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的黑色贝蕾帽中国雄鹰特种大队

片片红叶将昔日群雄逐鹿的蒙山带进了深秋时节,习习秋风把昨天孟良岗战场残余的硝烟轻轻拂去。


忽然,阵阵战机的轰鸣声由远而近,打破了深山幽谷多年的宁静。放眼望去,几十架武装运输直升机呈梯次队形凌空而来。同时,蜿蜒起伏的山道上,由喷涂着迷彩图案的装甲输运车、侦察战斗车、战场电机车等数百辆特种车辆组成的绿色长龙隆隆向前开进。透过卷起的蔽天烟尘可以看到,一排排头戴黑色贝雷帽,臂嵌利剑闪电标志,脸上涂满油彩的军人精神矍铄,目光犀利,宛如一座座雕塑。神秘的面孔,陌生的车辆,与众不同的穿戴和气势,引起路人的驻足。


这支充满神秘色彩的部队,就是济南军区的“雄鹰”特种大队。此时,正以空中运输和陆地摩托化机动相结合的快捷机动方式,向演习地域集结。


“炼狱”训练,个个身怀绝技


“雄鹰”特种大队是一支集特种侦察、特种作战于一体,编制精干,装备精良,可遂行陆地、海上、空中三栖作战任务的新型部队。为了成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雄鹰”队员个个经历了超常的严酷训练。


在这里,每名士兵除每天完成正常的训练课目外,还要进行拉力器、杠铃、哑铃、臂力棒和俯卧撑等各100次的“十个一百”练习。早晚两次10公里武装越野,是特战队员每天的必练课目。特种部队教官制定了一个同中国足球甲A队员体能测试类似的“12分钟跑”,但却大大超过甲A标准。12分钟,3300米及格、3400米良好、3500米才能达到优秀,并且是在阴雨天和泥泞坡陡的山路上测定。


特战一连三班,班长鲁法忠的床头墙上贴着一张“硬气功一日练习计划表”:气沉丹田练静坐30分钟,身体倒立头顶地30分钟,头撞墙500次,手掌、拳头、双肘、双膝击打沙袋各300次。我们随便找出一名战士,只见他头顶上露出鸡蛋大一片秃斑,手掌手背布满坚硬的老茧。由此可见,特战队战士平时训练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训练场上“雄鹰”队员们尤显身手。他们飞车捕俘,好似杂技演员在表演特技飞车;攀援绝壁,宛若敏捷机灵的猿猴;擒拿格斗、制服强敌,就好比在囊中取物。


特种射击场上,模拟施放的毒气弥漫着,400米外的靶子,在浓浓的烟雾中忽隐忽现。只见4名全副武装的“雄鹰”队员飞速跃进到射击地线,卧倒、出枪、上膛,“叭、叭、叭”一阵激烈的枪声响过,14个靶子全被击中倒地,前后仅用了1分40秒。


一场营救人质的演练,随着一阵刺耳警笛开始了。8名“雄鹰”队员分乘两辆装甲防弹车,呼啸着扑向一幢孤零零的六层大楼。队员们翻身下车,两名队员正面进行攻心喊话,其他队员悄悄迂回到大楼侧面,利用楼层的水管和阳台,“嗖嗖”几下攀到楼顶,顺势垂下两条绳索,“刷--”两名队员破窗撞入被扣押人质的房间,子弹像长了眼睛一般射进“暴徒”的胸膛,而紧挨在一起的人质却安然无恙。


上天入海,练就“三栖”硬功


在济南军区特种大队,2/3的队员能熟练驾驶坦克、装甲车、汽车等各种装备车辆;人人都能掌握万米泅渡和海底潜行技能;1/3能乘机执行伞降、机降侦察作战任务。经上级考核和参加实兵实装演习检验,这个特种大队已经具备了陆上渗透、空中快速机动、“三栖”侦察作战的应急机动作战能力。


随着、架架飞机掠过,蔚蓝的天空上飘下朵朵彩色的云霞。有人把跳伞形容成“天女散花”,可没有人知道每次跳伞着地的冲击力是450公斤,“雄鹰”队员们要经受600次的地面训练,小腿必须经历“三肿三消”,才有天上美丽的三分钟。该特种大队已经连续5年圆满完成上万人(次)的伞降训练后,前不久,还首次顺利完成了利用直升机伞降,实现了该大队伞(机)降训练向多机型、多伞型、多地域、全天候的作战能力的转变,使官兵们能在复杂地形、殊气候下顺利执行各项特种作战任务,


大大提高了部队战斗力。


盛夏的8月,鲁中某山区,一场高技术条件下的实兵对抗演习正在进行。只见“红”军一架直升机从山谷中超低空飞行,巧妙地避开了雷达监视,降落在“敌导弹阵地”的附近。12名满脸涂着迷彩的特战队员携带爆破器材,敏捷地跃出机舱,直扑“敌导弹阵地”。他们趁着晨雾的掩护巧妙地躲过“敌”哨兵,几分钟功夫已安置好炸弹,撤到安全地带。随着“爆破专家”陈志华轻轻按动电钮,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阵冲天的爆炸声,“敌军”阵地立刻变成了一片火海。


合格的特战队战士,不仅是天上的“神兵”、地上的“猛虎”,同时还是海中的“蛟龙”。


武装泅渡时,特战队战士身着迷彩服,携带4枚手榴弹、一枝冲锋枪,在1小时20分钟时间内完成5000米的武装泅渡任务。武装泅渡往往选择在风雨天气进行。每进行一次这样的训练,对于特战队员来说既是对身体素质的考验,更是胆量和意志的较量。“雄鹰”大队蛙人分队排长吴海燕,曾创造了海上万米泅渡上5小时,水下定向潜水x000米误差只有3米的好成绩。199x年8月,“雄鹰”大队进行海底破障训练。吴海燕已圆满完成了深水清除“敌”水雷任务,在返回途中突然发现通道深处还隐藏一张装有爆炸物的网,这时他的氧气已经不多了,但她毫不犹豫地游到障碍物前迅速排障,待他浮出水面卸掉装具,眼、鼻、耳都渗出了点点血珠。


野战生存,挑战生理极限


为在极其艰难的野战环境中,练就一套走、打、吃、住、藏的生存本领,特战队员必须经受住残酷环境的挑战。


首先,特战队员必须学习掌握生存的基础知识,会检验水质是否有毒,能识别植物可否食用,还要学会抗击凶猛野兽袭击等生存本领。每次野战生存训练,特战队员要全副武装,负重35公斤,7天7夜之内在复杂地域行军300公里,同时完成特种射击、敌情侦察和穿越敌人封锁线等20项战斗课目的训练。生存中最重要的物质是水,但每人一天就发1壶水。再一个难题就是解决吃的问题了。自带的两块压缩饼干吃完后,蚂蚁、野鼠、蚯蚓、蛇等便成了“上等餐”。


驾驭新装备,战场如虎添翼


作为一支快速反应、执行急难险重任务的“利刃”,必须拥有与其相配套的一流武器装备。“雄鹰”大队装备有KBU88式狙击步枪、麻醉枪、微声枪、匕首枪等许多鲜为人知的特种枪械;配有82无后坐力炮、HJ-73/PF89单兵反坦克兵器等重火力武器;“凯夫拉”头盔及防弹背心和便携式GPS;最先装备了国产新型无人侦察机;战场电视和传感系统,取代了侦察兵脖子上的望远镜。秘密渗透的侦察兵,只要将远红外夜视系统、热成像仪等先进的侦察设备秘密置于敌后,不管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还是风雨交加的恶劣天气,都能准确地找出敌人的方位和行动方向。情报处理系统一声不响,将战场部署情况展现在身后几百公里外指挥所的电子沙盘上,车辆斗室之间便可纵览天地之间敌我态势。有人形象地把“雄鹰”大队比喻成“小型兵器博览城”,其中有些装备已达国际先进水平,这在全军任何部队都是少见的。


在一次立体夺控机场演习中,为了查明敌机场工事构筑、兵力警戒、重要设施部署的详细情况,“雄鹰”先遣侦察力队操着有“空中摩托”之称的动力翼伞,趁着拂晓超越敌地面数十公里防御地域向机场方向飞去。


在距机场场x0公里的x000米高空,所有队员关闭发动机,进行超低空滑行,像飞鹰般悄悄地降落到敌机场进行抵近侦察。当黎明的曙光照亮大地的时候,动力伞群又自行起飞消失在天边……


如今,特战队员不但个个具有上天乘机伞降机降,下海万米泅渡海底潜行,陆地驾驶各种装备车辆的“三栖”本领,而且从大队长到普通士兵,计算机、电工学、电子电路、遥感气象等高新学科列入了每一名官兵的学习日程。“入伍即入学”,战士们入伍一年所学的知识相当于普通大学半年的学习内容。每个特战队员要学会驾驶装甲车、坦克、汽车等机动车辆;掌握8种以上的轻武器,完成在雨、雪、雾、风,沙漠、丛林等特种气候和地域下的射击训练。还要会识别国外十种以上武器的分解结合和使用方法;会简单英语对话;能掌握3种以上地方方言。一些部队高科技练兵学微机只是打字,在“雄鹰”大队是实实在在的应用,因为80%的新装备都是微机控制,作战指令、训练信息通过网络传输,并与军区局域网相连。在“雄鹰”大队,战士们把黑色贝雷帽和利剑闪电臂章看做像清华、北大的校徽一样誉高于世。


为适应训练需要,特种大队建立了高科技学习室、计算机网络中心、指挥自动化局域网等。特战队员要在一年时间内学完《电子电路》、《计算机知识》、《现代高科技装备》等课程;第二年,人人都要掌握无线电遥控、卫星定位、计算机控制、航空判读等30多项专业技能。特战队员都要掌握大队所属的新装备,使之形成战斗力。不仅如此,199x年7月,他们还自己动手将II型靶机改装成为无人侦察机,成为我军无人侦察机领域的先行者。目前,该队所属的无人机侦察队,60%的官兵取得大、中专以上文凭;28名骨干成为驾驭无人侦察机的多面手;培养出了“保险专家”毛云强、“地图扫描能手”胡家军、“判读编辑师”王鹏等一批人才,圆满完成了24次无人机飞行侦察演习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