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童年(上)

ak0047

“好黑,我这是在那?怎么像侵泡在水里!我是在旗舰治疗室吗?但为什么我从不知道有这个设备?我是怎么获救的?”眼前出现亮光我赶紧把眼睛闭上,但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护士服的女人把我倒倒的提起来,抖了几下然后又把我抱正在给我裹上一大堆东西就把我抱出去了“我的天啊!我是到了巨人国了吗?!不行我一定要想法逃出去”这时一个声音击毁了我所有的希望“恭喜司令员,你儿媳妇生了个胖小子,现在母子平安”


“来,让我这个当爸爸的抱抱”说完看见一个穿西服的男人升过双手就要来抱我“不要抱我,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会事”但话到喉咙就变成了哭声,晕死“好啊,不错啊!老二,看你儿子刚一出声哭声就这样洪亮!我儿子和你这小子比起来可就差远了,本以为我儿子哭声算洪亮的了,但现在和你儿子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呵呵。大哥,你也别说,这小子一见我就哭分明不给我面子”


这句话引来了所有人的大笑“你以为我想啊,我是说不出话的苦,我怎么会变成婴儿了!谁能告诉我怎么会这样”


看见刚才引起大笑的人又向我走来,从他的眼睛我知道他是不抱我事不罢休的含义。看看四周,咦——有一个穿军装的老人,看来也只有他可以救我了。(别问我为什么选他,因为我是军人。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但我还是选择穿军服的)拿出小手,向老人拍拍手(我想做的动作是救命,但........)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向我走过来从护士手上抱过我。对着要抱我的男人说了一句让我哭笑不得话“我说爱平啊,我这孙子似乎比较喜欢我这个爷爷胜过你这当老爸的”


我晕死,本以为逃脱了。但没想到刚离狼穴又入虎口555555555555我怎么这么倒霉时间一天有一天的过去,我在慢慢长大也慢慢的接受这个事实“我回到了上个世纪也就是地球联邦还没有成立之前的地球。至于我为什么会这样,那只有一个解释:当飞弹击中我的时候,我和飞机一起被吸入黑洞。为什么不是我的身体和我一起来到这个时候的地球,而是我的意识,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享受一下我在那个时候没有享受过的一切!美女我来了”想到这,我放声大笑。老爸以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这小子今天怎么了,一个劲的在那傻笑”


在我四岁的时候我爷爷来找我老爸要人,说什么我是他见过的所有和我同龄人当中最有潜力的一个。我老爸一听要把我带走开始死活不干,后来不知道爷爷给老爸说了什么,老爸听了以后在看看我然后点点头。就这样被我老爸给“卖”了!


就这样我跟着爷爷走了。在爷爷那,我一天到晚的在书房里看书。(ak47:你才四岁,你看得懂吗你!现在又不是用你在地球联邦的文字。张昊:靠,不认识字+看不懂难道不会查字典吗?)说实话爷爷的书还真多,不论我怎么看我也看不完。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看完了近代史,我了解了我所在的Z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尽管现在已经在国际上取得了一定的地位,但还是受到一些强国的欺压。于是我在心里发誓“等着吧!等我长大了,我要亲自向欠我祖国债的国家讨回属于祖国的一切,我要让巨龙在次腾飞!”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以后真的做到了,但是是以另一种方式来讨回的。


从那以后,部队的操场上出现了一道亮点。一个刚学会跑的孩子每天天一亮就跟在一大堆士兵的后面跑,跌倒了爬起来又跑,在跌到在爬起来在跑。开始的时候有的士兵以为是那个军属的孩子跟着他们跑着好玩,他们也没介意。但一个月过去了,那个孩子还在跑。两个月,那孩子还在跟着跑。只要是他们出操的时候都会看到那个孩子在跟着他们跑风雨无阻。士兵们慢慢的接受了这个孩子,当他们看见孩子跌倒的时候旁边的士兵总是停下去扶他,但那个孩子每一次都都只是对想扶他起来的士兵说同一句话“谢谢你兵哥哥,我自己可以爬起来”说完对他们笑笑。一次两次.......后来所以的士兵都知道了这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从那以后在训练场上每当士兵们坚持不住倒下的时候他们的长官会对他们说这样一句话“起来,难道你还不如那个孩子”日负一日,年负一年,在我六岁的时候我就远远的在一旁看他们操练,学着他们打拳。


一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6点就走出爷爷家,到操场上去和那些兵哥哥们跑步。我注意到今天早上的气氛有点不对,但到底是那不对我不知道,但还是继续我的晨跑。当跑到第5圈的时候我被自己的脚拌倒了,一个标准的鱼跃冲顶。好痛,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爬起来摊开双手一看已经磨破皮了。在看看裤子,膝盖已经磨破了。“完了一会回去又要被奶奶讲了”一缺一拐的又开始我的晨跑,当我在次跌倒的时候突然有双大手扶助了我。“爷爷”但看清来人不是爷爷后,我红着脸低下头心想“真是嗅大了,和爷爷生活了两年还认错人,我真是越活越倒退了(我忘记了我现在是孩子)”


“孩子,没有摔疼吧”


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是一个穿军装和爷爷年龄一样大的爷爷。我摇摇头“不疼”说完又继续跑“一师长”


“到,首长什么事?”


“那是那家的孩子?”说完用手指着那个一缺一拐还在跑着的孩子背影问到“报告首长,只知道是部队大院,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哪就不清楚了,不过那孩子一年半前就开始和我们每天清晨一起跑了,风雨无阻,部队里的战士都认识他,但不知道他的名字”


听完一师长的汇报,他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多好的一科苗子,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