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朱元璋造就了人的奴性和清王朝的"拿来主义"导致了自身的"汉化"

南京,虎踞龙盘之所地,明初时的帝王之都,也曾经是解放前旧中国中华民国的首都.毛泽东一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真是气魄宏大,当读到"百万雄师过大江"时,心中是何等地豪迈!到南京故游,你就不能没有历史沧桑之感.曾几何时,当李自成率声势浩大农民军破北京城,百官闻风丧胆,四处逃散,崇祯皇帝孤家寡人,只有吊死在歪脖子树上,紧接着吴三桂又引清军入关大败李自成,在全国一派混乱之时,明旧臣又在南京拥立起朱元璋的后人朱光弘为新皇帝,在风雨摇摆中又建立起了小明朝廷,虽回到了起点,但已今非昔比,这小明王朝只不过是腐朽的大明王朝的延续.只能龟缩南京,过一天算一天,在灭亡的恐惧煎熬中度日如年!

看到这样的明王朝的历史,也让人生起抚今追昔之慨.

相当年明王朝立国之初曾画角吹难,气象万千,何等的气魄!只要跟皇亲沾上边的都仿佛沾了仙气,不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吧,就是朱元璋的陵墓南京孝陵山上千头放养的梅花鹿,也每头脖颈上都挂有银牌以示标记,凡捕杀者以死罪论处.在百姓看来,那跟天上的"天马"一样,让人敬畏啊!而到了清初,苑内鹿群随意让人捕杀,鹿颈银牌也失去了原先皇家的权威,都落入到捕杀者的手中.再流入民间,让后来的考古学家再去探究真伪了?也难怪在清初就有人发出"无端射取原头鹿,收得长生苑内牌"的叹息!

明王朝垮台的太快了,让在关外的满人部落顺手拣了个天大的便宜,几乎不费什么大劲就得到一座锦绣的大好江山!正因为如此,处于半原始状态的清统治者过早地接下了明王朝的天下.他们既欣喜若狂,又万分珍惜,为了坐稳这江山,清初的统治者就开始励精图治,对于如何"齐家,治国,平天下",如何"安邦治国"?这从游牧民族出来的清王朝统治者们完全是一付"拿来主义"的作风,对中华民族的政治遗产和历史文明,他们几乎是全盘吸收,这转型期之短,令人诈惊,这满洲人完全把老祖宗传下来的一套全部放在一旁了.尤其在作为治国之本的律法一项上,几乎完全沿用了明时代的.可以这样说朱元璋不但是明代的祖师爷,也是清代的祖师爷!

顺治第一部法典<<大清律集解附例>>几乎就是明代<<大明律>>的翻版,而以后奴性化的科举制度更是如此.

为何一个腐败的,被推翻了的王朝,其律法被对手奉为至宝?如果这个至宝是良法,那么,这个庞大的明王朝帝国又如何走到灭亡的一步?

当然朱元璋是看不到这一幕的,但为了防止出现这伤心的一幕,使王朝顺利延续,朱元璋这个开国皇帝确实是殚精竭力,煞费苦心.

长达数十年的大厮杀的战争之后,朱元璋面临的问题是:大动荡之后社会的复苏与发展;二是整顿吏治以消除腐败,使庞大的帝国能够驶上一条长治久安的良好轨道;再有就是铲除有可能在短期内威胁皇权的所有隐患.

"社会的复苏与发展"虽有难度,但在任何一个朝代,在创始阶段大都能很快收拾好动乱的残局,进而迅速走向黄金阶段,如唐代的贞观之治,清代的康乾盛世.这是因为帝国初期的君主大多能力过人和励精图治,还有在他们接手的时候国家则结束长年混战,处于破败的低谷,由低谷向上攀登,很容易上升到一个相当的高度.这个阶段各地的地方官员用以夸耀政绩的经济迅速增长,其实与他们本人的管理能力并没有本质上的关联.但是百尽竿头,却很难更进一步.天纵之才的朱元璋更明白这个道理,他经历过元代统治,很了解正是由于元代晚期吏治的极度腐败才给自己以推翻旧朝,建立新朝的机会,而他自己的天下,自然不能重蹈元朝的覆辙,在建国之初,更不能疏忽了对吏治的整治而为今后的江山留下隐患.

朱元璋采取了未雨绸缪的做法,并且狠辣无情.他对臣下的告诫是,要让那些贪污腐败分子犹如置身荆棘之中,寸步难行,既便是出了这荆棘丛,也得落一身体元完肤.朱元璋颁布<<大明律>>,把<<受赃>>专设一篇,条目详尽严谨,惩罚苛刻残酷,并且在<<大明律>>之后又相继颁布<<大诰>>,<<大诰续篇>>,<<大诰三篇>>等等,这一切构成了中国历史上仅见的对官吏贪腐行为超强的律法罗网.律法内所规定的刑罚手段,其残酷程度骇人听闻,实施之中,不少官员被凌迟,阉割,剁手,挑筋,诸多汉代即遭废除的肉刑被再次启用,更有一些则是全新的发明---这一层是刑罚之"重",而刑罚之"广"也相当骇人;一旦凡有贿案发生,必定顺藤摸瓜,轩尽杀绝;二是不避皇亲国戚,凡皇族贪赃,量刑尤重.朱元璋的女婿边关走私茶叶,案发即被酷刑处死,朱元璋为了执法就是这样六亲不认的.

除此之外,对待那些文臣武将们,朱元璋还有另外的一手----耐心的政治思想工作,他先后发布了<<铁榜文>>,<<资世通训>>,<<臣诫录>>,苦口婆心地告诫大家,效忠皇帝如何的重要,是如何的光荣,而欺上满下又是如何不可取,如何的会传为千古骂名.朱元璋甚至还鼓励儒生们去向一众武将宣扬忠烈死节的道理,的确用心良苦.

老百姓当然是欢天喜地看到腐败官员受到酷形惩罚的,就是今天也是一样的心情.最高统治者的法外施刑很容易被更多地视为英明决策.

比如包公断案,让陈世美刀起头落不也千古传颂吗?要知道,这些严刑峻法的实施,并不仅仅依赖官僚机构的制度化操作,朱元璋本人把皇权发展到高度集权的地步,废除中书省与丞相,几乎一手总揽天下事务.

朱元璋颁布一系列律法也并非全是"以法治国"目的的,而是历史上惯用的"以权谋治国"的方式方法.在他眼里,律法仅仅是诸多治国权谋中的一种.就是如何把家天下代代传下去.

对于广大官员和士绅阶层来说,小心谨慎不去触犯律法并不能确保自己的安身立命.在封建时代统治阶层可有皇权和官僚集团两大类,派系之间寻求的是一种平衡,朱元璋为了使这种平衡能够安稳地持续到他的继承人那里,就不得不"倾轧"官僚集团",使官僚集团的力量弱化到能够和自己的继承人取得平衡的地步,因为继承人的力量到底是不如自己的,而皇权与官僚集团间的力量平衡才能保障政权的稳固.

太子曾劝说朱元璋不要杀人太多,朱元璋气愤地把一枝荆棘摔在地下,让太子拣起来.荆棘太多,太子难以下手,朱元璋把荆棘上的剌全部削光,把光秃秃的荆棘塞到太子手里,说"我这些做法,都是为你消除荆棘上的尖剌啊."

出于权谋术上的考虑而进行的铁腕反腐必然先天就存在弊端.反腐是自上而下的,法外施刑的泛滥说明它并不是要一种完善的律法体制.而根子里又有着制衡官僚集团的这一深层原因.皇权所追求的是"说了算"的制衡结果.所以说这种反腐败运动与百姓的利益并没有任何实质的关联.于是吏治的整顿并不像草根阶层所看到的那样某官僚因为贪污受贿,营私舞弊而受到毫不留情的制裁,而是这个倒霉蛋被他的敌对派系借着整顿吏治的理由而加以迫害----虽然"受害者"并不冤枉,他们的对手,其自身也不会比这个"受害者"干净多少.而皇权又正好借着官僚派系的倾轧来整治整治官僚集团----这是一个复杂的博弈过程,而朱元璋正是这类博弈运动中的高高手.

单看洪武年间最著名的胡惟庸和蓝玉两案,前后历时14年,牵连至死的近五万人,而后的空印案和郭恒贪污案再起巨大波澜,不但官员被严办了无数,追赃还波及到了全国各地的很多富户那里,导致大批富人破产----这让人不禁怀疑,借此大量敛财之举是搂草打免子的结果还是其本身就是当初的直接目的之一?同样清朝处理大贪官和坤不就有民间"跌到和坤,撑饱嘉庆"这么一说吗?腐败官员受惩处,为富不仁者受制裁,一些地方也得到相对的太平.其实这些"战果"却大多是权谋斗争下的副产品罢了,想当然地认为这个"副产品"就是"正式产品",就是原始目的的本身,因而歌功颂德,咏叹皇恩浩荡.

正因为如此,这就注定了封建社会反腐败的不可持续性和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更让人恐惧.因为你虽然有可能成为一场上层社会博弈的受益者,也同样可能被莫名其妙地牵涉进去,成为受害人.

所以上千年来,百姓们对青天大老爷的天真期待往往成为泡影.

在家天下的时代里,百姓只是帝王的私产,无论被恩典着还是被虐待着,他们通常只有默默接受地份儿.主流方面,在一个权谋的大环境中,谁都有自己一个"小权谋",都在与他人对博弈而非自身的正直努力来蠃得生存与发展机会.在这样的过程中,潜移默化,权谋渐渐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人们都会自觉不自觉地运用它.

理想与现实始终是冲突着的.官方永远宣扬圣人式的道德标准,而真正相信的人却经常成为被社会秩序迅速淘汰的对象.

著名的海瑞是极少数这样幸存下来的人,他非常接近圣人的标准,他家图四壁似的清廉使他注定只能成为一个戴着光环的榜样而无法使人效法.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海瑞式的人物起着一廉遮百丑的重要作用,这应了"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慈孝;国家混乱,有忠臣."的名言.

明朝历十七帝的江山终于变做了"南明"."扬州十日"之后,清军开始逼近南京.这时候的南京,不再是大王朝的帝都,而是南明弘光的小朝廷的首府.

当初朱元璋对子民加强思想奴化搞"八股取士"把孔孟之道及四书限制在朱熹<<四书集注>>的思想框架里,参加科举考试之人不得有任何个人见解,虽说科举制度给平民百姓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但也让你放弃个性而养成奴性,放弃思考而一味顺从.这样读出来的人还有什么独立地创新精神呢,只能生搬硬套,搞"中庸之道"搞"克已复礼",除了郑和的七下西洋外,你还能看到这个民族在当时的开拓和首创精神吗?

后来的清王朝对这也采取了"拿来主义",这读书人不惜一切为贪图权势,追逐名利在科举场上的种种丑态,这<<儒林外史>>就是最好的注解.

虽说现实利益是巨大的,但也有极少孤高自重的知识分子,如贵溪儒生夏伯启叔侄不愿被明政府征召为官,双双剁下了左手拇指以示决心,结果被朱元璋砍头抄家.残忍实为历史之罕见.

就是这样,天下臣民渐渐按照朱元璋的心愿,变成具有奴性最强的顺民,而读书人更成了奴性最强,伪性最重的一个阶层.

人们都成了任人宰害的羊群,变成了沉默的羔羊,天下的百姓都成了他们希望的善良之人!

这时朱元璋成了一大群绵羊的头领,而不是做一个人间的君王.是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这天下反而离不太平的日子就不远了!

一番风雨,清军入关."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这时明帝亡国在即,其子民也将"亡天下"了.这小南明朝从它诞生之日起就腐败横行,内部的狗咬狗争斗愈演愈烈,各路诸候各霸一方,谁都不看好这新立的皇帝,也不把这新皇帝放在眼里.清军在"扬州十日"屠杀之后继续进军,轻易突破了长江防线,逼近了南京.

南京上下慌乱一团.先是弘光帝秘密出逃,紧接着,权臣马士英也出城逃走了,剩下的重臣们忙上忙下,辛苦非常,匆忙组织了南京临时政府,并且组织官员和百姓安排向清军的投降事宜.

整个南京城里没多少人反对,虽然接受异族统治会让人们非常不适,但趋势避害的现实主义和几代传承的顺民心态还是做出了"顺从"的决定.

极少数的满洲人摧枯拉朽式地横扫中原大地,非但很少遇到过真正有力量的抵抗,反而迅速吸纳着归顺过来的汉人势力,使自身的实力翻番地扩张.他们之所以做到这一点,是由于他们具有较强的社会组织力(游牧民族为适应恶劣环境必须具备的)和进行镇压的坚决性与残酷性,还有他们的首领具有远大的征服目标的坚定贯彻开拓意志,从而焕发了整个民族团结协作共同对敌的精神和战斗力.而明末中国的地区性和集团性反抗力量是分散的,内耗的,因而是易于各个击破的.

朱元璋把他的人间国土如愿以偿地变成了绵羊世界,而这个绵羊世界在他之后却终于在失去了强有力的头领之下遭受到虎狼的入侵.南京的"顺民"们在降臣的带领下开城迎降,家家户户用黄色条幅写好"顺民"字样,并在门口焚香设案,当时有人就冷眼旁观记下了那些文武百官争相投靠新朝"膝软于棉,面厚于铁"的百般丑态嘴脸.

清军与前一段时间在扬州大搞屠杀时判若完全不一样的军队了,清军在南京一面公告明王朝的荒淫残暴,表明大清是解放者,会实行亲民爱民的德政.并在城市当中划分界线,军和民分别安顿在两旁,互不干扰,对违纪的八名抢劫南京的满州士兵公开处死.清军对南京的占领,标志着整个中国已完全在他们的撑控之下,清统治者除劝农桑,鼓励垦荒,发展生产外还对故明罢谪清臣和各地"隐迹贤良"也一并征擢,为其取代明王朝以后敲骨吸髓地盘剥,掠夺和大兴文字地狱,准备了充分的条件.

中原百姓顺民当得好啊,说留长辩子都留了,只是西北部少数民族反抗这样的剃头令,结果被残酷地镇压了,有个别誓"不当亡国奴"的在大势所趋之下,亡命逃到了日本这样的国家,若干年后居然被称为"明朝遗民",成了真正的海外之游子.

自从盘古开天地,只有毛主席领导人民第一次也是史无前例进行了自下而上的革命,推翻了上千年来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让人民翻身,让统治集团与人民平起平坐,具体地体现上让人民当家做主人,让人民参预对政府事物的一切监督管理.为了防止人民政权变质,让人民自下而上地开展一场又一场体制更新的自我清理运动,让官僚阶层对人民的利益不能有丝毫地怠慢,这是过去未曾有过的人民民主啊,因为这样的民主,是没有官场的潜规则和官僚们的权谋;更没有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和腐败滋生的市场.

清朝初建时,只有明朝这唯一的参照物,这对根本没有真正立国也没有自己文化系统的满洲人来说,对明朝主要是汉民族为主中华民族上千年文明史,也全部实行"拿来主义"了,这就使他们跟上时代的发展,融在了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了,也同时大大开拓了我们的疆土.但清王朝的建立,对一个得到政权的游牧民族来说是难得和非常不容易的,在外部世界还封闭的情况下(有自然的因素和人文的原因),对汉文化和文明采取"拿来主义"也不是不可取的,至少可以融入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也促进了本民族的进化,在这个适应过程中也许会出现社会的倒退,但这个退一步可以换来今后的几大步.很遗憾地在那个时代,除明朝外就没有选择性,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如果不是那么太快取代明朝,也许还可以对西方实行"拿来主义"的态度,象日本"明治维新"那样也未尝不可,真是造化弄人,空留遗恨啊!

不幸的是,好的吸取了,这糟粕也接受了,因为"拿来主义"的实行,作为一个这汉人的崇尚宝座的心理,以及汉人的以宝座为核心的文化结构,也为胜利了的清统治者们准备了温床.在这个温床上,入境随俗的清统治者,作为一个文化落后的暴力集团,凭借中原的传统文化确立了他们的奴役性的政治秩序以后,由于舒适和安全感而松懈了,日益弱化严重地挥霍浪费国家资财.起初宫廷还查禁贪污,但由于各级官员同属于一个利益集团,也由于宫延本身是贪污腐化,挥霍浪费的大本营,这种查禁既不力也无效.后来连皇帝自己也公开地,明目张胆地贪污腐化以图乐享受了.在这种大背景下,明代这个官场上的权谋的博弈像无法消除的病毒一样传染到这个新的王朝,并逐渐发展,到了清朝的晚期,这权谋的腐败如同痼疾的恶化无药可救,清朝晚期,这个帝国已腐朽不堪,奄奄一息了,再对西方实行"拿来主义"就只能让中国成为被西方列强逐渐瓜分的殖民地,所以不进行一场彻底地革命已无法改变这种半封建半殖民地这种落后挨打的旧中国局面了.

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到了晚清,偌大一个帝国实际权力居然落在了一个只深居皇宫的女人手里,真是匪夷所思.但这就是历史,她就是慈禧太后,如果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候,但也是在百战中打出来的,朱元璋更是如此,他们都是权谋大师,更精通官场的潜规则,但慈禧更胜他们一筹,真是巾国不让须眉,让天下男人汗颜.当咸丰皇帝死时,留下了两个皇后,既东后和西后,西太后就是这位慈禧了,还有咸丰皇帝死前临危受命执掌朝迁大权的顾命八大臣,相对慈禧来说,这夺权机会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除了子幼母壮外,慈禧就没有任何本钱了,可这慈禧除了耳尘目染外仿佛天生就得了这官埸上要弄权谋的精髓,她得心应手地运用起这些手段,一出道就出手不凡!她先将东太后玩于股掌之中,又利用不同的对手的倾轧,以四两拨千斤的极小代价发动政变将顾命八大臣的首领载恒,端华,肃顺处死,将另外五个顾命大臣流放边关,终生不得录用,自此实行垂帘听政,这期间她依靠曾国藩,李鸿章等组织的汉族武装先后镇压了太平天国,捻军,和苗民回民的起义,并让所有手握实权的重臣对她俯首听命.当光绪帝实行戊戊变法触动了这个女人的既得利益时,她就发动政变,捕杀谭嗣同等六君子,将光绪帝终生囚禁,她掌控清朝这个庞大帝国达四十七年,但她完全以官场的潜规则权谋来治国,来博弈,使清政府在晚期腐朽不堪,区区不足一万人的八国联军就将这个在中国舞台上翻手为去,覆手为雨地西太后撵出国都,在逃难中,一时连吃饭都没有着落,不得已只有同西方列强签下了一个个丧权辱国的条约,才保全了她的权力,但她一死这个庞大的封建帝国就土崩瓦解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民族的耻辱的历史啊.这最后也让清王朝在"拿来主义"中失去了本性,落得和明王朝一样的下场.

让人不堪回首的是:一个泱泱大国亿万苍生的命运竟由一个小特权集团内部斗争,幕后交易来决定,而亿万人的意志竟然对历史道路的选择不起任何作用?几千年的历史从来都是武力出政权,而不是人民意志出政权.面对晚清近百年的历史,我们不禁要问那时为什么彼得大帝能为俄国做到,明治天皇能为日本做到,而光绪皇帝就做不到呢?

今天,在一个全开放的世界里,中华民族不能一切步西方的后尘,要"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和"推陈出新",只有这样才能让国家有创新有发展,一个没有创新精神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不能什么都是外国的好,更不能什么都是"拿来主义",要批判式地吸收.更不能失去我们的本性.这个本性就是我们一定要坚持走符合最广大人民利益的社会主义道路和指引我们中华民族走上强国富民的毛泽东思想!


本文内容于 2007-11-25 11:00:32 被董刘纪元存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