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主第一卷祸从天降

第一卷 祸从天降 第一章 惹祸(一)

明关

第一卷祸从天降


第一章惹祸


夜幕沉沉,如同黑色的金丝绒帷幕,没有一丝光泽,黑压压的罩在城市的上空,路边的街灯孤独的散发着微黄的冷笑……


细密的雨丝夹杂着碎小的雪花在寒冷的空气中飘舞,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


地面仿佛被人用油抹了一遍,黑的发亮。


偶尔,一辆汽车划破夜色的宁静飞驰而过,溅起一排排黑亮的水珠……


寂寞的空气在城市中蔓延……


午夜十一点,对大多数人而言,此刻早已经进入了香甜的梦乡,寒冷的冬夜对他们而言,是寂寞而无聊的。


可是对某些人而言,此刻,才是一天真正的开始。在暧昧的夜色中睁开惺松的睡眼,穿上华丽的伪装,如同沉睡的血族,优雅而华贵的游荡在冷清的城市中,颓靡放荡的追逐着欲望,在美酒和丰腴的肉体之中沉沦、堕落……


SEVEN酒吧,此时人声鼎沸,正是一天中最闹热的时候。


和街道上的冷清不同,此刻这里充满了喧嚣,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脱掉厚重的外衣,在疯狂的音乐中恣意放纵着自己的身体。


舞台上,穿着暴露的领舞女郎拉着钢管不停的做出各种令人喷血的诱人姿态,斑斓的彩灯不停的在拥挤不堪的舞池中游动,暗青色的烟雾缭绕着,从彩色的光柱中穿过,营造出梦幻迷离的气氛。


台上的DJ声嘶力竭的呐喊着,不断在疯狂的人群中掀起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潮……


“喂……”虾子用手肘碰了碰同自己一起坐在吧台上的丁三,眼睛色迷迷的盯着舞池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用力的抿了一口酒,说道:“你看那个妞怎么样?穿牛仔裤那个……”


“切……青苹果你也喜欢……”顺着虾子的目光瞥了一眼,丁三拿起酒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语气中有些不屑。


“你懂个屁!”虾子一口干掉杯中的残酒,从吧凳上跳了下来,身子偏偏倒倒的晃了两下,含混不清的说着摇摇晃晃的朝着拥挤的舞池中挤去……


“小姐,怎么一个人来玩啊?”虾子挤到女孩身边,身体随着音乐不由自主的摇晃着,嬉皮笑脸说道:“交个朋友怎么样?”


“好啊!”女孩扭动着跌宕玲珑的身子,胸前的高高耸起的双峰随着音乐的节奏不停的晃动,甩了甩脑后束成马尾的长发,媚眼如丝的望着虾子,眼神中充满戏虐的意味:“我就怕等一下你会后悔……”


“你说什么?”嘈杂的音乐声中,虾子没有听清女孩后面的话,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大声的喊道。


“我说害怕你等一下后悔。”女孩的笑脸灿烂的象盛开的鲜花,提高了声音对虾子大声的喊道。


“哈哈……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后悔过!”虾子重重的打了个酒嗝,口里吐着酒气,脸上有些得意,醉醺醺看着女孩嬉笑道。


看样子,今天晚上估计有戏。


“是吗?我想很快你就会了!”女孩依然笑着,如同在夜色中绽放的玫瑰。


“哦?是吗?你叫什么名字?”虾子觉得自己彻底的醉了,象块牛皮糖一般粘在女孩身边,身体慢慢的想着女孩的身体贴近。


女孩并没有反抗,甜甜的笑着象虾子努了努嘴。


虾子觉得自己的身子又轻了几分,顺着女孩努嘴的方向回头一望,酒意已经醒了几分,心中倒抽了一口凉气。


七八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身后围了过来。


“嘿嘿……误会,误会……”虾子灿笑两声,讨了个没趣,虾子转身望向坐在吧台边的丁三,耸了耸肩膀,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姿势,正要转身离去,背后忽然被人碰了一下,脚下一个跄踉,身体一下子扑到了女孩子的身上,即使隔着厚厚的衣物,虾子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两团柔软而充满弹性的物体被自己握在了掌心。


“啊……”被虾子从背后搂个满怀的女孩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啪”一个清脆的耳光煽在虾子的脸上。


“靠,这丫找死呢!当着咱们的面还敢动老大的马子,揍他!”一群小混混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物,逮着这样的机会,又岂能轻易放过。


“兄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刚才只是个误会……”


“误你妈个头。”为首的年轻人冷冷骂了一句,拳头已经毫不留情的砸到了虾子身上。“他妈的,老大的马子也敢碰,给他点教训……”


看到有人动手,拥挤的舞池中呼啦一下字空出了一圈空地,十来只拳头雨点般的落在了虾子身上。


“丁三……夏剑……”虾子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尽量蜷缩着身子,以减少自己身体被打的面积,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声的吼叫着。


“操,虾子好像出事了。”听到舞池中传来的声音,丁三扭头一看,不用想,就知道被一大群人围在中间的一定是虾子,手里抓过一只啤酒瓶,从吧凳上跳下来,朝着人群冲去。夏剑回过神来,连忙跟在后面跑了过去。


“啪……”啤酒瓶重重的砸在了一个围殴者的头上,那丫被打晕了,回过头来直愣愣的瞪着丁三,半晌才回过神来,大声嚷道,“这里还有一个他们一伙的……”不过这个声音在嘈杂的舞池中似乎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动老子的女人。”一个二十七八的男人气势汹汹的走进舞池,一双狼眼透着阴冷的光芒。


一连拉开两三个人,丁三刚刚冲到虾子面前,就被被刚刚说话的男人重重的一脚踹在肚子上,一下倒了下去……


○○○○○○○○○○○○○○○○○○○○○○○○○○○○


“嗯……老公,你好棒……”身下女人宛转悠扬的娇啼动人心魄,凝霜似雪的娇嫩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如玉一般的光泽,酒红色卷发凌乱的披散在白色的枕头上,愈加衬托出她吹弹的破的娇俏脸庞。


女人动情的呻吟让萧洒愈加卖力的抽动着身体,一双大手用力的揉捏着女人胸前丰盈高耸的一对玉乳。


晶莹的汗珠顺着他额前缀下的一摞长发慢慢向下滑落,在发梢汇聚成一颗闪亮的珍珠,随着他身体的蠕动来回不停的晃动,终于,摆脱了发丝的滞绊,轻轻掉落在女人雪白的胸前,化作一朵透明晶莹的小花……


“嘤!”女人如丝媚眼紧紧的闭起,弯弯向上翘曲的睫毛因为兴奋不住的颤抖着,小巧的鼻翼因为呼吸而急促的翕动,丰腴的大腿用力的缠绕在萧洒腰间,晶莹的足趾紧紧的蜷曲着,用力的曲向粉红色的足心,浑圆的玉臂绕过萧洒的颈项,纤长的手指在他光滑的背上留下一道道细密的血痕……


看着女人迷乱的表情,萧洒心中升起一种征服的快感,尽管知道此刻萧洒都还不知道这个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的名字,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生苦短,如果什么事都要追根究底,还有什么乐趣可言?这是身下这个女人在酒吧萧洒问她的名字的时候说的。


人生苦短?关于人生,萧洒从来就没有去想过,他只不过是一个街边的小混混而已,人生这样重大的命题,不是他应该考虑的。他想的只是怎样才能搞到钱,怎样才能坐上老大的位置,还有就是怎样才能把更多的女人搞到自己的床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