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讲述爷爷的故事(五)——男人的战斗

鬼子就要来了,这是那年春天爷爷听到得最多的话,不仅仅是村子里,到处都人心惶惶,每天贴着膏药的鬼子飞机都在来往穿梭,飞得非常低,甚至可以看见飞行员的摸样。部队已经集结完毕,隐蔽待命。王连长终日惶惶不安,好几天没睡安稳了。团部似乎也很紧张,搁三岔五的要开会,爷爷一天跟着连长跑,忙得是不亦乐乎。在所有的跟班中,爷爷算不大不小的另类,因为整个新四军里怕也找不出个背斧头的士兵。一般的,那边开大会,这边就开小会,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谈什么呢?呵呵,爷爷暴了个料:“女同志。”“真的假的?”在我印象中似乎不可能有这个情况。“再革命那也是人啊,又不是太监。”爷爷说,“但是谈恋爱是绝对禁止的,不像你们,才多大,妹子领回家了。”那群人里有个别双枪的,打量了爷爷半天,问:“你就是那个‘野人’?”爷爷点点头。“哎,哎,怎么说话呢。人家第一次战斗就干掉了两鬼子。”旁边马上有人“敲打”他。“见谅,见谅,你叫什么名字?”爷爷听懂了,却不知道怎么说,啊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好象他不会我们的话。”那双枪战士又问:“同志,听说你很会抓兔子,能教我们吗?”爷爷想,教你们做陷阱没三年五载也下不来,干脆来个简单的。爷爷挑了块大点的石头,放在大约二十步远的地方,“兔子。”爷爷指指石头,然后捡起几块小石头一个一个扔过去,打得啪啪响。“这很简单吗?”我问。“大概扔上半年就能成。”不消说,那帮战士扔了一下午石头。

第二天,部队就转移了,长途行军。爷爷根据自己的山里经知道大概是在向东北走。“不是鬼子要来了吗?”我问。“是啊,所以我们要打出去啊,光等着鬼子来怎么行。”上帝似乎反对爷爷长途跋涉,中途一场大雨袭击了行军纵队,把大伙都淋了透。眼看要天黑了,潮湿的地面上难以生火,阴冷的天气冻得大家瑟瑟发抖,最糟糕的是雨天刚过哪有干柴啊。爷爷想,这样不行啊,要生病的。“三子,你干什么去啊?”爷爷回答:“柴。”班长怪道:“刚下雨,哪有干柴啊?”“跟我来。”爷爷四处搜索,能不能找到其实他也不大清楚。“那个,木头,抬。”班长很生气:“这分明就是湿木头,哪能烧啊!”“听。”爷爷的样子很不像开玩笑。郁闷的众人虽有点不信,但还是七手八脚地把木头抬回去了。爷爷找了块还算干的地方,抽出斧头,几斧头就把外面的木给削去了。“哦!”众人发出一声惊呼,“还是野人有办法。”原来雨只打湿了木头外面一层,里面还是干的,火很快点着了。连里的机枪手,人称机枪刘,服得是五体投地,满足了爷爷摸一下的愿望。其他连队一看我们起了火,便群起仿效。没有斧头就用刺刀,虽然经验欠缺,但是乱劈乱砍总有成功的时候,不一会,烤衣服的烤衣服,开灶的开灶。

新四军进展神速,鬼子和伪军猝不及防吃了大亏,恼羞成怒的鬼子像红了眼的非洲豺狗,东拼西凑拉齐人马气急败坏地发起了反击。爷爷的连队先是受命待机,随后就收到了掩护医院和教导总队转移的命令。“动作快,挖深!”连长不安地催促士兵们。好不容易挖好了工事,连长说:“一排,到山顶修阵地。”“还要挖?!”有人发出了怨言。连长生气了:“叫你挖就挖,哪那么多废话!”半天的苦力被一声叫喊结束了,“鬼子来了。”观察哨发现了目标。“全部下来,快!”连长喊。

爷爷在战壕里露出了半个脑袋,日本飞机呼啸而过,在山顶投下了两颗炸弹,接着山顶被鬼子的山炮轰得一片狼籍。鬼子机枪就位,步兵迅速集结,发起攻击,他们必须在天黑前冲破我军的阻挠才有可能抓住后撤的辎重人员。由于鬼子判断我军在山顶构筑工事,因此没有警惕山腰的情况。等鬼子近到50步,爷爷的“山”字准星一震,最前面的鬼子就见了天照大神。山腰预袭,鬼子立刻猫起腰,爷爷摸出一个手榴弹,直接砸到鬼子钢盔上,可惜弹到后方爆炸,没有战果。砰的一声,一个手榴弹直接贴着鬼子身上炸了,爷爷这才发现,人家扔手榴弹是等一会才扔出去的,动不动就是凌空爆炸,鬼子卧倒都找不到死角。鬼子一看形势不对,连滚带爬逃下山去,机枪掩护射击,打得胸墙尘土飞扬。天空开始变得一片通红,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火力急袭,机枪压制射击,步兵在火力掩护下高呼万岁,一个鬼子军官脱掉上衣,挥刀向前。“万岁冲锋”——鬼子拼了。“三子,自由射击。”连长喊。当时爷爷并非没有发现那个挥舞军刀的军官,但是鬼子冲锋队伍至少两个排,当务之急是多消灭几个鬼子。由于当时爷爷正对着太阳,打空了一个弹仓也只打中两个鬼子。还没等爷爷装好子弹,手榴弹轰炸就开始了。鬼子死战不退,步步进逼。“冲锋号!”王连长左手握枪,右手提刀,全连刺刀突击。按照惯例爷爷又落在了后面,前面的一位战士一个突刺捅进鬼子胸口,那鬼子垂死一击,硬是一刀刺进那战士肚子里,双双倒在山坡上。爷爷正面冲上来一个矮胖鬼子,和他一般高,爷爷上来就捅,鬼子一磕就把刺刀闪过去了,生死瞬间,爷爷丢了枪一把抱住他,没让鬼子反刺。两人滚了几圈,爷爷背撞到了树根,正好把那鬼子压在身下,挥拳想打,却被树挡住,鬼子也不含糊,上来就掐脖子,摸斧头来不及了,爷爷抓开鬼子的手,扭打在一起。鬼子身体强壮,爷爷眼看快不行了,情急之下,爷爷一口咬住那鬼子的脖子,任他挣扎,死不松口,直到他不动为止。爷爷捡起自己的三八枪,满身是血,勉强站起,眼前一切都变成了红色,战友殊死搏杀。天已经开始黑了,鬼子机枪打不准,山上的鬼子全部进了九段台(靖国神社所在)。匆匆打扫了战场后,背着战友的遗体和伤员,连队撤退到后方。爷爷回忆,他们连一战就牺牲了23个,重伤1个。新四军随后夜间突袭,鬼子伤亡不明,被迫后撤。爷爷的连队开进郭村休整。

应各位要求副上前面的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2396670_1.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http://bbs.tiexue.net/post_2399022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2401358_1.html


http://bbs.tiexue.net/post_2404346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7-11-24 21:14:55 被风帽穿甲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