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主

第一卷 祸从天降 第二章 惹祸(二)

明关

第一卷祸从天降


第二章惹祸(二)


“人生是什么?人生就是用来挥霍的,人生就是用来享受的。”萧洒不记得是谁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是上上上次那个戴着无边眼镜的女大学生?还是上上上上次那个扎着马尾辫的疯丫头?还是……


无论是谁,在做爱的时候被人打扰显然是件令人极度不爽的事情。


很不幸,萧洒此刻就被人打扰了。


“咚咚……咚咚咚……”沉闷急促的敲门声划破了寒夜的宁静,夏剑破锣般的公鸭嗓如同月圆之夜的狼嚎一般刺耳:“老大……老大……”


“我操……这个贱人还真他妈的会选时间。”萧洒心中暗骂道,加快了身体的运动速度。


猛烈的撞击声如同忽如其来的狂风骤雨“噼噼啪啪”的敲打在随风飘摇的芭蕉叶上……


忽然加快的节奏令女人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崩的笔直,精心修剪过的指甲深深陷入了萧洒光滑的后背。


“啊……”女人动情的呻吟声中,泛滥的春潮滚滚而来,热漉漉潮水让萧洒尾闾处一阵酸麻酥痒,沿着脊椎迅速的向上蔓延,翻滚的岩浆在汹涌的春潮下喷薄而出,肆意流淌在广阔的大地上……


抓过床头的闹钟,萧洒瞥了一眼,翻身离开女孩还在不住颤抖的身体,却被女人一把搂住,一双美目风情万种的凝望着他,湿漉漉的眼神仿佛想要将人融化。


身体微微一侧,萧洒用力在女人挺翘的肥臀上拍了一巴掌,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扯过一张浴巾围在腰间,明亮的眸子中散过一丝坏笑,戏虐的说道:“已经连续来了五次了,难道还没有把你喂饱……”


“讨厌……”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娇羞……


“我操你个贱人!你他妈的还真会选时间啊!”萧洒翻身下床,嘴里不满的嘟囔着,拉开房门。


“不好了,不好了,老大不好了。”房门刚刚隙开一条缝,立刻被夏剑用力的从外面推开,外面的冷空气立刻随着往里跑的夏剑窜了进来。


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的萧洒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将房门关上,抱着双臂来回的搓动两下,狠狠的骂道:“我操,你他妈的才不好了。老子好得很,刚刚才大战三百回合,如果不是你来打扰老子,老子现在还在英勇奋战呢……”


“嘿嘿!”夏剑嘴里干笑两声,瞥了一眼萧洒裹在身上的浴巾,又用眼角偷偷瞄了瞄隙开一条缝的卧室门,可惜从门缝里面望过去,什么也看不到。


“谁叫你的手机打不通,这事你也不能怪我。”夏剑转身拿起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咕一口气喝下去,才喘着气说道:“不好了,不是你不好了,是虾子和丁三出事了。”


“瞧你那点出息,什么事情把你急成这样。”萧洒已经窜会到卧室,身子一下子钻到被窝里,搂着女人温暖的胴体,半靠才床头,给自己点燃一支香烟,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对着房门外喊道。


“虾子和丁三被疯狗打了。”说话的时候,夏剑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我操,你们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去惹疯狗那家伙。”听到夏剑的话,萧洒也紧张起来,一个人的名字也许会去错,可是一个人的外号却绝对没有叫错的理由,疯狗就是他妈的一条真正的疯狗,一边骂着,萧洒一边抓过了床头的衣服:“他妈的,你们几个不是在梦幻喝酒吗?”


夏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灌了下去,喘着粗气对着卧室喊道:“是啊,本来喝完酒我们都已经准备回家了,可是谁知道走到半路上,虾子那丫忽然说还没有喝高兴,非要嚷着去SEBEN蹦迪,接着喝酒。我实在是拧不过他们两个,也就跟着一起去了……”夏剑简单的将在迪吧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日!”萧洒骂了一句,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用力在女人的粉臀上拍了一把,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就行了。”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冲到了客厅,对着夏剑吼道,“你他妈的的怎么不早说,再晚点就等着过去跟他们收尸吧……”


说老实话,萧洒一点也不想见到那条疯狗,可是这种时候自己却非去不可,谁叫丁三和虾子都是自己见到小弟呢?如果自己小弟被人打自己都不出面,那以后也就不要想在街面上混了……


“你也得给我机会说啊!”夏剑正在喝水,听到萧洒的话,被呛了一口,咳嗽了两声,嘟囔着说道。


“我操,你还有理了。”潇瑟心中烦躁,忍不住骂了一句,伸手在夏剑面前虚晃了一下,你他妈除了跑的快还有什么本事,有种就跟虾子他们一起撑着啊。”


夏剑吓的缩了缩脖子,心中有些不服气,嘟囔着小声的分辨:“谁叫你的手机不开机,我这不是为了过来给你报信吗!”


“贱人,他妈的贱人。钥匙给我。”萧洒无力的白了夏剑一眼,拉着他朝门外跑去,“希望还能够来得及给那两个小子收尸……”


冲到楼下,萧洒发动夏剑那辆破烂的二手川崎500,平时不怎么争气的摩托车似乎也知道今天的事情紧急,居然一打就着,尾气在靡靡细雨中喷出一道长长的白烟,夏剑刚刚跨上摩托车的后座还没有来得及坐稳,摩托车便风驰电掣的朝着前面的黑色中冲了出去……


○○○○○○○○○○○○○○○○○○○○○○○○○○○○


尽管夜色已深,SEVEN迪吧门口巨大的霓虹灯招牌去还在不知疲倦的闪烁着,在隆冬的雨夜中分外的明显。


喧嚣的声浪随着迪吧巨大的落地玻璃门不时的被人推开,从里面传了出来……


将车停在SEVEN前面不远的地方,萧洒晃了一眼四周,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还好,周围并没有警车,看起来应该还没有出什么大事。


摩托刚刚停稳,夏剑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从车座下抽出一个铁棍,朝着里面冲去,却被萧洒一把拉住,“算了,你小子就别进去了,就你着身板,进去了也是添乱。”


“老大……你把我夏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兄弟有难自己一个人往旁边躲的人吗?“夏剑一张脸涨的通红,不服气的说道。


“看你。”萧洒用力的拍了拍夏剑的肩膀,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重了,笑着对他说道:“自己兄弟,你说什么呢?你小子不是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吧?”


“那……你怎么不要我进去?”夏剑迟疑了一下,气鼓鼓的问道。


“你叫辆的士在外面等着,万一跟疯狗谈不拢,我们冲出来也好有个照应。”


“这……”


萧洒咧着嘴笑了笑,“作案也得有个放风的不是,放心吧,疯狗那丫就算再疯,他总的看威力哥的面子吧。”


想了想,觉得萧洒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夏剑用力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钢管递给萧洒,望着他认真的说道:“老大,这个你带着防身,万一事情不对你就快跑,疯狗那丫是个疯子,大不了咱报警就是了。”


“好了,瞧你的模样。”萧洒脸上挤出个笑容,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感动,装出无所谓的模样说道:“不就是一条疯狗吗,我是进去谈判,又不是去玩命,这玩意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得,算我自做多情了。”看萧洒说的轻松,夏剑撇了撇嘴说道:“如果真有什么事情你可别硬撑着,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末了,夏剑还是不放心的加了一句。


“知道了,罗嗦。”萧洒笑着说道:“我是谁,我是你老大,潇洒哥。”说着将裹在外面的大衣脱下来,扔给夏剑:“你小子可要给我看好了,这个是从我爷爷那儿传下来的传家宝。”穿着这玩意,一会真的打起来,缚手缚脚的。


“我日!去年用一百四在青年路买点的便宜货,还是你爷爷留下的传家宝,你就吹吧……”夏剑不屑的撇了撇厚厚的嘴唇,对着萧洒的背影竖起了中指,也不管萧洒有没有看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