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关系紧密的美日联盟最近频频遭遇历史问题的挑战。美国众议院对外事务委员会在6月26日以39对2票支持极具争议性的第121号单一决议案(H.Res.121),要求日本政府承认并承担日本就二战期间及二战之前在远东强迫约20万外国妇女充当性奴隶(慰安妇)的历史责任,并为此事做出正式和明白无误的道歉。此法案预计将在7月中旬由全体众议员进行总投票。众院议长佩洛西说,她希望众议院通过这个决议,“以此发出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我们不会忘记慰安妇们所承受的苦难”。这个议案预计会在极小的反对声浪中顺利通过,届时必将成为赏给安倍政府的一记重拳。


正当慰安妇争议还在华盛顿吵得火热时,日本防卫大臣久间章生再捅了二战历史的马蜂窝。久间6月30日在公开演讲时表示:“长崎遭原子弹袭击后,的确经历了惨痛的灾难。然而战争由此宣告结束,这样想来这或许也是无奈之举,我不会在此事上记恨美国。”久间“失言”惹得日本一片抗议之声,迫使他不得不于7月3日引咎辞职。眼见内阁接二连三爆发丑闻和事端,安倍无奈,立即换上政治手腕圆滑、游走于日本自民党和民主党之间的小池百合子出任防长。一向同日本极右派走得很近的小池是不是能精确地处理被历史问题逼得快要翻脸的美日同盟关系,无疑是她上任后的首要挑战。


久间“失言”还是久间“真言”?


麻省理工学院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日本项目创办人理查德·塞缪尔斯(RichardJ.Samuels)表示,久间的说法其实是美国主流的看法。


“虽然杜鲁门总统当时其实有其他选择,但是时间一久,美国是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动用原子弹的说法形成了一种迷思。”塞缪尔斯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久间不过是把大多数美国人的错误看法说出来罢了。”


久间站在美国人立场所做的解释,听在深受原子弹袭击之苦的日本人耳中,仍然像在伤口上撒盐一般难以忍受,以至于在日本社会引发轩然大波,最终卷走了久间头上的乌纱。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InternationalStudies)高级研究员米德伟(DerekMitchell)直言,久间的说法在美国人耳中听来并没什么,他唯一犯的错或许就是“实话实说”,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久间早前还曾表示伊战是美国所犯的一大错误。我个人认同他的说法,但是伊战问题在美国,就像二战时期原子弹的问题在日本一样,是个十分敏感的话题。两者到现在都还在(各国)国内引起十分大的争论。”


撇开历史的辩论不谈,对美国政府来说,官方说法一向是口径一致,久间的说法也等于道尽了美国人的心声。美国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罗伯特·约瑟夫(RobertJoseph)在7月3日就对日本媒体说:“大部分的历史学家”都会同意,原子弹的使用结束了可能继续残害数百万人命的战争。


从学术角度看,对二战时美国使用原子弹的讨论大概可以分成三派:第一派是传统的说法,认为美国投下原子弹是为了尽快结束战争,阻止更多的美国士兵--甚至是日本士兵--继续死亡,因此这一终极手段其实拯救了许多生命;第二派学说则是以冷战的角度为出发,认为当时杜鲁门总统使用原子弹是顾忌苏联的崛起,为了向斯大林展示武力而做的决定;第三派则认为,不论它的军事结果为何,美国当年使用原子弹的做法完全不合理。至今,支持这三派学说的历史学家仍然争论不休,难下定论。


“久间的发言非常独特。这虽然完全是个国内问题,但也反映出美国人使用原子弹的历史争议仍然活生生地存在。”奥斯林说道。“不幸的是,(美日之间),包括象是慰安妇争议的许多历史问题,一直没有彻底地解决,所以将一再出现在美日关系的雷达上。我想,这样的对话并非就不好。毕竟,美日两国间的安全同盟仍然紧密,我不认为有关二战的历史问题会危害到这层关系。”


米德伟则承认说,虽然美日关系总得来说十分稳固,在战略和实际运作的层次上甚至有“更上层楼”的发展,但是两国关系在政治层面上,确实出现了一些小纰漏(holes)。


“过去6年来,布什和(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私人关系很好,布什同现任首相安倍就没有这层关系存在。此外,过去布什政府任内的一些‘日本通’逐渐离开,新人却青黄不接,例如助理国务卿希尔(ChristopherHill)对日本就不是那么熟悉;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主管东亚事务的资深主任韦德宁(DennisWilder)就是个‘中国通’,不如他的前任格林(MichaelGreen)是个日本专家。”米德伟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在朝鲜问题上,日本更觉得美国立场正在‘走软’,这使得日本更加暴露于朝鲜的导弹及核武威胁下。种种迹象都让日本政府对布什的亚洲政策感到忧心如焚(distraught)。”


美日中韩,何时能向前看?


奥斯林认为,美国和日本继续对历史问题进行讨论,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他也指出,两国的外交、经济和军事关系一直以来都略过不计历史因素,稳健而积极地发展中。奥斯林也不忘警告道,二战历史伤痕在亚洲国家间被撕扯得更深,他们更应该能将过去和现在分开来看,不要让历史纠葛伤了国家间的现实利益。


“放眼今日的欧洲,德国同法国、德国同波兰都已经放下过去的一切,彼此关系都很密切。反观今日的亚洲,战争记忆还是在继续影响着各国的外交政策。事实上,日本、中国、韩国,以及澳洲,彼此之间都存在很重要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如何能在亚洲建立一个和平的环境,甚至在反恐、防扩散等议题上互相合作,才是要紧,”奥斯林说。


(来源:《华盛顿观察》周刊 2007年第25期;作者:徐琳;转载时有删节)


二战历史争议再起


在亚洲闹得沸沸扬扬的慰安妇“海啸”今年初已远渡重洋,席卷太平洋另一岸的美国。第121号单一决议案(H.Res.121)于1月31日被正式送入众议院对外事务委员会亚太事务小组委员会(U.S. House ofRepresentativesForeign Affair Subcommittee on Asia,thePacific)进行讨论。目前眼看第121号决议案就要冲破众议院这一关,奥斯林直言说,慰安妇问题是个长期争论,它何以会在此时“重出江湖”,成为美国国会的讨论焦点,背后不无政治因素在操作。“议案发起人麦克·本田(MichaelHonda)的选区住有很多韩国移民,”奥斯林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暗示韩国社群对慰安妇问题的关注才是本田在国会山积极推动这一议案通过的主因。


身为日本裔的美国议员,本田长期以来专注于人权问题。他在加州州议会担任议员时,就曾经成功推动议会通过一个促使日本为慰安妇历史道歉的决议案。出生于加州的本田,年幼时曾在二战时期美国羁押日本移民的集中营呆过一段时间。本田的这段成长经历或许同他今日在人权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有所联系。


过去,类似的提案曾经在美国国会三度闯关,但都在对外事务委员会表决时胎死腹中,没能上到众议院的辩论台。原因之一是共和党长期把持国会多数,阻挡这类提案的通过。


米德伟也不讳言,对美国而言,慰安妇问题不是美日的问题,而是个韩国问题。无论如何,众议院讨论的本来不过是一个没有法律约束力的决议案,日本部分人士和团体过激的反应,包括在《华盛顿邮报》刊登广告质疑美方立场等,反而让美国各界更觉得日本在大胆地在否认历史,其效果恰恰适得其反,使得这一决议案反在国会获得广大的支持,发展到今日这步田地。


“在美国人看来,慰安妇问题是个公平正义(fairness)的问题,但是它其中也有战略的因素存在。”米德伟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美国有一点顾虑,那就是如果像慰安妇、教科书和南京大屠杀等历史问题继续争执下去,将渐渐地侵蚀日本在亚洲甚至全球的立足基础。如果日本的正常化问题加深其他亚洲国家对它的反感,只会让亚洲形势复杂化,这不是美国所乐见的。”


美日同盟遭遇乱流


尽管年代久远的历史争议让本来一片光明的美日关系蒙上阴影,但是美国的日本问题观察家并不担心历史之痛会伤害到今日美日同盟之根基。


“虽然日本失去了美国国会议员的支持,但是美日关系的基础稳固,不太可能会受到久间的发言,或是慰安妇问题,的动摇,”塞缪尔斯评论道。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奥斯林也认为,布什政府对日本的政策并没有改变,二战的历史争议对此同盟也没有任何危害。但奥斯林警告说:“一个可能的危险是,如果日本因为美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态度而对美国产生不信任,或是美国对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的立场有所不满,即便双方政府的政策不变,它或许会导致两方社会的情绪跟着变动,并不是个好现象。”


刚结束在耶鲁大学历史系的教职、并加入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奥斯林,才于7月5日的《华尔街日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平衡中的日本》的评论。他在文中指出,日本面临国家转型期,但她仍然十分重视同美国的同盟关系,不仅持续美日在导弹防御的合作,更积极计划向美国采购F-22战斗机。但美国国防部至今却对采购案模棱两可,没有给东京一个明确的答复。此外,美国国务院在今年初同朝鲜在核项目问题上达成共识,华盛顿向平壤做出了大幅度的让步,甚至把日本至为关心的朝鲜绑架日本人质事件都晾在一边,奥斯林直指布什政府的一连串做法都有得罪日本这个亚洲重要盟友之虞。


“华盛顿正处于重新评估亚洲政策的时候,美国军方尤其在积极接触中国,看来,美国好像把与日本(的合作)看成是理所当然(takeforgranted),无需担心的。”奥斯林直言道,“朝鲜绑架人质问题对日本而言是个十分重要的议题,对安倍首相个人来说尤其如此。如果美国不妥善处理这个问题,它虽然不会破坏美日同盟或是让美日疏离,但确实会对美日关系带来创伤(bumps)。”


米德伟则更为乐观地说,焦虑的情绪或许会在日本的民间出现,但是在日本政府的决策圈中,他们其实觉得美日关系的紧密--尤其是美国政府对日本推动“正常化”的支持--给了他们额外的力量。


“日本人十分忧心同胞被绑架的问题。考虑到日本就在朝鲜发射导弹的火线上,东京会觉得华盛顿的做法让他们在美朝核协议中成为输家。”米德伟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评论道,“但说到底,这个问题不会在根本上侵蚀美日同盟的根基。”


塞缪尔斯也认为,虽然美国曾经事前拍胸脯保证她会努力尝试,但是日本人对美国无力或不愿意在绑架人质问题上多为日本说话,是感到十分失望的。


“考虑到现在是选举季节,美国这个忽略东京核心顾虑的举动,将会伤害到安倍政党同僚的选情,”塞缪尔斯说。日本的参议院选举将于7月底改选一半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