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山顶上的两个缅甸军官,依然卧倒在草丛里,打开电台,向指挥部报告了空袭的结果,他们从散开的硝烟中发现,毒品工厂已经灰飞烟灭,但是还是有人在灭火,还有携带武器的孟家军士兵在活动,他们正打算收拾东西准备逃跑。

背电台的军官又喊了几句话,之后两个军官继续隐蔽观察。


距离山谷西边直线距离2公里的一片林中空地上,摆着十几门82毫米迫击炮,一群缅甸空降兵正守着这片阵地。他们是前些天乘坐直升机抵达该区域的,他们用米8直升机运送来了迫击炮和弹药,目的和空中的战斗机一样,都是针对毒品工厂和毒枭的私人部队的。

这支部队得到上级命令以后,迅速向迫击炮内装炮弹,十几发82毫米炮弹呼啸而出,飞到高空,越过山谷西边的山峰,炮弹呼啸着向山谷内的孟家军士兵俯冲下去。


孟恩崇本打算在这里集结部队重整旗鼓打败常胜军,但是没想到缅甸空军插了一杠子,彻底坏了他的事,现在士兵伤亡十分巨大,身边没伤的几乎不到50个人,其他的不是死亡就是重伤,两个带兵的都好几处负伤,现在常胜军一个冲锋过来就能把自己活捉。

目前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带着残兵逃命,找一块地方重新集结部队,杀回这里来,可空袭刚过,炮击又来。迫击炮弹挂着风,带着哨声就落下来。

“嗖”的一声,一枚迫击炮弹就落在孟恩崇旁边,几个保护他的保镖在爆炸中当即死亡,孟恩崇惊恐的爬在地上,大喊:“隐蔽,隐蔽。”

上百枚迫击炮弹像铁锤一样砸下来,把阵地内隐蔽的士兵炸的不敢抬头看,爆炸后的泥土到处飞,把人打的像泥猴似的,这些饱受战火之苦的士兵想哭都哭不出来,心里都说,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难道今年犯太岁么?

迫击炮弹雨下了一阵,就停了,雷鸣般的炮声一结束,山谷内又恢复了宁静。山顶上的缅甸空军军官看炸的没几个人,地上到处是尸体,估计这支队伍已经完蛋,两个缅军军官收拾起东西,顺上山的攀爬路线就下了山,随后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中。

迫击炮阵地上,缅甸士兵拆卸了迫击炮,收起自己的零碎东西,向西行军,向密林深处转移,他们要找个合适直升机降落的地方被直升机接回基地。


“我看太阳都快落山,应该没什么节目了吧?”许睿看着有点困倦的曹秉。

“是呀,该我们冲。”曹秉爬出战壕,端着AKM自动步枪喊,“兄弟们,毒枭菜了,给我冲。”他喊完,第一个向南冲去。

后边上百号士兵跟着他,拿着武器叫喊着杀向孟恩崇的残军,许睿也不甘示弱,“兄弟们,抓俘虏了,跑的慢了没有战例品呀。”他也跟着常胜军的士兵冲了上去。


看敌兵蜂拥而上,孟恩崇知道已经抵抗不了,他自己拉过一匹马,翻身上马,背着装满自己个人物品的包,大喊一声:“撤。”

其他士兵纷纷找马,因为靠两条腿很难跑出去。空袭已经把营地炸平,营地内的马匹几乎死没了,孟贵把自己受伤的哥哥孟福扶上马,自己也在亲兵的护卫下上了马,他的十几个亲兵都骑着马,跟着这三位首脑一起向山谷口跑去。

其他没马骑的士兵只能靠双腿跑,这些兵一看常胜军扑过来,胆都吓破,连行李也不带,每人就带一支步枪,跟着十几个骑兵向山口跑过去。


曹秉带兵一冲是实打实的冲锋,没有佯攻的意图,但是见敌兵已经溃不成军,他知道穷寇不能穷追,追急了会死拼到底,给自己造成没必要的伤亡,他拿对讲机喊:“雷将军,敌人从你那去,准备遥控雷。”

雷雨田从掩体内站起来,把身体探出掩体,向北一看,山谷中的确有一队人马奔自己来了,骑兵在前步兵在后,跑起来十分威风,他从衣服兜儿里拿出遥控器,打开电源,拉出天线,目测了自己与敌人的距离,看距离差不多就喊:“兄弟们子弹上膛,就在掩体里射击,全部连发射击,先打一组枪榴弹。”

“是。”一群士兵端枪就瞄准敌人的队伍。

雷雨田看距离差不多,就按下遥控器上的起爆按钮。

就见骑兵和步兵队伍里“咚、咚”的十几声闷响,十几个遥控地雷一起爆炸。M18型地雷每个里边就有好几百个钢珠,在炸药的强烈推动下,一下就向敌人飞过去。密集的钢珠雨打在骑兵身上,骑兵惨叫一声摔下马来,马也没炸的惊了,前蹄子一离地,身体使劲仰起来,即使骑术好的骑兵,都被摔下去,之后受惊的马四散而逃。步兵就在爆炸声后应声倒下,几十个步兵被炸的剩下十几个,继续向南跑。

孟恩崇一边骑马一边拿着AK步枪向山谷南边扫射,他已经能看到对面的敌人正端着步枪向他们开火。他的两个侄儿孟福、孟贵受了重伤,都使劲爬在马背上,无力开枪只能用力抽马鞭子,希望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几个没死的亲兵使劲冲到前边,一边骑马一边开枪扫射。


“打,使劲打。”雷雨田先用AKM步枪下的GP25榴弹器发射了一枚榴弹,把几个步兵炸倒,然后端着步枪向突围的几个骑兵连发射击,不过马跑的很快,提前量不太好计算,只好对着一片骑兵使劲射击,现在感觉拿着M134型6管机枪才爽,步枪打一下子弹就没了,换弹匣很费时间。

常胜军的伏兵迅速打完榴弹,击毙了十几个躲开地雷的敌人,有一起连发齐射,但骑兵的确不好打,子弹一打光,所有的人步兵一起换子弹,只有一挺M249机枪还在射击,这火力实在是太单薄。

几个骑兵被击毙后,孟恩崇就冲到第一线,他的马奔伏击阵地就过来,这小子玩枪也行,打完了AK-47步枪的子弹把枪挎一边,掏出两支P266手枪左右开弓,手枪清脆的枪声证明了这两支枪非常新。

孟恩崇一边骂着一边拿手枪对着正在换子弹的常胜军士兵开枪,雷雨田的步枪没换好子弹,他一着急,拿两枚手榴弹扔出去,手榴弹落在几匹马之间,又炸死了几个骑兵。孟恩崇没事,第一个冲过伏击阵地,骑在马上转过身还拿手枪开火。

紧接着,孟福、孟贵的马也冲过伏击阵地,常胜军的士兵换好子弹猛打,又击毙了七八个骑兵。孟恩崇很狡猾,一片骑马跑一边丢出十来个烟幕弹,山谷中顿时白烟弥漫,遮蔽了常胜军的视线,这些兵只好拿着枪对着烟幕里胡乱扫射一顿。


战斗结束,雷雨田从掩体里钻出来,问:“有人受伤么?”

几个和他一起的士兵喊:“我很好、我没事。”

不过雷雨田听怎么少了几个人的声音,他挨个查看士兵们的掩体,看到三个掩体内躺着三个士兵的尸体,这些兵是被枪击中面部和脖子而阵亡的,他们的防弹头盔上有很多子弹划痕,防弹背心上也有很多子弹打过的痕迹。

很显然他们是被密集的子弹打中,其中参杂了一支很准的步枪,居然能把破AK打这么准,可见这群亡命徒还是有两下子的,要是地雷多一点,这伤亡就可以避免。

“把他们抬出来,好生安葬。”雷雨田知道金三角的山区里交通不方便天气又热,尸体不可能运送回他们老家去安葬,只能就地埋葬。


安葬了阵亡士兵的尸体,雷雨田整顿起队伍,把战场打扫干净,把能用的东西拿走,把敌人的尸体堆积起来,拣了一些干树枝,点起火就把尸体焚烧掉。在这个常年闷热潮湿的地方,尸体处理的慢些,会招来大量的苍蝇,而且马上会长出令人恶心的蛆。雷雨田打算来这里驻营,不想周围有很多令人讨厌的虫子,这样处理敌人的尸体又干净又没什么污染。

忙完这些闲杂事情,雷雨田回到北营,见到许睿,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损失了三个兄弟,让那老小子跑了,看来我们要在这里再打一段时间。”

许睿想,这家伙丢了大营,工厂也没了,军队也死光,周围的军阀又那么多,孟恩崇逃出去也是必死无疑,他说:“不用了,这次我们打的不错,他带几个干人出去,能有什么作为,这里的军阀谁见了也会打他,反正雷雨田兄弟替他得罪了不少人。”

“恩,也对呀,雷大哥在他那当过差,带他的兵招惹了别人,这样他只身逃亡,生还的几乎微乎其微,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曹秉就是本地人,知道这里人人有枪,开小买部的都有枪,来这地方生存,很难的,尤其是那些遍地是仇人的人。

“这个山谷叫什么名字?”战斗结束了,许睿总算可以和别人聊点轻松的话题。

“这样没名的小山谷有很多,还有很多没有名的山和小河,地图上很少给他们标出名字的。”曹秉说完,点上一支古巴雪茄。

“就叫雷鸣山谷吧,这样我会一辈子记的在这里战斗的时刻。”许睿说完,看看山谷上空的那片云。也许这是自己参加的最后一次战斗,终于可以过太平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