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蜂 第一卷 喀喇昆仑 第四章 群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田娜领着两个迷路的男人,好不容易回到正道。

“看,我们的车。”田娜兴奋的叫道。不远处,斯太尔安静的窝在那里。“幸好有你。”老金在后面说道。他发现田娜站在原地不动,“咋啦”老金问道。“老金,你看,那是什么?”田娜结巴的说着。老金望去,不远的高坡上立着十几个黑影,身形象狗,不,直觉告诉他,他们碰见了狼群。“快跑到车里,狼群。”老金叫道。田娜和高杨两个撒开腿朝斯太尔跑去,老金紧握着95式自动步枪跟在后面。

生活在喀喇昆仑的狼远比草原狼更为凶狠,它们身形较小,但有厚厚的毛皮御寒,速度极快。在这个寒冷高原,要想生存,只有比别的物种更凶残更迅猛。每到冬季,狼群就会集体出动,为食物搏杀。老金他们碰到就是狼群,可怕的狼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狼群。山坡上的狼箭一般的冲了下来。

人与狼的竞速,二者都发挥出了极致。

“叭叭”老金手中的九五式自动步枪点射了出去。子弹打在雪地上,弹起片片雪花。群狼无所畏惧,义务反顾的向前冲着。老金边打边退“小高,我操你妈,开枪呀!”老金骂道。高杨在急速奔跑中,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应该掩护田医生先撤到车里。他从肩上解下九五自动步枪,把子弹上膛。举枪瞄准,他的手在颤抖,虽然新兵营打过靶,可是如今真的开枪,面对这些拼命的狼,心里不禁发毛。

“哒哒哒哒哒哒”一梭子5.8毫米的步枪子弹从高杨手中射出。“操你妈。”老金骂道。高杨射出的30发子弹漫无目的的寻找目标。“嗷”一声悲怆的惨叫,冲在前面的一只狼,被误中,扑到在地上。高杨一边跑一边上弹匣。往日轻松异常的动作,如今显得如此笨拙。

老金“叭叭”,几发点射,又一只狼倒了下去。人离车还有一百米,狼离人还有三百米。十几秒的距离,如今漫长的跟几个小时一样。高杨见田娜上了车,心里负担一下放松。“卡”终于把弹匣重新装好。“你他妈的点射”老金退到跟前骂道。“噢”高杨答道。就在两个人说话的瞬间,冲在最前面的狼一下拉近了距离。

准星,扳机。“叭叭”高杨点射了出去,子弹擦着那只狼划过。

“叭叭”老金在边上开火,正中那只狼的头骨。“嗷”狼扑的倒在地上。“快跑”老金喊道。百米速度,与狼的竞速,高杨只觉得胸口就像爆炸一样。耳边竟是风声。“快上”田娜一把把高杨拽了上来。“老金,快跑。”就在高杨身后几步的老金,眼看就要被一只狼追上。目标,准星,心平气和,不要紧张。高杨嘴里念着,他的九五步枪瞄着那奔驰如风的狼。“叭叭”高杨扣动了扳机,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噗”狼颈上飚出一朵血花,栽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老金摆脱了追击,跃上汽车,正要拉上车门,另一只狼凶狠的扑了上来,头正好卡在门内,锋利的狼牙闪着寒光,嘴边泛着白沫。“叭叭”高杨朝狼头开了两枪,顿时车里血光四溅。那狼“嗷的一声,萎靡了下去。老金忙用脚把它踹了下去,把车门紧紧关上。“妈的“老金惊魂未定的骂道。“你他妈是那个教官教你射击的,那么远扫射,你有多少子弹。”老金骂道。高杨羞得满脸通红。田娜忙开腔道:“他还是孩子。”“妈的”老金意犹未尽,“还好那一枪打的比较准,要不老子就成肉片了。”

车外的狼不甘心的围着斯太尔转着。不远处,有一只体型稍大的狼坐在地上,用一对绿眼望着车里的他们。黑暗的天气,越发显得狼眼的明亮,远远望去,渗的人心里发毛。

“妈的,那是狼王。”老金指着那只坐着的狼说道。高杨看着那只狼,心里不禁犯恶心。狼王偏着脑袋看着他们,猛地站起,跑了过来。只听它一声长嗷,围在车前的狼跟着它朝车尾跑去。老金打开暖气道:“等等吧,等它们撤了。”刚才的剧烈奔跑让他们暂时忘记了寒冷。骤一开暖气,才觉得确实有些寒冷。

“你们说那些狼在干什么?”老金摸出一根雪莲点着火。“我敢肯定是在开会。”

老金胸有成竹道。“开会”田娜和高杨诧异的看着老金。“对呀,开会,商量怎么吃我们,红烧还是清炖。”老金打趣道。“你这个老金,到这节骨眼上还开玩笑。”田娜骂道。“呵呵”老金笑道“你们不信啊,这狼群有严密的组织,刚才蹲那的狼王,诡计多端,是狼群的核心。别小看这些狼聪明着那。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哦。”“又来。”田娜道。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闲着。”老金说道。“有一年冬天,就在我们喀喇昆仑山的一个村子。狼跳进了羊圈,咬死了几只羊,其余的羊毫毛未伤。牧民就想了方法,把羊圈砌高,这样狼就跳不进来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又发生狼灾。牧民打开羊圈一看,死了几十只羊,这些羊整齐的堆在墙角。你们说狼是怎么进去的。”老金问道。“怎么进的?”田娜催问道。高杨也好奇的看着老金。“它们在墙外一个搭一个,让一只狼先跳进去,那只狼把羊咬死,堆成高堆,跳出来。再换外边的狼进去。”老金笑呵呵道。

刚说到这里,只听车顶上有声音。“他妈的,这群畜生真的上了车顶。”老金骂道。一只狼从车顶跳到挡风玻璃前,猛地向前冲了过来。“叭叭”几发点射,高杨在旁边扣动了扳机。那狼叫了一声,跳下车去。“谁叫你开得枪,妈的。”老金狂吼道。九五的子弹把挡风玻璃筛了窟窿。“咚”又从车顶上跳下只狼。“叭叭”这次开枪的是老金,狼闷哼着从车上摔了下去。老金把九五枪口朝上,“叭叭”几发点射,只听车顶“嗷”的叫了几声,顶上的狼“咚”的一声,摔了下去。

“妈的,来吧。”老金吼着,扭曲的脸加上充满血丝的眼睛,显得尤为恐怖。冷风夹着雪花从挡风玻璃吹了进来。三人身上一阵寒战。“老子和你拼了。”老金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老金!”田娜喊道。高杨也跟着老金跳了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