子的,枪法精湛,投弹准确,弹药也充足,打了这么半天,这些家伙还是在抵抗,换成其他军阀部队,早就弹药消耗完了,匆忙撤离这里。

“火箭筒手,把所有的火箭弹发射出去掩护步兵冲击。”孟福知道现在与敌人的距离马上就进入拼刺刀阶段,要不吝惜弹药才能打赢,这时候节俭就是浪费。

几十个火箭筒射手一起蹲在地上,瞄准山腰上就打,长官都下了命令,他不怕耗费导弹,自己也不怕,几十枚火箭弹一起射出去,火箭弹的数量都比常胜军的人数多。

火箭弹几乎是同时落地爆炸,弹头一爆炸,就发射出无数弹片,这些弹片变成灼热的钢铁飞镖,随便在空气中乱飞,常胜军士兵有的正在射击,被这群弹片打中,疼的一歪身子,丢下武器就坐在掩体内,有的伤的不重,马上包扎一下伤口,准备继续,可敌人距离他们才一百多米,在他们包扎好伤口之后,敌人就冲到眼跟前。

一场近距离的撕杀拉开序幕,到处是爆炸的手榴弹,到处的自动步枪连续射击的枪声,还夹杂着9毫米冲锋枪的枪声和自动手枪的枪声。

孟家军在冲锋的过程中虽然损失了三百多人,但其他的七百多人顺利的占领常胜军的阵地,经过一阵近距离战斗之后,他们控制了山腰上的全部阵地。

但是他们没抓住指挥官,富安此时已经在十几个亲兵的掩护下撤离山腰上的阵地,他带兵向山顶撤离,孟福没顾上检查阵地上的敌人尸体,便带着兵追过去。

江琦在另一座山的山腰上一看情况不对,怎么一千多敌人都扑向一个地方,山下的迫击炮阵地还那么嚣张,他马上带着一个排的亲兵冲下山,直扑孟家的迫击炮阵地。

三十个久经沙场的老兵动作十分敏捷,几下就跑下山,冲到迫击炮阵地后边,先是卧倒,然后就是快速的匍匐前进。迫击炮阵地上的敌人抽调出不少人迅速拿起步枪反击,但是江琦已经匍匐到距离迫击炮阵地六十米左右的地方,三十个士兵一起拿出手榴弹,根本没等江琦的命令,就主动投入到战斗中。

这些兵都跟了江琦四年多,很了解他的性格和指挥风格,士兵们也十分主动的去实现指挥官的意图,根本不用指挥官仔细说怎么打,就打的十分漂亮。三十个步兵总共带了一百二十枚手榴弹,几乎在三十秒内全部扔出去,手榴弹密集的落在迫击炮阵地上,阵地上的一百来个炮手被炸的四散而逃,丢下八十多个尸体后,阵地易手,孟贵在贴身保镖的护送下撤离迫击炮阵地,把几箱子炮弹和二十多门炮留给敌人。

这么一次反扑,战局顿时发生逆转,二十几门孟家军的迫击炮落入常胜军的手里,迫击炮已经是调好的,这些兵拿起炮弹快速的装进炮管里,二十几发炮弹一下就落在孟家军的队伍里。

刚占领了敌人的阵地,孟福还没高兴一下,就看到几十个士兵倒下去,迫击炮的炮弹呼啸的落下来,他一看山下,孟贵早被常胜军打散,炮也落在人家手里,这次自己可把兵带进了炮口下。

“隐蔽。”孟福刚喊完,又是二十多炮弹落下来,阵地上的孟家军士兵惊慌的四散而逃,这落下来的可是炮弹,不跑能行么?

孟福这时候也豁出去了,“二营的部队留下,卫队营随我下山,反击炮兵阵地上的敌人,冲呀。”他亲自带头冲了下去。

山口附近的枪炮声一阵比一阵激烈,曹秉就知道外边的兄弟们招架不住,他马上厉害辎重排守卫的阵地,他去营地内吹了一声哨子,侦察排和骑兵连马上集合。

这一百三十多个兵都是打仗的行家,虽然里边有不少新兵,但都是经过曹秉亲自测试过的,每个人都能开一枪就把四百米外的敌人打死,这些人可是常胜军的精华。

“兄弟们,该我们出场收拾残局,上马。”曹秉说完,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两只脚使劲踩着马蹬,两腿夹紧马肚子,他的左手拿着马鞭子抽了一下战马,命令道:“跟我冲,沿山谷边上的的草地前进,小心地雷。”

一百多骑兵马上挥动马鞭,骑着战马就杀出阵地。

常胜军的骑兵杀出阵来,一下就追上孟家第一营的溃军。这些溃军有步兵骑兵两百多人,正蹲在地上端着枪警戒,一看有这么多骑兵从地雷区里冲出来,步兵急忙端着AK枪放了一梭子子弹,然后抱着枪疯狂逃跑。

步兵一跑,孟家军那伤亡惨重的骑兵更没力量和这一百多士气旺盛的敌人战斗,马上快马加鞭的撤退。

曹秉骑在马上,一边冲一边双手端枪想溃散的敌人射击,他身后的一百多骑兵紧紧跟随,都打着点射,兜着敌人的屁股就追了上去。

曹秉的马比孟家军的步兵的腿快,几下就追上去,曹秉左手提着AKM步枪,右手从刀鞘里抽出一把磨的锋利的马刀,曹秉眼疾手快的举起刀,轻轻的一挥,一个被他追上的孟家军步兵人头落地,脑袋像足球一样向前滚动,身体一下就倒在马道上。

他的战马继续向前狂奔,这战马跟了曹秉三年,很了解主人的性格,战马看到一个人倒下去,更加激动,使劲跑着。曹秉又追上一个连枪都没带的敌步兵,他这次懒的举刀,把手腕一转,马刀平着横在步兵的后边,曹秉没使劲,他的手里的刀借着马的力量平行向前移动,刀刃一下就蹭到步兵的脖子上,马继续往前炮,马超过了步兵,步兵的脖子后边留下一个深深的伤口,血一下就冒出来,尸体跟着就倒下去,战马踩着伤兵的尸体,继续前进。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