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兵 第一部 无主之地 第六章 拜访(上)

梦中家国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0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051/[/size][/URL] 2005年10月24日上午9点,杨诚、吴湘、钟翔和安娜四个人以及驮东西的十匹马一起在基地的西辕门外集合完毕,副队长沈阳、第一小队队长武斌、第二小队队长胡明和第三小队队长江涛和杨诚他们一一告别。“头,要不要我们一小队送你去啊,这样安全些,”武斌神色有点悲伤。“我又不是去打仗,有必要吗?别象个女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51/

2005年10月24日上午9点,杨诚、吴湘、钟翔和安娜四个人以及驮东西的十匹马一起在基地的西辕门外集合完毕,副队长沈阳、第一小队队长武斌、第二小队队长胡明和第三小队队长江涛和杨诚他们一一告别。“头,要不要我们一小队送你去啊,这样安全些,”武斌神色有点悲伤。“我又不是去打仗,有必要吗?别象个女人似的婆婆妈妈,振作点。还有,我走了以后,基地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副队长的安排,武斌你就不要一天到晚和江涛打闹了。这样一天闹到晚,还有个队长的样子吗!”杨诚坐在马背上说。“恩,放心头,我不会再和武斌打闹了,我以后一切都会让着他的,”听见杨诚说自己,江涛低下头说。“这个可不能怪我,每次都是江涛挑起的,我是自卫!”武斌可不服气。“我说武斌你嘴巴就少说两句吧,队长都要走了,你就不能让他放心点吗?”说话的一向不喜欢开口的胡明。“就是,你看你们两个,象话吗,武斌,特别是你,嘴巴就是那样的臭!”沈阳有点生气。“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走了,大概过几天就回来,基地就交给你们了,”杨诚不想和那两个活宝浪费太多的时间,扬起皮鞭在马背上抽一下绝尘而去。

10公里的路程,杨诚他们骑马花了两个小时,还好从基地到加尔的路也能算得上是马路了,其实这和中国内陆的山村马路没什么区别。今天没有太阳,天空阴沉沉的,这让杨诚他们的行程很轻松,一路上,杨诚和安娜打打闹闹,其间还叫安娜唱了几首塔吉克民歌,这样时间倒也过得挺快,不多时加尔就出现在眼前。“这就是加尔吗?”一看见眼前的小镇,杨诚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啊,怎么了?这就是加尔。看见右边山下的那个院子了吗?院子的后面还有栋小楼房,那就是我的家,”安娜一看见家,就兴奋的用右手指着前面急忙介绍。“我还以为加尔多好呢,原来不过如此!”钟翔大失所望。“你这个小兔崽子,怎么了?加尔不好吗?就是喷赤河下游的瓦罕还没有加尔好呢,”安娜高傲的抬起头,“切,谁稀罕!”。“加尔是阿富汗瓦罕走廊最重要的城镇,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就通过这里到达欧洲的。整个镇子有一条横贯东西的‘大街’,居民沿街而坐,有居民2500多人,喷赤河从加尔的南面流过,为加尔的居民带来了雪山的融水,确实是个居住的好地方,”吴湘慢慢的介绍。“听见了吗?这里可是鱼米之乡,你们这些乡巴佬不知道就别乱说……”

大家说笑着,不多时,一座四合院似的大院子出现在众人眼前,院子的围墙被红砖绿瓦装饰着。大门的门口,两个警卫正站在那里,看见安娜骑着马过来,忙迎上来。“大小姐啊,你终于回来,可把酋长急坏了,我这就去通知酋长,让他来看你,”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用塔吉克语询问。“不要了,我自己进去,我要给父亲一个惊喜。你去把这些马栓好,马上的东西都给我卸到东边的院子里去,不许打开,”安娜边命令边下马。“可是,他们,他们是谁?也和你一起进去吗?”中年人一连问了两个问题。“是的,他们是我的朋友,当然要和我一起进去了,”“进去可以,但我要检查下他们的身上,”中年人边说边要凑过来。“混蛋,他们是我的朋友,难道几天没见,你连本小姐也不相信了,”安娜觉得很没面子,有点生气。杨诚看在眼里,没有做声。跟着安娜一路走了进去。

院子和外面的加尔截然不同,院子里种满了花草、葡萄,看来安娜的父亲还是很会享受的。院子的两边各有个小门,正对着大门是一个中门,中门的后面也是个院子。跨过中门,进入中院,出现前面的一个比前院小点的院子,院子的正前方是一个用砖石砌成的会议大厅,大厅的两边还有几间小房子,但是还没有看见那栋小楼房。杨诚抬起头一看,原来小楼房在会议大厅的后面,但是就没看见去小楼房的门,‘看来应该是从会议大厅里面进去了’,杨诚边看边想。就在杨诚他们三个在左顾右看的时候,安娜已经跑进了会议大厅。只见大厅的最后面的一个沙发上,一个身材高大头发有点花白的老人正坐在沙发上养神。安娜走进大厅,不声不响的走进那个人,在离老人还有大概半步远的地方,伸出右手,把食指指在老人的额头上。“不许动,也不许睁开眼睛,不然我就开枪了,”安娜命令道。沙发上的老人先是一惊,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把安娜顺势架在旁边的沙发上,睁开眼睛。“你这个小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回来了也不老实,还象个小孩子似的和你父亲开玩笑,”老人的语气有点生气。“哎哟,你把我弄疼了,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安娜大叫起来。老人松开手,安娜从沙发上站起来蹲在老人的脚边。“父亲,别生气吗,安娜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安娜边说边摇动老人的双手。“你啊,哎,怎么说你呢。好了,别撒娇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还不快点请你的那三个朋友进来?”老人语气缓和了许多。“呵呵,父亲真好。大眼睛,你们快进来啊,我给你们介绍介绍,”安娜跑出大厅把杨诚他们叫进去。

待杨诚他们坐好,安娜来到老人的旁边说:“这个就是我的父亲,塔吉克人的纳吉布拉酋长。父亲,这三个都是我的朋友,那个大眼睛是他们的头头,叫杨诚。坐在大眼睛后面的耳朵小小的那个人叫吴湘,最外面那个一张娃娃脸的叫钟翔,”杨诚他们和纳吉布拉一一点头打了招呼。“这次,要不是他们帮我,我早就被那些东突份子杀了,”一说到东突,安娜的脸色马上阴沉下来。“安娜,和你去的那个小丫头呢?怎么没有回来?”纳吉布拉发现少了一个人。“都是那些东突人干的,他们把她杀害了,”安娜低下头,“你说的东突就是喷赤河上游去年才来的那群家伙,他们从去年一来就常常袭击我的村民!等我明天带几百个人把他们全部干掉!”纳吉布拉恶狠很的说。“不需要了,他们已经被我的朋友全部干掉了,还好,女儿还能回来见到父亲,”安娜黯然的说。“谢谢你们的帮助,你们是我女儿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纳吉布拉的朋友,如果以后需要什么,只要一句话,我纳吉布拉将全力提供帮助!”纳吉布拉站起来向杨诚道谢。

“酋长阁下,不必那么客气,那些东突都是受美国人支持的,他们来这里就是要阻止瓦罕走廊塔吉克人的反美行动。我们原来都是受美国人压迫的巴基斯坦克什米尔人,由于巴基斯坦政府被美圆蒙蔽了双眼,使我们在克什米尔无法立足,才来到这里的,现在我们已经在那个基地安顿下来了,赶走美国人及其走狗是我们的理想,(杨诚和沈阳想了一天,才想出来的托词)”杨诚站起来用塔吉克语激动的说。“你还会说塔吉克语?那我干嘛一直说维吾尔语啊,怎么不早告诉我?”安娜有点生气,“呵呵,你也没有问啊,我们不但会说维吾尔语、塔吉克语,还会说普什图族语和波斯语(常年和东突干,这些都是他们必须掌握的语言),你自己不问而已,”杨诚反驳道。“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你不问当然不知道了。不过那些卑鄙的美国人真是可恨,他们不但抢占了阿富汗人的土地,还残杀阿富汗的人民,安拉不会原谅他们的,”纳吉布拉挥动他的右手。“父亲,你别激动,身体本来就不好。杨诚你也真是的,我父亲心脏不好,你别让他激动,知道吗?”安娜赶忙跑过去叫纳吉布拉坐下。“好的,纳吉布拉酋长阁下,我这次给您和您的部落带了点礼物,现在正放在东边的院子里,和我一起去看看吧,”“哦,那太感谢了,我们去看看,”纳吉布拉从沙发上再次站起来说。

一行五人来到东边的院子里,马背上的东西已经卸下来,打开放在地上,整齐的排列着。“这里有100支AK—47、50把手枪、10挺冲锋枪、5挺机枪、5个投掷弹和五万发子弹,这些东西作为见面礼送给酋长,还请笑纳”,杨诚慢慢的介绍。看着满地的武器,纳吉布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特别是那5挺12.7CM机枪和5个投掷弹,这个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太好了,哈哈,有了这些装备,就是那些美国人亲自过来,我也不用担心了,”纳吉布拉边说边审视脚下的武器。“是的,我想只要我们一起团结合作,美国人并不为惧!”“不错,现在塔吉克人有你们这些朋友的帮忙,我相信,我们的事业会成功的!”纳吉布拉看着杨诚。“恩,希望我们共同合作,为了我们共同的使命!”杨诚也被感染了,来到纳吉布拉的身边。“为了我们共同的使命!”两双大手紧密的握在了一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