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的中国人 变态的中国人 断带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9/


断带衫

文/张怀旧 2007-4-6


她从天桥上飞奔下来,如同一只笨拙的小鸟,两个硕大的乳房在胸前猛烈地晃动,一上一下地向我冲过来。

此时的我正站在267路公交的前门口,一只脚站在地上,另一只脚放在车门的踏板上。驾驶员对我大喊:“快点,要开车了。”我说:“等等等等,还有个人。”

现在是夏天,她下身穿什么我没注意,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吊带衫,在她刚才朝我这里飞奔的时候我就已经为她捏了一把汗,因为她那件吊带衫的带子很细很细,而乳房却很庞大。在她满头大汗地跑到车门跟前的时候,那根吊带终于因为超载而无情地断裂了,于是我看到了她的左乳。

驾驶员什么也没看到,他说:“你丫快上来啊,开车了!”

我慌忙掉过头来上了车。她跟了上来,车上人很多,味道很大,没有座位,她只能一手抓住那根已经断了的吊带,另一手抓住扶手,与车上的老弱病残孕及所有的健康人一起缓慢前行。

我知道,她是个上班的人,她害怕迟到,所以她要一路飞奔,她现在一定非常渴望早点到达她的目的地,这样她就可以找个厕所或无人的办公室脱下那件吊带衫给那根带子重新打个结。或者她更希望现在能有个好心的人过来帮他系好那根带子,无论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就站在她的身边,我几次想伸手去为她系上那根带子,可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我觉得我要做个高尚的人,所以我不能那么做,所以我放弃了,所以所有人都放弃了,所以她还得一手抓着带子一手抓着扶手,与公交一起,艰难前行。


突然前面有人闯红灯,驾驶员猛地一刹车,所有人都倾斜了下来,她的那只手终于没能抓住那根已经断了的吊带,这次,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的左乳,虽然只有一半,但足以让所有人感到窃喜。她的脸,终于红了,她终于无法继续假装若无其事了,但她始终没有下车,依然坚强地站在那里,她一定不想上班迟到,她一定是个守时的人。

所有人都盯上了她,她的背裸露了三分之一,非常清洁。

我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焦虑,拍拍她的肩膀着急地说:“姑娘,要不我帮你系一下那根带子吧?”

她转头过来,用她的高跟凉鞋狠狠地踩了我那穿着拖鞋的脚,大喊一声:“滚!流氓!”

我尖叫了,车上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公交在一个站台边停了下来,我很难过地低下头,下了车。耳边一直回响着那些人的笑声,我不知道他们是笑我,还是笑她,还是笑他们自己。我真不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