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军训故事(军训征文A组)



9月5日,一个我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风和日丽,我怀揣着梦想,顶着烈日(九月的重庆天还很热,太阳也很大)带着一股强烈的好奇心而又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大学校门,迎接我们的是师兄师姐们的热情接待,然后是报到,交学费,领取生活用品等等,忙得不亦乐乎。晚上终于闲了下来,开始整理东西。学校发了两套军训服装,一套迷彩,一套是米黄色衬衣加军绿色裤子,另外还有一顶迷彩帽子,一个八一帽徽,一双解放鞋,一个军绿色挎包,一条军绿色腰带,一条深蓝色的领带(女生的好象是红色的,记不清了),一对学员肩章。拿着这些装备,我简直是爱不释手,这可是我的当兵梦啊。次日无事,和室友及结交不久的朋友们逛了一躺校园,感受了一下大学生活。


6日早上一大早大家就开始试穿自己的衣服、鞋子之类的,可我马上发现我鞋子太大了,然后和一群朋友集体去调换。最惨的是我们室友,个子1米93,没他穿的军服,说退钱给他,一听说退钱他两眼放光,呵呵,真是可爱极了。午后,突听有人在楼道里大喊:“接辅导员通知,计科系的,3点在办公楼前集合迎教官。全部统一着迷彩服,带帽子,解放鞋,佩带学员肩章,帽徽要带正……”听此通知,大伙又忙开了,全部换行头,陆陆续续向办公楼开进


一出宿舍楼,放眼望去,只见一片绿色,整整齐齐,声势浩荡,煞是壮观,在已经集合好的队伍中穿行,宛若置身军营,让人心潮澎湃,又很让人着急,只想赶紧赶到目的地。终于到了,辅导员正在编队,按要求所有军训学员以系为单位分站道路两旁,从校门直到宾馆,当教官经过的时候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了小雨,大家都抱怨起来,不知道要这样站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教官们的车到了什么地方,感冒了还杂军训……大家都悄悄的讨论着。雨终于停了,太阳又出来了,哎!这天完全一娃娃脸,说变就变。前面的同学终于从校门那边传话过来了,教官们马上就到了。大家骚动了下,马上开始整理着装,站好。听见了前面的掌声,车到了,然后又听见了集合等命令。掌声越来越密,越来越响,终于看到了教官,分两路纵队朝我们走来,最前面的是一名少校和一名上尉,大家都使劲的鼓着掌表示热烈的欢迎,“一,二,三,四”教官们以口号回应着我们。


晚饭后集合,按院系分为连排,我分在四连一排,几乎都是男的,谁叫是理工的呢。我们的教官是个二级士官,连长就是开始走在前面的那个上尉了。分队完毕,就各自被带走。教官自我介绍:“我叫周冲,河南人,98年入伍,是***部队***的一名通信兵,望以后的20来天大家好好相处,互相学习......大家今晚的任务,是知道一些简单的队列命令,熟悉过后就唱歌,拉歌。”然后就开始队列命令的讲解:立正,稍息,向后转,向左转……跟着就开始练习了,大家都很认真,谁也不敢说话。一会就教大家唱一些熟悉的歌,团结就是力量之类的。反正第一晚特别简单,没过一会,团长就叫教官讲评带回,另外吩咐明天7点半广场集合。


翌日,到了广场发现人头攒动,一下呆了,我的连队在那里呢?很多人都在找自己的连队,我费好大劲才找到了有点相似的连队站了进去,昨晚的队形早忘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站进去再说。还好,一看教官还认出来了,没站错心里乐着。然后集合带队到篮球场,开始正式的军训了。


“全体都有了,立正”教官在喊着命令,“向右看齐,向前看……你看看你们什么记性,昨天都教了的,现在还不规范,队伍也给我乱站……”边骂边给我们调整队形,纠正错误。一上午就这样立正,看右看前的训练着,太阳渐渐上来了,挺毒的,我们这时候才注意到我们的位置什么都没,完全处于暴晒状态。一些女生和男生就开始嘀咕了,教官又喝道:“说什么呢,大点声行不?让大家都听听啊,有意见是吧,那就去开免训条啊,要知道这样才能晒出好兵。”声音没了,大家不敢吭声,训练继续进行,重复那单调的动作。(你们教官说话没有一点乡音么?如果带点乡音的话听起来会比较好玩)而且没有人做错动作吗?没有同手同脚的?汗水湿透了衣服,人也似乎体力不支了,但教官好象仍旧没一点放我们回去的意思。时间似乎和我们作对似的,过得真慢,好难挨!,终于,哨声响了起来,各排讲评带回。大家一下都欢呼起来,疲劳顿消,人也恢复了生机。教官摇摇头,似乎在说:“看来是没累着。”


中午连长和教官们(以后也称排长)来我们宿舍,教大家整理内务,要求可苛刻了:规定凳子全放在书桌下靠左侧,毛巾叠成方形放在脸盆正中央,连牙刷的朝向都规定了,哎!然后最难的来了叠被子,教官师范我们跟着练习,连一个褶皱的不允许存在,用教官的话说军训就是军人的训练不得含糊。还好,我们家军人多得是了,这个我早学会了,我一个劲的笑着,这可难不到我。严重的后果就是,在以寝室长为核心,室员为领导小组的逼迫下,这20来天全寝室的叠被任务交给了我,另外还威胁不要到处说,哎,这什么世道啊,就因为我会叠被,上天就这样对我。不过,最后得到军训领导的表扬,让全连来参观我们的寝室,在我们的影响下,我们排我们连得了个内务第一,呵呵,我脸都笑烂了。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太阳越来越毒了,就怕我们晒不着似的,他一个劲的在天上加油晒。教官正在折磨几个学员:你,你,你出列,到前排来,整个一机器人似的,你们就不会灵活一点啊,来来给大家表演一下。“立正,向右看……齐。”哈哈,哈哈,哈哈,大家都大笑起来,隔壁几连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在笑着,还在那挤眉弄眼的。怎么啦?原来教官齐字刚完,其中一人帽子就帽子就向右飞出老远。回去吧,你们都回队列吧,教官很是无语。一会连长来了,把几个排长都叫到旁边开会,弄得很神秘似的。教官回来就队伍前,来回徘徊,走到我面前:“你出列,到那边站着。”我一下傻了:完了,我可怎么了,我没犯事啊。心里纳闷着到批旁边规规矩矩的站好。等了一会,从各个排都有人陆陆续续出来站在我身后,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那傻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连长来了,说道:“你们50人是我们新组成的四连一排,是我们连的精英,是要代表我们连参加以后几次的汇报表演的,因此……周冲仍是一排排长,原四个排剩余人员进行改编……”大家的心都掉了下来,有底了,可有谁知道,这就是我们“魔鬼”训练的开始。


自从进了这个所谓的精英排,连女的都没了,以前怎么说也有个吧,现在全男的了,训练也有点不同了,人家休息20分钟,我们就休息5分钟;人家站军姿,我们也跟着站,人家全部都站完了,我们还得多站10分钟,这啥年代啊,苦啊,可也苦尽甘来。起步走,敬礼都训练完了,然后就要进行阶段汇报,由于时间短,就每个连出一个排进行汇报,还是我们连长英明啊。我们排都高度紧张起来了,受了这么多罪终于有机会得到补偿拉。该我们上场了,大家都清嗓子,整理着装,站好等命令。随着我们震耳的口号,入场了,进行:立正,向后转,起步走……的表演。教官报告:“……表演完毕,请首长指示。”掌声响了起来,领导表扬;不错,声音大,步伐整齐,士气高……虽然下场来才发觉大家衣服裤子全湿透了,连袜子都挤出汗水,可大家都乐着,得了第一嘛。


没过几天开始训练匍匐前进了,教官真严啊,人家其他排爬个一两米就算了,而我们怎么也得爬个10米,那可是铺着炭渣的跑道啊。教官先示范了各种姿势,然后我们以组为单位进行练习,没做好的,腿抬得高的,教官就一脚下去。就这样爬了四个来回,当时感觉蛮刺激的,大家都拼命的练着,谁知道最后回寝室,衣服裤子一脱手,肘,膝盖全磨破了,那个痛啊没法说。(这期间好象有件事闹得大,因为一教官打了一个学员耳光,最后好象是给了个处分什么的)训练完了,大家就一群泥人,黑咕隆咚的。我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一解散就往食堂冲锋,抢饭吃啊。那时候,人人的饭量之大,不可想象。我的就翻了3番,那个饭堆在盘子里像座小山,手,脸都也不洗,闷头就吃,不知道旁边那几位学姐当时心里是杂想的,反正那表情极为不对就是了,呵呵。


又过了几天,要开始拉练了。大家都做准备,我记得那时候好象超市和面包房的干粮都卖光了,那些老板那个脸啊,简直没法形容,就想学校天天拉练就好了。次日,在运动场作了个动员大会,就开拔了。分两路纵队,从后校门出去,场面有点壮观就是了,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听说后面还跟了几辆收容车,医务车之类的,受不了就上车,但是连队要扣分。每次那些领导开着车,从我们旁边经过的时候,我们排就全部左转,敬礼,高呼:首长好。那些领导,赶忙摇下玻璃,向我们挥手。也许就因为这个,我们得了拉练第一吧,哈哈。走到中午在一小镇的市场休息,给我们派的地方简直不是人呆的,丑死拉,要不是有领导在,我们早闹开了。下午继续,搞了个遭遇毒气袭击,大家忙扎上袖子裤腿,拿出湿毛巾捂住脸,快速通过烟雾弹(毒气)区,还搞了个遭遇敌机袭击之类的,反正搞得大家到处乱跑,弄得个灰头土脸的。还是可怜那些女生,被拽着走,有些还特“坚强”,就是不肯上收容车……我们和教官就在后面一直喊:前面的行不行啊,不行的话,我们排出人出担架啊,你们不知道我们走的可好心酸啊,哈哈。36公里路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了,甚是快啊。


歌咏比赛可丢人了,我们排搞了个倒数第一,连牌子都举反了,被其他排笑了几天。教官安慰道:我们那么多第一,这次还是个第一啊。还是音乐系的强,刚唱一句歌词,下面就掌声雷动啊,不得不服。临近训练尾声了,早上也不让6点起床了,晚上也开始训练打军体拳了,说到时候要表演。教官这个上照样不含糊,大家可得练好,以后有用的地方,呵呵。我们就在杀,杀,杀的喊声中拼命的挥舞着。那天晚上,对面的音乐系女声朝我们方向打过来,我们也朝她们方向打过去,到了中间我停住了,教官冲过来对我破口大骂,你想干啥,我叫你停了吗,给你命令了吗?“报告教官,前面有女生。”“女生怎么拉?你把她拉过来啊,怕什么啊,我们排不是没女生吗?”倒,教官一个人偷乐。


最后的汇报表演也完了,我们得了个全面第一。不得不感谢我们教官和连长,就因为他们的严格训练,我们才有这样的成果。就因为这次军训,我感觉我身体强壮多了,皮肤也是健康的黑,我得意的笑着。29号,教官要走了,很多的人,太多的人早早的起了床,在校门口等着,静静的等着。教官们列队出来了,一大群女学员冲了上去,抱住哭成一团,那么大个教官也哭不成人形,哎,要多伤感有多伤感啊。或许我们排全都是男生的原因吧,没有一个人哭,以军人的方式告别,敬礼!教官一路走好!


通过学习军事理论知识,增强了我的爱国意识,使自己多了一份责任感。这段美好的生活,将被永存记忆,这是我人生的瑰宝。

本文内容于 2007-11-24 20:43:58 被acatdu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