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大学

我很幸运生长在重庆,如果说宇宙是母亲,那么天空是母亲的脸庞,这里湿润的空气就像母亲的乳汁,滋润着每一个女孩子的皮肤。18岁那年,我考进了位于重庆沙坪坝烈士墓的**外语学院。

进入外语学院学习,我永远也不会把自己未来的生活和工作与ukiss视频聊天网站联系在一起。我们班42位同学,有33名女生,只有9名男生。

每天放学的时候,校门口都停满各种各样的小车,听高年级的师姐们说,那些都是暴发户,凭着腰杆上鼓鼓囊囊的钱包,来到学校找二奶。那位师姐还说,不少特别从乡下考进大学的女孩,刚刚进校时一看就是兰心惠质的,不久就被老板们包了,穿金戴银,攀比富贵。

在重庆,很多老板并没有多少知识,比如靠经营火锅起家的老板就很多,他们在全国各地开连锁,往往以招聘饮食文化公司办公室经理等理由,到我们学院来猎艳。看着那些金碧辉煌的小车,我从内心告诉自己:“我一定不会被那些老板的金钱打倒。”

在女大学生寝室,我们天天晚上都要开卧谈会,说一些荤的也说一些素的。当然同寝室的4姐妹也要探讨一些是否将来会成为别人二奶的问题,每当那个时候,我的嗓门总是最高:“我不会成为那些马大哈老板们的情人,我闻不来他们身上的火锅油味道。”

然后我们拉钩击掌对天发誓,随后开始哈哈大笑,有一次笑声惊动了老师,我们被从暖被卧里叫起来,老师问我们深夜哄堂大笑的原因,大家都说不出来,一个二个还继续笑,简直上气不接下气。

以后我们卧谈会的声音要小得多了,不过问题也更加深入,4个姐妹相互都没有保密,经过几个晚上的唇枪舌剑的交锋,大家都明白了一个谁也不愿意公开的秘密,4姐妹都还是处女。哈哈,这个让大家矛盾而有自豪的秘密。

校门口的小车喇叭天天都在固定的时间响起,珠光宝气的师姐们穿梭在其间,有奔驰、有宝马、有奥迪,这个阴盛阳衰的与众不同的大学校园,天天都在发生故事。

而在校园一角的一间女大学生宿舍,4个女孩,一个18岁,两个19岁,一个20岁,她们都不知道对方真正的心态,为一张处女膜顽强地坚守。

然而,我们寝室的故事刚刚开始…..

本文内容于 2009-1-18 10:36:15 被昨日黄花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