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偶 然

偶 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这是徐志摩的诗《偶然》,一个女孩在离别时给我的赠言。说起这段往事,话就要长了。

那是几年前的一天,我还在一个单位任中层干部。那天,我刚从外地考察回来上班的第一天,刚到办公室,就有人来汇报说,今天要有中医专业的大学生来我们单位实习,并免费测量血压、进行理疗之类的,我随口说,叫他们来吧。

大约在九点钟,来了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姑娘,中等个儿,戴着一付深度近视眼镜。到我办公室作了自我介绍,原来是个姑娘啊,办公室的人说是男孩的呢?既来之则安之。我就叫人把我办公室的套间(小会客室)开了,然后把点名册叫人拿给她。并告诉办公室,通知单位所有人,轮流体检,支持大学生的工作。

不知不觉地,这小姑娘在我们单位实习了一个礼拜,和我们同时上下班,给我们几十个人,每天量血压,用治疗仪给大家理疗。快要结束了,她到我办公室说,明天结束了,能不能再介绍几个单位给她去看看。我想这不是小意思吗,马上打电话和几个单位的领导说一下,这些单位都很高兴呢。因为要结束了,我叫办公室安排一下,叫他们几个同学一起参加聚一下吧。几个小家伙因为不熟悉,很拘谨。不过几杯酒下肚,也就放的开了。我和他们的关系也就融洽起来。从那以后,那个小姑娘几乎每天都来我的办公室,上网拷贝MP3音乐。还通过班上的人把我的手机号码搞去了,于是经常发起信息联系起来了。

一来二去,我们就经常来往了。她要比我小十几岁,我让她叫我叔叔,可是她不乐意,说三年一个代沟,差了好多代的,不好沟通。一般她就称我官衔,那就随她吧,反正我是把她当成晚辈看待的。我有时晚上在外边应酬结束后,也到他们住的小旅馆看看他们,和他们打打牌,也找他们喝酒、唱唱歌。这期间,我还参加驾校的机动车驾驶学习呢。因而经常忙的团团转。

这个女孩胆子也小,有一个夜里,十二点多,突然下起了雷暴雨,电闪雷鸣,她吓地发几个信息给我,我又怕老婆知道吃醋,爬起来到卫生间给她回信息,真的很惨呢。

渐渐地,她也把很多的悄悄话也和我说了。那时她正好失恋,很苦恼,也没人倾诉,我就成了她的倾诉对象,我的手机信息费一个月都要几百元呢。她告诉我,在哪里和男朋友第一次接吻,到哪里玩,怎么开心;为了资助男孩,还借给他几千元钱呢。经常是信息发着发着就发不下去了。我不得不安慰她。这真是个苦恼的孩子。

一天晚上,我在外有应酬,她突然发信息给我,问到某地怎么走,包车要多少钱,我忙问有什么事?她说她的前男朋友在某地,无论如何要去见他一面,和他讲清楚,自己比那个男孩现在谈的女朋友,要高强多少倍,为什么还失败了。我一再劝慰她,不要去,但是她一意孤行,还是打车去了。这样一来,我喝酒也不安稳了,怕她出事,催着大家快点喝,喝完酒后,我找了一辆车也赶过去了,到了那里却没找到人,又和她的同学联系,她的同学结果也在那,陪她一起到某地的,但是她和她原来的男朋友两个人出去了,打她的手机一直关机,通过她的同学了解情况后,我才放心回家。

一次我开玩笑地对老婆说,我们认一个干女儿吧,女孩和我们的儿子差不多大,要稍微大点,老婆很生气,我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天有莫测风云,终于有一天,老婆知道了,大发雷庭,真的是河东狮吼啊。和我大吵了一顿,还要到移动公司去查信息,我磨磨蹭蹭,就是不想去,被逼迫无奈,拿着手机,慢慢地走到了移动公司,却又关门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晚上老婆厉害起来,一直把电话打到女孩的手机,把女孩给骂了一顿,还说要到学校去找呢。

从那以后,女孩和我的联系就少了起来,但是也还是发信息,不久她就回学校上课了,上学前,她给我发了这首徐志摩的诗《偶然》。尽管和女孩交往时间不长,但是我决没有非份之心。我时常想着这个女孩,偶尔走到她曾经住过的小旅馆,也还不自觉地朝楼上看一眼。不知道她现在过的还好吗,我只能在心底里默默地祝福她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