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三十三章没有尽头的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战斗终于结束,曹秉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虽然这是拉起队伍以来所打的最大的一仗,但他已经对胜利有点麻木,反正是逢战必胜。残酷的战斗已经把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历练的处世不惊,遇到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他也不是乐的合不上嘴,遇到特别伤心的事情,他也不会难过的吃不下饭。

雷雨田曾经告诉他,这叫有城府,说白了也叫有事不挂脸上,说文了也叫喜怒不行与色。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就一番失业。如果一个人有点值得高兴小事就欢天喜地的那可不能,那他成不了大事,一点也沉不住气的人不适合做王侯将相。曹秉是个想当一代名将的人,生在金三角这片地方让他有一个这样的机会,这里崛起了很多世界知名的毒枭将军,除了无人不知的大毒枭困沙将军,还有赫赫有名的鸦片将军罗兴汉,曹秉发誓要超过这两位,另外他也要走一条像绝路一样的人生道路。

屈指算来曹秉已经在这里带兵打仗有4年,彻底被歼灭的小军阀有十几支,彻底被铲除的小毒枭有二十多个,亲身经历的大战有五十多次,每次都是他带一百多人,进攻敌人三百人以上的队伍,这次居然能歼灭敌人五百多人,可以说是创记录了,把单兵的战斗力已经发挥到顶峰,虽然这次借了缅甸空军的光,但是没他们,自己也能打赢。他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是带着队伍继续打下去还是解散队伍解甲归田?

不过他知道解散队伍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自己已经把这些兵变成了精密的杀人机器,另外自己每次弄到钱,都是大头分给部下,这些兵都有不薄的家资。如果解散队伍,这些人有的善于经营,可以移民到金三角以外的地方做生意,但这些人做生意赔了钱那就麻烦,他们重新拿起枪,那对太平盛世下的人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另外这些人如果还住在金三角,有的人可能效仿自己,拉起队伍继续和毒贩子打仗,也有的人可能去给毒贩子打工,凭他们的经验不管当指挥官还是参谋官,或者是教官,都是比一般杂牌队伍里的军官强百倍,这正是曹秉所担心的。


山谷内,四百队具敌兵的尸体被堆积起来,士兵们在尸体底下架上好多柴,然后一起点火,顿时火焰就蔓延开来,通红的火苗直冲天空,烧尸体的味道并不好闻,经验丰富的常胜军士兵很快的就躲避开。

曹秉拉了把椅子坐在竹楼外边,看着闪闪发光的星星,看着晴朗的天空,他手里拿着一瓶子XO,正喝的兴头上,关于队伍的事,他真的不想操心,不如请教一下雷雨田。

雷雨田坐在他旁边,喝着一瓶路易十八,边喝边骂:“他妈了个巴子的,我替天行道诛杀不义之徒,每天吃的喝的还不如那些毒贩子,这世界真他妈的不是人呆的地方,好人粗茶淡饭,恶人好酒好肉,什么世道?”

许睿也从孟恩崇的酒柜里拿出瓶子洋酒,他不太爱喝酒,不过今天打了大胜仗,就破一下例,陪兄弟们喝,吴哲、关宁、刘铭基他们几个早围坐在一起喝起来,常胜军的士兵还现打了一些山鸡野兔,把它们架在篝火上烧烤。吃着烤肉喝酒,可是这些人最大的乐趣。

他陪几个兄弟喝了几口,就走到雷雨田旁边。

“这次打的这么顺利,过些天就能回家。”许睿陪这两个兄弟坐在一起,聊着他们的未来。

“着急什么,这次我们打掉这支敌军,我们的实力就在金三角排第三,没人敢把我们怎么样,可以过几个月太平的日子,留下来大家一起好好喝上几天,这里酒有很多呢。”曹秉习惯热闹,他真希望这群悍兵悍将多在自己身边呆几天,可以向他们请教不少东西,排兵布阵,攻杀战守的策略,这些人都读过书,认识的字也多,可以看的兵书也不自己多,另外人家都去过真正的战场,而自己呢,只是山中打游击战内行,连外边的军队什么样都不知道。

“请吃烤肉吧。”一个亲兵端来一大盘烧烤好的肉,把盘子放在茶几上。

曹秉叫住这个兵,“吩咐三个排长到我这里集合,我有事要吩咐。”

“是的将军。”亲兵马上退下去。


很快三个排长披挂整齐的站在曹秉面前,这些人依然戴头盔穿防弹衣,还背着枪,看来他们没怎么喝酒,也没参加到士兵们的狂欢和庆祝中。

“恩,不错,你们三个人吃了晚饭了没?”曹秉很关心自己的手下,从不让大家饿肚子做事。

“我们吃了,每人只喝了一杯酒,怕喝多了耽误事。“排长们很有责任心,打了胜仗也不敢轻易放松,生怕有敌人打进来。

“恩,山谷口不用部署部队,多埋一些照明雷,在大营门口部署几个机枪,派几个人值班,轮流值班,人累了一天,谁也盯不下一晚上的,去吧,地雷不够,去辎重排取,解散吧。”曹秉三言两语部署完后,又拿起对讲机,“辎重排,侦察排,后山营地就交给你们,注意安全,不要点篝火。”

“你可真操心呀。”雷雨田知道带兵辛苦,所以他甘愿去雇佣兵公司打工也不想留在这里。

“没办法,要为一百来号人操心。”曹秉又叫过亲兵,命令他们拿几瓶子好酒给后山驻防的兄弟送过去。

许睿坐在椅子上,吃着烤肉,喝着酒,像是自言自语的说:“我真厌恶了打打杀杀的,以前做这行,是因为想赚点钱下半被子过好日子,可赚了钱以后也感觉不是很愉快。”

“那是当然。”雷雨田接过话题,“我和毒枭们打了好几年,可依然是敌强我弱,很少有人愿意跟我干,毒枭的兵依然比我们多,佤邦军还有两万人,地球上什么时候能根除这些人呢?我们能歼灭金三角的毒枭将军,但我们拿伊朗和阿富汗的毒枭没办法,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加工海洛因,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需要有人一直打下去,正义之火虽然微弱,但总比熄灭了要强,曹秉呀,你还年轻,大哥我希望你撑下去,我们在这里炸一个工厂,外边的世界就清平一阵。”雷雨田也知道,带着队伍和亡命徒常年作战是一件很累的事,他拿着酒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曹秉能听出来这是雷雨田在劝他别解散队伍,他只是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远处有很多篝火,士兵们围坐在篝火堆旁边,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样的日子对他们来说很值得庆祝,这是他们出道以来最大的胜利,不好好喝上他三天三夜怎么能过瘾呢?残酷的战斗和枯燥的生活,没把这些兵变的沉默寡言,反到把他们变成一群爱热闹的人,在没有尽头的战争中,只有打过胜仗后喝醉酒,舒服的睡上一觉,才能让他们体会到生活的乐趣。


喝完酒,回到竹楼内,士兵们已经整理出很多干净的房间供这些雷雨田的朋友住。

“回去以后有什么打算呢?”雷雨田一边整理床铺一边问。

许睿倒在床上,嘴里冒着酒气,他此时感觉自己很晕,身体像悬浮起来一样,虽然躺下,还是感觉像是在飘,像是航天飞机里的飞行员。他做着深呼吸,企图让自己不飘起来,可是清醒的脑袋就是指挥不了沉重的身体。他躺在那也考虑,回去以后怎么办?怡慧救过自己,她肯定会提出来让自己报答她的救命之恩,自己拿什么报答她?她肯定会让自己拿身体报答她,这样可不行,许睿不会让她从自己身上占到便宜,可不想让她占,又要报答她,这样的前提下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我还没想好,不过肯定的是回去过平静生活。”许睿还没有过够这样的太平日子,在战场上呆了两年的他发誓再不想打仗,也不想杀人。也不想当保镖和赏金猎人,不打仗的职业也是刀光剑影,他也非常厌恶。

“那老女人救过你,你怎么报答人家?给几个钱打发了?”雷雨田躺在舒服的木床上。

“她比我有钱,我除了房子、汽车之外没什么财产,存款只够吃饭,我还要继续打工,否则老了以后没钱养老,我可没钱打点她。”许睿有点心烦,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支烟,用蜡烛点上,躺在床上看着幽暗的烛光他渐渐的有点怀念小时候。在他上学前的时候,他家还住平房,那个年代电灯虽然很普及,但是电力供应不足,每个月都停几次电,每次停电也就个把小时,没电的时候家里点起蜡烛,他就坐在床上,对着烛光,用手做影子戏玩,有时候也用纸剪一些动物,对着蜡烛光晃动,墙上就出现各种可以动弹的小动物,那种平凡而简单的快乐,离他越来越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