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童年偶趣<8>

写了这么多我童年在农村的趣事,忽然间,好象没什么题材可写了.再来写一篇我小时侯在无锡的趣事吧.

那是1979年的春天,随着邓小平主席的第三次出来主持工作,一些上山下乡的知青都陆续返回原籍城市.我和我父亲也随大流到了我母亲所在城市---无锡.一踏进陌生的城市,对我这个在农村生活惯了的9岁孩子来讲,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走在城区笔直的柏油马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和不断穿梭而过的车辆以及高楼大厦林立的陌生城市,总觉得一双眼睛都不够用.

刚进城市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也就在那时,我认识了我到无锡后的第一个伙伴---高志晨,他比我小1岁,住在我家隔壁.由于我们年龄相仿,都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所以很快就成了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那时的小孩可不象现在孩子一样,生活条件是那么的好,又是电脑;又是高档的玩具,玩腻了就上肯德基撮上一顿.我们那时最喜欢玩的无非就是打弹珠;玩香烟盒或火柴盒之类的游戏.其中就数打弹珠最喜欢玩了.三四个男孩子凑在一起,把一块砖斜靠在墙上,每人拿一颗弹珠从砖上向前抛出,看谁的弹珠跑的远,然后弹珠最远的那个用弹珠打后面的,打到了就算赢,弹珠也归他所有.那时由于我们小的缘故吧,每一次打弹珠都是我们输的多,所以整天想着自己如何能拥有永远也输不完的弹珠.

一天,志晨找到我,悄悄地对我说:"哥,我发现一个地方有好多的弹珠,你想不想要?"

我一听,马上就来了精神,赶紧说:"谁不想要啊,在哪里呀?"

"在一个厂里呢,现在有人上班,拿不到的"志晨说到.

我听了立马就泄了气,对志晨说:"你不是说的废话吗?拿不到还问我要不要".

就听志晨说:"我先带你去看一下,然后我们再想办法".

跟着志晨来到我们家河对面的玻璃纤维厂仓库里,只见里面的工人正在忙碌的工作着.我们一起悄悄来到半成品仓库,就见一只只装满东西的麻袋整齐的堆放在里面,没看到我们想要的弹珠.我就轻声质问志晨:"你说的弹珠在哪里呀?怎么看不到呢?"就见志晨走到麻袋边,从封口处拉开一条小缝,我往里一看.哇塞!里面都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弹珠啊!一颗颗都闪着诱人的光芒.看到这么多的麻袋,心想:这里面该有多少的弹珠啊?我要有这么一麻袋该有多好.当时的心情就好似喝了蜜一样的甜.可转念一想:怎么拿呀,如果被厂里的人发现了,不被抓起来才怪呢!志晨神秘地说道:"哥,怎么样?弹珠多不多?没骗你吧?现在我们不能拿的,等晚上厂里下班后再来."

下午5点钟,厂里的工人都陆续下班了.我和志晨经过了一天难耐的煎熬,终于等到了这个激动人心的一刻.我们来到厂门口,又等了会,见再也没有人从厂里出来,就偷偷地溜进厂去.

来到仓库门口一看,仓库大门已经上锁了.我心想:嗳,这下没戏了,门都上锁了,还怎么拿的到啊!真是白忙活了".只见志晨绕到仓库的另一边,指着上面的窗户轻声对我说:"哥.我们想办法从窗户进去,一定能拿到弹珠的".我一看有窗户,心想:这下有希望了,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们从厂里的码头边找到一把竹梯,一起搬到仓库墙边靠在墙上后,就顺梯而上.来到窗外,看着半开半掩的窗户,一推就开了,心里又是一阵高兴啊!现在万事具备,就只要进入仓库拿弹珠了.

隐约间看着仓库窗下堆着东西,我在上面踩了下,很结实.顺着下到仓库,我们悄悄摸到半成品库.摸着一袋袋弹珠,心里那个高兴劲啊!真的无法用词语来形容.我随手把一个麻袋的封口线拆开了一些,里面的弹珠就象放鸭子似的鱼贯而出,听着落在水泥地上"啪!啪!"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地响亮.我们俩同时吃了一惊,心里不免害怕起来,连忙一起伸手把袋口捂上了.静等了好一会,见没人来,我们就把各自身上的口袋都装满了.然后再把志晨带去的一个塑料袋也装满.那时就想多装点,回去好在同伴面前炫耀一翻自己弹珠的数量.

从原路返回后,我们回到了家,连夜把今天的收获清点了一下.2500多颗!太高兴了,太兴奋了!还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么多的弹珠呢.这下同伴们谁也没有我们俩的多了.

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想起那时童年的无知,真的很可笑,也不懂偷是最可耻的.还好现在也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就当是我人生的警示吧.但是也别说那也算是童年的趣事一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