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三十六章雷区危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扩编后的常胜军,战斗力比以前有所下降,因为过去的老兵都是身经百战的,经验十分丰富,每个班、每个排里的人都彼此熟悉,配合起来十分默契,但加入了一大半的新兵之后,每个班的战斗力都不如以前,班里一半的人是没任何战斗经验的。

但防弹背心和头盔让这些新兵有了不怕死的勇气,老兵亲自给他们表演了真枪真弹打防弹背心这个节目,把防弹背心套在稻草人身上,拿步枪扫射稻草人,稻草人丝毫没伤,防弹背心把那些子弹全部拦截下来。一件两千人民币的防弹背心,让这些兵相信自己有了金刚不坏之身,再加上防弹头盔,他们更不怕子弹。

两个步兵连从容的上了雷鸣山谷南部的半山腰,每个士兵都有一把锋利的铁锨,可以轻易的在松软的山坡上挖出单兵掩体。老兵告诉他们,只有在坑里最安全,就是炮也无可奈何,散兵坑的受弹面比战壕小的多,在里边是绝对安全的。

曹秉为了自己的梦想,也下足了血本,他购买了大量的60毫米掷弹筒,这东西比迫击炮要轻便,杀伤力几乎差不多,每个连还装备一挺号称是‘吞金怪兽’的M134型6管机枪,这种机枪装备到连里,归连长直接指挥,现在带队的是两员副将,所以机枪暂时由富安、江琦两人指挥。


孟财指挥的先锋营,不但装备好,士气也特别高,这些兵都得到一千美圆的奖金,怀里揣上钱,这些兵都跃跃欲试,恨不能一口气把常胜军全杀光。孟财还答应他们,打赢了再给他们每人五千美圆,这些钱够他们在这里好活大半年的。

三个骑兵连排成三路纵队杀气腾腾的就开进雷鸣山谷。这些兵以前都在这里住过,他们对这里很熟悉,所以有点放松,一点都不紧张,反倒有种回家的感觉。

孟家军三个骑兵连压根想也没想到他们熟悉的那条马道上埋了大量的地雷,少了少也有五百枚地雷。这些地雷不是埋在山口附近,而是全部埋在山谷中间的空地上,常胜军的伏击部队全部在山口附近的几个山坡和山头上,他们的阵地经过伪装,摘了不少树枝放在阵地上,看上去绿油油的,不像有人。

骑在马上的孟财拿望远镜看了一下两边的山,感觉没什么人,把马刀拽出来,高高的举起自己的那把闪闪发光的马刀,大声的说:“兄弟们,他们没我们人多,给我冲。”

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那懂要派工兵扫雷,更不知道用侦察排探路,他和曹秉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曹秉善于用计谋,行动很阴柔,不会硬碰硬,也不怎么爱用强攻,总喜欢把敌人引到自己的枪口前,然后让藏起来的士兵像打兔子一样逐个把敌人击毙。

这次他还是老一套,先摆个口袋阵,口袋前边是两个步兵连,口袋中间是地雷区,口袋里边是一百多精锐骑兵,新兵比例比步兵连要低,这些骑兵最为预备队,是留着追杀敌兵的,他没打算用他的一连骑兵对付三个连的敌人骑兵。

在敌人进入雷鸣谷后,曹秉让辎重排的兵在地雷阵北边100米的地带挖了一道战壕,让辎重排的兵把六个MK19自动榴弹器放在战壕边,并挑选一群老兵操作这东西,以前他没这么多,有几个是新买的,还没真正用过,这都是给佤军预备的,但先要拿孟家军开开荤。

战壕内除了这6个自动榴弹器,还有三十挺机枪。M60通用机枪全部使用三脚枪架,稳当的架在那充当‘重机枪’,十挺M2HB机枪布置在战壕最两边,每个M60机枪旁边还有M249机枪和M240机枪最辅助火力。一旦敌人冲到战壕前边这三十个机枪一起开打,一个步兵连瞬间就能被打的四散而逃横尸遍地。

曹秉的亲兵在战壕内还为他修建了一个临时指挥所,曹秉轻松的呆在指挥所里,坐着红木椅子,旁边的红木茶几上放着他的茶壶,还放着一部体积很大的对讲机。曹秉坐在那等敌人踩地雷,他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一边捻着手里的佛珠,一边默默的背诵《地藏经》和《大悲咒》,他闭着眼睛坐在那背一段经就喝一壶茶,这可把战壕内的士兵急坏了,战壕里的那群杀人如麻的悍兵急的只搓手,恨不能马上出去一个人杀一百个。

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居然指挥着最凶残的军队,有一个缅甸记者曾经问过曹秉,‘你为什么信佛还要杀人?’,曹秉的回答是‘杀恶人是普渡众生,是渡人,并不违背信仰,只有杀光恶人,善人才有好活’。

每次打完仗,曹秉都会冷冷的看着那些敌人的尸体,他从来没把那些敌人当成是人,他只是把那些人当成魔,他把自己当成除魔降妖的护法罗汉,认为干掉他们是应该的,没什么可害怕的,也没什么可内疚的,一切都是非常正常的。


三百多骑兵叫喊着冲进雷鸣谷,山谷两侧山头上的常胜军一枪没开把他们全放进口袋里。

看着骑兵一哄而上,一个耐不住性子的新兵问江琦:“将军,我们为什么不打?”

“我们布了一个大口袋,要多多的往进装人,都装进来,然后一扎口袋,把他们装进去,然后全干掉。”江琦拿望远镜看着跟在骑兵后边跑的直喘粗气的步兵,十分高兴,现在少说已经有六百来人钻进来,等一会就一网打尽。

“他们已经进来五百多人,比我们人多,好要能么,敌人那么多打的完么?”新兵不了解常胜军,稍微有点不自信。

“怕什么,要装就多装点,一会能拣到好多枪呢,咱们队伍有个规矩,敌人身上的值钱东西都归士兵,班排连长没份,都是你们的,好好干,小兄弟,在家玩过枪么?”江琦慈眉善目的问着新兵,看起来像一位老大哥似的,一点将军的架子都没有。

“小时候在家玩过火药枪,后来用过步枪,我打鸟可以打到眼睛。”新兵笑着对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将军说。

“恩不错,今天你就给我好好打,你要撩倒三十个人,我给你一匹大红马,赏一万美圆,你看好不好。”江琦借聊天极力大家的士气。

新兵都听见了,一起大声说:“好。”

江琦转身看看左右两边的新兵,对他们微笑了一下,继续蹲在掩体里等第二波敌人进来。


山口刚过去五百多人,都把地上干燥的尘土弄起很高,马上又有五百步兵迅速通过山口,紧跟前边的一队人马。

孟贵带领的第二营顺利进入雷鸣谷,他前些日子养了养伤,刚刚能骑马,胳膊上的伤没全好,暂时不能拿枪,只能拿着马鞭子骑马,还能拿对讲机指挥几个连长。

他又从新回到故地,闻着熟悉的空气,看看两边山上的树,忽然感觉有片树有点不对劲,但说不出那里不对,也就没继续在意,带兵迅速跟上一营进了雷鸣谷。


当孟福带领第三营进入山谷的时候,前边已经传来爆炸声和枪声,孟福没来的及用对讲机询问,就心急火燎的带兵跟上去,他相信,即使先头部队有麻烦,不过也是小麻烦,这次靠人多靠枪多绝对能扭转局面,在他认为快速冲击才是取胜的法宝。

先头的骑兵连纵马狂奔,速度很快的就冲进地雷阵内。这个地雷阵不是按常规去埋雷,地雷区整体看上去其实是个倒U形的,地雷阵北边就是机枪阵地。

战马风一样冲到机枪阵地前400米的地区,十几个地雷突然炸响,二十多匹战马被炸伤,马一倒下去,骑兵就摔到地上,变成了一群轻装步兵。下马的骑兵怕被后边快速奔跑来的战马撞倒,就马上往马道两边闪,这一闪可坏了,又触发了十几个地雷,丢了马的骑兵当场毙命。

横在前边的骑兵尸体和倒下的战马成了突然形成的路障,孟家军的骑兵也不是吃素的,打起来作风还是很硬的,他们不会因为死去十几个同伴而整连的退却,后边的两百多骑兵不但没停下来,还用力用马鞭子抽马屁股,这些马连疼带惊的,继续使劲向前跑,加速从倒下的战马和骑兵身上跃过去,更进一步深入雷鸣谷,更近一步靠近常胜军的阵地。

U形地雷阵的北边,可是有三百米长的纵深雷区,两边的雷区也就百十来米,孟家军的骑兵杀进这里,发现每前进十几米,一批地雷就炸响,十几个骑兵就倒下去。孟财不傻,一看情况是这样,马上拉住马的缰绳,站在原地,看看马道,大声喊:“变换队行,换成二龙出水阵。”

二百多骑兵马上拉缰绳带住马,变换了队行,改从马道的两边向前推进,绕开几十个骑兵的尸体。

孟财这点小聪明,早被曹秉猜到,反正地雷阵U形的,走两边,伤亡会更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