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忙完了新兵下连的事,已经临近年关了,这是龙天在穿越时空之后过的第一个新年,和马雯婷一样,两人很有一番感触在心间,面对着日益繁荣和稳定的台湾,龙天倍感欣慰,这个年两人过得很是有些喜忧参半。


“每逢佳节倍思亲”,除夕夜山洞里一片宁静,给小梅和兵工厂的工人放了个大假之后,房内只剩下了龙天和马雯婷,两人一边碰杯一边互诉心声,渐渐地都喝醉了,等初一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竟然是互相拥抱着躺在一张床上。


新年新气象,走在繁华的台北镇(由淡水镇改名而来)街头,龙天和马雯婷频频地与路人打着招呼,从居民们热情洋溢的笑脸上,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年大家都过得非常满意,龙天和马雯婷就象一对散财童子,给台湾的百姓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创业的激情,随着两人的意外出现,那个“蛮荒之地”的小琉球已经不见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叫“台湾”,大家都在朝着“和谐社会”的目标前进。


中国人的年过得非常讲究,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只有等过了元宵之后,新年才算过去,一切才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中来,龙天和马雯婷也一样,他们来到这里已经一年了,这一年的日子过得极其劳累和辛苦,特别是马雯婷,体重从原来的一百二楞是活生生地降到了一百,闲下来的马雯婷称了称体重,自嘲般地说“减肥成功”。“好女不过百”,龙天偷偷地回了一句。


元宵节一过,所有的军政事务都走上了正轨,工农兵学商,各行各业都褪去了新年的喜气,重新回到繁杂忙碌的日程上来,马雯婷又下到了工厂一线,而龙天则带着武警支队的战士来了次战前演习,以提醒战士们“忘战必忧,好战必亡”,这次演习收到了不错的成效,要不是二月初一办公室里来了位不速之客,龙天很想趁热打铁,再搞它一次实兵对抗演习。


“忠贤兄,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啊”,下马之后龙天急匆匆地回到了办公室,朝鲜使节李忠贤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


“龙兄,别来无恙,自京城一别,甚是挂念哪”,李忠贤双手抱拳,两人客气了一番之后,宾主就坐,开始寒喧起来。


自从在京城使节馆认识李忠贤之后,龙天非常肯定两人将很快就会再次见面的,果不其然,正月刚过李忠贤一行就风尘朴朴地赶到台湾来了,随行的当然有成箱的银子,这一点早在龙天的预料之中,所以看见李忠贤之后,龙天的眼前净是白花花的银子在漫天飞舞,这实在是一份非常不错的新年礼物。


客套了几番之后,李忠贤很快就挑明了来意,“龙兄,上次在京城您所说的‘军中神器马枪’,能否让忠贤开开眼界,与龙兄一别,忠贤回国后立即就禀明了我国国王,国王也颇有兴趣,故差忠贤前来一睹神器风采”,李忠贤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其实在他走入军营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只是他不认识而已。


龙天哈哈一笑:“好说好说,忠贤兄这边请”。


山脚下的射击场上,姜海领着特勤大队正在进行例行射击训练,山谷间回荡着阵阵清脆的枪声,李忠贤在龙天的指引下来到了射击场,搬了条椅子两人近距离地观察战士们的训练情况。


“忠贤兄,可否有兴趣一试啊?”,待特勤战士打完了训练基数,全员列队之后,龙天饶有兴致地请李忠贤亲自试枪。


刚刚走进射击场时,整个阵势真把李忠贤吓了一跳,奇特的军装,怪异的武器,还有阵阵清脆的巨响,响声过后,八十米开外的木靶被击倒了,用“百步穿杨”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份,看着布满弹孔的木靶,李忠贤一直在想,如果把这些木靶换成真人的话,是否还有活下来的机会,不过思前想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这次台湾之行让他大开眼界。


龙天持枪在手,熟练地装弹、击发、退弹,接连打了三发子弹之后,对着持枪在手又一脸茫然的李忠贤做了个手势:“忠贤兄请”。


在姜海大队长的亲自传授下,李忠贤闭着眼睛打了一枪,近距离的枪响让他的血压开始升高了,略显肥胖的身躯微微有些颤抖,龙天偷偷地笑了笑,马上又开始严肃起来。


“神器,真乃天之神器啊”,坐在办公室里,李忠贤的大拇指一直就这样竖着,一脸难以抑制的激动,连说话都开始变得有些不利索了。


龙天有些得意,心中暗道:“这回看你不把带来的银子都乖乖地交给我”。


李忠贤在称赞过后,突然间脸色一变,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叹,龙天发现他的情绪有些不对,连忙询问详情。


“不瞒龙兄,我国目前形势严峻啊,在年前,济州岛已落入了倭人之手,不但如此,倭国更是派出战船频频袭扰我国沿海地区,所到之外皆瓦砾不存,百姓死伤无数,唉,倭国真是欺人太甚了”,李忠贤哀叹之后,开始把年前发生的变故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朝倭之间的“倭寇”旧怨未了,随着去年九月两国使节在京城使节馆内的“大PK”之后,又添加了一笔新仇,被打的倭国使节小花一郎回到国内之后,据说是“含恨剖腹”,本就已经对朝鲜虎视眈眈的倭国室町幕府陡然间抓住了机会,以“使节被辱”为借口向朝鲜发难。


如果说此前由军队假扮海寇骚扰朝鲜国境的行为只是“小打小闹”的话,自从发生了“使节被打”事件之后,室町幕府立即就迫不及待地揭下了“海寇”的画皮,先是在对马岛陈兵两万,并出动战船频频袭扰朝鲜沿海地区,而发生在年前的济州岛偷袭战就是倭国在经过精心策划之后,利用朝鲜国的麻痹大意,一举偷袭成功,并将朝鲜海军打得落花流水,从而将济州岛收入了囊中,同时也在岛上持续增兵,准备更大规模的对朝战争。


“妈的,倭国除了干点偷偷摸摸的事情之外,还能干些什么?”,龙天走到地图前,在图上找到了济州岛的位置之后,勃然大怒地骂了起来。


济州岛是朝鲜第一大岛,总面积1826平方公里,位于朝鲜半岛西南部,地处远东地区的中心,隔着济州海峡与半岛相望,包括牛岛、卧岛、兄弟岛、遮归岛、蚊岛、虎岛等34个属岛,东北距全罗南道100公里,是整个东北亚地区的海上要道,扼中朝、朝日水道,济州岛的海上航线是朝鲜王国的海上生命线,战略位置极其重要,一旦有失,则不但整个朝鲜王国的海上通道面临被切断的危险,也使得整个朝鲜南部暴露在倭人的炮口之下,有了对马岛和济州岛,倭国可以随时在朝鲜沿海选择一处登陆,偷袭济州岛已经远远超出了领土本身,后面将会是更为严重的朝倭之战。


“唉,事已至此,倭人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为此我国国王也是忧心忡忡,食不甘味啊,此次差忠贤前来,希望得到龙兄的鼎力支持,龙兄的马枪真可谓是上等之利器,如果我国将士能有如此兵器,相信扫除倭人收复失土指日可待”,李忠贤的神色很是焦急,看得出来,朝鲜王国所面临的形势比他说的还要糟糕。


龙天已经被朝鲜国王李芳远给气糊涂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战略要地,竟然被人轻易地偷袭成功,由此可见这个李氏朝庭已经是不可救药了,还有它的军队,真不知道到底还会不会打仗,马枪只是一种武器,有了好的武器没有一支善战的军队,打胜仗也只能是空谈而已,而且听李忠贤的口气,似乎只要装备了马枪就可以无往不胜,似乎只要朝鲜军队背上马枪,倭人就会吓得屁滚尿流似的,又是一个哦不应该是一群“唯武器论”的支持者。


“李兄有难,龙天当然不遗力余力,只是在下还有一事不明,这次倭国侵占济州岛,贵国是否已经派人通报给了大明朝庭?明朝皇帝有何圣意?”,龙天突然想起了朝鲜国的藩属问题,应该说如果藩属国发生战端,作为宗主国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


不问不要紧,龙天这一问让李忠贤有苦难言,又是好一番长吁短叹。


朝鲜自济州岛被侵占后,也在第一时间就通报给了明成祖,和历次朝倭争端一样,李芳远寄希望于明成祖的斡旋,不过遗憾的是明成祖此时正忙于对蒙古用兵,况且朝、倭两国都是中国的藩属国,此时作为明成祖朱棣来说,只要不威胁到中国的利益,他是不会为了这点“小争端”轻易出兵的,解决之道仍然是调解加下旨训斥,除了象征性地送了几门火炮和一批手铳给朝鲜之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情急之下朝鲜王李芳远开始采纳李忠贤 “强军备战”的谏议,派李忠贤等一行人到台湾实地考察,除了没影的马枪之外,李芳远对台湾产的味精相当满意,临行前再三嘱咐要李忠贤多购置一些。


其实龙天早就猜到了问题的答案,明成祖此时是绝对不会出兵援朝的,内战未平朱棣绝不会轻启战端,更何况目前来看并没有出现战争升级的趋势,用“冲突”来形容此时的朝倭争端显得更合适一些,只有等朱棣感觉到倭国已经威胁到中国的利益时,他才会考虑出兵的问题,“攘外必先安内”,自古以来的封建统治者都奉之为经典。


龙天此时的心情相当复杂,一方面他很愤怒,对倭国的卑劣行径表示愤慨,再者对朝鲜李芳远王朝的无能表示遗憾,还有对明成祖的麻痹思想非常忧虑,倭国向来对中国有虎狼之心,在实力不济的情况,它会把自己伪装成“友好使者”,而一旦找到时机,它会掀开面具,露出豺狼本性,狠狠地咬你一口,啖肉碎骨,自古以来莫不是如此,对于倭国来说,征服朝鲜只是侵略中国的一块跳板,一个前奏而已。


“必须要斩断它的魔爪,绝不能让倭国染指中国”,龙天暗暗地下定了决心,既然上天给他这样一次绝好的机会,让他穿越时空到了明朝,那么他就要承担起一个中国人应该承担的责任。


经过与李忠贤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一笔两千支马枪的交易初步定了下来,每支一百两,按照龙天的说法这已经是给李忠贤天大的面子了,属于“半买半送”的,感激得李忠贤有些涕泪俱下,子弹每发五十铜钱,味精的事情龙天不管,这是属于台湾县政府的事情,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有困难找政府”嘛。


李忠贤很快差人从台北镇的下榻处送来了五只大铁箱,里面装的不是银子,而是金光灿灿的金子,黄灿灿的光芒刺得龙天都快睁不开眼睛了,除此之外,李忠贤还带来了朝鲜的特产高丽人参,以及两位年青美貌的朝鲜族姑娘,五箱黄金龙天一一笑纳,人参嘛,送给马雯婷滋补一下身体,还有两个鲜族姑娘,龙天先是不敢收也不想收,不过为了不驳李忠贤的美意,最终客气了一番之后,照单全收了下来,他把两位鲜族姑娘交给了语蝶,编入了武警女兵排,龙天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会有一番大用场的。


政委办公室里,龙天和马雯婷关门商议着眼前的局势,“备战”两个字是提得最多的,又一份长长的方案制订了出来,不过暂时处于绝密状态。


“龙天,这可是一步险招啊,如果用得不好会引火烧身的呀”,马雯婷虽然赞同龙天的想法,但还是显得顾虑重重。


龙天深深地皱着眉头,心情很难平静下来,不过他还是非常执着地要走这一步险棋,他无法回避,也无从选择,必须要勇敢地面对现实的挑战,从这个时候起他才真正走向了成熟。


“马雯婷,我记得我们刚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说过要干一番大事业,我觉得这件就是,你说呢?”,龙天走到马雯婷的身边,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马雯婷依旧坐着,她的手慢慢地放在了龙天的手上,手心透着炽热的温度,她缓缓地抬起了头,望着旁边的龙天深情地说道:“我还说过,我会在背后一直支持你”。


战备令已经悉数下发,所有的军用工厂都开足了马力一刻不停地生产着军用物资,设在山洞的兵工厂里,小梅正在熟悉和摸索着手头上的几张新图纸,在马雯婷的比划和指导下,妇救会的娘子军们在日以继夜地生产着军用武器以备战时之需,山洞里日夜响彻着隆隆的机床声。


征兵令也已经下发,军营的训练场上又再现了一副生龙活虎的训练场景,这次不太一样,龙天基本上每天都会在训练场上出现,从他的“出口成脏”和暴躁的举止上来看,眼前的这位“一号首长”内心异常焦虑。


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第一支队”的番号又变了,现在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台湾总队”,下设四个支队:海警支队,内卫支队,特勤第一、第二支队,总人数翻了三倍,达到了五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