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三十六计》之完结篇(虎头蛇尾篇)


第六套[败战计]


第三十一计 美人计

兵强者,攻其将;将智者,伐其情。将弱兵颓,其势自萎。利用御寇,顺相保也。


“美人计”源于《六韬.文伐》:“养其乱臣以迷之,进美女淫声以惑之。”

“利用御寇,顺相保也”,引自《周易.渐》卦九三爻象辞。此爻为下卦艮体之上,是进而得高之象,爻辞有“鸿渐于陆”,然而,有“无应于上而近于四”,近而相得,又呈离群之象,所以爻辞言“夫征不復,婦孕不育”。与四相合,顺而相安,故象辞曰:利用御

寇,顺相保也。

有译文言:“利御寇,顺相保也。”是说利于抵御敌人,顺利地保卫自已。这有些错误,“顺”这里不是顺利,而是顺敌之意。如爻辞所云“妇孕不育”,妇“顺”以情欲,‘好合相得,和比相安’,以御寇保命。“顺”于此意为侍奉、讨好。

而顺敌又承上中下三法,按语有言:“事之以土地,以增其势,策之最下者也;事之以币帛,以增其富策之下者也;惟事以美人,以佚其志,以弱其体,以增其下之怨。”奉献土地不光增加对手的势力,同时也消弱了自身;奉以钱财布锦,增加了对手的财富,也就是增加了对手的战争储备;也只有以美人为‘糖衣炮弹’,消磨对手意志,消弱其体质,增加其下属的怨恨,使对手从内部斗志涣散,为策之上。所以,计名作“美人计”以形象之。


第三十二计 空城计

虚者虚之,疑中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


“刚柔之际”,语出《易经》第四十《解》卦初爻象辞:刚柔之际,义无咎也。按通行本《周易》卦序排列原则,《解》卦是对应《蹇》卦。‘蹇’,难也,险在前也。屯难盘结,於是乎解也。‘解’者,解也,脱散之义。《序卦》云:“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卦初爻居于“处蹇难始解之初,在刚柔始散之际”,故象曰:刚柔之际;爻辞言“无咎”。

有解释言:本卦初六《象》辞“刚柔之际,义无咎也”,是使刚与柔相互交会,没有灾难。这不好说为误读或者错误,只是怎么看都别扭。盖“解”在“刚柔之际”为何象?为不交,为消;或为空,为虚无也。

抄来段译文:虚者虚之,疑中生疑:第一个“虚”为名词,意为空虚的,第二个“虚”为动词,使动,意为让它空虚。全句意:空虚的就让它空虚,使他在疑惑中更加产生疑惑。这也正合了作者所引用的《周易》中的语句。本虚而故意示虚,可称奇中之奇。

此计只可施与精明谨慎之对手,这是心理战,乃利用的正是对手的算计与考量,而此对卤莽之对手可谓无效。


第三十三计 反间计

疑中之疑。比之自内,不自失也。


“比之自内,不自失也”,为《易经,比》卦六二爻象辞。比卦坤下坎上,一阳居尊位,余众阴皆顺之,又顺以通险,所以称‘比’,彼此亲比相效之义。其六二爻以柔居顺体中位,正义曰:“居中得位,系应在五,不能使它悉来,唯亲比之道,自在其内”,所以象辞讲“比之自内”,未比于外,先比于内;欲取于彼,不失于我,正义曰:“不自失其所应之偶”,象辞讲“不自失也”。

“反间”,来自《孙子兵法》中[用间第十三]: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反间者,因其敌间而用之;”利用对方的间谍回报的消息,最能使对手信服,因而最具欺骗性,所以《孙子》讲“五间之事,主必知之,知之必在于反间,故反间不可不厚也。”又言“必索敌间之来间我者,因而利之,导而舍之,故反间可得而用也”;从前面文字看,《孙子》将此用间方法定义为策反对手间谍,这是居于要了解对手的情况而设定的。其实,实际操作时"反间"不一定需要策反,只要将己方设计过的情报让对方间谍送出,反间即已成功。

《老子》第三十六章:“将欲歙之,必固张之; 将欲弱之,必固强之; 将欲废之,必固兴之; 将欲取之,必固与之。 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 鱼不可脱于渊,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后人变动了一字以总结:“将欲取之,必先与之”。这句到是适合了反间的路数,也解释了“比”卦所要阐明的意义。


第三十四计 苦肉计

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间以得行。童蒙之吉,顺以巽也。


“童蒙之吉,顺以巽也”,是《易经.蒙》卦六五爻《象》辞。释《易》者有言:蒙者,昏昧无知之义。蒙童之蒙,不识不知,顺帝之则;一举一动,皆从本性中流出。正义曰:“言六五以阴居於尊位,其应在二”,为借刚济柔之象,“犹若童稚蒙昧之人”,此为虽蒙昧无知而自识无知之意,所以称“吉”。古人有言:“巽者,外迹相卑下也。”巽谓貌顺,貌顺者,“不自造为”也,所以此爻象辞言“顺以巽也”。

作者在此借用《蒙》卦象辞,来阐述计辞,是言用计者应如“童蒙”,并不是敌人“幼稚朴素”的心理。按语中言:“遣与己有隙者以诱敌人,约为响应,或约为共力者”,则正合爻象“借刚济柔”

“间以得行”,看过很多解释,一般将其解释为‘离间’,这大概是受了按语的误导。按语言:“间者,使敌人相疑也;反间者,因敌人之疑,而实其疑也;苦肉计者,盖假作自间以间人也。”‘间’字,按《说文解字注》:“开门月入,门有缝而月光可入。”可以理解为隙、隔阂,前两个‘间’字按此意为挑拔,或者说叫离间。“自间以间人”中,前一个‘间’字意为非难,后一个‘间’字为迷惑愚弄之义。而在计辞中‘间’字实为隐秘的意思。

此计并非什么离间之计,而是装扮无能卑下顺从之像,或装作受到迫害、打压而转投之形,以迷惑对手。前者可存命保身,后者可顺为打入敌阵。


第三十五计 连环计

将多兵众,不可以敌,使其自累,以杀其势。在师中吉,承天宠也。


“在师中吉,承天宠也”为《易经.师》卦九二爻《象》辞。此爻以刚居中,而应於上五,承内外相济之象,刚中有柔,故能有进有退,随时变通,所以爻辞讲“在师中吉”。正义曰:“承天宠”者,释“在师中吉”之义也。正谓承受五之恩宠,故“中吉”也。

作者引此卦象用意是,说明用计者要如指挥部众般调遣对手,即“为师之主”。

此计的重点是“使其自累”。可以是使敌背负包袱,如‘让开城市,占领两厢’,如加重敌之后勤补给;可以是使敌相互牵制,如离间对手,使其相互猜忌;可以是拉长敌之运动序列,使己成局部优势,如大踏步进退,分散敌之强弱。

对这一计策解说者分析得都不错,所以就不再罗嗦了。


第三十六计 走为上

全师避敌。左次无咎,未失常也。


“左次无咎,未失常也”,是《易经.师》卦六四爻《象》辞。此爻象以柔居柔,正义曰:六四得位而无应,无应不可以行,得位则可以处。师在高险之左,以次止则无凶咎也。

咱曾在二十六计中对此做过解释,作者在走为上中引用此爻象辞,意为提示面对强大对手,应认形识势,甘居下位,俗话说“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就是这个计策。避敌并非不战,只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罢了,所以称“未失常也”。


----------------------



‘跋’中言第六套败战计属弱战计,其中六个计策以损失和风险程度,自下至上按等级排列。最下者“美人计”比上供以土地、钱财要好些,但终究是有损失,起码要施用“糖衣炮弹”;“空城计”可谓奇中之奇,但风险奇高,对自己的意志是个非常巨大的挑战;“反间计”时,对于如何控制以及效果,都存在着不确定性;“苦肉计”皆是甘冒风险之事;“连环计”虽然称‘吉’,但需要使用者具备奇高的智慧;“走为上”之所以称为上计,在于“全师避敌”,保存了全部的实力,让对手无以侍从,白话讲没有了对手你还玩什么玩。


----------------------


昨夜,在欣赏颓废的文章《闲聊武侠》时,见云在飞的回帖,对于武侠作品走下坡路的现象评价说:“什么东西吃多都要腻的”,感觉在理。所以就此先结束对《三十六计》评说,实呈虎头蛇尾之象,感觉糊弄了朋友们,咱这里抱歉了。好在对于以前解释中的一些咱认为是错误的地方,都提出了看法,只是未举事例,及未象前帖对现实的使用提出意见。写这东西太累了,先让咱休息休息吧,换换脑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