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西景观之美大大超过我们事先的想象,它甚至引发我们内心一次次地震颤。这种震颤感,按理说对于我们这些饱览名山大川的人,是不大容易产生的。当然我们赶上了难得的黄金季节,恰值樱花盛开,那漫山遍野风情万种的花儿,把金灿灿的阳光蒸得热热的,把游人的心撩得痒痒的。轻风拂来,花瓣挥落一地,俨如飘了一层雪花。一群群身着和服、洋服的男女,幼扶着老,父携着子,人牵着宠物,漫步于花廊之中;或借一张塑料布合家欢坐,品茗对酒,尽享美景良辰。


在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中心,竟也有一处绝佳赏樱处———造币局院内的樱花隧道。这条“隧道”全长560米,沿途植樱400棵,分为120多个品种,囊括日本几乎一半的樱花种类。粉红的“杨贵妃”,雍容而华贵;雪白的“黑染”,不知为何获得如此反差的名字;深红的“麒麟”,弯曲伸长的枝条确与那种神兽有几分相像;花枝瀑布般泻落的垂樱,宛如一幅雪压青松图;翠绿色的“郁金”,属樱中极品,它与旁边建于1871年的造币局大门,同样透示出一股古朴敦厚的历史纵深感。


一株樱花,只能盛放7至10天,因日本纬度悬殊,今年整个4月份,樱花由南至北此落彼放,于是有人追逐着它的脚步一路品赏。而热爱生活的日本民众,其实并不把春的期待完全寄托于樱花,早就纷纷在自家庭院或是阳台一角做起园艺。无论京都的石坪古道,或是大阪的现代化大道旁边,我们一路欣赏了许许多多这样的园艺小品,它们其实就是古刹名园精致山水花木的微缩。日本的园林艺术,无疑继承了中国古典园林的精华。而这种园林艺术的平民化与生活化,则使艺术的价值发挥到了极致,使得日本的普通民居也成为了有价值的景观。


除了庭院,温泉也是展现精细之美的绝佳之处。日本山地占国土面积的67%,得天独厚的地质地貌造就出无数富含对人体有益物质的温泉。和歌山县的崎汤,7世纪天皇就曾来此沐浴,至今还保持着当年“露天风吕”的古风;滚烫的能够煮熟鸡蛋的泉水,缓缓流入海滨石槽。白天,这儿可沐浴也能作日光浴;夜间,能边泡温泉,边抬眼遥望明月,聆听太平洋的轰轰碎涛!近年日本各地修建的温泉场所,已比崎汤先进得多,也基本改变了国人过去听说的男女同浴的旧俗。它们一般分为室内室外两大部分。浴者入内,在更衣室除却衣物,置入一个藤筐,再入浴室坐在凳子上清洗身体,最后只持一条白色毛巾,跳入温泉池浸泡。室外池子有木桶的,也有水泥石质的,但无一例外都有景观装饰,或呈山瀑,或植树木花。树木多为樱,为枫。枫树在日本园艺中具有特殊意义,它们枝干往往被修整得古拙怪异,叶细嫩苍翠,春秋又会由碧绿转而黄红,十分逗人喜爱。日本民众在人造景观中对于色彩与形体的精致运用,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


与中国一样,日本人也是食不厌精,看重烹饪技艺。关西一带因厨艺高超,有“天下厨房”之美誉。今天的日式餐饮,与古代的一脉相承。我们在奈良品尝的“太平之宴”,便再现了1300年前的一幕:昏黄灯光下,餐室里荡漾着古代宫廷乐曲;宾客们在条桌边相对而坐,桌上摆放着奈良时期骚人墨客的爱情诗篇;身着和服的女侍,用木制托盘把红米饭及用海鱼、淡水鱼、禽类、蔬菜制作的十多道菜肴一一摆上桌来。端详手中的陶制酒杯与饭碗,件件古拙可爱。饭菜十分爽口,据说它的制作者为了再现这道奈良时期的宫廷之宴,早在1984年便制定出一个为期5年的复制计划。接下来,制作人员访问了一批批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传统食品专家,甚至专程前往中国考察研究古代食品的源流,在此基础上尽力做到再现历史,终于为当今日本饮食文化增添了一道迷人的风景。


结束“太平之宴”,我们采访团一行乘车离开宾馆,绕了一大圈走到宾馆对面公路时,蓦然回首,竟然发现刚刚握手道别的主人们,还齐刷刷地并列路边,远远地向我们招手鞠躬!如此精美的宴席,出自如此勤恳精细的人们之手,我们顿悟人的禀赋素质与物的出类拔萃之间的内在联系,这里面无疑蕴藏着更多的精妙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