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6轰炸机重装上阵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杂志2007年8月刊载文称,由卫星图片资料显示,中国大陆目前大约部署了百余架轰—6系列轰炸机,这应是中国空军战略轰炸机部队的主力。而在数年前,有西方报告称,以轰—6为基础的空中核威慑力量基本上不具备实战意义。但《汉和防务评论》的报道认为,随着解放军对轰—6轰炸机的成功改进,这一中国空军力量中的“老兵”将重新焕发青春,成为解放军新的战略尖兵。


50年“老兵”历经多次改进


根据资料记载,轰—6型轰炸机从1959年开始就投入解放军空军服役。尽管该型轰炸机已经显现出一些过时,包括还遗留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飞机的噪音和尾部炮手的位置,但轰—6型轰炸机已经在多种任务中担任不同的角色。美国民间的“国际战略评估中心”副主任理查德·费舍尔曾撰文称,轰—6已经从核轰炸机和常规轰炸机,发展为海军打击平台加油机、侦察/电子作战、无人机的发射者、发动机测试平台和战略巡航导弹发射平台。


理查德·费舍尔称,在1956年初,在中苏第一次同盟的高峰期,前苏联同意向中国输出生产“图—16”型中型轰炸机的技术和能力。第一架轰—6轰炸机是由苏联制造的部件经过组装之后而成的,在1959年9月交付给解放军海军。当时,轰—6轰炸机可以说是“部分苏联造”,在经过部分改进后,该机后来在1966年5月被用于测试中国第一枚热核炸弹。但是,中苏的分裂使轰—6的生产推迟了。第一架完全由中国制造的轰—6轰炸机直到1966年才完成。随后,轰—6轰炸机的改进升级计划陆续进行,在1975年中国开始研制可以携带反舰导弹的轰—6D型海军攻击型轰炸机,该型战机直到1985年才进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服役。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情报部门发现,一些轰—6轰炸机已经被改装成空中加油机。


此前,西方一些军事专家认为轰—6不会成为空中核威慑力量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轰—6亚音速的速度和非隐形的特征根本无法突破美日构筑的防空网。其次,在2006年以前中国还没有具备实战意义的远程空射巡航导弹。轰—6H携带的“鹰击—63”型巡航导弹其射程不会超过200公里,其部署的主要目的也只能是为了强化对台战术目标的打击能力。


但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认为,随着轰—6K型的改良和生产,上述这种观点将被扭转。中国空军极有可能将轰—6K发展成新的空中核战略威慑力量。在换装D—30—P2型大推力发动机之后,轰—6K的航程、载弹量明显增加了。其中,两台各加力推力达到12000公斤级的发动机可能使轰—6K的载弹量增加到12吨左右,从而使轰—6K能够携带大型远程巡航导弹。此外轰—6K强化了机身结构,采用更多的复合材料,武器挂架也是新研制的。在携带远程巡航导弹的前提之下,即使依然是亚音速飞机,仍将具备核威慑能力。此外对火控软件也进行了必要的修改。


空基战略平台的实现


从现实意义上说,中国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其实只有非常少的核炸弹是利用飞机作为发射平台。根据美国科学家联盟的报告,在1965年至1976年间,中国的轰—5、轰—6和强—5战机在位于罗布泊的核试验场投下了11枚测试性核炸弹。炸弹引爆后产生的威力范围从8千吨(TNT当量)到4000千吨,并且分为四个明显不同的区域:8千吨、15至35千吨、250千吨、4000千吨。美国国防情报局曾在1984年4月预计,“中国只有少量具备核能力的飞机能够携带核炸弹,即使我们还不能够准确确定那些飞机场里核弹储藏库的位置”。9年之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会)重申,中国有“小库存量的核炸弹”。尽管中国空军“目前还没有特定的部队,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投放这些核炸弹武器”,国家安全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一些部队可能会临时承担投放核炸弹的紧急任务”。美国科学家联盟的报告认为,在历史上中国的试验期间,轰—6型轰炸机曾经作为主要的核武器发射平台,对于中国的空中核任务来说轰—6是完成该项任务最主要的“候选者”。目前大约有100到120架轰—6仍然在一线部队服役,而其中的一小部分轰—6可以肩负完成核攻击任务的使命。虽然作为一个现代轰炸机来说,轰—6已经变得越来越陈旧,但比起美国的B—52型轰炸机,轰—6还算比较年轻。目前轰—6已经肩负了一些新的使命,例如作为中国日渐突起的巡航导弹的发射平台。美国国防部公布的2005年度中国军力报告认为,中国对陆攻击巡航导弹的发展经历了第一代和第二代,而且一旦这些技术发展成熟了,“那么在对陆攻击巡航导弹上搭载核弹头将没有任何技术障碍”。


在分析了目前轰—6K可能携带的6枚巡航导弹外形图片后,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杂志认为,如果这些图片是真实的,那么就意味着中国可能仿制了俄罗斯的Kh—55A型空射巡航导弹。因为从外形上看,轰—6K携带的6枚巡航导弹外形绝对不是已经在轰—6H上出现的“鹰击—63”(轰—6H可携带4枚“鹰击—63”),而生产轰—6K的目的绝非是为了增加携带“鹰击—63”的数量,而是为挂载新的远程巡航导弹。轰—6K挂载的6枚巡航导弹非常类似Kh—55A的气动布局,显示使用涡扇发动机。《汉和防务评论》称,从中国近年来积极向国际市场推销小型涡轮风扇发动机的动向可以看出,其基本解决了远程巡航导弹所需要的动力技术。中国还曾在2005年的巴黎航空展上就推出了WS500小型涡扇发动机,该发动机可用在巡航导弹或者小型无人飞行器上。《汉和防务评论》认为,轰—6K和新一代远程巡航导弹的出现对于中国空军而言是划时代的。用于常规精确打击的作战模式时,即便从中国领空发射“中国版”Kh—55巡航导弹,整个冲绳、朝鲜半岛、日本本州一部、九州全部都处于其射程之内。如果“中国版”Kh—55的射程达到原版Kh—55的2500公里,那么从东北的机场起飞之后,于其领空之内就可以直接对东京、北海道和本州的几乎全部目标实施打击。其次,广州军区空军的轰—6K还可能适当前伸,直接利用“中国版”Kh—55对关岛实施空中攻击。因此,轰—6K的服役,使中国空军具备了实战意义上的核攻击能力。配合“中国版”Kh—55巡航导弹的研制成功,攻击关岛也将成为现实,这样,以陆基东风—31/31A洲际弹道导弹、海基“巨浪—2”型潜射洲际弹道导弹和轰—6K+“中国版”Kh—55形成了具备实战意义的三位一体核打击力量。Kh—55型系列巡航导弹来源于上世纪70年代初期,俄罗斯彩虹OKB设计局的一系列内部研究。澳大利亚的国防分析家卡洛·库普博士称,Kh—55和Kh—55SM是核、常兼备的巡航导弹,制导方式为:地形匹配(TERCOM)加辅助惯性导航系统。从更广泛的范围上说,前苏联时期的Kh—55A型巡航导弹的战略意义不能低估。除美国的AGM—86B型空射巡航导弹(对陆攻击型)和BGM—109B型“战斧”之外,Kh—55A是一种最有能力执行全球任务的战略巡航导弹。它是俄罗斯空军发动核威慑的支柱力量,一般装备于图—95MS型“熊”式和图—160型战略轰炸机上。与“战斧”式巡航导弹相同,Kh—55型巡航导弹此后衍生了一系列的改进或变形产品,与“战斧”巡航导弹不同的是,Kh—55型巡航导弹已经成为一种空中发射的优势武器。2002年,俄罗斯军事专家就主张使用Kh—55型远程巡航导弹,绕过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由于排出热量低、雷达信号小,因此巡航导弹在发射后很难有效探测,而且在巡航导弹的低高度巡航飞行的过程中,仍然很难实现对巡航导弹的探测和跟踪。除非空中预警控制设施和与之相适应的雷达都在恰当的位置上,但巡航导弹还是可以规避侦测,直到这些导弹击中预定的目标。


中国空军战略轰炸机发展之路


西方军事专家在谈到中国空军战略化发展问题时,都认为不断更新和改进现有的轰—6轰炸机只是空军战略力量现代化的途径之一,从长远角度看中国肯定要自主设计和生产一种大型战略轰炸机,但迫于目前中国在大型飞机的设计和生产能力上非常有限,而且在大推力涡扇发动机的研制上也存在考验。因此,美国国防大学的《联合力量》季刊撰文称,通过采购或技术引进一种较先进的战略轰炸机,是解放军在轰—6之后最短时间内选择继任者的理想方案。但目前尚不清楚,中国是否能够通过购买俄罗斯图—22和图—95型轰炸机来更新解放军空军的轰炸机部队。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杂志称,中国对图—22M3型战略轰炸机的“兴趣”从1995年以前就开始了。当时来自俄武器装备进出口公司的消息不止一次在各种公开场合证明过这一问题。“中方希望获得图—22M3战略轰炸机”。中国的军事战略学者认为拥有大型超音速轰炸机是大国军事实力的象征,因为“战略轰炸机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同时也是一个国家的国家战略和军事战略的体现”。


从先进程度上看,图—22M3战略轰炸机也是上世纪80年代的技术,为何中国空军还对其相关的发展持有浓厚的兴趣呢?《汉和防务评论》杂志称,中国空军专家认为:第三代轰炸机都可挂载从核弹到各种巡航导弹、空地导弹和普通炸弹的能力,这也说明从多种武器挂一种平台到多种武器挂多种平台,体现了信息化武器改造原有平台,使其具备新的作战能力已经成为世界空军的共同做法。这一思路也是俄罗斯空军继续改造图—22M3、图—160的主要理论依据。按照俄空军的规划,两种轰炸机至少还要服役到2015年以后。此外作为大型空中作战平台,在开发远程巡航导弹的前提之下,对突防能力的要求相对降低,这是最先进的B—2隐形轰炸机之所以能够与老旧的B—1B轰炸机在美国空军共存的原因。


《汉和防务评论》杂志的文章认为,由于中国缺乏研制大型轰炸机的相关技术,这些技术包括设计思路、大型涡扇发动机等,因此彻底研究图—22M型战略轰炸机,是迈向研制超音速轰炸机的门槛,只有必须通过了这一关,才可能再谈新一代轰炸机的研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