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论德才

先贤曰:夫才与德异,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谓之贤,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善者,善无不至矣;挟才以为恶者,恶亦无不至矣。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之乳狗博人,人得而制之。夫德者人之所严,而才者人之所爱。爱者易亲,严者易疏,是以察者多蔽于才而遗于德。

窃观当今之世,才德全尽者,鲜矣。以吾辈之资,若欲强求之,未可进也。莫如退而求其次,以正直中和为帅,辅之以聪察强毅,不可不谓上上之举。倘若一味用强者,非但恐难成其美,反遗祸于无穷之中。成宋襄之流,为后世所不齿也。

意欲以德为帅者,切切不可因善小而不为之。孰不知,善不谓大小,皆以为善。积小善而成大德者,古之有也。未尝见,不积小善,一味求虚妄之大善而成德者。

然以吾之愚见,今求聪察强毅者众。何也?乃孔方兄之为也。世人欲与此公相善,人知常也;若皆欲与此公相厚,则危矣。与此公相善,则可以此公之力为善,行上善之举;若与此公相厚,久之,则纲纪坏、礼乐崩、伦常乱。再与处之,则国将不国,家即不家,世事危矣。

以何避之?无它。

重修正直中和以为善。尊纲纪、兴礼乐、守伦常。久而处之,则国之兴为必然。国兴则家隆,世事顺。适时辅之以聪察强毅,天下亦可归为一统。

以何方能如此行之,教也。

幼童无知之时,教之以守伦常之理,使其无悖伦常之思;待其初长成之时,教之以礼之理乐之妙,令其了然于胸;少时,教之以纲纪之严,令其无时不以纲纪尊之。如此一番,彼及成人,则正直中和于无形之中。其间,辅之以思天下之事,察世态之变,习学弓马兵机,令其坚韧果决。

若二者兼合,则进可为国之栋梁;退可为世之贤才;纵其天资鲁钝,亦能修身持家,言教后人。

上之所论,乃吾孤陋之思寡闻之想,实难全尽。望诸公见之谅之。倘有贤君高才不吝赐教,涕血为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