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出生在顺德一个平凡的人家,虽不富裕,却也和和美美。父母望子成龙,所以,从我一出生开始,就对我严格要求。

有的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的父母就比别人凶一点啊?我真不幸,竟会生在这里。

可我的想法的转折点,就是那次军训。

作为初一级的新生,我被“关进”了黄埔军校。虽然只有短短的4天时间,但已经在我心中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三十多度的气温里。我们披上了厚重的军装。就在烈日当空的空地上站军姿。

“正步走”教官下达了严肃的口令。我们这群猴孩子就像一盘散沙,各有各的走法。教官生气了,也就是我们噩梦的来临。“趴下!50个俯卧撑!”教官大声叫道。“天啊,50个!”我不禁小声讲道。但教官的耳朵似乎是雷达,这被他听见了。“小男孩,你多做20个”教官命令道。

我一肚子的火气,可由不得不咽下去。因为我明白,挑战教官,就是以卵击石。

好不容易熬了一天,我已经累得脱了形,到了晚饭时间,我们在空地上进餐。可以看到这些“美食”,我又皱起了眉头。饭比石头还硬。菜就像猪吃剩的。汤简直就是盐水。最可笑的要数那饭碗了—破了一个洞的废铁。我只好赶快咽了半碗“石头”就回到宿舍。

晚上收操后,教官给了我们一个特殊的命令,就是让我们写一篇800字日记。

“800字!”我们说道,“能不能少一点啊?”“不行”教官以严肃的口吻说道。

这时,我像吃了豹子胆似的,冲上去破口大骂:“你读过书没啊?你的老师教过你写日记写800字吗?”教官一听,立即抓紧我的衣服,把我拉起来,吼道:“别废话,叫你写就写!”口水喷了我满面。

我吓蒙了,赶紧闭嘴。当然,最后我也没写。

晚上躺在床上,我的心被寒冷包围着。其实以前我多幸福啊,我不应该经常埋怨啊••••••

四天后,我手中捧着“黄埔军校优秀学员”的奖状,踏上归途,我的心是难以形容的愉悦,因为,我有回到幸福的怀抱中了。同时,我还明白到,其实世上没什么东西可称得上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