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川军

谨以此文纪念在抗日战争中作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先辈们。


对于七十多年前60多万抗战川军来说,四川,却一个离开了就再回不来的故土。


在抗战爆发前,川军在国民党眼中是“杂牌军”,在共产党眼中是“国民党兵痞子”。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在国难当头时,却能深明大义,在保卫国土的战场上,找回自己的尊严,赢得人们永远的悼念。


他们是目标最单纯的部队。一心只为民族的命运抗击侵略.


他们是最受排挤部队。主动请缨,走路出川,处处受排挤,被国民党纳入杂牌编制。从不讲条件,最艰苦的战斗,首先让川军冲在最前。在抗击倭寇的战斗中,川军不但武器装备差,而且常常得不到补给,一接触即阵亡几千人,才发现为国捐躯原来如此之易。从山西到湖南,从上海到重庆,8年里无数川军奋战捐躯在抗敌的最前线,异土他乡埋忠骨。


他们是最勇敢的部队。武器比共产党的还差,大都是四川土枪,却常常打打阵地战。淞沪战役,川军二十军浴血奋战,没有丢失一寸国土,战后一个军的人员仅够一个团的编制。每当说起“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川军老人无不老泪纵横。


让我们记住这一段悲壮的历史吧!


抗战爆发后,平时闲散的川人在民族存亡的紧要关头纷纷请缨出征:


“此行决心为国雪耻,为民族争光,不成功,便成仁,失地不复,誓不回川!”


“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


川军七个集团军,另有一军一师一旅共60余万人,先后开赴抗战前线浴血奋战.


此后8年中,四川提供了近300万人的兵源充实前线部队!


“模范父亲”——安县王者成,送其主动请缨出征的儿子王建堂时的场景更催人泪下:他赠送给儿子的竟是一面“死”字旗!他在白布旗正中写了个大大的“死”字,旗子左方写道:“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据统计:抗战八年中,川军担任的前线战场,约占全国十分之二,打了无数恶仗,付出最惨烈的牺牲!四川出川将士伤亡人数约为全国抗日军队的十分之二,共计64万余人,居全国之冠!


八年抗战岁,四川负担了国家财政总支出30%以上。据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发表的不完全统计,抗战中四川各地献金总额为5亿多元。这些钱,是四川人民一滴一滴地挤出来的血!这笔巨款,有力地支持了抗战。


当年300万川军,穿一双草鞋、扛一支“老套筒”,带着川中父老的嘱托,一步一步走向生死未卜的前线。1944年7月7日,成都东门城门洞立了由著名雕塑家刘开渠设计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市民通常称为“无名英雄铜像”。铜像造型是一国民革命军人,着短裤、绑腿、草鞋,手握步枪,身背大刀、斗笠、背包,俯身跨步,仰视前方欲出征冲锋状,形态威武,长期为成都市民敬仰。


至今,成都仍有这样的传说:有个寒风习习的隆冬深夜,一个衣着褴褛的穷军人走到城门洞边卖汤圆的小摊子前,他饥寒交迫,狼吞虎咽呼呼地吃着家乡的汤圆。眨眼间,穷当兵的却不见了!卖汤圆的小贩恍然大悟:当年出川抗战的川军苦啊,是那个赴国难牺牲的“无名英雄”从阴间来吃汤圆了!消息传开,百姓们都哭了:“天冷了,他又冷又饿,莫让他在阴间受苦呀!”于是一家又一家,流泪端来一碗又一碗热气腾腾的汤圆,到铜像前祭奠。


每当想起这个传说,我都禁不住潸然泪下,而行文至此,眼眶早已噙满泪水!


此时,我忽然想起了邓公在会见“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时,在谈到香港主权时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讲的话:“中国人是穷了点,但打起仗来从来都是不怕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