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一九一二年正月初一,正是中国人民欢庆新年的大好日子。驻守在香港维多利亚军港的英国远东舰队第七分队的两艘驱逐舰,开始起锚,向着珠江口开来,欲继续向我新生的人民政权发出挑衅。英国人妄图以武力的炫耀方式,迫使我新生人民政权对其屈服,好达到它们继续奴役中国的企图。


英国‘麦金斯’号驱逐舰,和‘西蒙尼’号驱逐舰在远东舰队第七分舰队司令官杰肯.梅森上校的率领下,从军舰那巨大的烟囱里面冒出一股股的黑色浓烟,一路上趾高气扬地以十五节的速度向着珠江入海口航行。沿途涌起的巨浪,把在海岸边停泊的小船不时的抛向浪尖,还好春节期间渔民都未出海,要不然又会酿造一起家破人亡的悲剧。


英国舰队快行使到虎门时,珠江口有两艘小船载着十几个到广州去的旅客,慢悠悠的在前面行驶。在舰队前面的‘麦金斯’号驾驶舱掌舵的英国海军下士阿尔伯特本能地转舵进行避让。阿尔伯特这一合理行为立即引起了在驾驶仓指挥军舰的舰长马特.赫尔利少校的斥责。赫尔利咆哮着对阿尔伯特吼道:“阿尔伯特,你这个蠢猪,大英帝国军舰没有在中国黄皮猴子的小船面前让路的传统,你真是丢尽了大英帝国海军的颜面,‘麦金斯’号军舰也会因为你的愚蠢而蒙羞。赶快给我转过来,按正常轨迹航行。”阿尔伯特见到舰长发火,心里非常的害怕,但是作为一个心理上正常的人,内心里面人性的良知还是使他鼓起勇气向舰长辩解道:“少校前面的小船上载了十几个人,而且他们没有任何的动力,完全是靠人力划行,根本来不及避让我舰。要是我不转舵的话,很可能撞上去,就是不撞上去,也很可能被我舰浪翻。”赫尔利恶狠狠地对阿尔伯特吼道:“阿尔伯特下士,我现在以舰长的身份命令你,恢复军舰的正常航行。”阿尔伯特战战兢兢地说道:“可是少校前面有十几个生命。”赫尔利见阿尔伯特不肯执行命令,他一把掌狠狠地打在阿尔伯特的脸上。可怜的阿尔伯特下士被舰长一巴掌扇在了军舰驾驶仓的地板上,脸上也留下了红红的五根清晰的手掌印,嘴角边也流出了血丝。但是出于一个人类本能的良知和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仁慈的上帝是不允许他肆意的滥杀一个生命的。他并没有被赫尔利舰长的淫威吓倒,虔诚的宗教信仰使他鼓起了勇气,他站起身来正色地对赫尔利说道:“舰长,我拒绝执行你这一错误的命令。这一违反人权的作法会让人唾弃,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我将向帝国海军部报告你这滥用职权,践踏人权的行为。”赫尔利脸色铁青地对着阿尔伯特冷笑着说道:“阿尔伯特,你很勇敢,我佩服你的这种精神,但你应该去当一个传教士,而不是一名海军军人。”让后他又转头对着驾驶仓的另外几人说道:“西唯尔下士,安德鲁上等兵。把这个‘麦金斯’号上的传教士押到底仓去关起来。返航后把他交给海军军事法庭””赫尔利又转过头对着阿尔伯特凶恶地吼道:“让你他妈的人权和上帝见鬼去吧!”两个水兵随后立马把阿尔伯特押了下去。


赫尔利随后站在驾驶台指着前面行驶的两艘小船对着身边的大副说道:“安东尼少尉,你来掌舵,对准前面中国猪的小船撞上去。你不要怕,中国人不会拿我们怎么样,他们连一个屁都不会放的。帝国海军那边的责任也由我来承担好了。我们这也是执行上边的命令,就是要让广东的新政府知道我们大英舰队的实力,从而好保护我们英国在中国新政府成立后的在华利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安东尼可没有阿尔伯特的人类良知,相反这个人在海军都不是一个善主,曾经在英国因为沟引议员家的太太,被罚到香港的舰队服役。在香港服役时他也经常性地在大街上寻衅滋事,经常欺负在港的中国人。


安东尼很果断的执行了赫尔利舰长的命令,他重新的将舵轮转了回来,对准在前面行驶的两条小船就冲了过去。在前面小船上的船夫也发现身后高速冲过来的军舰,马上向两边拼命地划去。但是珠江入海口非常的宽阔,面对有意冲过来的英国军舰,要想划到岸边避让是不可能的。梢公们拼了老命地使劲划船,船上的乘客也大声地惊呼,并挥舞着双手,向站在军舰前甲板上的英国水兵大叫,示意军舰停下。


在军舰前甲板上的英国水兵,不但没有对即将被本方军舰撞上的两条小船上挥舞的人群表示丝毫的同情,相反还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对着船上的中国人做着鬼脸和下流动作,嘴里面还吐着极为下流的肮脏语言,谩骂和嘲笑着船上的中国普通的人群。


随着军舰越驶越近,涌起的浪也越来越高,在船上的稍公已经不能够从容的控制住船体。在涌浪中剧烈颠簸的两艘小船上的十八名乘客,不时的在船中不停地打转,根本就站不稳脚根。一个还几个月大,正要从香山到广州外婆家去的婴儿也从母亲的怀抱里跌落到了船仓中间,剧烈的疼痛使他发出声嘶力竭的泣哭声。孩子的母亲赶紧放开刚抓紧船弦的手,站立起来摇摇摆摆地走到船舱中间,一边哭喊着,一边伸出手去搂抱船舱里面的婴儿。但是就在她弯腰的那一刹间,涌起的巨浪把船从浪间一下跌落到了谷底,她站立不稳一下子就摔倒在了船外,很快就消失在了巨浪中。可怜的孩子还在那里哭泣,不知人事的他并不知道母亲已经不在了。英国水兵见到有一个中国女人落水,做人的良知不但没有丝毫的触动,反而还在甲板上哈哈大笑。


高速冲向小船的军舰很快就撞上了两艘小船,‘麦金斯’号军舰舰首从一艘小船的的中间撞过去,木头做的小船那能经得起钢铁巨兽那强大的冲击力,立马就被撞得四分五裂,船上的人员还未来得及采取任何自救的措施,便被卷入到军舰下面,沉入了江水中。另一艘小船虽然没有被军舰直接性的撞沉,但是却被从身旁高速驶过的军舰所带来的涌浪给浪翻,船上的人员除了梢公那年青力壮的儿子在落水时抱着一块木头得以幸免之外,两个船上的十七名中国人,其中还包扩船上的九名妇女和儿童全部遇难。


英国军舰的这一恶行被在珠江岸上的村民看得一清二楚。由于广东省当地党,政,军各部门早就下达了观察外国军舰行动的命令,所以村民们一边划着自己家里的小船抢救落水人员,一边赶紧向上面汇报情况。各级发来的关于英国军舰在珠江口虎门附近的恶行通过电波很快就上报到了广东省委和省军区。广东省委和军区一边向部队下达一级战备的命令,一边就此事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汇报。在总部担任节日值班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陈平一面向广东省军区下达作战准备的命令,一面赶紧通知在武汉的各位政治局委员马上返回总部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一个多小时后,中央政治局在武汉的委员从各地匆忙赶到原湖广总督府改建的中央办公厅和军委各总部。我在接到情况通报时,还正在出席工商联在汉口组织召开的年会,我赶紧从汉口乘船返回武昌。一进门就见到中央政治局在武汉的委员都已经到齐了,我还顾不得坐下,马上边走边焦急地说:“怎么样,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打起来了吗?”


总参谋长蒋方震说道:“刚才军委已经给广东省军区下达了准备作战的命令。根据刚刚才从广东省军区发给军委的电报称,他们已经作好了战斗的准备,就只等军委下达作战命令了。”我在位置上坐下来后,说道:“广东省军区具体是如何部署的发过来了吗?”蒋方震把电报的内容递给我说:“已经发过来了,他们准备把敌人军舰放到番禺附近的江面再打,那里江面较虎门附近江面要狭窄得多,不利于敌人军舰掉头和机动,也有利于我海防独立重炮团发挥火力优势。现在广东省军区独立重炮团已经在番禺严阵以待,就等着敌人军舰自投落网了。”


我详细的看完了广东省军区发给军委的作战计划报告,然后说道:“嗯,他们的作战布置得很严密,各部队也已经准备就绪,措施很完善。”我放下报告说道:“他们疏散珠江口两岸的群众没有?”陈平回答说:“这个他们还没有发电报过来说明。”他转过头去给担任会议记录的机要员说:“你马上到隔壁电台室去给广东省委发电报,要求他们疏散在珠江口两岸的群众集体后撤二十公里,要求他们必须在明天中午以前完成这项工作,并且还要安置好这些后撤群众的生活和住宿。”陈平说完之后,机要员马上就转身向电台室跑去。我叫住已经快跑到门口的机要员说:“等一下,我在补充一点,就是要求两广临海区域的所有政府,必须在离海岸一百里的地方,建好临时疏散点,以防万一敌军突然登陆时会使群众遭到伤害和损失。另外命令沿海各级组织必须全天二十四小时组织人员监视海面,一遇到敌人出现之后,要立即组织当地群众后撤和向上级汇报敌情。在后面的措辞要写得严厉一点。我的补充完了,其它各位委员还有什么意见?”大家都摇头表示没有之后,机要员才跑到电台室发电。


这时候吴永珊停下笔,他拿起刚写好的稿子说:“这是我写的给英国驻武汉的总领事的一封外交文书,已经详细地写明了事情的起因和我党的一些声明和主张,大家看一看还有什么要改动的地方。”大家一张张地传递,看了之后都没意见。我说:“稿子写得很好,做到了有理,有利,有节,就按这个发吧!”


中央政治局随后还作出了一个决定,就是封锁在汉口,广州,重庆的英国租界。除了享有外交豁免权的外交官员可以自由进出之外,其它任何人不允许进出。


在番禺集结待命的广东省军区海防独立重炮团的官兵此时正在离珠江岸边五里远的地方构筑炮兵发射阵地。为了不使被敌人军舰打中而出现大的伤亡,每门大炮之间的间隔拉大到了一百五十米的距离。观察敌军舰的十一名炮兵观察员,利用伪装埋伏在珠江岸边长达两千米的江岸上,并负责利用通信连架设的有线电话,每人引导着一个拥有六门二百四十毫米重炮的炮兵连。为了保险起见,每人身边都有两条电话线和各自的炮兵连连接,防止被敌人军舰把电话线炸断后而使联络中断,出现炮兵找不到目标的尴尬场面。


在珠江两岸负责观察敌人军舰的侦察小分队也不时地用马传递着消息,用马传递消息主要是为了防范敌人查到在军舰周围出现的电波信号而产生怀疑或者是感觉到了危险而逃跑。侦察分队在敌军舰每向前行驶五公里路传一次消息,然后利用五里路一接力的方式,飞快地传到炮兵团的阵地。


随着英国军舰一步步逼进,在重炮团指挥所内的各位团指挥员心情都非常的紧张。团长孙凯在炮兵指挥所掩体内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政委卫国青却在指挥部内来回地走动,参谋长向合平为了缓解大仗前的紧张心情,一个人在指挥部内摆放石子,来模拟和英国军舰即将爆发的大战。只有在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在天津大沽口和敌军舰交过火的副团长宋来友一点也不紧张,他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炮兵阵地的情况。十多年前还是大沽口炮台队官的他曾指挥自己的炮队和八国连军的军舰进行过对射,当时自己所率领的炮队基本上都被敌人的军舰打光了,这一次他是带着报仇血恨的心情,希望能一雪前耻,一举击沉英国的两艘军军舰,为当年死在敌人军舰炮火下的弟兄复仇。


下午三点二十分,军舰离炮兵团预设阵地只有五公里的距离了,在江边潜伏的炮兵观察员已经能看到敌人军舰冒出的阵阵黑烟。接到敌人即将到来的消息后,团长孙凯把嘴上已经抽了半截的香烟一掐,扔在地上一踩,然后对刚从阵地回来的副团长宋来友说道:“老宋,怎么样,一切都布置妥当了吗?”宋来友说:“布置好了,就等洋鬼子的军舰往咱们炮口下钻了。”孙凯拿起指挥所内的电话向各团下达作战的命令:“各连注意,我是01,敌人军舰即将到来,各连做好作战准备。信号兵作好向敌舰发出旗语的准备。”


敌人的两艘军舰并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威胁,舰上的水兵还在甲板上嘻戏,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在敌人军舰进入我炮火射程范围内时,孙凯向在岸边待命的旗语兵下令到:“向敌人军舰发出旗语。”两名旗语兵立即站在江岸边把早已经在事先演练得烂属于心的旗语内容对着英国行驶过来的军舰发了出去,然后迅速的离开。


在前面行驶的‘麦金斯’号军舰的官兵看到了在江岸边我军发出的旗语。在驾驶舱指挥军舰的赫尔利舰长转过头笑着对正在掌舵的大副安东尼说道:“看到了吗,安东尼?中国黄皮猴子竟然要我们的军舰停船检查,这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好吧!我们就让这群该死的黄皮猴子见识见识我们大英帝国海军的威力。”他对着身边的一名水兵说道:“让前甲板上的那门速射炮向刚才发旗语的中国人开火。”水兵马上就走出驾驶舱传达命令。


在前甲板上玩耍的英国水兵接到命令后,立即争先恐后的围着那门速射炮,都想开这第一炮,最终一名海军上士赢得了这开第一炮的殊荣。他麻利地上好一枚炮弹,对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江岸开了一炮。但除了炸坏岸边的一棵树外,什么都没打着。开完这一炮后,在甲板上的英国水平纷纷起哄,嘲笑着刚才发旗语的中国胆小鬼。


让英国人开第一炮的目的达到之后,在江岸上潜伏的炮兵观察员立即引导所属炮兵连向着敌人军舰射击。敌人水兵还没有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时,只听见在珠江南岸发出了地动山摇的巨响。六十六门二百四十毫米口径的大炮从岸边五里远的最小射程向敌人军舰发起了愤怒的狂吼,一发又一发的炮弹接二连三地在军舰周围的江面上爆炸,在水中爆炸后掀起的巨浪和气浪把两艘军舰震得左右摇晃,当时就把两名毫无防备的水兵抛出了军舰。重炮团的第一次齐射效果很不明显,只有一发炮弹击中了‘麦金斯’号后甲板的左舷位置,在上面炸了一个一平方米左右的大洞,但并不影响军舰的性能。还有两发炮弹击中了西蒙尼号,一发击中了主桅上的了望塔,一发炮弹把其前甲板打了一个窟窿,并炸死炸伤十几个在甲板玩耍的英国水兵。


见到军舰遭到了中国人猛烈的炮击,英国水兵赶忙跑向各自的战斗岗位准备还击。两艘军舰上的炮塔立即左转,准备打击在左边江岸上中国人的炮兵阵地。但我军没有给敌人军舰任何的机会,在第一次射击之后,在岸边的观察员迅速地修正了军舰坐标,引导着炮火准确地向着敌人军舰打去。英国军舰上的水兵还在拼命的转动炮塔方向时,我军的第二轮齐射又开使射击了。这一次炮兵射击的效果很好,‘麦金斯’号前甲板被五发炮弹击中,当即就把前面甲板完全炸毁,还在转动的设在前面的两座炮塔跟着下沉,失去了作用。一发炮弹在其左侧吃水线附近爆炸,把麦金斯号左侧炸了一个一米多大的大洞,江水随即流进船舱,并使得军舰向左侧倾斜30度,这一下子就使其失去了机动能力。‘西蒙尼’号也不好过,舰尾炮塔被炸飞,接着一枚炮弹又击中了它的司令塔,把‘西蒙尼’号的舰长和几个军官给炸死。幸运的是在‘西蒙尼’军舰上的舰队司令梅森上校,只受了一点轻伤。


见到自己率领的军舰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之后,梅森知道再打下去除了被击沉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他挣扎着爬起来对着一个水兵喊叫到:“快去,挂白旗,向中国人投降。”一会儿水兵跑过来说道:“上校,我们军舰上没有白旗,连床单也没有白色的。”梅森怒吼道:“那你他妈的就把内裤脱下来挂上去,要快,要不然我们会被中国人给击沉,到时候全都他妈的完蛋。”水兵红着脸尴尬地说道:“可是,上校,我是苏格兰人,没穿内裤的习惯。”梅森没有办法,为了挽救整个舰队的人的生命,也顾不上司令官的尊严,他只得当着水兵的面麻利地脱下自己的内裤,然后扔给水兵。水兵接过梅森扔过来的内裤后,把内库用舰上的拖把顶起,趴在舰艇左侧的栏杆下,拼命地挥舞着。


敌人在舰上舞动白裤衩这一莫名其妙的反常行为很快就被潜伏在江边的炮兵观察员上报到了团指挥所。政委卫国青马上意识到了这是敌人有可能的投降举措,他马上下令暂停两分钟开炮,让在江边的观察员继续密切观察敌人的动向。我军炮声一停之后,举着白内裤的英国水兵马上站起身来继续舞动,生怕我军不明白其投降的意思。在确定是敌人投降之后,团领导马上感到江边准备接受敌人的投降。卫国青见到敌人还在舞动内裤,马上对身边的警卫员说:“快,你去炮兵阵地上把团政治处的熊干事找来,一定要拍下敌人舞动内裤投降的照片。”警卫员立既以冲刺的速度飞快地跑过去找人。


见到把英国人的军舰打得举内裤投降,这可是近几百年来都没有过的战绩,更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一仗。兴奋写在参战的炮团官兵每一个人的脸上,大家都产生了无比的自豪感。但是就在大家欢笑的时刻,却见副团长跪到在江边的河滩上,他向着北方流着热泪说:“弟兄们,兄弟我今天给大家报仇了。我们把英国洋鬼子的军舰打得投降,你们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说完,他使劲地在河滩上磕着头,一直到前额都磕出了血来。团长孙凯和政委卫国青赶忙把他拉起来,孙凯说:“老宋,当年在大沽口死去的弟兄们都是英雄,今天你就作为他们的代表,上前接受英国军舰的投降,告慰他们在天的英灵。”


下五四点二十五分,两艘英国军舰在烧毁电台密码本后,正式地向我军投降。在我军明确要举行受降仪式的要求下,两艘军舰上活着的二百五十七名英国海军官兵整齐地排列在‘西蒙斯’号军舰上的甲板两则。舰队司令杰肯.梅森海军上校从甲板后面走到甲板正中位置,立正后向接收投降的副团长宋来友举手敬礼,并向宋来友报告到:“尊敬的军官阁下,大英帝国海军上校杰肯.梅森率领英国海军远东舰队第七分舰队‘西蒙尼’号,‘麦金斯’号,在与你部的交战中承认战败。长官,请允许我率领两舰二百五十七名英国海军官兵向你部投降,并请你部按照国际惯例保证投降官兵的人身安全和基本人权。”宋来友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他回了一个梅森上校的敬礼,面无表情,声如宏种地大声说道:“杰肯.梅森海军上校,我代表中国国民革命军广东省军区海岸独立重炮团接受你舰队全体官兵的投降,我们将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和基本人权。现在你们可以离开军舰,由我们接管军舰。”随后两艘军舰上的海军官兵被从军舰上押了下去。从广州黄埔驶来的两艘拖轮也在当天下午六点左右到达交战江面,随后将两艘军舰拖回黄埔船厂。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