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于印度,中国的总方略就是促使其分裂。中国的亚洲战略是“中国中心”,印度也想实现“印度中心”,但实际上是“印度斯坦中心”,而印度各邦民族则存在着“地方中心”的势力。在这三角关系当中,中国和印度地方各邦(除了印度斯坦族的中央邦、北方邦等少数几个)存在着一致性。只要中国不像英国那样去占领南亚土地,那么中国和那些大民族就永远存在着合作基础。


“印度”实际上是个模糊不清的概念,漫长历史当中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印度国家”。今日之印度赖以维系其一致性的只能说是印度教,当初印巴分治就是以此为据的。


当今世界之潮流是民族国家。而印度应当算是个“印度宗教国家”。印度教义实际上是相当腐朽反动的,主要就是种姓那套制度。要实现南亚地区的现代化必须破除种姓制度,那么印度zhengfu在这个问题上就会左右为难:种姓理论和印度教义浑然一体,很难分开,彻底破除种姓制度就会动摇印度国家存在的意识基础。


所以,我们中国要为了自身的利益同时也为了整个亚洲的进步,联合印度各地方民族,促使其独立并建立民族国家。


但是印度zhengfu不承认印度各民族的存在,称只是各“语言集团”,信奉印度教的群体才是一个民族整体。这种悖论纯粹是糊弄国内人民。孟加拉国人信***教,相邻的印度孟加拉邦人信印度教,难道两者是两个民族?打个比方,中国的一部分汉族人信奉了***教就不是汉族人而变成了回族人了?


毫无疑问,南亚地区按照语言划分的人群才是民族,世界学术界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认识的,这也是和世界其他地区一致的划分标准。


瓦解印度“宗教国家”的破解处很多:泰米尔人、阿萨姆人、克什米尔问题、那加人等,但是拥有一亿多人口的孟加拉国实际上是南亚地区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民族国家。当初她从西巴基斯坦独立出来就是民族独立。当时印度帮助其独立,一定不会想到这层意义:***阵营的瓦解,可能会唤起“民族意识”萌发,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


还好,因为各种原因,那种效应并没有出现。我们要做的就是要为这种意识推波助澜。临近中国的阿萨姆解放军前来求助,我们却不敢帮忙,除了其他原因,阿萨姆还在印度控制之中,实力也不是很大,还不值得全力去帮助。


孟加拉国却不一样。为了对付中国,美国曰本成立安全体系,印度支持越南占领南沙群岛,他们都成了死党。那么为了共同的对手,中国可以和孟加拉国建立巩固的联盟。


首先和孟加拉国经济上紧密合作,然后政治上支持其鼓动在印度的孟加拉族同胞脱离印度统治,即使不能和孟加拉国统一成一个国家,也至少形成另一个孟加拉族国家作为友好邻邦,同时削弱印度“统一南亚”的扩张威胁。


那么,孟加拉国会不会担心中国的扩张威胁呢?会有一部分人这样想,中国也会有一部分人有这种无知的野心。但只要分析一下,中国如果要扩张,最好的对象是资源丰富、人口密度较小、位置临近易于控制、政治分散的东南亚呢?还是人口密度已达到极限的南亚呢?对于孟加拉国,最大的威胁是来自印度“大印度联邦”的野心,还是来自中国的野心呢?两种野心的含义不一样,具体行为也不一样。任何一个崛起的大国都会有野心,但是中国最无知的人才会鼓噪四处出击的理论,和当年的德日法西斯差不多。换句话说,中国根本对南亚土地不感兴趣。但是印度完全不一样了,自尼赫鲁时代就继承了英国的衣钵,梦想建立从阿富汗到缅甸的“大印度联邦”,继而雄立于世界。在这种背景下,孟加拉国应当提防谁就一目了然了。


古语云:天无二日。中国和印度这两只猛兽不可能真心实意地和谐相处。为了对付印度,光有一个巴基斯坦还不够,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要把孟加拉国、尼泊尔、不丹以及阿萨姆、泰米尔、那加等力量都拉到麾下。支持阿萨姆解放军实现民族独立,还可以把藏南那9万平方公里土地夺回来分给阿萨姆国家三分之一作为对南亚无领土野心的诚意表现。支持孟加拉国推动西孟加拉邦独立。


一旦印度各民族的民族意识被唤起,那种潮流会势不可挡。最终,印度会分裂成二三十个民族国家,形成像欧洲那样的格局,这时,南亚地区才会大刀阔斧地实现社会变革,破除腐朽的种姓制度,走上繁荣富强的道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