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朝鲜王国的首府汉城位于朝鲜半岛中部,地处盆地,一条自东而西的汉江穿城流过,整个汉城被海拔500米左右的山和丘陵所环绕,北部地势较高,北汉山、道峰山、鹰峰构成了一道天然屏障,东北部有水落山、龙马峰,南部有官岳山、三圣山、牛眠山等,东南部和西部是百米左右的丘陵,形成了汉城的外廓,城市的西南部为金浦平原,城中部由北岳山、仁旺山、鞍山等环绕成内廓,中间形成盆地,汉城地势险要,是整个朝鲜半岛的战略要地。


日上三竿,在位于北岳山脚的汉城军营内,龙天正与李忠贤一道视察朝鲜军的新装备训练情况,两千名精挑细选出来的朝鲜禁卫军正在接受武警战士的训练和指导,不远处临时开辟出来的射击场上,响起了阵阵稀疏的枪声,大部分士兵正在练习排枪阵型,训练场上不时传出武警战士的呵斥声。


这次随龙天出行的有两个中队的武警战士,一个是特勤一支队的侦察中队,于三月中旬到达汉城,并开始先期训练朝鲜新军,另一个则是临时扩充的总队警卫连,由原来的警卫排扩编而成的,随龙天刚刚到达朝鲜,为了方便训练朝鲜新军,两个中队的驻地都安排在汉城军营内。


“钱江”,龙天大喝一声。


“到”,应声跑过来一个二十出头长得虎头虎脑的壮小伙,他是侦察中队的中队长钱江。


龙天手一指训练场上的朝鲜士兵,开口就训:“钱江,你搞什么飞机啊?让你教他们排枪,你教什么正步走、敬礼之类的干吗?听着,我们没有很多时间呆在这里,你只要把排枪教会就行了,明白了吗?妈的”。


“明白了,首长”,钱江头一低,灰溜溜地跑回了训练场。


一会儿工夫,训练场上便传出了钱江训斥手下战士的骂声,分贝只稍稍比龙天低了一些,骂出来的话几乎和龙天一模一样,只是他一直闹不明白的是首长口中的“飞机”是什么意思。


侦察中队是和警卫连是目前整个武警部队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他们的装备也与普通战士不同。


侦察中队装备了最新定型的唧筒式猎枪“2号马枪”,这种猎枪的结构相对比较复杂,由枪管、枪机、枪栓、翻板、弹仓、护木、枪托等部件组成,装弹与跳弹壳都用枪机下边一个长方孔,子弹上膛与弹壳退膛都是手动的,当第一发子弹射出后,只需用左手拉动弹仓外面的握手,使弹壳自动从下方跳出的同时,弹仓内的子弹通过翻板将子弹翻入枪机内上膛,处于待击发状态,弹仓容量四发,枪膛一发,比起单发的“1号马枪”来,火力大大地增强了,除此以外,出于侦察工作的需要,每人还配备了54式手枪一支。


警卫连则是由武警总队的警卫排临时扩编而成,本来龙天此次朝鲜之行只想带上警卫排,在马雯婷的极力劝阻和游说下,才临时将警卫排扩充成了警卫连,王小柱一跃成了连长,警卫连除了装备老式的1号马枪和人手一把54式手枪之外,还有一个“机枪班”,这个“机枪”其实就是AK47。


“机枪班”完全是马雯婷硬塞给龙天的,本来按照龙天的意思应该把AK47优先配备给特勤支队,不过马雯婷以“保护一号首长”为由强行编进了警卫连,为了保护龙天的安全,马雯婷恨不得让所有的入朝人员都采用现代化装备。


除此之外,龙天随行还携带了二十只弹药箱,里面是最新研制成功的“新式武器”,这种武器如若不参战是不会轻易拿出来使用的,本次朝鲜之行主要目的是侦察而不是参战,所以无论是人员还是装备都带得比较保守,达到侦察目的之后他们就立即撤回台湾,龙天和马雯婷也知道,以目前台湾的实力,他们根本没有参战的资本。


除了远在南京的明成祖外,无论是朝鲜、倭国还是台湾,没有人会认为这场朝倭之战能够避免,倭国早就已经磨刀霍霍,但朝鲜也不甘心成为待宰的猪羊,朝倭间的战争几乎已经成为定局,现在各方最关心的就是何时开战以及战争进程的问题了。


永乐六年四月二十七日,汉城军营的营帐里,龙天伏在案头,嘴里叼着水笔,正对着案台上的地图在发呆,心里默默地思索着这场朝倭之战的两个关键问题,一是开战时间,二是登陆地点。


从最近搜集到的情报来看,这段时间对马岛和济州岛非常平静,静得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连一直巡游在朝鲜海峡和济州海峡的倭国战船的出动频率都少了很多,一种大战前的窒息气氛越来越浓,战争的阴云笼罩在整个朝鲜的上空。


龙天已经闻到了战争的硝烟味,在他看来,目前的这种平静是极不正常的,属于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在龙天看来肯定是倭国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战前准备,就等着足利义持的一声令下了,而朝鲜这边近段时间显得非常忙乱,李芳远正忙着调兵遣将,在做临战前的最后准备,就目前的局势来说,朝鲜王国显得非常被动,无论是朝堂之上还是街头巷尾,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忧虑与焦躁。


朝鲜历来少有自己的历史传统,受中国的影响,此时的朝鲜简直就是明朝的翻版,重文轻武之风盛行,李氏王朝经过了两次大规模的“王子之乱”后,国内政局非常不稳,朝庭党争激烈,自元末之后,整个朝鲜半岛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事,王国的武备异常松驰,对于虎视眈眈的倭国缺少足够的警惕性,武备一旦松懈下来,再想提升上去是很困难的,希冀通过“临阵磨枪”来调动起军队的战斗力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不过“临时抱佛脚”总比什么都不干等死强多了,虽然在龙天看来,这样的临时抱佛脚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临死前的几下子扑腾而已。


看着一拨拨开往前线纪律涣散的朝鲜军队,再看看他们手中略有些锈迹的刀剑长枪,为数廖廖的火炮上积着一层薄薄的黑尘,龙天只能抱之以摇头叹息。


有一点龙天并不知道,朝鲜李氏王朝实行的是“兵将分离”制度,国无定将、军无定卒,类似于轮流服役的预备役部队,而非常备军,一旦遇有战事,光是征集军队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于这样的一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能打胜仗那真是天开眼了。


自来到明朝之后,龙天曾经四处搜集时下的火器信息,发现这个时期的单兵装备还是以冷兵器为主,辅之以少量的单兵铜火铳,铜火铳威力小,发射效率低下,且有效射程不超过三十米,在战场上远不如弓弩来得简单实用,故而即使是时下第一强国的明朝军队也没有大批量装备,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尝到了火器的甜头之后,下令明军中至少装备10%的火器,而且在海船上也配备了四尊碗口炮及二十支手铳,以确保海战时的对敌火力优势。


虽然铜火铳的缺点很多,但在近战时铜火铳仍不可小视,借助黑火药推动的霰弹对人员的杀伤力还是不弱的,在远距离的火力打击上,明朝时期火炮的威力有增大的趋势,就陆战来说,目前明军中装备的开花弹和霰弹对于人员的杀伤力还是巨大的,实心弹虽然对人员的威胁不大,只要不被直接砸中保证没事,不过对固定目标还是颇有破坏力的,现在的火炮还属于前装型的滑膛炮,炮身用生铁或者青铜制成,发射药是黑火药,小的有五六十斤的碗口炮,大的则超过五百斤,射程一般在300米----1500米左右,已经属于战场上的杀伤利器了。


“忠贤兄,不知贵国准备得怎么样了?”,看完地图之后,龙天开始与李忠贤攀谈起来。


李忠贤自马枪到货之后,对这场未来的朝倭之战慢慢地有了点信心,脸上也不再挂着往日的密布阴云了,在“唯武器论”的支持者眼里,有了先进武器当然可以在战场上战无不胜,却忽略了人的因素。


“基本已经准备停当,只是目前还不知道倭国何时会进攻,我国海岸线漫长,港口众多,目前正调动军力,分兵把守各处,对于此战,不知龙兄有何高见?”,李忠贤还是非常相信龙天的能力的,在他看来能制造出象马枪这类“神器”的人,一定是旷世奇才。


李忠贤的问题让龙天有些哑口无言,在现代社会他只是一名刑警,没有任何的从军经历,对于战争的了解也都是从书上从影视剧里学来的,让他发表对这场未来战争的看法无异于“纸上谈兵”,而且即使是纸上谈兵他也谈不出什么东西来。


轻声地咳嗽两声之后,龙天又重新把目光放在了地图上,左手放在济州岛,右手放在对马岛,然后开始衡量两岛与朝鲜沿海的距离,看看地图,又看看李忠贤,慢慢地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


“李兄,对马岛属倭国岛屿,距南部沿海较近,且倭国在此岛经营多年,依在下看,如果倭国要发动登陆战,对马岛驻军应该首当其冲,不知道贵国在沿岸的釜山、蔚山、镇海三个地区有无大军驻扎?依龙天看,倭国将会在这三个地方中择一而动”,从地图上龙天也只能谈到这个地步了,具体倭国会选择哪一个地方登陆,目前只有两个人最清楚,一个是对马岛上的龟木一郎,一个是京都幕府的足利义持。


李忠贤偷偷地歪了歪嘴,似乎有些不太满意,他对龙天的这个见解相当失望,不用说别人,就连不懂军事的李忠贤都知道这三个地区将会成为倭国的登陆目标,他之所以询问龙天,就是希望龙天能帮他从三个地方中选择一个最有可能的登陆地点,他好去禀报李芳远国王,向他邀功请赏,李芳远自见到龙天之后,对龙天的印象出奇地好,所以龙天自从入朝的第一天起,李忠贤就寸步不离地陪着他,衣食住行安排得井井有条、无微不至。


龙天似乎也发现了李忠贤的怪异表情,他很自然地笑了笑,手放在了地图上的济州岛上,对着李忠贤说道:“不过李兄,我觉得对你们威胁最大的不是对马岛,而是济州岛的倭寇,你想想,我们能想到的倭寇难道想不到吗?根据李兄所说,对上述三个地区皆布置了相应的防备力量,但济州岛上的倭寇一直动向不明,所以我觉得如果要开战的话,济州岛上的倭寇将会是一支奇兵,他们肯定会在一个不经意的时间在一个不经意的地方登陆,以达成突然袭击的效果,不得不防啊,李兄以为呢?”,龙天看着李忠贤,等着他的回答。


李忠贤摸着下巴的一捋长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图上的济州岛位置,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对于军事他比龙天更外行,但这两个“军盲”、一对“活宝”在此后的战争中竟然扮演了两个最为关键的角色,这不能不说是异时空战争史上的一种极大“讽刺”。


送走了李忠贤,龙天一个人坐在营帐里,对着地图长时间地发呆,对于倭国这个对手他真的知之甚少,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那就是此次朝倭之战绝不会那么简单,倭人向来以阴险狡诈善使诡计著称,历次倭国的对外战争基本上都以突袭为开端,所以对于这个凶残的对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很多时候你不能用人的思维去理解它的行为。


“报告”,随着帘布的翻动,侦察中队长钱江风风火火地跑进了营帐。


“有什么最新情况吗?”,龙天不太相信朝鲜方面提供的消息,毕竟在朝鲜人的眼里,他们只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来的使节,只是来帮他们训练新军的,关于内部的一些秘密信息,龙天是不可能得到的。


所谓“求人不如求己”,龙天到了朝鲜之后,立即就安排警卫连接手了朝鲜新军的训练,而让侦察中队的战士们化装出营,到南部沿海抵近侦察,李忠贤为他们开了方便之门,不但为他们提供了通行腰牌,也给每个班派了一个朝鲜翻译,李忠贤是李芳远的堂哥,在议政府任正一品左议政,也属于手握实权的。


“报告首长,派出去的六个班都回来了,他们分别沿着全罗道和庆尚道的沿海地区侦察了一遍,重点是几个适宜大规模登陆的地区,目前还没有发现倭寇有异动,不过最近在釜山和蔚山沿海一带发现了为数不少的可疑船只,怀疑是倭寇的侦察船,从航向上来看应该是从对马岛上过来的,再有我们的战士化装成渔民靠近过两岛,发现这两个岛周围停泊着大量的运兵船,估计近期将有一次大规模的登陆作战行动”,钱江指着地图把侦察汇总后得到的情报汇报给龙天。


龙天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食指一直在图中的釜山和蔚山之间来回游动着,片刻之后在釜山重重地点了一下,很快他的食指又放在了济州岛上,在济州岛的位置上划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对了,目前这两个岛上有多少敌军?”,龙天问道。


“根据朝方提供的情况,结合咱们自己的侦察结果,估计每个岛上的敌军不少于两万人,总兵力至少在四到五万左右,还不包括后继的增兵,首长,你觉得他们这几天会动手吗?”,钱江介绍完情况之后,视线一直就放在了龙天身上。


“嗯”,龙天离开案台,在营帐里来回地走动着,当走到营门时又突然折回,对着钱江伸出了三根手指,“三天之内肯定动手”,龙天非常肯定地说道。


“三天?首长,那,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钱江一听也伸出了三根手指,似乎有些不相信。


龙天摇了摇头,继而又微微一笑,“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等战争打响之后,摸一摸倭寇的底细,尽可能多地搜集一些有用的情报,然后撤回台湾”。


“就这样?”,钱江显得有些失望。


“就这样,你还想干什么?”,龙天笑了笑,他非常了解钱江,这是一个胆大心细的小伙子,作为第一批武警战士,龙天在第一眼见到他时就喜欢上了,在心里一直把他当作重点的培养对象,希望有朝一日能让他走入高级军官的行列。


钱江挠挠头皮,冲着龙天冽开了嘴巴,“我只是想。。。。。。”。


“你是想搂草打兔子,是吗?”,龙天打断了钱江的话。


“嘿嘿,嘿嘿。。。。。。”,钱江见被戳穿了心思,便不再说话了,只是一味地傻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