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52军25师覆灭记

德国枪,国民党52军25师的确被重创(可以算被全歼)过,时间是1946年10月,对阵部队为东北民主联军4纵。


东北民主联军4纵:1946年2月,东北人民自治军第2(辖第1、第2支队, 12月支队改称旅)、第3纵队(辖第4、第5旅),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下辖由第2纵队第1旅改编的第10旅;由第2纵队第2旅改编的第11旅;由第3纵队改编的第12旅,全纵队共2.3 万余人,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第4纵队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4纵队(辖第11、第12、第13师。时4纵参战兵力的确只有1万余人。该部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军前身。


地点:新开岭


双方主将:

25师 李正谊

4纵 胡奇才


战果:

新开岭战役,四野战史统计:民主联军总计歼敌8000人,俘国军少将师 长李正宜下5000人,缴获步枪,轻重机关枪,战防枪冲锋枪短枪共2887支(挺) ,山炮,战防炮机关炮速射炮117门,汽车三辆装甲车4辆,电台13部,各种弹药 100余万发,4纵伤亡2128人。


战役意义:

民主联军: 新开岭战役是民主联军第一次以一个纵队的兵力在东北战场取得歼敌一个整师的战役,而且人数上也并不占太大的优势,这在民主联军日后的战斗中也是不多见的,虽然在整体上对大局并没有什么影响,迫于国军的整体优势,后来南满根据地基本丧失,此次战役的胜利,严格说来,并不是依靠良好的战略预见与组织,一开始的南满兵力就呈分散状态,4纵分兵把守要隘,过于依靠摩天岭,连山关等天险,过低的估计了国军的攻击力,结果连遭挫败,包括前面的右路辽南独立师也被打散,左边的3纵打得也不好,搞得林总很上火,但4纵很快的吸取了教训,大胆诱敌到新开岭并调来10师集中兵力围歼,这里面,苏东有个疑问,4纵领导究竟一开始就怀有全歼25师的企图吗?前面的摩天岭,双岭子战斗,都没有打赢,尤其摩天岭,地势上,新开岭再险也没有摩天岭险,以11师,12师能堵得住25师否,这应该打问号的,至少心里是打鼓的,苏东估计,为了掩护后方机关,仗必须要打,在新开岭打至少还能打个伏击,消灭一部敌人,所以,从这点推测,新开岭的是无奈之下被逼出来的,胜与不胜,没有把握,是在战斗过程中看到了全歼25师的可能性,而后经过努力将其变成事实,事后的评论一致认为,这次战役的胜利是先祖集中兵力思想的体现,苏东认为不妥,先祖集中兵力思想是胜敌在先的战法,2、3个人乃至4、5个人打一个人(群殴?呵呵),不出意外情况,这1个人是受不了的,但4纵这次并没有集中那么多的兵力,事实上也没有,战胜后,甚至连民主联军自己都纳闷,认为是侥幸,以4纵的实力,打一个团应该比较稳妥的(不幸的是,26日的赛马战斗,竟然还让敌军跑掉了,很奇怪),所以,新开岭的胜利对毛泽东来说也是个意外的收获,他在电报中强调凡是大一点的仗(暗示新开岭)都要集中10个8个乃至12个团的兵力也是一种顺水推舟 的做法,但不管怎么说,民主联军4纵战斗中所表现破釜沉舟的勇气仍然值得称 道的,形势虽然一度不利,但咬紧牙关,依据战场形势,下了决心,坚持到最后,并最终吃下了这锅夹生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比较下华东战场的孟良崮战役 ,二者有些形似之处,不过前者少些战前的明显的决心与企图。 解放军虽然勇敢,但在战斗中同样暴露了一些问题: 1.部队之间的协同不好,34团,35团攻击从家堡子战斗可以看出,35团看 到34团进攻受阻,仍抱着不是自己的事不上心的做法,不肯牺牲,为兄弟部队铺 路,造成34团的严重伤亡,这种现象同样出现在47年的12月7日的沙后战斗中, 由于友邻部队不肯协助2纵5师攻击敌人,瞪眼让敌人跑掉,这说明在在当时的民 主联军中,相机协同的意识也是很差的。 2.炮兵技术不好,虽然装备了很好的火炮,据说有恐怖的240重迫,但炮 兵团并没有发挥应有威力,零敲碎打,而且打得也不准,可以看出,沙岭一战中 暴露出的炮兵老问题在新开岭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3.步兵进攻不讲战术,强攻硬打,造成巨大的伤亡,尤以老爷岭为先, 主力攻坚的10师28团几乎打光。


国军方面: 新开岭战役结束以后,杜聿明在对新1军38师校级军官训话时说:今后我们应该切忌骄傲,对共军的战斗力万万不可存轻视心理,这次25师疏忽冒进,以至全部被消灭,25师这样好的部队真是令人痛心之及,如果大家都像25师这样,就会亡党亡国,杜聿明的一席话可谓道出25师的失败原因,但只是一方面,25 师在安东战役中的确暴露出轻敌的问题,但严格来说这轻敌只具体体现在战术上未作两翼宽正面搜索上,25师向宽甸进攻是国军上级的命令,算不上擅自冒进。况且26日的赛马集战斗,4纵以5个团的兵力消灭不了25师的近一个团的兵力,从常理上说,国军不应害怕民主联军围攻,因为战斗素养,战斗指挥上,双方的确 有不小差距,杜有推脱责任之嫌.失败的原因之二,在于新开岭的地势,使国军 发挥不了美械的优势,山地作战,装甲车辆,重炮都发挥不了优势,这时最有效 的火力支援就是迫击炮了,这点,国军并不占优势,相反民主联军有恐怖的240重迫击炮,步兵火力上国军是落在下风的。失败原因之三:指挥上的失误,自始 至终,李正宜没有及早判断民主联军的意图,向沈阳发电,说不要援兵,只要炮 弹,坚持自己突围,实在是失策,另外战斗后期,收缩部队放弃老爷岭周围拱卫 阵地,这让解放军得以集中火力和兵力攻击一点,老爷岭的最终的失守,使得全 局崩溃,这也是败笔!三.友军协调不利,52军2师只顾一味乘虚抢占安东,未与25师作时间上,空间上相得益彰的配合行动(救援行动不算,25师狂妄自大,是自取灭亡,怨不得2师)让解放军得以集中兵力,围歼25师,协调的问题,要说到 责任,也是指挥这两个师的军长赵公武的责任。四。这实际上是国军无法解决的 问题,就是兵力不敷问题,国军这次进攻,纵深侧翼都缺乏保护,基本上都是孤 军纵向深入,各军之间又协调不好,相互之间没有掩护,所以,部队始终处于后 路被切断的危险之中,唯一能依靠的只有部队的战斗素质。


双方参战部队:


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 原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第2纵队,3纵合编而成,主要由胶东军区主力部队6 师,5师组成,司令胡奇才,副司令韩先楚,政治委员彭嘉庆,下辖10,11,12 三个师:


第10师,师长杜光华,辖第28,29,30团,是101的五虎之一


第11师,师长李福泽,辖31团,32团,33团


第12师,师长江燮元,辖34团,35团,36团


国民革命军第52军25师: 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半美械装备,战斗力极强,号称:千里驹,师长, 刘世懋,1946年,李正宜接任师长,外号李大麻子,副師長段培德,下辖73,74 ,75三个团:


73团,团长赵振戈


74团,团长董显武


75团,团长李公言


战役过程:


1946年10月,杜聿明集中国民党军8 个师,10多万人,占其总兵力的1 /3 还强,分三路向南满根据地进攻。这时,南满有程世才、罗舜初的第3 纵队(下辖3个师)、胡奇才、彭嘉庆的第4 纵队(3 个师),3 个独立师,总兵力有6 万多人。


为加强南满地区斗争的统一指挥,东北局派东北局副书记陈云和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萧劲光到南满工作,分别兼任南满分局、南满军区政委和南满军区司令员。


此次进犯南满解放区的国民党军,打头阵的是驻本溪市的第25师。这个师全部美械装备,善于长途奔袭,有“千里驹”的美誉。师长李正谊,人称“李大麻子”。 第52军两个师分成两路:右路第2 师和第25师第75团,从桥头出发,经连山关、摩天岭、凤城,沿通往安东的铁道线向安东攻击前进。第25师主力加上装甲车、汽车各一个排,对空联络电台一部,为左路,由本溪出发,沿公路向赛马集、宽甸方向攻击前进,协同军主力会攻安东市。


对于杜聿明发动的大规模攻势,林彪的对策是:以北满5 个师的兵力,用火车运输,从哈尔滨经齐齐哈尔绕至松花江以南再步行向长春以北松花江发起运动攻势,以各个击破的方法求得歼灭这一地区的国民党军新1 军、第力军和第60军,策应南满军区。这是林彪在给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中对东北形势的分析和对杜聿明进攻作出的军事部署。


10月19日,林彪又电示南满前线指挥员:为了保卫安东,应力求将敌人抑留于奉吉线及兴京、金川之线。如国民党军集中较大兵力向安东进攻,则我军应主动地作放弃的准备,不可打被动挨打的仗,而仍应集中兵力找分散的小股敌人一个一个的歼灭。今后东北的胜利主要靠这种作战的方式和彻底地坚持农村游击战与群众工作。


10月20日,林彪又致电南满军区:“你们应一心一意集中兵力打运动战,每次用八、九个团打敌一个团(可用四、五个团左右的兵力担任直接进攻,以其余部队在周围防止敌突围,打敌增援)。”“凡估计不可能达到保卫城市的目的时,则应不过早也不过迟的于事先主动的放弃地点,而保持力量进攻敌人。”


林彪把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关于“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军事原则,彻底地与东北的敌情和战情结合起来,加以发挥,提出“找分散的小股敌人一个一个的歼灭”的“麻雀战术”。这实际上是一种持久的消耗战思想。


南满军区的领导人根据东北局和林彪的指示,决定主动放弃安东,坚持东部山区,遂以第3 、第4 纵队主力隐蔽集结于通化以西待机,并佯示转兵安东。通化空虚,以引诱兴京国民党军放胆进犯通化,伺机于运动中歼灭之。


敌第52军第25师师长李正谊指挥部队于10月20日拂晓发起进攻后,沿途遭到民主联军的抵抗,进展迟缓。24日占领赛马集,25日晨李正谊接到军长赵公武电令:沿铁道之中共军,有依据凤城、凤凰山既没阵地坚强抵抗阻击本军主力进攻安东市的企图。第25师应留下一个营的兵力于赛马集,确保军后方交通之安全,其余部队应于28日黄昏前到达通远堡以东地区,加强对凤凰山、凤城的攻击。国民党军自恃装备优良,人多势众,互相间的通讯联络,毫无顾忌地用明码,他们的指挥调动,东北民主联军听得清清楚楚……


24日上午,第4 纵队司令员胡奇才得知国民党军第25师仅有少量兵力防守赛马集,随决定以两个师及辽东军区警卫团两个营,外加1 个炮兵团,共5 个主力战斗团的兵力,突然向赛马集守军第25师第74团(欠1 个营)发起攻击,当日黄昏,进攻赛马集的部队进入阵地。晚11时,胡奇才一声令下,部队从四面八方冲人赛马集,战至25日拂晓,歼其300 多人,击溃两个营,夺回赛马集。


正向凤城、安东疾进的第25师李正谊闻赛马集失守,立即回师救援。胡奇才认为在赛马集与敌决战没有必胜的把握,应选择更有利于自己的地形,遂决定放弃赛马集,把国民党军引向赛马集以西的30余里的狭长地带。同时从俘虏口中得知,第52军军长赵公武为了增强回援的兵力,下令军预备队第25师第75团归建第25师。原计划两个团不过5000人,现在是完整的3 个团兵力已达8000人。而第4纵队总共1万人,装备也落后,显然不占优势。胡奇才当即决定,命令部队向新开岭开进,同时以第11师保持与国民党军第25师接触,沿公路线边打边撤,力求把敌引到伏击地域。


28日晨,李正谊率部重占赛马集,稍事休整即接到赵公武的命令:杜长官已令地方保安队29日接防赛马集,第25师应于29日向宽甸攻击前进。尽管李正谊已得到路上有许多“共军”,并有大炮的情报,但李大麻子自恃有飞机支援,有现代化的美式装备,还是不顾一切地向新开岭方向开来。


新开岭位于宽甸西北,四周高山重峦,宽甸至赛马集的公路穿越其间,是一个狭长的山谷洼地,地形对设伏十分有利。这时,第4纵副司令员韩先楚率第10师,日夜兼程赶到了新开岭地区参战。第4 纵队集中8个团迅速占领新开岭四周的山头,形成一个袋形伏击阵地。


李正谊率第25师分两个纵队,由赛马集沿着大致平行。相隔约五六里的两条路上分头前进。师主力为左纵队,第75团为右纵队。第75团团长把第4 纵队适当抵抗即行后撤的诱敌深人战术,误认为不堪一击,竟不按命令在集合点等待师主力会合,就指挥第75团孤军深人,进到第4 纵队预设战场,当即遭到第4 纵队的攻击。该团团长进退维谷,急电李正谊要求师主力迅速前来增援。李正谊虽感到形势不利,仍决定前进,当晚师部宿营于王家寨,使全师完全陷进胡奇才第4 纵队预设的战场中。


10月31日10时,胡奇才下令各部向第25师发起进攻。第25师收缩于老爷岭和黄家堡一线,拼死顽抗,等待援兵。


杜聿明惊闻李正谊被围,急下令第52军军长赵公武不惜一切代价救出第25师,并令沈阳长官部组织军火向李正谊空投。赵公武接到杜聿明电报后,立即致电李正谊:“已派第2 师副师长带第6 团星夜赶来,要坚持到最后五分钟。”其实李正谊此时心里已经没了底,因为马上就到晚上了。夜战是解放军的特长,而国民党军最怕夜战。


第4纵队的领导人重新调整部署,又将第10师两个营加入战斗,并集中所有炮兵,强攻老爷山。11月2 日拂晓,第4 纵队各部向第25师展开总攻。第10师于8 时30分攻下老爷山,守军全线崩溃,向南突围,被第11师截回,转而向潘家堡子方向突围,又被第12师堵击。第4 纵队第10、第11、第12师发扬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不顾国民党军飞机的轰炸、扫射,乘胜猛冲猛打,展开围歼战,紧缩包围圈,激战至中午,将第25师压缩于黄家堡子以西河套内全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