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突击队 第一季 第二卷 初露锋芒 第三十九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04/


山上的这些尸体正是被马涛和诸葛垚杀死的。俩人与武克超他们分手后,迅速向森林深处移动。

在茂密的森林里,对精通伪装的特种兵来说寻找藏身之处非常容易,俩人很快就找到了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马涛趴在一条石缝之间,在身上覆盖上了些杂草,又把几块石头扔在自己背上,最后又在前面堆起几块石头,他通过石缝可以清楚的看到前面的情况。

俩人刚隐蔽好,就听到右侧的山顶上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既有突击步枪的声音,也夹杂着自动手枪的声音,枪响的方向正是武克超和李刚去的地方。马涛和诸葛垚的心里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情况,分手时武克超还强调尽量不要使用武器,现在怎么响起枪声?会不会是被敌人发现了?以他俩人的身手被敌人发现的可能性很小,一定是另有原因。

正当俩人在胡猜乱想的时候,有十多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他们携带各种枪械,分散开四处搜查,显然是来搜寻他们的。眼看着警卫们越来越近,马涛握紧了手中的军刀,他心想凭借手里的这把军刀,在瞬间放倒他们几个没有问题。

敌人已经来到他俩的藏身处,其中一个警卫的脚就踏在马涛身边的石头上。忽然听到领头的一个警卫对周围的人大声喊:“在那边山顶发现逃跑的人,部长命令所有人包围山顶。”

在马涛周围的几个人都转身向右侧的山林走去,看到搜索的警卫们走远了,马涛和诸葛垚都从藏身处出来。俩人抖掉身上的泥土,诸葛垚轻声问马涛,“是不是队长被敌人发现了?”

“我猜一定是另有原因,他们俩隐藏起来敌人就是踩在他们的身上也发现不了,刚才的枪声与现在间隔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如果是被搜寻的敌人发现,这些早就围上去了,不会等到现在,这说明刚才的枪响是另有原因。”马涛分析的头头是道,诸葛垚很同意他的意见。

“我们尾随搜寻的敌人过去看看,你觉得怎么样?”马涛征求诸葛的意见。

“我想咱们不用再隐蔽起来,我们身上穿的衣服与搜寻的警卫们是一样的,如果我们混入他们中间是很难被发现的,咱们就从后面跟上去,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哈哈......聪明,猎人三号不愧是硕士生,脑子就是好使。”马涛笑着说,“我们就给他们来个浑水摸鱼,趁他们不备一个一个的收拾他们。”

俩人从地上的树根处抓起些泥土抹在脸,整的看不出是谁来,然后迅速向警卫们走去的方向追赶。很快就发现了前面的警卫,俩人与这些人间隔几米混杂他们中间,茂密的树林也起到了掩护,遮挡着人们之间的视线。

马涛和诸葛垚跟在警卫们的后面,还没到山顶,就听到上面响起了枪声,刚开始是狙击枪的声音,后来又响起了机枪和冲锋枪的声音。马涛立即就判断出射击的方向是从山顶向树林里,从枪声能听出来是两个人在射击。

马涛靠到诸葛垚的身边,低声对他说:“一定是队长他俩在山顶上,从开枪的习惯我就能听出是队长他们。队长开枪很有规律,非常沉稳,绝对是弹无虚发。”

这时,围上来的警卫们听到枪声后都停了下来,纷纷躲避到大树后面,没有人主动向前靠近。

马涛发现机会来了,他指指隐蔽在树后的敌人,用手向自己脖子上示意了一下,诸葛垚明白他的意思,俩人拔出军刀,悄悄地向靠在大树后的两名警卫摸过去。

警卫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山顶方向,想不到身边竟然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勇士,马涛轻轻走到一个躲藏在树后的警卫的身边,用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个人回过头来想看看是谁,刚扭过头来,一道寒光划过脖子,他还来不及喊叫就悄无声息的瘫到了地上。

看到马涛干掉了一个警卫,诸葛垚握着军刀,走到另加一个警卫的身后,把刀举在空中准备要扎下来的时候,诸葛垚的心里忽然犹豫起来,这可是他第一次杀人,眼看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要结束在自己手里,他觉得下不了手,手里的刀举在空中不知道是扎下去还是放下来。

就在诸葛垚犹豫不决的时候,面前的警卫好象感觉身后有动静,转身看看什么情况,竟然发现一个同伴举着军刀对准自己猛然吃了一惊,他一把抓住诸葛垚持刀的手腕,想从他手里夺下刀来。俩人立即扭打在一起。

马涛干掉一个后,正想寻找新的目标,忽然发现诸葛被一个警卫抓住了手腕,他来不及多想,手一甩军刀飞了出去。噗的一声从警卫的右肋扎了进入,警卫立即松开了抓住诸葛垚的手,身体慢慢倒了下来。两只眼睛直盯着诸葛垚,流露出不解的眼神,他不明白为什么同伴会袭击自己。

山顶上激烈的枪声掩盖了他们打斗的声音,没有人注意到身后发生的一切。马涛走到诸葛垚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地说:“不会忘记南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吧。”

诸葛垚摇摇头一句话不说,看着警卫那死不瞑目的眼睛,突然蹲在地上剧烈的呕吐起来,折腾了十多个小时没有吃饭,肚子里一点东西没有,诸葛垚把胃里的酸水都吐干净了。

马涛从尸体上拔出军刀,在警卫的衣服上擦了擦,把刀塞到诸葛垚的手里,对他说:“我跟在你后面,右上方还有一个敌人,你去把他干掉,第一次杀人都是这个感觉,你必须要过这一关,不是他死就是你亡。”

诸葛垚紧紧地握着刀,一句话不说,拨开身边的树枝向前面的敌人靠过去,这个警卫正趴在一块石头后面,探头向上张望。诸葛垚迅速窜上去,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里的军刀猛然扎进了他的后背里,警卫就在他的怀里挣扎着,身体不住的抽搐,诸葛垚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好象自己也在体验死亡的感觉。直到怀里的人一动不动了诸葛垚才回过神了,然后轻轻把他的尸体藏到石头下面。

收拾好后,诸葛垚回头看看马涛,想告诉他自己过了这一关,却发现马涛根本没有跟过来,仍然躲藏在刚才的大树后。

诸葛垚心想,我靠,原来这家伙是骗自己。只见马涛伸出胳膊,竖起大拇指,向诸葛垚示意了一下,告诉他好样的。诸葛垚的心里一热,他既感激马涛对自己的帮助,又感激他对自己的信任,

随后俩人尾随在进攻的警卫们的后面,一连干掉了十多个人,当上面的枪声停止后,他们也停下来,象其他警卫一样把身体藏在树后,用树枝和树叶遮挡着自己的脸庞,把穿着迷彩服的身体露在外边。俩人如同混在羊群里的两只恶狼,伺机下手。

诸葛垚的心理已经没有感觉,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其八个敌人,他又发现了目标,一个孤身隐蔽在草丛里的敌人。诸葛垚弯着腰迅速跑到他身边,跟他趴在一起。对方并不在意一个同伴过来,这样反而增加了他心理上的安全感。诸葛垚把枪放到前面,回头向身边的警卫裂开嘴笑了一下,警卫也向他笑了笑。警卫的笑容还没有消退,诸葛垚的刀已经从旁边扎进了他的胸口里,笑容随即也凝固在他的脸上。诸葛垚看着自己的杰作,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快感。

人的心灵变化是如此之快,第一次动手的时候还充满了犹豫和不安,几次之后,内心就会认同自己的行为,进而产生快感。每个人任何时候都要把握自己的行为,无论什么事,一旦尝试了就会控制不住自己。人的内在潜意识是分辨不出行为的好坏,只接受行为的结果,所以守住自己心灵的大门至关重要。

当山顶响起剧烈的爆炸后,马涛和诸葛垚的心里也随之震颤了一下,他们担心队长和李刚受到伤害。看见围攻的警卫们都冲上山顶,他们俩也随着冲了上去,马涛从外围观察了一下,看到被炸毁的小屋,他的心禁不住收紧了,他担心武克超和李刚被一起炸死了。

俩人又随着警卫们到达了悬崖边,马涛忽然有一种直觉,武克超和李刚一定从悬崖上跳下去了,他们肯定死不了。

马涛用眼睛向诸葛示意了一下,俩人向后逐渐脱离开警卫们,随后迅速下了山。

跑到山下的树林里,俩人停下来,诸葛垚紧张地问马涛,“你说队长他俩不会有事吧?”

“绝对不会有事,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一定是从悬崖跳进了大海里。”马涛肯定地说。

“你怎么会知道队长他们跳了悬崖?”诸葛垚好奇地问。

“直觉告诉我他们跳了悬崖,凭着我跟随队长十多年的经历,我能猜测到他们会怎么做,队长他们开枪有两个目的,一是把搜索的敌人吸引过去,保障我们俩的安全,二是为了借有利地势消灭他们。我以前告诉过你,大哥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在采取行动之前他一定会仔细的查看地形。而悬崖那里是唯一的逃生之路,虽然在别人看来有些不太可能但是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

“想不到你对队长了解的这么深,他怎么做都能知道。”诸葛垚赞叹地说。

“事实上不仅是我,我们猎人突击队的几个人都一样,十多年的生死与共,无数次的生死经历大家在一起都形成了默契,很多时候根本不用说就能知道对方的意图。诸葛,你现在已经是猎人三号了,用不着多久,你与大家也会形成这种默契。在以后的行动中,也许是一个动作,或是一个眼神,甚至什么也没有,我们之间都能领会到对方的意思。”

诸葛垚感觉自己还没有完全溶入到队员们之间,这种心灵上的默契是需要时间来融合,他相信自己一定很快会与大家成为一体,他紧接着问马涛,“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到我们约定好的地点等队长他们,我想他俩很快就来与我们会合。”马涛自信地说。这时候他们发现搜山的敌人也都撤回去了,俩人悄悄地向他们与队长分手的地方赶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