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太阳在草原上升起,又一天到来了,长城防线再次沉浸在一片忙碌中。马忠鸣可以算是此时疾风口关最头疼的人了,把夏龙燕弄丢了可不是小事情,他派兵在疾风口关四处寻找,但是始终一无所获,老将军头上的白头发,似乎又多了许多,即使她已经不是郡主,但是也是王爷的女儿,失职啊。

一队骑兵出现在草原上,他们的甲胄反射着阳光,守关的士兵很快发现了他们,立即按照训练,有条不紊的布防,直到骑兵走近才发现是北安府的旗号。马云鹰一马当先先到关下,“我们是北安府的军队,我是征风将军马云鹰,请速开城门,有要事禀报。”“是马将军。”城楼上一片不小的骚动,但是过了一会儿就平静了下来,“将军可有兵部文书。”“事态紧急,没有文书。”“将军身后的军队是怎么回事?”“是我带来的。”“请将军一个人进关,军队暂时驻扎在城外。”城楼的军官回答。马云鹰看了看后面,“要不我先进去,劝他们开门。”“劝什么劝。”夏龙燕策马走上前,“告诉马将军,说郡主回来了,这些是北安府保护我的军队,快给我开门。”“是郡主。”城楼上再次一阵骚动,接着城门被打开,一队士兵要出来迎接。

“趁这个机会,快。”夏龙燕一扬马鞭,高叫着,“闪开。”猛的冲了进去,其他人跟在她身后一涌而入,迎接的士兵迅速跳到两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支骑兵飞快冲了过去,而此时疾风口关的后城门却正是打开的状态,因为从扬武城来的车队又再次要进入疾风口关,守关的士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一只庞大的骑兵部队穿越了整个疾风口关扬长而去,直到他们都消失在草原上,士兵们才反应过来,风灵族人拼死不能突破的防线现在被轻易穿越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扬武城已经过完了一天的忙碌,准备进入梦乡,但是此时北宫家却沉浸在一片凄凉中,北宫月音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她走到北宫博面前,跪下磕头,“月音多谢叔父多年养育并教导月音成才,无以为报。”说完连磕了3个响头。北宫博老泪纵横,“月音啊,接下来,靠你自己了,叔父没能保护好你,有愧于你爹啊。”家里的丫鬟家丁也都哭了,北宫月音待人随和,从没有架子,也从来没有看不起任何一个下人。一个护院一下子跪在北宫月音前面,“小姐,在下无能,不能保护老爷和小姐。”北宫月音扶起他来,“不怪你,月音能为国效力也是荣幸。”外面晏东明带着手下正在等着,此时北宫家已经被北凉军一卫人马和东凉军数十人团团围住,乐胜之第2天就会返回北凉城,所以晏东明要连夜把北宫月音带走,他走进了北宫家,看到这一幕,“小姐真是好人啊,能够伺候我们将军也确实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我们将军一定不会亏待小姐的,外面马车已经备好,请小姐出发吧。”“我们小姐已经心有所属,大人何必夺人所爱呢?”一个丫鬟壮着胆子说,“什么人能比的上我们将军,北凉军那些人常年驻守关外,九死一生,北宫小姐何必等他,而且上次那个丫鬟呢,叫她出来啊。”晏东明大声说,此时他手上有听他调遣的500北凉军,如果那个丫鬟还敢来捣乱,那么就正好可以借北凉军的手报仇了。“她家中有变故,已经回家了,大人何必咄咄逼人呢?”北宫月音回答。晏东明点了点头,此女言语不俗,谈吐非凡,加上貌若天仙,难怪将军喜欢,“请小姐上车。”北宫月音点了点头,在一个丫鬟的陪同下,缓缓走出了家门,北宫博在两个护院的搀扶下艰难的走了出来,准备目送北宫月音离去……

一阵嘈杂的马蹄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无数杀气腾腾的骑兵从四面八方涌上来,将北宫家围的水泄不通,骑兵手中的长枪在月光的映衬下闪着寒光。“你们是什么人?”带队的都尉于成远持戟大喝,对方没有回话,只是看着他,于成远心里有些发毛,尤其是当他看到一个铁塔般的巨人下马缓缓走到他面前时,他认出来了,这就是当年痛打他的第17队卫士铁虎,“你们是北府军,不在北安府守备到扬武城做什么?”于成远大声喝问。“没你的事。”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来,“参见殿下。”于成远急忙行礼。“带你的人撤下去。”夏龙扬命令,“殿下,请恕于成远难以从命,末将是受王爷指派协助晏校尉行动的。”“哪个晏校尉?”夏龙扬怒气冲冲的问,于成远一指旁边,“那位是东凉来的晏校尉。”晏东明此时挡在北宫月音前面,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手扶在剑柄上不停的哆嗦。“你不就是那个家丁吗,趁我不在来我的地盘捣乱。”夏龙燕也走了出来,“看来你的牙还是没有掉彻底啊。”她边说边捏了捏拳头。晏东明已经面如土色,他急忙对于成远命令,“于大人,赶紧给我打开一条通道,我带人先撤退。”于成远苦笑了一下,面对这些人,怎么可能呢。

北宫月音突然走了上来,挡在了晏东明前面,“殿下不要乱来,晏校尉怎么说也是东凉使节。”“强抢民女的强盗而已。”夏龙燕走上来说,“北宫姐姐不必害怕,趁我二哥在外英勇杀敌的时候从背后去抢他的女人,这种龌龊的事情也就你们东凉军能做出来,今天不把你们几个大卸八块难消我心头之恨。”晏东明身后猛的跳出几个东凉军士兵拔剑在手档在夏龙扬夏龙燕兄妹二人前面。2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出手,刹那间几人就被打的飞了出去,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住手。”北宫月音厉声说,众人吃了一惊,只见北宫月音缓缓走上前来,站在夏龙扬面前,“月音,跟我走。”夏龙扬说,北宫月音猛的伸手打了他一巴掌,清脆的耳光声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殿下,男儿当以国事为重,今将军为小女不远千里带兵前来已经令小女感动不已,然而上命不可违,近日我北凉长城一战死伤者十数万,耗资数百万,此时正当北凉危机存亡之时,将军不在关外守疆,反为小女兴师动众而来,于国于家有何利?且牺牲小女换得北凉东凉相互友好,此为大义,殿下不可因小失大,北宫月音心意已决,不会跟将军走的。”北宫月音朗声说。夏龙扬抚摩了一下被打的脸,微笑着说,“不管怎么样,我今天一定要带你走,为了你,为了我也为了国家,一个可以轻易牺牲本国百姓去换取一些可怜报酬的国家是没有尊严的国家,没有尊严的国家不配拥有北凉军这样有尊严的军队,不配让我们拼死保护,一点蝇头小利和国家的尊严哪个重要?如果我父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那么就由我来纠正过来,如果有人敢对北凉不利,我就灭掉他们,如果有谁敢抢本将军女人的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夏龙扬一把拉住北宫月音,轻轻一用力就把北宫月音抱在了怀里,“不能保护自己百姓的国家不是好国家,不能保护自己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让我保护你,用一生来保护你。月音,我爱你。”夏龙扬的手越来越紧,北宫月音停止了反抗与龙扬抱在一起。

“北宫小姐……”晏东明还想说什么,夏龙燕立即站到了他面前,死死的盯着他。吓的晏东明一动不敢动。

“跟我回北安府。”夏龙扬轻声说。“可是,可是。”北宫月音回过头来,看见北宫博正笑着看着她,虽然脸上已经是泪流满面,但是笑容却是发自内心的,他对北宫月音点了点头,在他身后的家丁和丫鬟们也都笑得泪流满面。“参见镇守使夫人。”马云鹰上前一步行礼,“拜见大嫂。”凌风领原第17队的人也一起行礼。“殿下。”于成远话没说出来,铁虎就向前一步生生把他的话压了回去。北宫月音笑了,泪水顺着她美丽的脸颊流了下来,她点了点头,周围的北府军顿时一起欢呼起来。董连成走过去牵过马车来,“请夫人上车,让我等保护夫人回家。”北宫月音的脸红了,“还没过门,先别叫夫人。”“是,夫人。”董连成掀开车上的帘子,“我来扶嫂子上车。”夏龙燕兴高采烈的跑过来扶北宫月音上了车,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那个,谁来的?赶车的。”“在下平北校尉董连成。”“就是你,出发拉。”马车在无数骑兵的簇拥下快速向前冲去,只留下晏东明和于成远一干人等在那里呆呆的站着,过了一会儿,于成远才说出一句,“那车是王府的。”“于大人,还是禀报王爷吧。”晏东明无奈的说……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北安府还有两个更无奈的人,“宇文将军,太明湖水可以直接引进来吗?”秦中鹰看着扬武城的方向问。“已经找到方法了,从山洞里可以直接引水过来,我已经派人修去了。”宇文忠也看着同样的地方,“那好啊,以后谷内的用水问题就彻底解决了,风灵族人的工程只进行到一半,我们可以完成他。”秦中鹰的脸上挤出一丝生硬的笑容,“是啊,火月族那里怎么样?”“一场虚惊而已,没有什么大的行动。”“那就好啊。”宇文忠的脸上也挤出了一丝生硬的笑容。两人沉默了许久,宇文忠先开口了,“秦大人,殿下这么做我们会不会受连累啊?”“这个不好说,一般来说王爷会要我们抓住殿下送回北凉,如果我们照做,我那些17队的弟兄肯定会把我们大卸八块,如果我们不照做,那就是谋反,王爷肯定会调集大军来剿灭我们。”“秦大人你足智多谋,起码得找条活路给我们啊。”“有,在王爷起兵前先动手杀入北凉城。”“我们怎么也是北凉军,再怎么也不能真谋反啊。”“那就只有这样了。”秦中鹰突然伸了个懒腰,似乎放松了许多,“反正都是一死,要死就痛快点好了。”“秦大人,你什么意思?”宇文忠看着似乎已经无所谓了的秦中鹰有些不知所措了。“宇文将军,马上将府内所有的红色丝绸布料全部集中起来,召集所有工匠,先给殿下布置婚礼,要最隆重的,同时在府内给殿下布置新房,喜宴,把我们能用的东西都用出来,所有军官在婚礼当天除了警戒的外,必须参加,再发帖子给各族告诉他们来参加婚礼。”“秦大人,你没开玩笑吧。”宇文忠吃惊的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心思办婚宴。”“不办又能如何,殿下是豁出命来做这件事情,起码得成全他,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了。”秦中鹰微笑着看着远方,“龙扬啊龙扬,我上辈子一定欠了你一文钱没还,才落到今天的下场,不过说实话,你小子真是个男人,我秦中鹰佩服你,跟着你是我的荣幸。”秦中鹰转身向谷内走去,宇文忠摇了摇头,“为什么殿下身边都是些不正常的家伙。”不过反正已经上了贼船就没那么容易下来了,硬着头皮走到底吧,只能期盼这些不正常的家伙创造奇迹了,不过这似乎也是他们所擅长的……

又是一个明媚的早晨,疾风口关的士兵按例在关上布防演练,上次北府军闯关的事情马忠鸣没有少教训他们,当时守关的士兵几乎每人都挨了板子,所以这次他们非常认真,生怕再出什么事情,郡主的事马忠鸣再也没提起,似乎除了一个教训外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显然事情远没有过去。因为同样的清晨,一支庞大的骑兵部队从长城防线的后门闯了进来,他们混在例行运输物资的车队中间,一举冲进了长城防线,接着从正门闯了出去,正门看守城门的士兵被几个北府军的军官轻易的制服,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反抗,北府骑兵们随即冲出城门扬长而去,很快消失在天地的尽头。

守关的士兵面面相觑,“弟兄们,什么都别说了,直接找将军讨板子去吧。”为首的士兵哭丧着脸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