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主第三卷 荒岛生活

第二十五章 荒岛生活(一)

明关

第二十五章荒岛生活(一)


阿仙奴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鼓着腮帮子将戒指扔了过来:“小气鬼,就没有见过象你这么样吝啬的主人。”


虽然不愿意,但是显然,阿仙奴已经承认了萧洒这个主人的存在。而且在心灵枷锁和心灵契约的双重作用之下,萧洒莫名其妙的让阿仙奴有了一种亲近的感觉。


七度金的空间戒指虽然珍贵,可是对龙族来说,比起一头黄金圣龙葬在龙族墓地的资格,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嘿嘿!”萧洒灿笑两声,将戒指收起来带在手上,将缠在腰间的龙晶接下来递给小龙女。认真的开始摆弄起传说中的空间戒指。


不过很快萧洒就开始郁闷起来,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从戒指中拿着任何东西来。


“这个……这个……你是怎么从里面把东西拿出来的?”


“咚……”接过龙晶的小龙女一头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见过笨的,可是没有见过这样笨的……


“啊……你没事吧……”


—————————————————无聊的分隔线———————————————蚌壳大锅咕咕冒着水泡,蚌肉加海鸟蛋被水一熬,浓郁的香气随着腾腾的白气缭缭升起,四下飘散开来……


萧洒再一次见识小龙女那超人的食量,一大锅海鲜鸟蛋汤大半都进了小龙女的肚子,看着小龙女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萧洒居然感到有种幸福的感觉。


幸福是什么?萧洒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这样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在他看来,实在太过遥远了。


难道幸福就这么简单?仅仅就是一个吃自己做的,带着苦味的海鲜鸟蛋汤吃得津津有味的小龙女?还是一头美丽的令人炫目的魔宠?萧洒心中充满了疑惑……


“我不叫小龙女!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阿仙奴……”天色再一次暗下来,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熊熊的篝火映红的小龙女娇俏的脸庞,娇艳欲滴的嘴唇高高得嘟起,阿仙奴极度不满意萧洒给自己取的这个名字。


“小龙女有什么不好,你不是说你是我的魔宠吗?我当然有权利给你取个名字了。”萧洒嬉笑着望着小龙女。天哪,这妮子,气鼓鼓的模样都那么动人,饱暖思淫欲,吃饱喝足了,萧洒的思绪有开始飘飘荡荡想到不该想的地方去了。


“切,你是我从异世界召唤来,也可以说你是我的魔宠,那我也可以给你取名字了。”阿仙奴不服气的说道:“我决定了,从今后起,我就叫你……呃……算了,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当然,小龙女自动过虑了心灵枷锁的时效问题。用心灵枷锁召唤的异界魔兽一点超出了二十四个小时之后,便不会再受到心灵枷锁的影响。


“呃……”这次轮到萧洒一头载到在地上搞了半天,自己居然也成了别人的魔宠。


———————————————很无聊的分隔线——-——————————————“好吧,好吧。好像小龙女这个名字也不错。不过以后每天你都要给我讲故事。”听完被萧洒改的面目全非的《神雕侠侣》之后,小龙女用力的点了点头。


虽然是被萧洒擅自纂改过的故事,小龙女依然听的津津有味。


在说服小龙女之后,萧洒显然又给自己找了一件事情,每天晚上给小龙女讲故事。


当然所有冲从萧洒口中出来的故事都已经被他改的面目全非,到不是萧洒不愿意忠于原著,不过以他那种一目十行的阅读速度,能够将看过的小说面目全非的讲出来,已经算不错了……


其实萧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叫阿仙奴“小龙女”。小龙女曾经是萧洒少年时代心里的梦中情人,完美的不染一丝烟火气息。


而自己面前这个小龙女,除了长相上面比小龙女更小龙女一点,毕竟,额头上那一对龙角还是货真价实的。除此之外,萧洒实在是找不出这个小龙女和神雕里面的小龙女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和不染一丝烟火气息的小龙女比起来,阿仙奴简直可以说烟火到不能再烟火了。


在见识了小龙女的食量之后,萧洒下了这样的定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小龙女的影响,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似乎自己的食量也跟着大了起来。


按照两人现在这种消耗量,萧洒不仅开始为海岛上的海鸟担心起来。很显然,海鸟下蛋的速度明显跟不上两人的消耗量,照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海岛上的海鸟估计就没有蛋可孵了。


当然出了食量之外,阿仙奴两截头的两截头的裙衫更是和白衣似雪的小龙女大大的不同,大片大片裸露在外的粉红色肌肤,让她浑身上下无处不充满了野性的诱惑,搞的萧洒经常偷偷的咽口水……


这一夜萧洒开始失眠了,减少了消耗之后,已经有了剩余精力的萧洒已经无法躺在一个充满诱惑的尤物身边安然入睡,辗转反侧,几乎知道天边发白的时候,才算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我是漂亮的分隔线================================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与死,而是看到一头黄金圣龙摆在自己的面前,却无法吃到它的肉。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看到一头黄金圣龙摆在自己的面前,却无法吃到它的肉,而是明明知道没有办法吃到,却有偏偏无法忘记。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看到一头黄金圣龙摆在自己面前,无法吃到它的肉,却有不能忘记,而是,明明不能忘记,每天还要无数次的见到。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看到一头黄金圣龙摆在自己面前,无法吃到它耳朵肉,又偏偏不能忘记,还要每天无数次的见到,而是每天还要见到好好的一头黄金圣龙渐渐变成一堆再也无法吃的腐肉……


黄金圣龙硕大的身体想小山一样横旦在峡谷的中间,当萧洒第二天再次看到黄金圣龙的身体,才想起自己已经错过了人世间最好的美味。


想到从前自己再地球上听到过的“龙肝凤髓”时,美味已经离他越来越远,而逐渐演变成了一种无言的痛苦。


“龙肝凤髓”吃不到,就是连龙肉都没有办法尝一尝,不知道这是不是人家常说的“入宝山而空手归。”每次看到黄金圣龙的身体,萧洒心中都象有无数的蚂蚁在爬,痒的他全身的不自在。


在小龙女快要冒出火来的粉红色的双瞳之下,萧洒实在是没有胆量去试一下用到割下一块龙肉来会有什么后果。


发觉了萧洒的意图之后,第二天整整一天小龙女都守在了黄金圣龙哈德拉的身旁。完全没有留给萧洒任何的机会。


浆果的味道很鲜美,可是用来作为主食,就不怎么让人愉快了,跟让萧洒郁闷的是,冒着“弹雨”掏来鸟蛋之后,怎么吃,怎么觉得海鸟蛋里面都有一股子鸟粪的味道,加再多的盐也没有办法掩盖那股子鸟粪的味道。


本来除了浆果和鸟蛋之外,应该还有海鸟肉,可是自从上次萧大官人用一套“乱劈风”刀法在树林里面大展神威之后,这些海鸟似乎也知道了萧大官人的厉害,萧大官人进去摸鸟蛋的时候,漫天都是海鸟惊栗的叫声和密集的粪便炸弹,就愣是再没有一只愿意飞下来。


而萧大官人用一套乱劈风刀法又不善远攻,所以除了能够冒着粪雨在树林中掏些鸟蛋,纵然萧大官人的神功盖世,也只能望鸟兴叹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