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逐日神剑——雪亮军刀前传 五十三、守土之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384/



曹猛端着机枪连续扫倒了好几个冲过来的鬼子,直到弹匣打空了,他才重新趴到壕沟里。“操他姥姥的,打得过瘾,兄弟们,手榴弹准备好,鬼子马上要打过来了。”曹猛一边把弹匣扣掉,一边大声地喊着。

一转眼,在鬼子冲过来的主阵地前面,十几颗手榴弹扔了过去。顿时炸的火光、弹片飞舞。被这轮爆炸短暂压制住的鬼子从地上爬起来,踩着自己人的尸体继续进攻。

“集中火力给我打鬼子的机枪。”

陈锋这时脑子里面仍旧保持清醒,他不顾枪林弹雨疯子一般在阵地上面来回奔跑指挥。他一下子扑倒在曹猛的边上,然后贴着曹猛的耳朵喊:“想法子打掉鬼子的机枪。”

“是,长官。”曹猛自从上次江桥战役后,孙寒带着他们千里迢迢到了关内,打那以后他比较服孙寒,而前段时间孙寒在和陈锋争当警卫连连长。所以曹猛心里并不是很服陈锋,但此时是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所以陈锋的命令他还是严格执行了。

曹猛对准远处鬼子的机枪火光连续打了几个短点射,一个弹匣打空了之后,又有两个鬼子的机枪火力点被打哑了。

“好样的,兄弟,你机枪打得牛比。”陈锋由衷地赞叹着,陈锋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太违心地奉承一个人,所以他的话让曹猛听了很受用。

“兄弟,就这么打,把鬼子放近了,然后用手榴弹整死他们。你们的弹药还有多少。”陈锋大声问。

“长官,弹药有点顶不住了,你想法子弄点弹药。”

“我操,顶不住也得顶,我也没地方弄弹药,你再坚持一下!”陈锋拍了拍曹猛的肩膀,然后快步朝着阵地另一边跑过去。其实陈锋心里也很焦急,如果弹药补给不上,那阵地可能就危险了。

这时,日军进攻的势头渐渐被压制住了,主要是一旦冲近了,远处的机枪火力往往出现死角。所以日军攻势稍缓的时候,也就只能交替掩护着撤下来。

几个士兵抬着浑身是血的藤田雄二,他腹部和腿部一片殷红的,两只眼睛流露出垂死之人的疯狂。他两只手用力的挥舞着,“不要抬我下去,让我光荣地死,不要抬我,你们这些混蛋,继续冲锋啊。”

“长官,支那军的抵抗很顽强,我们的攻击受阻,请允许将你送到后方医院去。”

“混蛋,你们这些混蛋,日本军人的耻辱,继续进攻,杀光支那士兵。”藤田雄二已经陷入了癫狂,他声音亢奋地喊叫着。

“长官,你的伤口需要立刻治疗。”

“不,我命令你放我下去,我不需要治疗,现在治疗我的最好药物就是支那军在这个阵地的指挥官的人头。放我下来,立刻放我下来,难道你们想违抗军令吗。”藤田雄二掏出手枪指着抬他的士兵。

那几名日军士兵眼泪都要下来了,他们也都是老兵,所以很清楚这么重的伤,自己的长官已经没有多少活下来的希望了。他们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军官。

“好吧,我们接受你的命令。”军官们无可奈何地说。

藤田雄二强忍着疼痛坐在地上,他盘坐着,手握紧了手枪,“你们继续组织进攻,一定要将支那军的阵地攻下来,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们。”

“是,长官。”

日军重新收拢人员,打算组织起第三轮进攻。而这时关帝庙阵地的中国守军也调整了防守态势。刚才短暂的两轮进攻中狄爱国发现了一个现象,鬼子在关帝庙阵地正面的尸体并不多,反而是压制鬼子主要进攻的之字形路线的关帝庙北侧阵地看来战果不小。之字形道路上鬼子丢下了至少五六十具尸体。

狄爱国看到这里立刻调来闻天海的警卫连,以及团部直属的工兵部队前去加强关帝庙北侧阵地。他刚从前沿看完,还没走到团部门口就被吓了一大跳。在团部门口集中了不下两百多个老百姓,看样子都是帮团里挖工事的。

狄爱国把王焕成拉到一边耳语:“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还不走。”

“丰城兄,他们说要发枪,要和小鬼子打仗,轰都轰不走。”

“真他娘的扯淡,老百姓都上去打仗,那还要我们当兵的干啥。”狄爱国脸色铁青,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一般,他几步站到团部门口的沙袋上,然后冲着老百姓大声喊:“乡亲们,阵地上面正在打仗,大家赶紧回去吧。”

下面的老百姓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但过了一会儿也没见有谁转身离开的。这下让狄爱国更着急了,这算怎么回事啊,他只好又喊:“乡亲们,大伙要帮我们打鬼子,还帮我们挖工事,这样的大恩大德我狄爱国无以为报啊,但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没有受过军事训练,上去和鬼子拼命只能白白地牺牲性命,还是先回去吧。”

话还没说完,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戴着眼镜的汉子,那汉子个子瘦弱,而且穿着青灰色的长衫,在短打扮的人群中显得很突出。眼镜汉子走到沙袋下面对狄爱国说:“长官,我能说两句吗?”

狄爱国以为眼镜汉子是要劝乡亲们回家的,于是就说:“先生有话请讲。”

那眼镜汉子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说道:“长官,我就是个教书匠,手无缚鸡之力,行军布阵更是不懂,但我是土生土长的密云人,长官带着兄弟们来咱密云打鬼子,就是帮着我们守护家园啊,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老百姓,但毕竟都是爷们,我们和你们一样,你们有保卫国家的责任,我们这些爷们也有守土之责啊。长官,给我发支枪吧,我宁可和长官一起保卫国土,也不想躲在家里当个缩头乌龟。”

“长官,让我留下来,我从家里带过来一杆土铳。”

“长官,我不要枪,发我把大刀就行啊。”

这下老百姓中间沸沸扬扬地都开始说话,狄爱国顿时也受到了这些老百姓的鼓舞,但他脑子里面还是清醒的。狄爱国很清楚,这些老百姓帮着挖工事没问题,但要是真拿起枪打仗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力,只能是白白地牺牲。但是看到大家这么热情高涨的,狄爱国又不好说什么,这让狄爱国很是为难。

参谋长王焕成看在眼里,他知道狄爱国很为难,于是王焕成跳上沙袋和狄爱国耳语了一下,“丰城兄,我看就让他们先留下,他们毕竟能帮我们抢修工事啊,现在硬要赶他们走,就会寒了众人的心,不过要让他们听指挥,就留在团部周围,哪儿都不准去。”

王焕成的这番话倒也提醒了狄爱国,他想了想,确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就大声说道:“好吧,既然大家一片拳拳爱国之心,我就成全大家,但既然来助战,就要服从我部调遣,这个大家没问题吧。”

下面又开始低声地商量起来,过了不到一分钟,一个年老的声音说道:“长官,我们都愿意听从调遣,你就说吧,让我们干啥。”

狄爱国看到大家既然这么说了,心里的石头也就慢慢地放下了。他等到老百姓的声音低了下来说道:“诸位,现在既然愿意服从我部调遣,那好,你们作为我部机动后备队,随时待命,不得有误,人员全部集中在团部周围,随处乱跑者,以违抗军令论处。”

狄爱国指着沙袋边上的眼镜汉子说:“你暂时就是后备队的军官,他们都要服从你的命令,而你由我直接指挥。”

眼镜汉子看到事已至此也只好朗声答道:“是,我听从长官的调遣。”

狄爱国行了个军礼,下面的老百姓慌着抱拳作揖。狄爱国看着这些朴实无华的老百姓,顿时感到胸口好像有很多东西堵住了一样。他连忙跳下沙袋,对那个眼镜汉子说:“你带着乡亲们在这里待命,回头会有你们杀敌报国的机会。”

说完之后狄爱国看也不看眼镜汉子,离开团部朝关帝庙北侧阵地走去。

北侧阵地的地势非常有利,甚至可以说是得天独厚。阵地的外围是当年的香客铺就青石墙,而正对着山下的是一道垂直高度至少十几米的峭壁。峭壁的角度之陡峭,人力根本无法攀爬。从北侧阵地上服饰下去,鬼子进攻主要线路的之字形谷地有一半以上都在北侧阵地的有效射程之内。并且可以居高临下射击,鬼子之所以选择夜袭,看来也是基于这个考虑。

为了防止鬼子趁着夜色潜行,从北侧阵地上每隔一会儿就扔一个松油火把到下面,借助亮光,一旦要是有偷袭的鬼子就能很清楚的看到。如果离开之字形谷地,地形的斜坡角度会让鬼子难以攀爬。所以从这个战术意义上看,鬼子反复炮击,而不用步兵死拼是有道理的。

狄爱国看着山下的黑暗,不由得在心里赞叹鬼子的打法灵活多变,而不是像我军这样死守要害关隘。非但如此,鬼子能在失去炮火支援的情况下发动夜战,足以说明其战斗力和战斗意志的顽强。

此刻山下黑漆漆的一片,狄爱国心里盘算着,如果这仗打完了,以后找机会一定要在夜战方面好好训练部队。鬼子的装备确实精良,咱们根本没法比,但夜战中装备的差距也就大大缩小了,只要在这个方面下功夫,不怕打不过装备精良的鬼子。

没容得狄爱国想太多,突然之间山下的夜色中枪声响起,黑暗中的机枪火光此起彼伏,就如同星光般夺目闪耀。子弹在空中擦出来的弹道火光就像一道道火条一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