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三十五章野心和霸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老天总是不肯主动出来惩办恶人,总是让凡人去替‘它’行道,这就是天道,是正道?

在孟恩崇势力下降到最低点的时候,老天爷没为难他,也忘了什么该死的道,他依然侥幸的活了下来。

临时宿营地的篝火烧了一晚上,天明时分渐渐的熄灭。躺在吊床上的孟恩崇饱睡之后,醒来后他还躺在吊床上,回顾着昨天噩梦般的生活。

安静的树林外,忽然响起马蹄声,躺在地上睡觉的三个亲兵被吓醒,三个兵马上站起来,端着AK-47步枪蹲在地上,警戒四周,孟恩崇也吓的从吊床上跳下来。

马蹄声由远而近,来的这支队伍前边是十几个骑兵,后边是一个步兵队,还有驮着辎重的后勤队。队伍里为首的一个人骑在马上,此人正是孟家军的副将孟财,他可来头不小,是大毒枭孟恩崇的长子。


他坐在马上身穿迷彩服,腰扎武装带,武装带上挂着两个手枪套,里边装着大威力的M1911A7手枪,肩膀上还挂着一支CR-15步枪。他带队走在最前边,左右两边跟着他的十几个亲兵和传令兵,这些兵各个佩带长短两支枪,弹药袋都鼓鼓的,装满子弹。跟随骑兵之后的步兵整齐的跑步前进,这些步兵有的背着步枪,有的扛着机枪,但跑起来非常利索,没有掉队的。


这队人马迅速就冲到孟恩崇面前,孟恩崇一看是自己的儿子带兵来,紧绷着的神经一下松弛开,一下就瘫软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孟财一看父亲跌倒,马上跳下马来,冲上前去,“父亲,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孟恩崇被儿子扶起来,孟财的亲兵马上拿过一个小凳子,给司令坐。

“父亲,听说有人敢跑到我们的地盘上闹事,不知道是谁,我现在就带兵追杀过去,彻底把他们杀光。”

孟恩崇摇着头说:“是常胜军干的,要是雷雨田在就好办了。”

“父亲,我们没他照样办事,不如我现在亲自率领队伍杀回大营,夺回我们的地盘。”孟财现在恨不得马上把敌人干掉,在他看来,常胜军不过是图有其名,什么狗屁替天行道,都是看人家卖白粉赚大钱,他们眼红了,干起了土匪的勾当,还扯三尺黄布,做个大旗号称什么常胜军,天底下就没有常胜军,任何军队都有败的时候,他们太不要脸了。解放军厉害不?照样也有登陆金门岛惨败的经历,大英帝国地盘大,军队厉害,照样在缅甸被日本军队追的满山乱跑,美国军队胜多败少,以前是在上甘岭死伤惨重,照样也在小小的朝鲜一败在败,目前又在伊拉克也伤亡惨重,他就不信世界上有不可战胜的敌人。

“就你这百是来人,怎么和他们打?他们有上百号人,枪是兵的四倍,所有的人都有战马,你才有几个骑兵,人家打不过你,骑马就跑,你这步兵能跑过马不成?他们还有自动小炮(MK19),我们有什么?你怎么和人家打?”孟恩崇见不得儿子这么猖狂,年轻气盛是要吃亏的,不教训他一下,这孩子迟早吃亏。

孟财被父亲一训,吓的不敢说话,就站在一旁静静懂得听着。孟财仔细一想,自己的队伍人多,总共有十几个连,加起来好几千人,但是没有一门炮,连火箭筒都很少,卫队连火箭筒多,也就几个而已,机枪数量也少,每个连也就三挺而已,常胜军却有小炮,这仗的确不好打,现在他们占据险要地势,易守难攻,需要在集结点队伍才行,可其他十几支队伍还在路上,没到这里集合。

孟贵插话,“叔,我们现在怎么办?要就地扎营等待增援么?”

“是,这里地形不错,就地扎营。”孟恩崇下达命令,部下那敢不听,迅速占领周围的高地,建立警戒阵地,在树林间的空地上搭建起帐篷,把这里弄成一个临时营地。


曹秉送走了雷雨田这群人,独自带兵返回自己的新营地,也就是雷鸣山谷,在这里驻营的这几天,常胜军几乎每天喝的大醉,只要不是值班的兵,都可以拎着酒瓶子,随便找地方一坐,敞开肚皮喝,他们所储备的酒很快就消耗光。

不过曹秉自己没这么玩命的喝酒,他把自己的两个助手富安、江琦招回到新营内,商量着解散队伍的事情。

三人见面后,富安、江琦都说:“大哥回来都不叫我们,太不够意思,我们两年多没见他。”

“先不说这事,我们的弹药储备现在才八成,其他补给充足,还在这里缴获了不少粮食,这里地势险要,还是一个可以成王业的地方,我打算好好经营这里,这样我们有个固定基地做后勤支撑,我们就能带兵远征掸邦第二特区,击溃那里的佤军,彻底干掉毒品工厂,这样我们不但能发财,还能扬名。”曹秉已经把下一个对手选好,只要能打倒他们,金三角的毒品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这样他也能功成身退。

“我们人可太少,需要几个月时间招新兵训练,还需要大量的粮食弹药,完成准备要半年时间,出兵只要个把月,就能分出高下。”富安是个能征善战的家伙,从没把任何对手看在眼里,在他算来,只要再打一年就能扫平金三角,彻底铲除那些以毒养军的军阀。

“佤军有两万人,他们补给不足和武器不足,能打的精锐不过几百人而已,他们的兵连个弹药袋都没有,才几发子弹,我们主要先烧掉他们的粮仓,对一支食物短缺的军队来说,断粮就能让他们十分之九的士兵逃亡。”江琦也是打的胜仗太多,有点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感觉,一点都不重视敌人,而是当成被宰杀的动物。

“你们既然同意,大方向就这么定了,我们兵少,尽量设计把佤军引进山谷里,我们以逸待劳,大量杀伤他们人员后,尾随他们的主力杀进掸邦第二特区。”曹秉定好路线以后,继续动脑子想具体操作计划。

可这一切都最终成了一个美梦,日后的拼杀不但耗尽了自己的弹药,好消耗掉了他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员,雷鸣山谷的险要滋生了曹秉创建霸业的野心,也终结了他称霸的梦想,他直到最后也没超过坤沙的成就。


就在常胜军建立营地招兵买马的时候,孟家军的部队逐渐收拢到一起。这些部队是为了巩固地盘而撒出去的,现在需要他们参加决战,护送毒品生意的暂时停下来,一切以战争为核心。

没有地盘就没有招兵买马的场所,没有种植鸦片的土地,也没有钱,没有实力。孟恩崇知道地盘的重要性,所以暂时不做生意,一心打败入侵者。

十几个连重新集结完毕后,养好伤的败将孟福、孟贵再次被重用,每人指挥一个营,每营下辖五个连,每个连都经过扩编,两人的兵加起来就有一千六百多人。孟财也得到提升,升为营长,指挥三个骑兵连和两个步兵连,人员虽然少,但机动能力强,火力和弹药也得到加强。

孟恩崇给自己的孟家军下足了本钱,咬着牙掏出一大笔贩毒的钱,用来重新武装,每个班都配备了机枪,每个士兵的弹药携带量达到三百发,手榴弹四枚,还装备了十几门60毫米迫击炮,实力飞一般的得到提升。


一个月后,孟家军整编的三个营一起出发,两千多人马杀气腾腾的直奔雷鸣山谷。

这一天,曹秉正坐在中军大帐内翻着一本《孙子兵法》看,看书能提高他的一切指挥水平,指挥水平高了,一个排就能当一个连用,无形中增加了自己的实力,但解决不了敌强我弱的根本局面。

北缅山区人口稀少,招兵太难,马匹也要从泰国和中国的边境贸易市场买,弹药依靠战斗缴获和从军火走私商手里购买。因为现金不足,曹秉大胆的邀请了很多军火商,靠自己军队剽悍的战斗力歼灭了军火商的武装保镖,一分钱没花,囤积了大量的弹药,这让他的常胜军的战力一下就上升到另一个最高峰。


上午吃过早饭,一个骑马的侦察兵跑回雷鸣山谷里,他跳下马,跑到中军大帐外,大声喊:“报告,发现孟家军残部上千人,有骑兵三百,步兵一千多人,还有十几门迫击炮,拉弹药的骡子还有一百多。”

正在中军大帐内的曹秉一皱眉头,“什么?上千人?你怎么自己跑回来,为什么不用对讲机汇报呢?”

“禀告主将,对讲机电池没电,我就亲自跑回来。”侦察兵报告完,等着命令。

“下去先休息吧。”曹秉把他打发走,看看富安、江琦,“这次我们有机会锻炼一下新兵,你们两人各带一个连埋伏在山谷前口的左右两侧,我带骑兵连出山谷诱敌,怎么样?”

“好,那就开工吧。”富安、江琦带好武器弹药,拿着对讲机出去集合队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