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台海风云录 一、山雨欲来 二、山雨欲来(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5/


听到有一架J14战斗机被打了下来,韩国空军司令白文京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调高战备级别,一边全力搜救跳伞的朝鲜飞行员,打掉对方的飞机就已经是闯下弥天大祸,要是再死一个人在自己的地界上,那可就难保朝鲜人不会报复了,在边境上演习的四个师可都是配了实弹的,一转眼就能把炮弹打进汉城,那可就是又一场朝鲜战争。白文京越想越怕,抹抹头上的汗水,拿起电话,向上面报告了这个消息。金先漱总统一得知误击的消息,马上召集了紧急会议,这才有了刚才大骂白文京的一幕。

金先漱骂了一通,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未免有些失态,忙干咳了两声,望着站在一旁的尴尬的幕僚们,说:“事已至此,多说也没用,我看还是要较快和朝鲜方面取得联系,表达我们的诚意,以免事情越闹越大。”

外交通商部长官李基文说:“我已经安排专人向平壤方面通报了这次误击事件,表达了我们的歉意,同时还知会了北京和华盛顿,希望他们能从中斡旋,尽量将这次事件的影响减到最小,刚刚收到他们的回复,愿意为维护半岛的和平作出努力。另外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跳伞的朝鲜飞行员被找到了,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金先漱点了点头,他对这个年轻的外交部长一直青睐有加,见他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如此迅速和妥善,感到颇为满意,想到一旦中国和美国出面调节的话,朝鲜人不至于会如此蛮横无理,心头稍稍安定了一些,对自己的机要秘书说:“你去安排一下,通过总统发言人,就这次误击事件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向朝鲜政府致歉,并慰问受伤的飞行员,就说我们愿意对此次事件进行赔偿。”

一帮幕僚们听完总统的安排,分头办事去了,金先漱走到窗前,呆呆地看着外面的景色,他的总统官邸位于韩国新首都世宗东南侧一座半月形小山的怀抱之中,景致颇佳,根据风水师的说法,这里坐收整个朝鲜半岛的王气,总有一日,平壤和汉城的气数必然全被世宗吸纳,那是半岛的统一也就指日可待了。不过当初在迁都的时候,金先漱的前任们可没有做什么统一的美梦,在朝鲜的百万大军的威慑下,旧都汉城过于接近边境,不利于守卫,因此才将政府机关搬迁到这个韩国中部的新兴城市。可是,在朝鲜人那几百枚老掉牙的中程地对地导弹面前,没有人能确保世宗附近的两个防空营能百分之一百地拦截下所有的攻击。更何况汉城现在依旧是韩国的经济首都,只要朝鲜人象征性地往那里打几炮,所引起的恐慌和外资的大规模撤退可就够自己头疼的了,现在他所能指望的,就只有遥远的华盛顿和不算太遥远的北京了。

正当朝鲜半岛两端的领导人心乱如麻的时候,在北京中南海的一间办公室里,一群人,也是正在热烈地议论着什么。只听坐在中间的一个中年人清了清喉咙,说:“昨天韩国人打掉了一架朝鲜飞机,弄得本来就紧张的局势一下子火药味浓了起来,不知道各位对此有什么看法?”说话的正是新任的国家主席,军委副主席孙复兴,不过和以往的历届领导人不一样,作为第一位公开选举出来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他国家主席的衔头前面却少了党总书记这么一个称谓,加上军委主席一职现在仍被老得已经要别人趴在耳朵边大喊才能听得见的薄易习把持在手中,他这个国家主席虽然得到了党内绝大多数人的支持,但是说话的力度可远远比不上前几任大。

民主啊民主,他有时候也在发问自己,美国人的民主就真的适合中国吗?薄老爷子卸任前力排众议,推行起了民主选举,着实让不少国人兴奋了一把,以为中国很快就能成为他们梦想中的自由天堂,但他们又何尝想过,美国佬两百多年的所谓民主选举,其实也就是民主和共和两党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东北二人转,而中国人的民主选举,说穿了,就成了独角戏。想要搞政治,没有强劲的后台,光靠满腔的热血和辉煌的理想只能是被政客们当作登上最高殿堂的踏脚石而已。对此,他早有体会,尽管自己有着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头衔和广泛的民意基础,但是还是要在党内各派的大佬们中间左右逢源,那方都得罪不得,现在就连稍微大一点的国家事务,都要把八位政治局常委叫到一块,商讨之后才能够付诸实施。这样不但效率底下,而且很容易因为意见分歧而延误了最好的时机。

孙复兴停了一会,见没有人发表意见,接着说:“我觉得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台湾方面刚完成大选,正是急需我们去拉近双方关系的时候,要是朝鲜半岛再起事端的话,我们很难兼顾两头,所以我已经答复了韩国方面,同意由中国出面,调停事端。”

他的话刚刚说完,一个细细的声音从一旁冒了出来,说:“作为一个大国,我们自然应该马上表达我们的意见。不过此时朝鲜和韩国发生冲突的话,对于我们却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在座众人向那人看去,原来是国防部长宋陶,他也是八位常委当中军委主席薄易习派系的唯一一人,原本他并没有进入政治局的资格,但是由于薄易习的身体已经不容许他长期操劳国事,这才让宋陶代替他成为常委。大家本来就不希望半岛这个时候打起来,所以才没有发表意见,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都有些诧异,只听宋陶继续说:“要是朝鲜和韩国真的打起来,美国和日本势必不会袖手旁观,而根据防卫协定去攻击朝鲜,只要朝鲜人能把美国拖上几个月,不就给了我们武力攻台一个最好时机吗?”

“荒唐,”总书记朱恩东轻声说了一句,因为宋陶一席话而正讨论纷纷的常委们马上静了下来,别看朱恩东是八位常委里面唯一在政府和军队中没有正式职务的人,但由于八个常委当中倒有三个是他一派的人,所以有时候说起话来比孙复兴还要管用,朱恩东对宋陶说:“小宋啊,你以为美国佬就不会防着你这一招吗?而且就算真的打了起来,姓金的那点子军队还不一定够韩国人打呢,万一没能拉美国人下水,那我们可不就亏大了?台湾是早晚要打的,可是不能在美国人有防备的时候打。”

“不错,总书记的顾虑不无道理,而且一旦朝鲜半岛打起来的话,就正好给了小日本扩展军力的借口,他们都已经把自卫队改成自卫军了,再下去的话,难保他们不会根据新修订的宪法,直接派遣军队参加盟国的军事行动,那样的话,我们再想攻打台湾,可就不仅要对付美国人,还要对付日本人了。”说话的是负责文化及外交事务的苏奕宇,他是孙复兴一派的人,说话自然也向着孙复兴了。

宋陶见自己的意见被断然否决,有些恹恹,就不再说话了。孙复兴见大家的意见已经统一,就说:“求和平,谋发展,目前还是我们的基本国策,只要不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我们还是要力求一个宽松和平的发展环境。老苏啊,你回去,让驻各国的大使传达我们不希望朝鲜半岛发生冲突的意见,顺便也看看各国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主席,从目前各国对这次误击事件的声明来看,基本上还都是希望朝韩双方较快平息事端的,美国人的特使明天就会出访韩国,进行调停。只有日本人的声明比较古怪,他们一方面把此次事件称作了意外,一方面却又暗示这是因为朝鲜人不断在边境制造事端造成了,并且警告朝鲜人不要一意孤行,否则他们会联合世界各国对朝鲜进行制裁。”

孙复兴听完苏奕宇的汇报,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日本人这样说话,不是明摆着要激怒朝鲜人吗?他们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他想了想,说:“老苏啊,那看来要辛苦你一趟跑一趟朝鲜了,对于亚洲的事务,我们绝不能落在美国人后面。”

苏奕宇说:“没问题,我这就去准备,一定将我们的意见传达给平壤,让他们要以克制的态度来处理此次事件。”

“对,”孙复兴点点头,接着说:“还有,你在见记者的时候,顺便敲敲日本人,让他们不要横插一杠,想在朝鲜指手画脚,他们还不够资格。”

苏奕宇说:“这我知道,但是从这次日本人的表现来看,他们只是想借机会扩大自己的影响,为新一轮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提案做铺垫,应该不会有太出格的举动。”

孙复兴说:“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还有,老宋啊,你回去向薄主席汇报一下今天的会议内容,并且建议各军区提高战备级别,我总觉得这次的事件不会这么容易就平息的,要防止台湾宁国德他们借机搞小动作,必要的时候,让南京军区搞一次演习震一下台湾佬。”尽管薄易习现在已经很少过问军队事务了,但毕竟他还是名义上的军委主席,加上在军中人脉颇广,所以孙复兴在一些国防事务上还是要向薄易习征求意见,然后再实行。

两个小时的常委会议很快就结束了,效果还算不错,大家就朝鲜事务,台湾事务还有其他一些国计民生的事情达成了共识,而且大多是符合孙复兴的想法的。今天剩下的时间孙复兴没有安排任何公开活动,看来下午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今天的心情不错,他吃过午饭,跟往常一样,小憩了半个小时,就跑去钓鱼了,毕竟现在是元旦假期,他可不想让一场意外的事故影响了好心情。

对于这次误击事件,接下来的发展似乎完全符合人们的想象,毕竟当事双方和主要的大国都不希望半岛发生冲突,纷纷出面调停,中国和美国的特使各自出访了朝鲜和韩国之后,在新闻发布会上传达了和平的信息,不久,朝鲜和韩国的谈判代表也在北京就此次误击事件发表了联合声明,表明不会因此而使半岛一体化进程受阻,原本剑拔弩张的局势顿时缓和了下来。国际舆论也对误击事件的妥善解决表达了赞赏,只有日本政府先是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言论,后来又向北部增兵,并多次派出侦察飞机入侵朝鲜领空而备受批评,不但没能在东亚事务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反倒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评论为:“某些国家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企图造成东亚局势的紧张。”美国主子也对日本在误击事件中的表现表示遗憾,碰了一鼻子灰,首相小林浩二只得出面澄清日本的军力调动只是例行换防,并没有特殊的用意。虽然没能够达到预想的目的,但日本这次的举动已经发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在宣布战败将近一个世纪之后,崛起的日本将不仅仅在经济上,而要在政治也成为一个大国。

不过,日本人的那点小心思并没有能够瞒过其他的大国,中美两国适时地发表了声明,声称不支持日本等五国在即将带来的联合国大会上提出的增加无否决权常任理事国的议案。一时间,国内的舆论对于日本重新崛起对于区域稳定和中国发展所构成的威胁进行了详尽的分析,甚至有的媒体还在不断讨论中日就东海主权等发生新一论冲突的可能性,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江楠一边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中就近期国际事件的评论,由于朝韩局势的突然紧张,为了避免意外,他取消此次名为“音乐无国界”的,在朝鲜半岛的巡回演出及参观活动,从而获得了宝贵的一周假期,跑回了老家去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和他一起度假的,还有一个远房的表哥,刘天松。这位表哥,从江楠还在读中学的时候,就离家当兵去了,现在已经成为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的一名排长。刘天松正巧也是得到了一个假期,带着女朋友回了广西老家,没想到刚好碰上江楠也在这里,两个人多年未见,加上年纪相差不大,脾气又颇为相投,一见了面,就如同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古今中外,天文地理,聊个没完。刘天松的女朋友王秀玲见两个大男人说话没有自己插嘴的份,一个人呆在屋里气闷,便拉着江楠的秘书张丹逛街去了。

刘天松呷了一口咖啡,看着电视里面漂亮的女主持人正做出一副虚心学习的样子,听那个所谓的“军事专家”比较中日两国海军的战力,笑了一声说:“看那些人说的,好像打仗就是看谁的飞机大炮多,谁的武器先进,谁就能赢似的。”

江楠说:“那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了,现代战争以综合国力和人员素质为基础的,唯武器论的话只能让我们的军事发展进入歧途。”刘天松拿出了排长的架势来教育江楠。

江楠不以为然说:“从整个战略角度来说,起决定性作用的当然还是综合国力,但是从某一次战斗来说,武器还是占主导地位的,否则朝鲜的歼14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让韩国人给打下来了呢?”

刘天松摇摇头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朝鲜人只是没有充分发挥歼14的长处,只要和F44进行短距格斗,歼14未必会输过F44。”他当年差点就当上空军,只是最后身体复查的时候被刷了下来,到现在还有些耿耿於怀,尽管飞行梦没能圆,但是对于飞机的兴趣却是一点不减,所以说起各类型飞机的性能优劣来是一套一套的。

江楠知道说这些的话,肯定说不过刘天松,不过他马上抓住了刘天松的一个漏洞,说:“是啊,歼14的机动性能要好于F44,就要和F44近距格斗,其实还是唯武器论啊。”

刘天松一时语塞,刚想反驳一句,电话的铃声却响了起来,他一看腕上的多功能表,原来是部队里来的电话,嘀咕一句:“这时候找我可不是什么好事。”尽管不情愿,但是还是不敢怠慢,一按多功能表,眼镜上马上现出一个屏幕,一个清秀的女兵,连部的虚拟通讯员,出现在刘天松眼前,用脆脆的声音说:“刘天松同志,接上级命令,要求你于2037年1月6日前回部报到。”说完,不等刘天松有任何反应,那个数字美女就把电话挂上了。

刘天松原本想着利用假期向相恋已久的女友表白,可是心里话还没机会说出口,不知道那个不开眼的领导就粗暴地把自己的美好计划给全部打乱了,气得他把眼镜摘下来,重重地扔在了沙发上。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戴这种由多功能腕表和眼镜组成的新型数码产品,这两个小小的物件,就替代了可视电话,手表,电视等等的娱乐和通讯工具。

江楠见刘天松一副无奈的样子,便问:“谁来的电话,这么烦。”

刘天松叹了口气,看看腕表,离规定的报告时间还有两天,现在马上去订机票兴许还来得及,看样子自己的满肚子话要来年才能和女友倾诉了,没有办法,只得匆匆预定了明天一早回厦门的航班。刚刚订好机票,伴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两个女孩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王秀玲走在前面,一见到刘天松便小跑了过来,一边拿出刚买好的漂亮衣服,说:“天松,你看一下我买的衣服好不好看啊?”

刘天松看着王秀玲兴奋的样子,似乎有些发愣,如果单从长相上来看,王秀玲算不上一个标准的美女,但是却充满了青春活力,和一向成熟稳重的他正好在性格上互补,从小人们就常拿他们两个开玩笑,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但是认识了这么多年,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却一直没有捅破,要不是三年前江楠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把他们两个撮合在一起的话,自己也许到现在还只能是对着王秀玲单相思。不过由于自己长年在外当兵,说是谈恋爱,其实两个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而现在自己刚回来没有几天,却又要食言提前回部队去,刘天松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王秀玲的脸蛋由于走路的原因显得红扑扑的,加上两人离得近,上面细细的茸毛看得很清楚,就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一样可爱。不过此时刘天松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女友的美貌,他眨巴眨巴眼镜,挠挠头说:“好看,好看。”

“你有没有仔细看啊,尽敷衍我。”王秀玲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些不满。

“有看啊,你穿什么都是那么好看。”刘天松平素就不会说讨女孩子欢喜的话,所以他的恭维听起来多少有些生硬,他倒了杯水提给王秀玲说:“我,我有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嘛?”王秀玲一边在自己身上比划着新衣服,一边说。

刘天松支支吾吾地说:“刚才部队里来了电话,要我回去。”

“啊!”王秀玲的目光一下子从衣服上移到了刘天松的脸上,似乎想看看对方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不过她没有从刘天松的脸上看到自己希望的神情,王秀玲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脸色也是从晴转多云。江楠看见一场风雨就要来临,向着张丹使个眼色,两个人悄悄走了出去。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似乎并没有暴风骤雨的降临,屋里只是一片寂静,静得让人有些心焦,又过了一会,刘天松铁青着脸走了出来,看见江楠和张丹都盯着自己,苦笑了一声,说:“帮我说说好话,我先走了。”说罢,匆匆低头离开了。

第二天在机场里,刘天松伸长了脖子,也没有看到王秀玲的身影,眼看登机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只得拍拍江楠的肩膀,叹口气,怏怏地朝登机口走去。有时候,他挺羡慕江楠的,当一个名人,虽然和自己一样也是终日要离家在外,但毕竟轻松自由很多,没时间谈女朋友,还可以找一个漂亮的女秘书陪自己,这才是人生呢。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不像人家那么有本事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