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12、营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12、营救

蒋秋长等人听了李至的话,如梦方醒的道:“确实如此!比如说那战车吧,我们才只有一个拖拉机厂能生产,每月产量不到6台,飞机也是一月才二架。只要洋人把发动机改进,并经过验证,只需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可以生产出无数,如果用到我们身上,我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李至也笑道:“确实如此!你们现在看的东西,将完全的改变战争的样式和规模,不过对我们有利的一点是,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那些洋人国家对战争模式还停留在拿破仑时代,根本不会认为这些东西真的能完全改变旧有的样式和规模,我们在意识上走在前面。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东北在列强经营世界的霸权上只是一个小点,这里发生的事,不会引起他们彻底的重视,也不大可能引起世界军事的革命,所以,我们还是有出人意料的机会!”

“是啊,不亲身经历,根本就感受不到这样强大的震撼!在李至兄弟给我那本小册子前,我做梦都不会认为战争会以我们完全陌生的方式进行,没有这两年的经历,即使有人给我说这样的模式,我也只会认为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原本以为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几年,至少窥到战争规则的门径,现在才知道,我也只是个外行!”朱道也感慨的说道。

“将来的战争,将是以国家工业能力和经济实力为基础的综合对抗,战争成败的将决定于更好的武器、更完善和及时的后勤医疗服务,以及能支撑战争进行的人口基数。武器落后的一方,必将付出惨重的人员伤亡,只能用人力的优势抵销对手火力的优势,不过,那不应该是我们的选择!每个战士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宁愿用火力去换取生命。”李至补充道。

大家谈论一会儿后,到指挥部会议室,和参与演习的各方进行经验总结。肖强首先汇报了演习的基本情况,指挥部参谋张飞生也谈了指挥所的情况。接下来是讨论时间,李至首先问道:“战车一共12辆,到场的只有八辆,剩余的四辆呢?”

肖强道:“半路熄火了,战车部队正在维修,现在已经到了集合部。花费了四个小时才修好,听战车营长介绍,是发动机出了点问题。”

“火炮在火力准备之后,为什么不及时转移阵地?被对方的反击火力打击,还有,在战前怎么没有安排专门的对抗火力?”

“我们根据侦察部队的报告,说是对方火炮已被飞机完全摧毁!所以就安排全部的火炮轰击,并疏忽了及时转移。”

“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会误大事的!”李至站起来说道:“空中打击能提供强大及时的支援,但空中打击不是万能的!要想彻底的击败对手,仅靠天空飞来飞去的飞机,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等对手知道飞机的规律,就可以采取各种办法对目标进行伪装和隐蔽,侦察部队也不可能发现所有的敌方目标,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飞机受天气的影响非常大!以现在的技术,在雨天、阴天和雪天、大雾的时候、特别是夜晚都无法出动!难道在这样的天气就不打仗了吗?在复杂气象下作战,一直是各国军事家以弱胜强的法宝!我们不但要在有支援的情况下取得胜利,更要在没有任何支援、甚至实力弱于对手的情况下作战,任何时候,都不能有轻敌和侥幸心里!”

朱道站起来道:“刚才将军说的非常清楚!我们军人必须有在任何情况下取得胜利的决心和勇气!胜利怎么来?首先就是比对手更细心、更勇敢、更细致!针对现在暴露出来的问题,我建议,利用现有条件,再做一场对抗性的演习!刚进行的演习,只是按部就班的进行虚拟进攻和各兵种的配合协同,没有对抗性,所以我想在曾成武的黑龙江方面军调一个师过来,和1师进行对抗演习,试验下普通步兵部队如何应对天地一体、步坦协同的进攻,也看下有空中支援和战车协同的步兵师能有多大的战斗力!”

李至站起来道:“非常好!现在到洋人列强发生冲突的时间已经不多,我们做好应对复杂情况的准备了吗?现在暴露问题出来,还有补救的余地,等真正上了战场,付出的将是生命的代价!况且,我们的法宝也不可能一次就全抖露出来。”

曾成武幸福的站起来道:“太好了,潘卫,你立即回道哈尔滨,率你的师赶到这里!”

潘卫站起来道:“是!我马上就出发!”李至道:“稍等!你们没有飞机和战车,建议你们带些民兵过来,我们训练那么久的民兵也该看下效果如何了!”

突然会议室的帐篷被人掀开,一个报务员满脸惊慌的跑进来道:“不好了!出事了!”

朱道站起来喝道:“慌什么,天塌不下来!好好汇报,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个报务员抹下汉才道:“报告司令,野战机场来电,下午对地攻击的飞机在返回途中,距离机场15公里处因机械故障坠毁!根据其它飞机观察,确认飞行员遇难!”

会议室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飞机在这次演习中抢眼的表现让大家寄于了极大的希望,却还没上战场就坠毁!李至顿一下才道:“立即通知何大海,带技术人员到这里分析原因!朱全,你带跟随你来的队员会同机场部队赶到现场进行警戒,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所有的飞机残骸全都要找到,交给何大海他们分析事故原因!出现意外没什么了不起的,关键要在意外中找到原因,避免发生同样的事。做好飞行员的思想工作,演习继续!”

晚上武智来找到李至,对他说道:“看守那两个侍卫的战士报告,这两人天天都唉声叹气,嘴里面念叨:皇上,奴才瞎了狗眼害了你啊!看样子不像慈禧的安排,现在怎么办?”

“不管他们,继续关着!等需要的时候才放出来。”

曾成武和朱道一起掀开帐篷门走进来,看李至还没有休息,笑道:“正好有事找你,你没休息正好说说。”

李至连忙招呼两人在床边坐下,问道:“你们两个一起来找我,想必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快请直说,咱们之间可没什么不能说的!”

曾成武笑下才道:“我在黑龙江那边守老毛子的退路,到时候俄国人来个两面夹击,我的压力可不小啊!”

李至听了,笑道:“你曾成武也会叫苦?别找理由了,肯定是来向我要东西的,直说!别扭扭捏捏的,不像你的风格!”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要飞机!这东西实在厉害,有了飞机,我七万多将士敢打包票,俄国人就是来个30万也别想在我面前前进半步!”

“可以,不过你也知道,现在一共12架飞机,生产速度又太慢,这可是捉襟见肘啊!不过你回去后先根据需要修建机场,怎么着也给你弄些来。”

曾成武这才笑嘻嘻的走了,朱道对李至说道:“刚才陶海发来电报,美国支援的舰艇已经到了二艘,他们用自己生产的六艘潜艇和28艘炮艇,组建了个小小的舰队。听说美国方面剩余的两艘舰艇要等三个月才能到。”

“不错了,海军是个技术性非常强的兵种,急不来的,能有个雏形就该满足了!没有十多年的苦心经营,是得不到强大的海军部队,来日方长,加油吧!”

等演习完毕,李至回到奉天,时间已经到了元月底,根据日本国内内线传来的消息,日本国内已经完成了战争准备工作,头批部队六万人已经在登船,将在数天内出发,海军舰队已在数天前离开军港,去向不明。听彭岚介绍,花子在最近经常去找他,催问合作的事到底考虑的如何,问李至如何处理,李至考虑下道:“以静制动,先看着,把握的度是若即若离、不能明确合作,但也不能断了日本人的念头!”

苏哈托和泰隆被关押了一个多月,早就神情萎靡,痛苦不堪,不知自己将会被如何处置,更担心李至投靠太后,那还不知光绪会被怎么折磨呢!

李至见时机差不多了,也想给慈禧找点事做,免得她老算计自己,再说这次战争一起,自己逐渐的浮出水面,和朝廷的争斗就要弄到台面,还是要未雨绸缪,先给慈禧弄点烦心事。于是来到关押苏哈托和泰隆的房间,走进去坐到两人对面,问道:“两位可想明白了?现在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考虑好了再说!”

苏哈托和泰隆两人对望一眼,摇摇头,然后跪下对李至道:“黄将军,我两人救主心切,无意冒犯太后的天威,只望将军处置我二人后,不要再连累皇上,皇上已经过的够苦了!”

李至听了,点头道:“好!你两人一片忠心,我也成全你们,来人,把这两人带出去!”

苏哈托和泰隆以为这下小命是不保了,吓的瑟瑟发抖,不过也咬紧牙关硬挺着,被进来的战士两人一个夹着带出去。两个侍卫双脚发软,就等钢刀临头。走了一会,却发现不是去刑场,到了一个房间,带他们的战士给他们一人一套衣物说道:“里面有水,自己洗吧,赶紧完事,将军还等着你们呢!”

苏哈托和泰隆一听,虚惊一场,从生到死,又从鬼门关绕一圈再回来,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好,只觉得这关东将军太会折磨人!这一惊一诧的,好人都给弄出半身不遂来。

两个人洗刷完毕,到李至的办公室,正待给李至行礼,李至连忙拦着道:“两位义士千万不要多礼!太后一向手段毒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稍不小心,本人倒霉事小,连累皇上可就万死莫赎了!如今知道两位的真意,我们再商量如何救皇上吧!”

苏哈托道:“我就知道将军真心为国办理新政,是忠于皇上的!至于如何救皇上,我等两个都是粗人,只会舞刀弄枪,还是全凭将军作主!”

“我这关外如今也有数万虎贲将士,只不过如打进关内,难免生灵涂炭,也可能让皇上被人下毒手,最为稳妥的办法,莫过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皇上从京城救出,到我这里号召天下忠义之士一同行事,必能让皇上重新亲政。”

泰隆道:“此计甚妙,只不过京城守卫森严,外有袁世凯的数万新军,内有三万多武卫军,还有侍卫上万,如何能救的皇上出来?”

“出其不意!既然你们二人能为皇上舍生忘死,难道就没有其他人?你们潜伏回京城,秘密联络忠义之士,内外配合,我再给你们提供些金银和武器,你们只要把皇上弄出紫禁城,我就安排精锐军士接应到天津,只要上了我们的炮舰,再多的人也无法奈何我等,你们觉得如何?”

苏哈托和泰隆听了,喜道:“将军考虑周全,此计甚妙!事不宜迟,我们两人这就会京城去联络,忠于皇上的皇亲国戚还有不少,特别是珍妃的家人,对太后更是不满,必定会闻风而起!”

李至从桌子内拿出两把毛瑟手枪递给二人,再取出20万两银子的支票道:“这些武器和钱你们先拿着,到京城后我会派人与你们联络的。”

苏哈托接过枪和钱道:“我们两人有个结义大哥,住西直门外,开了个聚金茶房,将军可派人到那里联络我等。”

“好,祝两位马到功成!我也不远送了,两位请自便,我会随后派人到京城联系你们,随后的枪械和资金都会及时送到。”

苏哈托和泰隆给李至跪下磕头之后,转身走了出去。彭岚从旁边的门口走过来道:“李至兄弟,这是为何?难道你真的想救出光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