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治的归明与叛明

刘兴治的归明与叛明

【原文出处】社会科学辑刊

【原刊地名】沈阳

【原刊期号】198703

【原刊页号】56~62

【分 类 号】K24

【分 类 名】明清史

【复印期号】198707

【作 者】姜守鹏

【作者简介】姜守鹏,1935年生,山东省乳山县人。1958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现为东北 师范大学明清史研究所副教授。著有《毛文龙和皇太极的关系》、《清代前期捐纳制度 的社会影响》等论文诸篇。

【正 文】

刘兴治在明清史上,虽非一个显赫人物,但却是一个重要人物。在历史文献中,留下 了他和皇太极往来书信二十余封。对这些书信和刘兴治事迹的研究,有助于我们对明清 (后金)辽东战争时期双方的政策和战争胜负原因的探讨。

1

刘兴治(?—1631年),辽东开原人。①一六二八年十月,刘兴治继其弟刘兴贤、其兄刘 兴祚之后,逃离后金归明。

其社会背景和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明清(后金)战争是一场中华民族内部的民族战争。这场战争,一六一八年因后金反抗 明朝的统治而爆发,一六一九年后则因后金不断侵占辽东地区而扩大,一六二一年后金 兵攻占辽沈、一六二二年攻下广宁又撤回到辽河以东,自此明清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 在后金和明朝鼎首于辽西的初期,后金统治者在辽东占领区实行了编庄为奴,强行剃发 和血腥屠杀的民族高压政策,因而激起了辽民的强烈反抗。他们或分散或集体的向蓟州 、登莱和沿海诸岛以及朝鲜逃亡,甚至多次发生武装反抗斗争。一六二五年努尔哈赤就 曾承认,在他统治的马家寨、镇江、长山岛、双山、平顶山、岫岩、复州、船城、跃州 、鞍山、海州、金船、首山、彰义站都先后发生了辽民的反抗斗争。他们或杀死后金官 员而反,或举行武装暴动。②

一六二一年,明政府为了招抚辽民,联络朝鲜,牵制后金,在皮岛设置了东江镇,任 命毛文龙为总兵官。在孙承宗、袁崇焕经略辽东期间,他们采取了“以辽人守辽土,以 辽土养辽人”的政策,在后金占领区积极开展工作,吸引辽民逃亡,支持和鼓动辽民对 后金的反抗。一六二五年六月,在东江镇一百五十人的策动下,复州举行了万余人的抗 金暴动。③明政府在孙承宗、袁崇焕督师辽东期间,顶住了后金的军事进攻,并先后在 一六二六年和一六二七年两次取得坚守宁远的胜利。

正是在辽民抗金斗争的推动下,在宁远守城胜利的鼓舞下,在孙承宗、袁崇焕和毛文 龙的策动下,刘氏兄弟才走上叛金归明的道路。

刘兴治兄弟一六二八年秋归明的直接原因,则是刘兴祚与明朝关系在后金的暴露。早 在一六二三年,刘兴祚就和明朝发生了联系,不久即被努尔哈赤发现,但由于没有取得 真凭实据,只把刘兴祚降为参将了结。一六二六年,刘兴祚重新被起用为副将,并且参 加了一六二七年正月后金第一次东征朝鲜的战争。刘兴祚趁机多次和袁崇焕、毛文龙联 系,主动与朝鲜接近,并且暗中帮助朝鲜应付后金。一六二七年后金兵围锦州时,刘兴 祚“令吴坚忠徒步来告,袁公得以先戒备”。④一六二八年九月,刘兴祚派两名家丁到 皮岛与毛文龙联系,途中被后金截获,家人被杀,刘兴祚被软禁。

为了逃离后金,刘兴祚与刘兴治秘密计议,先后分三批逃出:首先是刘六即刘兴治的 兄弟刘兴贤逃附毛文龙。其次是刘兴祚以其弟逃走,努尔哈赤必见诛于他,而将一与其 身材相似的瞽目者缢杀后放火焚之,诈称畏罪自焚而逃。接着在十月,刘兴治等借口遵 照刘兴祚遗言葬其骨骸于札木谷,而最后逃离后金。

刘兴治兄弟先后三批,率家眷、部众二百三十一人逃至皮岛,受到东江镇总兵毛文龙 的欢迎。刘兴祚、刘兴治、刘兴沛、刘兴贤、刘兴梁、刘兴基、刘兴邦均在东江镇任职 。最初,刘兴祚、刘兴沛任游击,刘兴治等任都司。一六二九年六月,袁崇焕诛杀毛文 龙,将东江镇分四协统辖,刘兴祚任副将分领一协。不久,四协并为东西两协,由副将 陈继盛和刘兴祚分领。一六二九年七月,袁崇焕调刘兴祚至宁远。八月,刘兴祚、刘兴 贤自皮岛动身赴宁远,刘兴治代领西协留驻东江。

2

一六三○年四月,刘兴治杀死明东江镇副总兵陈继盛以及明朝官员二十一人,发动兵 变,独据皮岛。

关于刘兴治这次兵变的原因,各种文献记载不一:孙承宗认为是“狡奴诱降,叛将抅 乱”。周文郁认为刘兴治“向与署岛事陈继盛有隙,至是仇杀继盛”。⑤《明史》则记 “其人素武健,忿兄死未恤,又怨署岛副总兵陈继盛”⑥。而《李朝实录》载刘兴治揭 帖中自称“为天朝讨贼,为其兄复仇”⑦。这些记载,都从不同角度说明了一些问题, 但又都不全面。

认真分析有关文献的记载和当时明清战争的形势以及刘兴治的处境,我认为刘兴治兵 变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是东江镇权力之争的结果。刘兴治兄弟先后在一六二八年九、十月间投奔皮岛 后,虽然受到重用,但却与岛帅毛文龙发生了矛盾。一方面,刘氏兄弟到东江之后,发 现此时的毛文龙已不全力抗金,而是积极经营自己的海外王国;另一方面,毛文龙为了 邀功,在塘报上伪称刘兴祚、刘兴治等人归明是他们在镇江高岭地方阵获。对此,刘兴 治兄弟十分不满。兵变后曾面见刘兴治的周文郁在《边事小纪》中记载说:刘兴治兄弟 “脱奔东岛,及观毛帅局面则大不然之,且至塘报云,系阵上招回,益令愤激不平”, 曾“密遣伊内亲生员王维章,以脱归情形达督师袁公,袁公代为表白”⑧。毛文龙被袁 崇焕诛杀之后,刘氏兄弟受到袁崇焕的重用。这样一来,刘氏兄弟与岛上毛文龙旧部的 矛盾更加尖锐。刘兴治兵变正是这一矛盾发展的反映。

第二,这次兵变的直接诱因,是明朝某些官员对刘兴治兄弟归明表示怀疑,不信任所 致。一六三一年正月,刘兴祚受调至宁远,战死在抗金第一线,其弟刘兴贤被俘。对刘 兴祚的阵亡,明廷未加优恤。同年四月,东江镇副总兵陈继盛密报明廷,“兴祚未死从 贼,兴贤自奴中有书招兴治等,且兴治所领皆夷丁,大有可虑”等语。加上“兴祚押较 吴坚忠等回岛,亦云内地疑兴祚从贼,将假调兵之名,杀其兄弟辈。适枢辅调兵檄至, 兴治遂信之。”⑨于是刘兴治择日为刘兴祚治丧,东江镇诸岛各将都前往吊唁。陈继盛 亦至,刘兴治遂“伏兵执之,并执理饷经历刘立鹤等十一人”⑩,以陈继盛等诬称刘兴 祚祚死,诬陷自己谋叛而将他们杀死。

第三,皇太极对东江镇将领的招降在刘兴治兵变时也的确起过作用。一六二六年九月 ,皇太极继位后采用了以辽治辽,以汉攻汉的政策,大力招降和起用汉将汉官。皇太极 招抚毛文龙最后虽然未果,但他确知东江镇诸将中降金之人有之。因此,毛文龙死后, 皇太极继续加紧对东江镇诸将的招抚。陈继盛在密报中所称“兴贤自奴中有书招兴治等 ”是真。刘兴祚战死之后,刘兴治杀死陈继盛之前,刘兴贤确曾在二月、三月两次给刘 兴治写信,告诉他们刘兴祚战死和自己被俘的情况,同时皇太极也两次写信给刘兴治并 写信给陈继盛进行招抚。皇太极在二月十四日的信中提出:“尔果回心转念,弃暗投明 ,保守身家,轸念小民,任从尔等各人心愿”。刘兴治等曾复信一封,对皇太极的态度 表示怀疑。三月八日,皇太极给刘兴治的书信内称:“朕欲尔来,原为我名声。朕今正 要播仁善之风于四方,岂肯诈尔三人乎”,“若能带岛中人来,所带金汉人不拘多少, 都封与尔等,择地住种,首享其福”。并以“尔若不来,尔母弟子侄妻子全杀不留”(1 1)相威胁。刘兴治杀死陈继盛等人后,立即给皇太极写了一封书信,表示自己已诛杀明 官,愿以属国身份相投后金。可见皇太极对东江镇诸将的招抚工作,在这次刘兴治的兵 变中是起了作用的。

第四,明清辽东战争形势的发展,对刘兴治兵变也不无影响。经过孙承宗、袁崇焕的 数年经营,明军在辽西顶住了后金的攻势,特别是两次守宁远的胜利,曾一度鼓舞了辽 人的抗金信心。但是一六二九年末形势却急转直下。这年冬天,后金兵绕山海关入关内 ,直逼京师,并且间杀了辽东督师袁崇焕。这一形势对辽人,特别是东江镇的辽人震动 很大。朝鲜国王李倧就曾说过:“盖岛中之民,皆旧日辽东人也,十年海岛,宁无郁郁 之心,日望恢复辽东,还归故土,而今则贼(指后金)入关内,还土之望永绝。”(12)一 般辽人尚且如此,自后金占领区逃归明朝的辽人心情就可想而知。这种对明朝复辽的失 望情绪,也必然影响到这次兵变的发生。

3

刘兴治兵变以后,与部下计议去向:有人主张南抢登州,占据青州;有人主张东攻朝 鲜;有人主张投靠后金;也有人主张向明廷请罪。

然而登莱、朝鲜早有戒备。明兵部分析:“刘兴治、兴沛据皮岛戕陈继盛等以叛,彼 中精锐尽在此协,而兵船、商舶又尽为所拘夺。此不南走登,西扣关,则纵横诸岛中, 据为扶余自王,是逆奴之外又生一敌国矣。”(13)崇祯根据兵部的建议,调赴援永平的 登莱总兵官张可大“速回登州,严兵守登”又调龙武三营驻防觉华岛,副将周文郁、刘 应龙前往皮岛相机招戢。朝鲜对刘兴治东征也早有警觉,组织了以李曙为主帅、郑忠信 为副帅的讨伐军,布舟军于海上。

刘兴治未采纳南抢登莱或东攻朝鲜的意见,摆在他面前的出路是或请罪于明廷;或投 靠于后金。但是他对这两条出路究竟选择那条,一时尚未下定决心。他在四月末,曾派 人到后金言明自己投靠之意,又于五月初派生员王绍基到明朝“代告激变始末”,并呈 “兴治请罪疏揭”(14)。从刘兴治兵变之后立即派人与后金联系一事表明,刘兴治发动 兵变时是准备投向后金的;从五月初刘兴治向明廷呈递请罪疏揭表明他的投金遇到了麻 烦,很可能是没有得到部下的支持。这从后来他给皇太极的书信提到“众人不去”(15) 和《李朝实录》“诸岛多不服兴治”(16)的记载可以说明。

对刘兴治兵变,明朝和后金都十分重视,双方对他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明朝政府处理刘兴治兵变所采取的是:“以剿为主,防为要,抚为用,尤必能剿而后 可言抚”的“相机招戢”(17)方针。五月十日,周文郁接到刘兴治的请罪疏揭之后,立 即派人同来人一起赴枢辅,同时派守备姚得卿、刘尔正持书假奠刘兴祚赴皮岛以探虚实 。姚刘二人与刘兴治相见于广鹿岛。六月初一日,明廷处理兵变事件的全权代表周文郁 、刘应龙又到小平岛会见刘兴治。周文郁在岛上月余,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规劝刘兴 治不要投靠后金;二是为皮岛催饷;三是替东江镇将士请封。周文郁向刘兴治指出:“ 朝廷法度森严,尔既擅杀多官,安所辞罪。但幸有令兄太平之战,死事之忠。想当事诸 台,必以宽政乞朝廷。尔可自计,或束身归命,以听处分;或即就海外登岸杀贼自赎。 ”并指出:“岛中诸将,非尽君父子兄弟也。身在悬岛,无路可走,故惟尔是从。若一 登岸,谁肯不寻活路,安知不即尔为功。”刘兴治否认了自己有投金的念头。当时东江 诸将乘机乞饷:“今近一年,未见粒米文钱,我等将饿死。”周文郁立即催饷。六月十 三日五万两饷银解到,当即交付刘兴治散发。六月十九日,刘兴治派送请罪疏揭的王维 章自山海关回,带回孙承宗“准令立功”的复信。六月二十五日,孙承宗正式任刘兴治 为副将,署理其兄刘兴祚前协,其他各将也稍有晋升。七月二日,周文郁离岛(18)。从 表面看来,刘兴治兵变至此已安抚完毕。然而事情并未就此完结。

刘兴治兵变之后,后金加紧了对他的招抚,皇太极又先后给刘兴治写了九封书信。这 一时期刘兴治和后金的关系发展极为迅速。

自四月兵变至六月,是刘兴治和皇太极互相摸底阶段。兵变后,刘兴治立即给皇太极 去信,告诉他,自己杀死了陈继盛等明朝官员,愿以属国身份投靠后金,但不入后金境 内。皇太极立即给刘兴治复信:刘兴治果真杀死明官,“率其岛民归我,此天意特使尔 等助我也”,并表示同意刘兴治所率“金、汉、蒙古人等,决不令入境,皆与尔为民在 境外,任尔择地住种,作属国过活”。但同时皇太极对刘兴治的行动尚表示怀疑,决定 派人前往皮岛调查。刘兴治要求皇太极派一女真官员到皮岛面谈。皇太极鉴于“可可事 件”(19)的教训,拒绝派女真官员去皮岛,同时要求刘兴治派其兄弟一人至后金。他在 五月十八日给刘兴治的信中提出:“若你兄弟有一人来,我的心里就信你们了。我与他 当面盟誓,你们就信我了。既如此相信之后,任尔或居岛或上陆,常做各岛民之主,各 自过日”(20)。六月份,刘兴治忙于接待周文郁,和后金基本上没有往来。但就在周文 郁尚在东江镇的六月二十日,刘兴治仍派了一名千总到后金(21)。这说明在明朝拉刘兴 治最紧的时候,刘兴治也并未间断和后金的联系。

七月至八月,为刘兴治与皇太极订立盟约阶段。七月初二日,刘兴治送走周文郁之后 ,七月五日即派其从兄刘兴沛到后金议订盟约。反映了刘兴治经过周文郁一个月工作之 后,表面上恢复了和明朝的关系,但其真心并不想归顺明朝。刘兴沛到达后金,皇太极 与诸大贝勒在七月十一日即对天盟誓。其誓词为:海岛的刘兴邦、刘兴基、刘兴治、刘 兴梁、刘兴沛,杀死了明国的官员,率领诸岛人民与我合谋。为日后相安计,岛上之人 或居岛上,或登陆地,不入我境而为客国。原由我国逃去岛上之金人(指女真人)和蒙古 人,虽原系我有,我不再索回。若违背誓言,不以客国相待,或夺取逃去之金人和蒙古 人以及重提刘氏兄弟之往事,我必受天惩罚,寿命不长而夭亡。如刘氏兄弟欺我,返回 明国,或持二心观望,亦必遭老天惩罚,寿命不长夭亡。两国誓遵盟约,相处以诚,则 必蒙天地保祐,年代久远。”(22)

刘兴治等收到皇太极的誓约以后,七月二十三日也对天盟誓,其誓词为:“客国臣刘 兴治、刘兴基、刘兴梁、刘兴沛、刘兴邦等致告冥冥上帝,宥我不赦,敢数过愆,缘官 不道,天数将终,我大金国汗,汤武尧舜之君,实有所以收拾人心者也。臣等有先见, 戮职官陈继盛等率众归服金汗黄太吉(皇太极),执政众王歹善(代善)、忙吾儿太(莽古 尔泰)、阿把泰、德革雷(德格类)、吉儿哈郎(济尔哈朗)、阿吉革(阿济格)、阿革(阿格 )、朵儿红(多尔衮)、朵朵(多铎)、都都(杜度)、岳托、何革(豪格)、撒哈良(萨哈廉) 等对天盟誓,共图大业。自盟之后,彼此相信,永修和好。内有不轨,各蹈丧亡,天诛 其身。皇天后土,共鉴斯言。伏仰汗威,全获畿邦。主客享福,国脉永绵。”(23)与刘 氏兄弟同时盟誓的还有参将李登科、游击崔耀祖、都司马良、李世安、郭天盛以及守备 王才、何成功等。此誓词在八月初一日送到后金。对此,皇太极在八月初八日给刘兴治 复信称:“我初意亲见列位一人,当天盟誓,以叙心事也。列位因各主职任,不能离岛 ,遂当差盟誓矣。我想列位不能离岛,也是事贵心诚,何必亲来。失信于人尚且不可, 何况彼此对天盟誓,岂有违背之理。”(24)

从上述盟约的内容,可以明显的看出这样几点:一、刘兴治是以属国身份和后金订立 盟约,虽未将东江诸岛归并后金,但已向皇太极称臣并自称归服,即已投靠了后金;二 、刘兴治企图割据沿海诸岛,建立一个“独立”的王国;三、皇太极承认了刘兴治的属 国地位,并与其盟誓,这对后金说来,有利而无害:它削弱了明朝的力量,去掉了一个 “后方”之患,削弱了明与朝鲜之间的联系,增强了对抗明朝的力量等。皇太极与刘兴 治订立盟约,可以说是他与明朝争夺刘兴治的斗争中取得了第一个回合的胜利。

自一六三○年九月至一六三一年正月,皇太极进一步拢络刘兴治,双方关系有了新的 发展。刘兴治虽然和皇太极盟誓友好,但是他仍然担心事成之后皇太极毁约,因此八月 中旬他又给皇太极写了一封信(此信皇太极在八月二十三日收到)强调:“事成之后,莫 言天无二日说些。”皇太极为了拢络住刘兴治,除在回信中表示:“诚能协助以成大事 ,我言天无二日,老天岂可违乎”,又采取了如下拢络措施:一、派人将软禁在沈阳的 刘兴治的夫人送至皮岛。皇太极此举,一方面表明自己的诚意;另一方面仍将刘兴治之 母、弟及刘氏兄弟的夫人留在沈阳为人质。以此向刘兴治表明,只有完全投顺后金,全 家才能得以团圆。刘兴治复信表示感谢,并在信中自称“属国臣”,在此以前的信中, 刘兴治一直以“客国臣”自称,这反映了双方关系更加密切。二、皇太极向刘兴治通报 :“闻说列位擅杀南朝官员,已差(指明朝)黄户部率兵二千,设防诱捕列位,事属真伪 ,我不得知,但情切一家,故此相告。”皇太极此举,一方面表明他对刘兴治安危的关 心;另方面也进一步离间刘兴治和明朝的关系,拉其向自己靠拢。刘兴治在复信中对皇 太极的关心表示感谢,并称“非恩深情切者必不有此顾复”。三、皇太极建议:“今两 家既好,两下开市如何?若不能明做,则暗做亦可。其绸缎金银无有也罢,惟弓面茶叶 等项杂货,这边不出,那边得的,幸勿吝而易换之。”此议得以实行,既可进一步密切 双方的关系;又可解决国中某些物资的缺乏。对此建议,刘兴治答复说:“开市一节, 臣愿遵承,第恐风声一露,疑其通和,商贾不至,纵有参斤,置之何地。不若假丽人( 指朝鲜人)以贸易,是一举而便三国也。”(25)

在此期间还有一事需要加以说明。《明实录》记载,崇祯三年(1630)九月,“皮岛刘 兴治袭清兵于青山、凤凰堡,屡有杀伤。孙承宗奏言:‘兴治小胜,未足赎罪,而决意 树功,其志可录,’上褒答之。”(26)周文郁在《边事小纪》中也有记载:“九月,兴 治剿奴立功,与奴战于青山得四级。战于凤凰堡得十七级,擒活夷一,获马骡器械称之 。战于通远堡得十三级。刘兴治自矢立功,据奏袭奴青山、凤凰城等处,俱有战获。” (27)显然,两种文献关于“九月战绩”的记载,均据刘兴治塘报。但我认为,刘兴治的 所谓“九月战绩”系刘兴治伪造。因为这个时期是刘兴治与后金关系最密切的时期。不 仅刚刚盟约,而且刘兴治的夫人正是九月份被送回皮岛。在此期间刘兴治不可能与后金 发生战事。如果真的发生战争,那么在双方往来的书信中必有反映。然而在我们已见的 书信中,双方对此均一字未提。那么刘兴治为什么要伪造战绩呢?我认为刘兴治主要是 以此掩盖他和后金的关系;同时也以此获得明朝的信任,不仅可以继续从明朝那里得到 粮饷供应,还可以为他自己留一条后路。

皇太极发现了刘兴治仍然与明朝保持联系之后,对他是否真心投靠自己产生了怀疑, 一六三一年二月以后皇太极不断给刘兴治施加压力,但由于诸将的抵制,刘兴治一直未 敢贸然登岸归顺后金。这年二月皇太极给刘兴治写信,指责他:“尔既与我通好,仍与 南朝往来不绝,我之疑尔宜也”。(28)刘兴治立即复信,解释他和明朝的关系,“明明 知是诱我,我亦不得不诱他,且图粮米养活众人”,并解释他为什么不登岸归顺,“教 我上岸,身无寸功,空手见汗,我心又信得过否。况众人未知汗心,我纵信得过,众人 肯信否。众人不去,我一人会干甚事。”(29)

一六三一年三月,刘兴治死。

关于刘兴治之死,各种文献记载不同:

《明实录》记载:“初,东江刘兴治反,屠皮岛。皮岛旧将副总兵张焘与兴治内戚沈 某合谋图兴治,未发。会登莱巡抚孙元化荐参将黄龙为东江总兵至皮岛。兴治遂叛。” (30)

《明史》记载:“龙(指黄龙)莅皮岛受事,兴治犹桀骜如故。四年(指崇祯四年,1631 年)三月复作乱,杖其弟兴基,杀参将沈世魁家众。世魁率其党夜袭兴治,乱乃定。”( 31)

周文郁在《边事小纪》中则记:“辛未(1631年)春,以兴治部将崔耀祖、吴坚忠争杀 ,两俱败没,兵丁乘机焚掠,兴治令夷丁剿乱,而遂彼此奋斗不解。兴治大恸曰:‘去 年朝廷以我兄故,饶我死,今复何辞再幸逃国法。纵朝廷宥我,我能自安乎。’遂赴火 自焚死。于是沈世魁等,遂并杀刘氏一门,而名为叛。”(32)

《李朝实录》记为:“辛未三月乙未,椵岛(即皮岛)守将刘兴治谋叛,为张焘、沈世 魁等所杀。兴治欲投虏(指后金),而恐岛众不从,潜与降达结为腹心。先杀将校之不与 己者,又欲尽除岛众不从者。焘及世魁等揣知其意,相与密谋,乘夜突入兴治宅,仍纵 火鼓噪,杀降达无遗类。兴治不知去处,或云死于乱兵中矣。”(33)

不难看出:周文郁所记和其他文献不同。按他的记载,似乎刘兴治是由于内部纷争, 自感愧对明朝而自焚。这一记载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因为刘兴治自一六三○年四月兵变 以后,与后金订立盟约并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和明朝只不过在表面上保持联系而已。从 刘兴治一六三○年四月至一六三一年三月一年时间的行动看,《明实录》、《明史》、 《李朝实录》记载刘兴治是由于他复公开叛明而被部下所杀还是符合事实的。周文郁所 以掩饰刘兴治的叛明行径,是因为他自认为已经安抚了刘兴治,承认刘兴治叛明就等于 承认他自己安抚工作的失败。他掩饰刘兴治叛明,实际上也是掩饰他自己工作的失误。

刘兴治再次公开叛明的直接导因,是明廷任黄龙为东江镇的总兵官。刘兴治表面上接 受周文郁的安抚之后,虽然明廷只让他接任其兄刘兴祚副将之职,但他实际上是皮岛之 主。而此时明政府又任命了一个总兵官,势必与他做岛主的欲望发生矛盾。特别是黄龙 到来之后,他与皇太极结盟一事必然暴露。于是他铤而走险,再次公开反叛明朝。但是 ,他的叛明降金行动,并未得到东江镇其他将领的一致支持,甚至刘氏兄弟内部也意见 不一。东江镇旧将张焘和沈世魁遂夜袭刘兴治,结束了这次长达一年的兵变事件。

注释:

①孟森先生认为刘氏兄弟为朝鲜人。本人根据文献考证,确认其为辽东开原人。

②《满文老档》太祖朝卷66,卷53。

③《满文老档》太祖朝卷66,卷53。

④钱曾:《也是圆杂记》。

⑤上述引文均见周文郁《边事小纪》卷2《抚变纪事》。

⑥《明崇祯实录》卷3,卷4。

⑦《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三》,《仁祖大王实录四》。

⑧周文郁:《边事小纪》卷4《刘将军事实》。

⑨周文郁:《边事小纪》卷4《刘将军事实》。

⑩《明史》卷271《黄龙传》。

(11)《太宗文皇帝招抚皮岛诸将谕帖》,载《史料丛刊初编》。

(12)《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三》,《仁祖大王实录四》。

(13)周文郁:《边事小纪》卷2《抚变纪事》。

(14)周文郁:《边事小纪》卷2《抚变纪事》。

(15)《太宗文皇帝招抚皮岛诸将谕帖》,载《史料丛刊初编》。

(16)《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三》,《仁祖大王实录四》。

(17)周文郁:《边事小纪》卷2《抚变纪事》。

(18)上述引文均见周文郁《边事小纪》卷2《抚变纪事》。

(19)可可为皇太极派往皮岛与毛文龙联系的后金官员,后被明官员执送京师。

(20)《太宗文皇帝招抚皮岛诸将谕帖》,载《史料丛刊初编》。

(21)《满文老档》太宗天聪朝卷31。

(22)《满文老档》太宗天聪朝卷31。

(23)《满文老档》太宗天聪朝卷31。

(24)《满文老档》太宗天聪朝卷31。

(25)《太宗文皇帝招抚皮岛诸将谕帖》,载《史料丛刊初编》。

(26)《明崇祯实录》卷3,卷4。

(27)周文郁:《边事小纪》卷2《抚变纪事》。

(28)《太宗文皇帝招抚皮岛诸将谕帖》,载《史料丛刊初编》。

(29)《太宗文皇帝招抚皮岛诸将谕帖》,载《史料丛刊初编》。

(30)《明崇祯实录》卷3,卷4。

(31)《明史》卷271《黄龙传》。

(32)周文郁:《边事小纪》卷4《刘将军事实》。

(33)《李朝实录》:《仁祖大王实录三》,《仁祖大王实录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