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伊万.谢苗诺维奇.尼基京少将(Ivan.Semenovich.Nikitin)

在1941年6月的最后几天,德军俘虏了首位苏联将军。这位不幸的将军就是I.S.尼基京少将,西方面军第6骑兵军军长。他在西白俄罗斯与德军的混战中落入敌手。他是一名经验丰富而果敢的将领。


尼基京出生于布良斯克附近的杜布罗夫卡的一个工人家庭,很小就从事繁重的劳动。他的军事生涯开始于1916年,加入了帝俄的军队。内战爆发后,他加入红军,很快从骑兵晋升为骑兵队队长。由于显示出指挥才能,他1920年开始受命在南方面军指挥一个骑兵团,在与弗兰格尔的白军作战中表现出众。在攻取北高加索重镇Maikop一役中功勋卓著,获得了一支毛瑟枪作为奖励。


后来,经过在伏龙芝军事学院三年的学习,年轻的尼基京似乎前途无量。20年代中期到30年代初,他担任了一系列军事指挥职务,表明他是一名非常称职的野战指挥员。1935年3月,尼基京时任第5骑兵师师长,被任命为驻蒙古国军事顾问。由于在新的岗位上表现出色,1937年1月国防人民委员会授予他红星勋章。


此后的经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1937年10月,他被提前从蒙古召回。命令由一级集团军级、总干部部部长斯米尔诺夫签发,召回的名义是“不能胜任工作”。困惑的尼基京后来才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被召回的同时,莫斯科收到了他的例行党员评议,第9局副局长、团级政委索罗金批评他“在局党员会议上,尼基京没有对对维纳及其集团作出批判”。军长L. La. 维纳,红军派驻蒙古的首席顾问,在清洗中被捕。 维纳于1937年8月15日被捕并很快被判刑,此事牵连了尼基京。


回到莫斯科后的两年里,他失势了,受到了怀疑。虽然他幸运地逃脱了数以千记的同事的可怕命运,在那段时间里,他被剥夺了工作,处于总干部部的监护之下。1938年8月,他的处境似乎有了好转。党的监察委员会把他从党员转为预备党员,预备期一年,理由是“在对部队的训练中,缺乏党员的警惕性,以及未与阴谋家领导划清界限”。


就这样,尼基京始终头脑冷静,当然,也保住了脑袋。他写了一封信回答党的谴责,请求重新审查。与此同时,中央委员会从他的前同事和支持者那里收到了11份正面的评议,其中有未来的苏联元帅巴格拉米扬和叶廖缅科。巴格拉米扬写道:“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尼基京同志是我们红军骑兵中最有能力和天分的指挥员。” 叶廖缅科写到:“如果要我列出在各方面堪称楷模的共产党员的名字,我一定要提到伊万.谢苗诺维奇.尼基京同志。”


在朋友们为他说话的同时,内务人民委员会负责军队的特别部门彻底审查了尼基京的历史和当前行为。审查结论是:未发现可疑事实。1939年11月,党中央更改了先前的决定,“恢复党籍,发给新党证”。


1940年6月,国防人民委员会为尼基京彻底恢复了名誉,任命他为白俄罗斯军区第6骑兵军军长。1940年12月,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巴甫洛夫在例行评语中写到“尼基京完全胜任骑兵军长工作,可任命为军区骑兵司令助理,列入集团军司令备选名单。”



当然,关于他的才能和表现的盛赞并不能将他和有相似遭遇的军事指挥员头顶的阴影彻底扫除。不可避免的,以前的黑色纪录的威胁显著影响了他们的士气、军事素质、和指挥表现。尼基京本人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被剥夺了军衔、证书及接触军事科学的机会,而此时正是军事理论科学发生重大变革的时期。更糟糕的是,他坐冷板凳的期间,正式红军完成现代化、机械化转型的关键时期。还要糟糕的是,他回到了指挥岗位,而这个指挥岗位是老古董骑兵军。


战争爆发后的短短几天里,他的骑兵军就被闪电战的急流冲地无影无踪。他被早早地踢出了这场“游戏”,还每来得及展示他的战术才能。当然,除了内务人民委员会的阴影之外,尼基京的失败有他自己的主观和客观原因。


战争爆发前,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巴甫洛夫将军建立了所谓的“别洛斯托克突出部”防御。除了第10集团军的第6骑兵军,巴甫洛夫的防御力量还包括另外两个集团军(3和4)和4个机械化军(6,11,13,14)。从地理上说,在敌方入侵以前,这些军队已经陷入了德军的中央集团军群的第2和第3坦克集群的的半包围之中。这些德军的突击力量准备利用及其有利的边界态势,打击苏军“别洛斯托克突出部”的后方纵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